第八十二章 慨然有声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u、o老吉o、勤奋的一棵树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化龙丹是没了,而人在啊。将人杀了,开膛破肚,炼化精血,或能留下三成的药力。只须三成药力,便可提升至少三十年的修为。到时候困顿即解,境界再进一步绝非奢望!

要知道筑基难,让人熬白了头。若是此番心愿落空,这辈子也就只能抱憾而去了。谁能想到九粒化龙丹,都被那小子给吞了。如此贪嘴,怎么没有撑死他呢!

尤其可恶的是,他竟然拿一个响屁来炫耀……

王弼怒不可遏,抬手催动寒冰符便狠狠砸了过去。

无咎却也不再啰嗦,隐去身形,便要借机逃窜,谁料光芒一闪,竟又愣怔原地。他这才发觉是手里拿着青丝网的缘故,竟然使得隐身术没了用处。而一大块寒冰带着森然的杀气轰然袭来,左右躲避不及。他被迫退入身后的洞口,口中嚷嚷着:“黄奇,还不快来救你的师妹……”

黄奇倒是惦记着他的柳师妹,顿时暴跳如雷:“卑鄙、下作、无耻、阴险的小人,还我师妹!”而起才要动身去追,那块寒冰已带着忍无可忍的怒火,“轰”的一声砸了过去,竟是将丈余大小的洞口恰好封死。他顿时急了:“哎呀!何故挡住去路……”

吼声未落,“啪”的一记耳光扇在脸上。

黄奇斜着身子摔飞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撞在石壁上。他顾不得头晕脑胀,惊骇万状道:“王师兄,饶命啊……”

王弼扔出去一巴掌后,头也不回,直勾勾盯着被封的洞口,面皮抽搐着,气得两眼冒火。

生吞活剥了那小子都不解恨,谁还会封堵去路?恨急之下失手而已,哼哼!

“砸开寒冰!”

“啊……是!”

黄奇尚自惴惴不安,忽听吩咐,迟疑了下,急忙答应。

一行八人,本想来到这九重渊寻觅机缘,却不料死的死、逃的逃,如今只剩下自己陪着这个心狠手辣的王弼。且见机识趣,不然处境堪忧!

飞剑闪过,寒冰轰然崩溃。黝黑的洞口显现出来,竟深浅不明。

那小子带着师妹去了何处,缘何不见踪影?

“追!”

黄奇正要凝神打量,叱呵声又起。他窘急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踏入洞口……

……

这回不再是洞中有洞,四通八达,而是一条道儿直来直去,且愈是往前、愈发的狭窄。

无咎顺着山洞疾行了片刻,暗暗叫苦。

总不会钻进了一条绝路吧,若真如此,再被那两个家伙随后追来,岂不成了关门打狗、瓮中捉鳖?黄奇倒也罢了,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。而王弼却是羽士九层的修为,圆满的境界,极为的难缠,与其硬碰硬之下,自己终究还是稍逊一筹。尤其那瞬间来去的神通,无影无踪,阴险歹毒,着实令人防不胜防。再者敌众我寡,后背带伤,身处莫测,逃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而如此慌不择路,前景不妙啊!

“砰、砰——”

“哎哟……怜惜则个……呀……疼也……”

人去匆忙,手里的青丝网也随着跌跌撞撞,不时在石壁上发出撞击声,接着便有女子在呻吟,断断续续,凄凄惨惨,使得黑暗中的逃亡平添几多旖旎莫测的惊险。

无咎只管循着山洞一路疾行,拎着袋子的模样,十足一个拦路抢劫得手,而又落荒逃窜的强人。抢来的并非金银财宝,而是一个娇滴滴、风情妩媚的女子。

仓促之间,人质在手,本以为会让那两个家伙有所忌惮,谁想反添了一个累赘。好在青丝网轻若无物,回头再行计较不迟。

而去路愈发窄了,仅仅容得下一人穿行。再过片刻,不得不弯下腰来。须臾,双膝着地。少顷,人已成了匍匐的模样。而手中的青丝网,也只能在身后拖行。

无咎趴在逼仄的山洞里,满脸的窘急无奈,

黑暗之中,前方的洞口更加狭窄,稍稍打量一眼,都给人一种无从挣扎的窒息与绝望。而所在之处,只剩下了两尺方圆,便是想要折返回去,都难以掉头转身!

唉,自寻绝路,莫过如此。接下来又该如何是好呢……

无咎将脑袋抵在石壁上,竭力往回看去。青丝网挡着,什么也看不见,却有动静循着山洞传来,倒是清晰可闻。

那两个家伙不死心,竟然真的追了过来!

无咎不敢迟疑,急忙左臂在前,手中多出一把短剑,接着匍匐而行。不消片刻,再次停下。

前方的洞口仅有一尺大小,而自己却是五尺长短的好大汉子。虽然稍显瘦弱,筋骨尚在。这不是叫人作难吗,下回再不钻山洞了……

他祭出短剑,开凿洞口。

而恰于此际,山洞中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呼啸声,接着便有金石碰撞的动静。神识可见,一道剑光顺着山洞急袭而来。

该死的,明明知道我困在此处,且无从躲避,还要从背后下黑手。这不是要捅屁股吗,缺德!

无咎急忙加快催动剑光,只想着将洞口凿得大些。而与之同时,青丝网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他尚自不知所措,便被一道强劲的威势给狠狠碾轧出去,竟直接穿过了稍稍宽松的洞口,随即无从凭借,又是“砰”的一下撞上了石壁,继而跌落,转眼间“扑通”坐在地上。他所拎着的青丝网也是无从幸免,其中女子的呻吟声更是凄惨无助。

到了何处?

十余丈大小的一个洞穴,腥臭难闻。四壁上遍布大大小小的洞口,不下数十之多。乍然看去,浑如夜色中的一只只眼,无不透着诡异,无不透着凶险莫测。

唉,一味钻洞,乃蛇鼠的行径,我真的不想…

无咎苦着脸暗暗抱怨,却还是振作精神跳了起来。趁着那两个家伙未至,先走一步要紧。他稍加寻觅,见身后一个数尺高的洞口还算清爽,想都不想便拎着青丝网钻了进去。

左拐右拐,曲曲弯弯,所幸山洞并未中断,或是局促难行。

盏茶的时辰过后,山洞到了尽头。

他匆匆停下,弯着腰,从洞口中慢慢探出脑袋。

脚下竟然是个水潭,一二十丈的方圆,黝黑黝黑的,且寂静无波,并透着阴寒与淡淡的腥气。四周均为石壁,竟是一处封闭的洞穴,却尽被潭水所占据,只在左近角落中留下一块数尺大小的石堆可供落脚。

无咎稍稍打量,拎着青丝网,抬脚越过水潭,落地之后尚未站稳,又是一阵长吁短叹。

四周只有来时的洞口,再不见其它的去路。浅而易见,此乃真正的绝地也!

明明数十个洞口呢,偏偏选择了一个此路不通。本人的运气,从来都是这么难以捉摸。可见上天的眷顾,从来不分好人、坏人!

而若是再原路返回,岂非恰好撞上王弼与黄奇?

不过,那两个家伙未必能从数十个洞口中及时寻来。且蓄势以待,真若是逼急了我,哼哼……

无咎心神稍定,左手短剑飞旋,转瞬之间,已从石壁上掘出一块数尺大小的石头。接着右手的青丝网轻轻抖动,人影落地。他视若未见,只管裹起石头扔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,来时的洞口顿时已被堵死。

便于此时,呻吟声响起:“哎呀……”

只见柳儿口吐鲜血,鬓发凌乱,衣衫不整,可怜兮兮倚在墙角,并伸手揭开脸上的金晶面罩。其苍白的面颊,含泪的双眼,以及羸弱不堪的模样,尤为楚楚动人!

无咎眼光一瞥,伸手虚抓。

柳儿尚自喘息连连,所持的面罩脱手飞起。她倍感惊慌,失声道:“莫要杀我!”见无咎神色莫测,她忙挣扎着坐起,竟“刺啦”一声扯开衣裙,顿时玉光横陈而旖旎无限,随即又带着哀怨的神情,予取予求般地唤道:“这位师兄,柳儿给你便是……”

无咎抢过金晶面罩,爱不释手地打量着。

此物不仅可以掩饰相貌,还能隐匿修为,且金光闪闪的透着神秘,很不错的一件东西。只可惜自己的丢了,正想着寻一块。而那女子莫非不舍得,她在作甚?

柳儿竟然褪去了半边衣裙,缓缓往后斜倚着,并以手臂支着身后的一块石头,眼光迷离,舌尖轻吐,魅惑有声:“柳儿只求苟活,还望兄长怜惜则个……”

无咎脚下一滑,差点栽下潭水,忙又站稳了,犹自目瞪口呆。

只见那绿裙绽开,恰如夏荷出水,其间雪白**粉红,宛如新崭崭的莲台摇曳,再有青丝如墨,檀口半开,两汪春眸荡漾如海,旖旎的风情顿时叫人目眩神迷而透不过气来。

而柳儿竟还伸出手来,神色哀求,仿若金风玉露刹那,便可直上九霄云台!

无咎的一双眼兀自瞪得老大,上上下下狠狠打量了片刻,接着收起飞剑、面罩,猛地一摔袍袖,怒道:“你敢辱我……”

柳儿顿时一怔,魅惑犹存,却又呆呆看着那怒发冲冠的某人,一阵诧异不解。

我一个女子如此不堪,无非乞饶而已,却被他当成了一种羞辱,他……他话中何意,又待怎样?

无咎背手昂首,慨然有声:“你这般水性杨花的女子,我见得多了,却敢肆意挑逗,存心戏弄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柳儿脸色微红,禁不住低下头去。

本以为男人都是一个德行,谁料并非如此。眼前的这位,便是正气凛然的真君子?

无咎猛然转过头来,气急败坏道:“还不速速穿上衣衫,你是成心要我对不起紫烟……”

柳儿又是一怔。

紫烟是谁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