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死里逃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也感谢各位的阅读、红票!

…………

潭水冰凉。即便灵力护体,也觉着四周阴寒逼人!

无咎才将入水,又禁不住后悔起来。

双脚着地,尚能凭借灵力而奔跑如飞。如今深入水下,与扬短避长没甚两样。这可是黑蛟的地盘,若被那畜生追来,只能束手待毙,难有生还之机!

不然又能如何,站在原地等死?

我不想死,更不想被撕成粉碎变成黑蛟口中的美食!如今慌不择路,也是被逼无奈。而生死关头,拼的就是一个运气而已!跑吧……

无咎栽入水中,以灵力护住首尾,并竭力睁大双眼、散开神识,再双手双脚连蹬带划,奔着潭水深处而去,竟也去势不慢。而他逃亡之际,倒没忘了留意身后的动静。

那黑蛟或许正在对付王弼与黄奇,暂且没有追来。嗯,千万不要放过那两个家伙。我暂且失陪,先走一步!

所幸原来便谙熟水性,人在水中颇为自如,且加把力气,不求最快、只求更快!

无咎强驱心念,丹田气海中的灵力源源不断涌出,再由经脉流入四肢,划水的双臂顿时便如风车般旋转起来。人随其势,陡然沉降,竟直直栽入潭水尽头的淤泥中。他又是四肢乱舞,这才狼狈摆脱出来,恰见不远处有个洞口,匆匆忙忙游了过去。

直至百丈开外,洞口猛然开阔,而所在处恰如深井,四周均为石壁,且阴寒彻骨,使人不知所向。

无咎在水中漂浮盘旋,一时迟疑不决。

而来时的洞口深处,似有激流震荡。即便隔着老远呢,便让人心神悸动而惶惶难安。

噫!莫非是黑蛟追来了?

无咎不敢多想,两脚急踩,双臂抡起,四周顿时搅动一阵狂流,他身形稍稍迟滞,便猛然往上蹿去。

而不消片刻,身下潭水的震荡愈发猛烈。且神识之中,隐约可见一道黑影摇头摆尾急追而来。

坏了,那头黑蛟好像很生气的样子!

无咎才有察觉,吓得心惊胆战,早已将背后的伤势,以及所有的一切给忘个干净,只管将浑身的灵力施展到了极致,去势愈来愈猛、愈来愈快……

或许过去了很久,也许只是刹那。

“轰——”

人影出水,恰如利箭脱弦,“砰”的一声撞在石壁上,随即又惨叫着跌落下来。

而无咎人在半空,四肢乱舞,晕头转向,却已将四周的情景看在眼里。

晶光闪烁,潭水翻腾。偌大的洞穴之中,还有一条洞口通向远处。

哎呦,这洞穴看着眼熟啊,正是此前的九重渊,怎么转了一圈又回来呢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又一声潭水飞溅,一条黑色蛟龙激射而起。

无咎正往下坠,吓得哇哇乱叫,急忙抓出四把飞剑一股脑地往下扔去,再脚下借势,凌空飞跃,瞬间隐去了身影,只有一道风声穿过洞穴呼啸而去。

数十丈的山洞,闪念即过。千丈深坑,瞬间到了眼前。

无咎去势不停,猛地蹿上了坑壁,接着手脚并用,攀援而上,转眼之间到了数十丈高处。即便是猿猴,也没这般神速。由此可见,人在困境之中,面对生死逼迫,总是能超出自我。而他尚未缓口气,坑底已是飞沙走石而轰鸣声大作。

那头黑蛟已然随后追来,瞬间已将坑底的碎石给尽数撞飞,却犹不作罢,张牙舞爪疯狂盘旋,忽又稍稍停顿,猛然昂起头颅,接着长尾一甩,腾空而起,直奔坑壁飞扑而来。

我分明施展的隐身术,那畜生缘何还能看得见?

无咎又是一阵急蹿,斜去十余丈,抓住石缝稍稍借力,再又十余丈。不消须臾,人已到了百丈之上。恰见石径就在前方,他再次跃起,双脚触地,环绕着坑壁便是不要命的狂奔。而身后黑雾呼啸,碎石飞溅。那黑蛟俨如腾云驾雾一般,竟如影随形急追而至。

唉,人力有时穷!

我已竭尽所能,只怕还是难逃此劫啊!如今置身于九重深渊之中,尚不知能否施展遁符?

无咎一边狂奔,一边扭头回望。那头黑蛟已是近在咫尺,面目狰狞。他不禁有些绝望,伸手抓出遁符。

该死的恶蛟,你还有完没完……

恰于此际,身后突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震响,霎时光芒闪烁,竟是将数十丈的深坑给从中阻断。而来势凶狠的黑蛟猛然一顿,便如撞上一层无形的天网,它铜铃般的双眼中竟是透过一丝惊惧的神色,旋即嘶吼着、翻滚着直直跌落下去。

无咎错愕难耐,依然不敢停歇,急忙收起遁符,头也不回继续狂奔。

一圈接着一圈,人影循着坑壁盘旋而上。浑如车轮疾驰,只想着逃出深渊。原本走了一日的路程,半个时辰便已到了尽头。

他猛地跃上深坑,尚未站稳,便踉跄着手扶石壁,昂头冲着那一束明亮的天光急喘不已。其衣衫破碎,披头撒发,面红如赤的模样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!

逃出来了?

累死我了!

那头该死的恶蛟呢……

直至片刻之后,总算是缓过气来。

无咎这才带着气喘,转身低头俯瞰。但见深坑幽暗,寒雾漫漫,那层诡异的光芒早已消失不见。便是恶蛟也没了。曾经惊心动魄的一切,犹如幻觉!

阵法?应该不差!

倘若任由那畜生横行苍龙谷,古剑山的众多弟子难逃厄运。于是古剑山的前辈高人便在九重渊中设下阵法,以防不虞……

无咎长长松了口气,暗呼侥幸!

一行八人到此,眼下只逃出了自己。王弼、黄奇与柳儿,或许已是性命不保。且前往古祭坛,离开龙房山。只须再过龙氐川,再由龙亢岭,抵达龙角峰,便穿越了苍龙谷的整个地界。

到时候再寻机脱身,远远离开这是非之地。仙门虽好,却非人呆的地方。不管是灵霞山、或是古剑山,没什么两样。还是世间凡俗更为逍遥安逸,且寻个山清水秀的所在,置办一个大院子,再接来紫烟,生下一大堆娃,嘿嘿……

“啊呀——”

无咎顺着来时的那条山间缝隙往回走去,禁不住浮想联翩。而他没走几步,只觉得腿脚发软,气短胸闷,两眼发黑,脚下踉跄,急忙伸手扶住石壁而呻吟了一声。

气海丹田之中,竟然空空荡荡?

此前接连遇变,险象环生,只顾着凝神应对,再又不惜余力拼命逃窜。而不知不觉之间,竟然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灵力?

而脏腑之间,有隐隐的雷鸣,并带着翻江倒海般的阵痛,阻碍着气息的顺畅。且四肢酸胀,手足沉重。如此情形,岂不正是疲惫脱力的征兆?

无咎想不明白,只管强撑着往前走去。

大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到了曾经的峡谷之中。天光如旧,景色依然。

无咎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洞口,从野草中分开一条道儿,奔着峡谷右侧的方向,独自一个人慢慢而行。其破烂的衣衫,踉跄的身影,疲惫的神情,浑如荒野中迷失路途的羔羊。或许随时都将倒下,却又从未放弃挣扎!

又过了半个时辰,荒芜的峡谷还是老样子。

无咎弯着腰背,双手拄膝,大口喘着粗气,不忘透过丛生的野草四处打量。少顷,他继续挪动脚步。不远处的石壁间,有道窄窄的缝隙。他想召出魔剑开凿一番,而尝试了下,又无奈放弃,随即侧着身子挤了过去。

片刻之后,他总算是艰难地挤进了石壁的缝隙,又蹒跚几步,见前后还算隐秘,双膝跪地,“扑通”趴了下去,接着呼呼大睡。

没有了灵力,他就是一个凡人。累了、倦了,有个安稳的地方睡觉,足矣……

……

此时,一对男女搀扶着走出洞口。

男的早已丢了金晶面罩,脸色惨白,满身血迹,摇摇晃晃。女的鬓发凌乱,神色惶惶,她竭力搀扶着同伴,忍不住又气喘吁吁而狼狈不堪。

当沐浴在天光之下,看着那峡谷中的野草萋萋,两人愣怔了片刻,这才好像从噩梦中醒来,顿时又面面相觑,接着紧紧相偎。

劫后逢生,令人欣喜。尤其是从恶蛟的口中捡得性命,更是叫人感慨不已。

女子忽而抽噎了声,喃喃道:“全赖于师兄的呵护,柳儿才死里逃生呢!”

男子缓了口气,余悸未消道:“幸亏那头恶蛟咬死了王弼,不然你我难逃此劫啊!”他说到此处,伸手在女子的身上揉着搓着,心满意足道:“只要我黄奇活着,又岂能看着师妹受委屈!如今丹药服下,伤势如何?”

女子嘤咛了声,紧紧相偎着,喘息无力道:“蛟毒已无大碍!还望师兄以后多加怜惜,柳儿与你不离不弃!”

男子咧开大嘴想笑,又觉着有些头晕目眩而摇摇欲坠,伸手搂紧了女子,这才堪堪站稳,急喘道:“从今以后,再不许提及何天成!”

女子急忙称是,转而看向空荡荡的峡谷,带着隐隐的恨意,自言自语道:“尚不知那人,是死是活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