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修正自己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在九重渊的百里之外,有片极为僻静的山谷。

此处树木繁茂,远近渺无人踪。

不过,此时却有一道人影在树林之间,倏忽而来、倏然而去,再“砰、砰”撞上树干,震落一地的树叶。而其才将现出身形,又双手掐诀。口中默念有词,再“嗖”的一声消失在原地。

乍然看去,情形颇为诡异。像是在修炼功法,或更像是某人在给自己过不去。

“来似闪电,去若流萤,遁——”

“砰——”

话语声未落,不远处的大树猛然晃动,接着人影跌落,在原地转了几个圈,再又化作风影,在树林间急剧盘旋,不服气的话语声继续响起:“小小的一道法术,又奈我何。遁、遁、遁——”

片刻之后,再不见有人撞树的动静。只有片片落叶在林间来回盘旋,宛如秋风飞舞而长空无痕。

片刻之后,一株古木下突然冒出了无咎的身影。他东倒西歪踉跄了几步,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竟是面红耳赤,大口急喘,像是要背过气一般,疲惫的模样很是狼狈不堪。

总算是将“闪遁术”修炼个七八成,却着实累得不轻。

所谓的闪遁术,一去数十丈,快似闪电,再借助隐身,来去无踪无影,且极为突然,实乃对阵御敌,或是逃命的不二法门。

而法门虽好,却颇为消耗灵力,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辰,便已被累得支撑不住。不过,权当又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!

接下来还要穿越苍龙谷的最后三层地界,并要设法逃离古剑山,不能不早做防备,这就叫未雨绸缪吧!

唉,误入仙道之后,再无安逸,整日里要想着去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对手较量,并打生打死,又何苦来哉!我本凡人啊!

无咎发了通牢骚,摸出一块灵石攥在手里,背倚着树干歇息之余,手里多了一枚玉简,正是古剑山的功法,《古剑诀》。

他对于修炼的功法不感兴趣,却对剑诀中的一篇化剑术生出了好奇。

何为化剑术?虚实之道也!

御剑之际,以虚应敌,以实胜敌;或以实应之,以虚胜之。二者相辅相成,威力陡添三分。而非修为精深者,不得化剑虚实。

也就是说,修成了化剑术,便能将一把剑变成两把剑,乃至于更多,彼此之间虚实互补,变幻莫测。而此术极难修炼,或许只有筑基以上的前辈高人,才能施展演绎出《古剑诀》的精髓妙处。

且将口诀记下,留待闲暇时分再去琢磨不迟。

无咎倚在树干上,一手攥着灵石,一手握着玉简,两眼半睁半闭,很是没精打采的模样。两个时辰过去,他好像多了几分精神,吐出一口浊气,从地上懒洋洋站起身来。手里的灵石已光泽不再,其中的灵气也应该所剩无几。他却舍不得扔下,随同玉简一起收起,转而慢慢穿过树林,奔着古祭台的方向走去。

古祭台是个什么情形,不知道。只知道那前往下一地界的关卡,尚在三百里之外。

又过去了半个时辰,丛林渐稀。前方是道干涸的河谷,两侧群山连绵。

无咎辨别了下方向,脚尖一点,离地三尺,犹如风吹,直去十四、五丈。人在半空,他才发觉自己比原来有所不同。

飞得远了,跳得高了。且神识一动,便能看出千五百丈之外。莫非是那九粒化龙丹的缘故?又能否胜过王弼?而不得御剑飞行,成为筑基道人那样的高手,终究还是枉然啊!至少要打得过灵霞山的玄玉,才能见到紫烟……

龙房山境内最高的山,自然便是龙房山。而古祭台,则位于龙房山的千丈之巅。

当无咎寻到了山脚下,已是两个时辰之后。抬头仰望,竟然分辨不清山顶的情形。他在山脚下转悠了片刻,确认无误,拿出来自于柳儿的那块金晶面罩戴在脸上,动身上山。

山上没路,藤蔓遍地,古木丛生,还有嶙峋的怪石横亘阻挡。虽也生机郁郁,却少了虫鸟的踪迹而显得死寂沉沉。

他循着山势穿行了片刻,没了耐心,随即施展身形,一阵飞纵跳跃。

不知不觉,四周豁然开朗。

茂盛的山林被甩到了身后,前方高耸着一截数百丈高的山峰。其原本应该独秀四方,却因光秃秃的山体而显得有些突兀荒凉。

无咎前后打量着,继续奔向山顶。山势渐趋渐陡,且颇为光滑而难以立足。他一步十余丈,去势不减。须臾,山顶在即。当其高高跃上巅峰而尚未落下,便是一阵暗暗惊奇。

山顶足有千丈方圆,且极为平坦。当间则是耸立着大大小小的黑色石块,并排列着环绕成圈。乍然看去,虽情景诡异,却浑如阵法,森然莫测。

在石块的近处,还有修士的身影在徘徊观望。

那五、六十块大石头,便是舆图所示的古祭台?其中有何蹊跷,又该如何穿越而抵达下一地界的龙氐川?

无咎两脚站定,自我打量了下,又伸手扶了把脸上的面罩,这才背着双手踱步往前。

居高望远,四方苍茫。抬头看天,好像那蒙白的天穹近在咫尺而触手可及。如此一方所在,还真是古人祭祀的好地方。据说神灵住在天上,离得近了,或许祭拜起来,更能顺遂所愿。记得四句童谣:远古有彩虹,仙从天上来,撒下一粒粟,桑田与沧海……

不过,此行始终未见筑基道人的身影,也不知御剑飞行,能否直接穿越天穹而离开苍龙谷。

“这位师兄,何妨歇息片刻啊!”

行得近了,古祭台更添几分神秘。其一块块石头,形状大小各异,却均有一、两丈高,彼此相隔数尺不等,环绕着排列成了一个圆形阵势,竟足足占去了大半山顶。稍加打量,便感到一种莫名的威势扑面而来,恍惚之中,叫人心生敬畏。

“先人有云:诸般修行,求清虚、净杂念、致虚极,守静笃,淡以入定。切忌盲从而不知自我,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师兄,你以为然否?”

在石阵的十余丈外,有位老者席地而坐。其满面皱纹,须发灰白,看起来年岁不小,却神情悠然,谈吐不凡,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样子。

无咎的眼光落在老者的身上,对方竟然没带面罩。他稍稍端详,恍然道:“啊……我认得你……”

在龙心泽的时候,曾有一位老者在脱险之后大发感慨。而那位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眼前的这位,想不到时隔多日,又异地重逢。

老者展颜一笑,振奋道:“呵呵!想不到我元灵尚有几分薄名,敢请教师兄尊姓大名……”不待应声,他又手扶长须,洋洋自得道:“我虽修为不高,却境界有成。同门的师兄师弟,素来喜好与我讨教一二!”

无咎迟疑了下,举手致意,笑道:“在元灵师兄的面前,小弟焉敢放肆,尚不知……”而他话音未落,对方又侃侃而谈:“何为修行?修者为心,正者为行,自当心始,己身了无,行为途表,为所无为!”

我哪有闲心与你论道,我只想就此离去而已。

无咎见左右无人,之前的人影也已走入石阵,他只得敷衍道:“师兄果然道行高深,字字珠玑。所谓修行,当修正自己行为……”

“哎呀呀——”

自称元灵的老者顿时两眼一亮,猛然惊嘘了一声,抚掌叹道:“数十年间,唯有师弟懂我!人生难得一知己,师弟……”

无咎被吓了一跳,连忙摇头。

有关修行的六句话,无非一首藏头诗罢了。读过几年学堂的孩子,都能一眼分辨出来。只因其中颇有几分道理,这才顺口给予点破。而我绝非谁人的知己,更不想与一个老人家套几乎!

“咳咳……尚不知苍龙谷开启至今,过去了几日?”

“师弟呀,你问得好生奇怪,苍龙谷开启至今,不过五个月而已。且听我说来,修者,当戒贪弱念;消痴疗心;去妄存慧,唯有如此,方可成就大道!”

五个月?

此前的一觉,竟然又在稀里糊涂之中过去了将近两个月。这也太能睡了!看来以后不能轻易打瞌睡,若有意外,耽误事儿啊!

无咎的疑惑终于有了解答,却不料对方说教的兴趣更浓,他忙拱了拱手,抬脚往前走去:“祭台就在眼前,岂能不前往观瞻一番,小弟失陪啦!”

元灵更是焦急,伸手召唤道:“愚兄尚有心得分享,且畅谈三日再走不迟!师弟……师弟,那祭台石阵擅闯不得……”

无咎置若罔闻,一阵疾走,转眼间步入石阵,这才长长舒了口气。

何为修行?

人自从娘胎里生下来,何日何时不在修行?且哭过笑过,生过死过。待魂归天外,此生了无遗憾,足矣!

既然如此,又何须执着?便如云圣子那般,以境界自恃,反倒是言行不一而困惑一生,临了之际,还不忘惶恐自问,是否愧怍于人,又是否真的来过?

何妨红尘走一遭,种种历练尽皆尝遍!

总而言之,我乃凡人。至于修士的那一套,恕我敬谢不敏!

无咎耸耸肩头,才要继续往前,而尚未挪步,神情中微微一怔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