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我怕你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猪乖乖猫、o老吉o、痴傻愚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四周黑暗。

什么也看不见。

如同一片海,寂寞无岸;

好似沉睡已久的夜,没有光亮,没有色彩,亘古至今从未醒来;

又或像是一片荒漠,没有生机,没有花开,只有万千沙粒,带着万千孤寂,从天地间缓缓涌来,再凝聚成滚烫的火焰,在荒芜中绽放。

倏忽刹那,星辰点点,阴阳旋转,乾坤变化,万物萌生!

而突然间又是日月崩塌,星辰离乱,黑暗降临,天地沉沦。不知许久,光明乍现。洪水滔天之中,万物灭绝!

依稀有云:宇宙在乎手,万化生乎身。天性人也,人心机也。立天之道,以定人也。

又云: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……

石壁的缝隙中,无咎仰面朝天躺着。

他的身上覆了一层尘埃,又落了一层草屑,好似与四周的荒芜融为一体,又仿佛沉浸在时光的角落里流连忘返,犹自浑然忘我而梦境迷离。

不过,许是滔天的洪水太过于惊人,要么就是那似曾熟悉的两段话来得突然,他忽而从沉睡中慢慢睁开了眼。

咦,这是什么地方,我睡过去了多久?

还有那两段话,分明来自于《天刑符经》,虽然已被毁去,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,并时不时蹦出来,古怪哦……

无咎尚未坐起,才发觉所在的地方只能容得下一人横躺。想要舒展手脚,都不能够。他只得侧着身子,有些狼狈地钻出了石缝,旋即又“扑通”坐下,接着背倚着石壁,抬眼看向四周。

想起来了。

逃出九重渊之后,便寻到此处睡了一觉。当时精疲力竭,难以支撑。如今浑身的力气好像又回来了……

无咎低头打量着自身。

气海丹田之中,灵力充盈。而腹中的不适隐约尚在,且沉甸甸的叫人忍耐不住。

他稍有察觉,急忙站起,一头钻进草丛深处,并宽衣解带撅着屁股,接着雷鸣阵阵而江河滔滔。片刻之后,他浑身轻松走了出来。

记得在九重渊的地下,曾经吞食过九粒红果子,便是那被吹嘘的很厉害的化龙丹,据说可以平添数十年的修为,如今却并未有所惊喜,反倒是被吃坏了肚子。

无咎返回原地坐下,就手扯下早已破烂不堪的袍子。而他才想着取出一件新的换上,顿时抬起左手叫嚷起来:“小东西,给我住口——”

左手的夔骨指环之中,存放着全部家当。

其中不仅有灵石、丹药,符箓、法器,还有金银珠宝,与琐碎的杂物,皆分门别类摆放着,以便随时取用而显得井井有条。

不过,因为多了一位不速之客,那规整有序的一切不复存在。

只见一条黑色的小蛇,正在玉瓶的碎屑中吞食着丹药,接着将存放的物品给翻得混乱,再爬到灵石堆上,抱着一块灵石喀哧、喀哧啃食起来。而任其如何嚣张,唯独远离那张大弓……

无咎不及多看,叱道:“给我滚出来!”

随着黑光闪动,面前多了条三尺黑蛇,兀自盘曲卧在地上,纤细而有力的前肢抓着一块灵石,正张着嘴啃着正欢。那坚硬的灵石,竟被咬得碎屑直飞。

竟敢偷吃我的灵石,找死呢?

无咎挥起手臂,便要抓出魔剑施加颜色。

而那幼蛟似有察觉,只将两粒眼珠子转动了下,便继续啃着石头,浑然不惧的样子。

无咎稍稍迟疑,旋即作罢。

小东西果然不是凡物,竟然知道灵石的好处,且比我还贪嘴呢,暂且饶你一回。

他不再计较,拿出一件土黄的长衫换上,又摸出一粒辟谷丹吞下,接着闭目养神,并回想着之前所遭遇的一切。

王弼与陆志,是一对羽士中的顶尖高手。二人亟待突破修为,以期再上层楼。奈何境界的提升,犹如登天之难。而苍老谷的九重深渊下,则有筑基所需的化龙丹,却要引开黑蛟,方能趁机下手。于是那两个家伙先是欺骗自己,后来为了增加胜算,又将黄奇等五人带入陷阱。

却不料那九粒红果子,竟然便宜了自己,除了吃坏肚子之外,却不觉着有何神奇之处。在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逃亡之后,睡了一觉,总算是养足了精神,接下来还是赶路要紧。

无咎想到此处,拿出一枚图简查看了片刻,而尚未动身,又若有所思。少顷,他的手上多出一点光芒,就势捏碎,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面前坠下一堆东西。

幼蛟似受惊吓,身形一闪躲到了几尺之外,又回头看了看,便继续抱着灵石啃食不停。

无咎将面前的一堆东西稍加查看,从中拿起一枚玉简。玉简中拓印着短短的几行口诀与几个手诀,却有一个引人瞩目的名称,闪遁术。

他忙将其熟读背诵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闪遁术,顾名思义,就是像闪电一样的遁术。

记得在九重渊的地下,自己明明察觉到了隐身而来的陆志,却还是躲不过他的偷袭。而随后的王弼,也曾如法效仿。若非自己吃一堑长一智而早有提防,难免要重蹈覆辙。

那两个家伙不愧为羽士中的顶尖高手,想必在古剑山也是有名的人物。二人所施展的法门,比起御风术要更显神速,且有来无踪,诡异非常,无论是御敌、还是逃命,都将大有用处。如今想来,岂不正是这闪遁术?或言过其实,却也着实不凡。

无咎记下口诀、手诀,又拿起了几枚玉简。其中不仅有古剑山的功法、神通,还有练功手札等等。他无心查看,将玉简以及地上的一堆东西尽数收归骨环,却又留下一把短剑,拿在手中观赏把玩。

之前的四把飞剑,都丢在了潭水中。所幸捡取了陆志留下的这把飞剑,不然就亏大了。而自己的魔剑固然厉害,却常常出剑必杀,不便轻易示人,还须多把飞剑备用才好!

眼前的这般短剑,长不盈尺,无锋无刃,便是剑柄剑身都分不出来,浑似一截光秃秃的铁尺,看着毫不起眼。而随着灵力的加持,短剑顿时银光闪动而锋锐逼人。

钝剑无锋,大巧不工!

无咎点了点头,抹去了短剑中残留的神识印记,接着又弹出一滴精血,双手舞动忙碌起来。一回生二回熟,如今祭炼法器倒也有模有样。

幼蛟已将灵石啃食下肚,在地上翻滚了片刻,倏然钻进不远处的草丛,竟转眼间失去了身影。

一炷香的时辰过后。

无咎的右手掐诀,举起来凌空一点。悬在他身前的剑光滴溜溜转动着,猛然飞出数十丈,尚未显威,又如闪电般倏然而回。他将飞剑接在手中稍稍端详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陆志的这把飞剑,看着毫不起眼,却比起之前得到的法器,都要厉害许多。

接下来是原路返回,还是翻山越岭而去?欲往龙氐川,则要途径一个叫作古祭台的地方。而古祭台就在数百里外……

无咎收起飞剑,冲着四方打量。

左侧是来路,右侧去向不明。而峡谷两侧的山壁,足有数百丈高,陡峭光滑,颇为的险峻。

他抬头张望了片刻,脚下轻轻一点,瞬间跃起十余丈高,余势未尽,伸手转向山壁,“扑”的一声入石三分,稍稍借力,再又蹿起十余丈。他接着双脚连踢,竟是将山壁踢出一串浅坑,去势更快,直奔山顶而去。

与之同时,峡谷的草丛里突然蹿出一道黑影,高高跃起,猛地扑向山壁,尚未触及,四肢划动,摇头摆尾,浑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而射向天穹。

不消须臾,人到了山顶。而尚未极目远舒,一道黑影落入怀中。来势之快,根本就猝不及防。

无咎错愕之际,便要催动灵力摆脱。而随后追来的幼蛟却缠着他环绕不停,还贴着脖颈、面颊而屡屡有亲昵之举。虽隔着护体的灵力,那种莫名的阴寒还是让人不寒而栗。他伸手将幼蛟抓在手中,尚未扔出,又被紧紧缠着手臂,并抬头瞪眼冲着他呲牙咧嘴。

“咦,要干什么?送你返回九重渊找你娘去?我才不呢!自己滚回去,莫再纠缠!”

无咎甩动着手臂,换来幼蛟缠得更紧。他顿时有些急了,忍不住就想强行摆脱。

“小东西,你以为头顶带角,生有四肢,我便怕你?我怕你娘,不然早便将你给烧烤吃了……”

他凶相毕露,出声恫吓。而幼蛟直接滑入袖口,像是回家一般,又缩成一团,给他来了一个浑不理会。

无咎扬起衣袖,神色有些迟疑。

“将这小畜生扔在此处,它定然回不去了。若是遇到修士,则必死无疑。而它既然不肯走,不妨养大了宰杀吃肉。却不许偷我的灵石,否则立斩不赦,哼哼!”

他自说自话,颇显无奈,随即将幼蛟收入骨环,却又不放心,将所有的东西都挡在那把大弓的背后。

好像幼蛟有些惧怕大弓的威势,或许此举能让它变得老实一些。

不过,幼蛟进了骨环之后,吃饱喝足了一般,自顾蜷缩着一团呼呼大睡。贪吃贪睡的模样,与某人倒是有得一比。

无咎终于上下清爽,长长舒了口气。他见山顶四周颇为平坦,随口默念了几句口诀,接着手指一掐,浑身上下顿时闪过一道光芒。“嗖”的一声,原地已没了人影。

而下一刻,数十丈外有人“扑通”摔倒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