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度己度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书友14730555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本想着穿过石阵,便可寻见去路而继续前行。谁料才将从两块石头之间走过,那曾经明媚的天光,忽然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片蒙蒙的星空,一时之间叫人无所适从。

无咎愣在原地。

那数十块近在咫尺的石头,怎么就没了呢?还有那浩瀚无垠的星空,又是从何而来?

幻觉!

此乃古祭台所生成的幻觉,只为让人迷惑而困顿不前。

他在原地迟疑了片刻,旋即以灵力护住周身上下,抬起脚步,带着几分忐忑与不安往前走去。

须臾,消失的天光霍然乍泄。

尚不及庆幸,便见到不远处的地上坐着一位老者,在抚须微笑:“古祭台由五十四块星石搭建而成,有阵法之玄妙。贸然入内,浑如迷阵,困个旬日半月亦属寻常啊!”

那老者不是旁人,正是元灵。

无咎转过身去,才发觉自己在稀里糊涂中走出了石阵。

而元灵好像是早有所料,笑容中透着得意的神情。

一个乱石阵而已,竟也如此的古怪!

无咎挠了挠头,转而看向元灵:“师兄见识渊博,何妨指点一二呢!”

元灵应该是个很大方的人,尤其是对于同门后进的请教,他素来是有求必应,脸上笑得愈发得意,抚须点头道:“此处祭台,乃古时部落祭拜先祖神灵的所在,曾遗落于古剑山中,因而被我门中的前辈收入苍龙谷之中。”

无咎左右张望,四周不见人影,除了那一片大石头外,远近倒也清静。他知道不便急着赶路,索性在两丈外盘膝而坐。

“五十四块星石,拱卫着其中的通天祭台。据传,穿越不难,而撞见仙缘却是殊为不易!”

无咎见元灵说得头头是道,继续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。

“而五十四块星石,六六成阵,九星变化,不下万千之数,日月星辰无所不有。若想穿越其中……”

无咎心头一动,插话道:“只听说有北斗七星,何来九星之说?”

元灵兴致正浓,忽被打断,两眼一瞪:“此星非彼星,乃奇门遁甲之数,分别为天蓬星、天芮星、天冲星、天辅星、天禽星、天心星、天柱星、天任星与天英星是也!你既然懵懂不知,岂能胡言乱语!”

彼此隔着两三丈远,都好似被唾沫星子溅了一身。

无咎忙举手致歉,心里却在纳闷。体内的魔剑,好像有个瑶光的称谓。本想着与元灵所说的九星有些关联,谁想反而显得自家的无知。

元灵见无咎还算虚心好学,神色稍缓,自问自答道:“何为星石?陨落星石也!如何穿越祭台石阵?但有异象,只管诚心跪拜,自然便可抵达祭台,又有何难哉!”

他一身的旧袍子,须发灰白,皱纹满面,便是拈着胡须的手指甲里都带着陈年的污垢,整个人显得苍老颓废,倒像是个凡俗间的老学究,却又两眼闪亮,神情自得,很是高深莫测的样子!

无咎报以微笑,却暗暗摇头。

还以为这位老者会传授几招穿越祭台的诀窍,谁料对方自顾口若悬河之后,却等于什么都没说。但凡遇见不对,便跪地祭拜?真是笑话,我还没迂腐到如此的地步呢!

且罢,多做几次尝试也就是了!

无咎拂袖起身,便要离去,想了想,又回头问道:“苍龙谷为何人所留,师兄能否教我……”

元灵伸着两根枯瘦的手指拈着胡须,老神在在,稍作沉吟,道:“苍龙谷为我古剑山的一位前辈高人所留,他老人家乃是剑修至尊,曾名动神洲九国,咳咳……”他眼光一瞥,竟就此打住,不再多说,转而双目微阖而状如入定。

无咎在原地踱了几步,返身坐下,拱拱手笑道:“得遇师兄指点,着实获益匪浅。眼下机缘凑巧,敢不多多请教一番。还望不吝赐言!”

他的体内有把魔剑,故而对于那位古剑山的前辈有些好奇。也仅是好奇而已,增广见闻,乃至于如何穿越古祭台,或许才是他的本意。

元灵猛然睁眼,乐出了声:“呵呵!师弟尊长知礼,颇为难得啊!我便给你说道、说道……”他竟神采奕奕,眉飞色舞道:“换作旁人,还真的未必知晓古剑山的这桩隐秘。而我元灵活了两百岁,虽修为不济,心境感悟,与见识阅历,却非比一般!”

人老了,或许便爱唠叨。记得风华谷的祁散人如此,灵霞山的云圣子如此,眼前的这位元灵,同样也是如此。

无咎耐心端坐着,静待下文。

“那位前辈高人,以毕生的修为,修出了七道神剑,名震神洲九国!”

元灵兴致勃勃道:“那位前辈根骨平庸,资质驽钝,却以大心胸、大智慧、大毅力、大机缘,最终成就剑修至尊,乃吾辈楷模!师弟切莫气馁,来日仙道有望啊!”

我才不气馁呢,所谓的仙道与我无关!

无咎随声问道:“他姓字名谁,如今何在?”

元灵语气稍缓,不无敬意道:“他名苍起,又被神洲同道尊为苍帝,如今……”他忽而叹了声,又道:“有人说他死了,有人说他还活着,至于详细如何,以我在仙门中的地位,根本无从知晓啊!”

其话到此处,惋惜的口吻中透着几分尴尬。

无咎却是浑不在意,只当是听了一段离奇的传说。他回过头去,默默打量着不远处的石阵。

那一块块黑石头,像是一道道人影在孤独向天;又如一片怪异的森林,见证着曾经的岁月遥远。

无咎尚在想着如何穿越祭台,不远处话语声又起:“难得有缘,你我不妨探讨一番。须知修炼之道,言行如一,知言易行,方有智慧,大道可成……”

他循声看去,见那位老者再次沉浸于悟道的境界中而难以自拔,忙道:“师兄境界超凡,缘何修为却是一般呢?”

他虽话语调侃,却也有感而发。不管是灵霞山玉井峰的云圣子,还是眼前的元灵,均痴迷于仙道而境界不凡,反倒是修为不济。个中缘由,着实叫人弄不明白。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元灵吭哧了声,低头沉吟道:“师弟所言,不无道理!境界与修为,本该相辅相成。或有偏差,尤未知也!而朝闻道,夕可死,吾辈所求……”

无咎坦然道:“求死之道,不修也罢!”

与其想来,修士之中,并非都是坏人。而专注于修行者,却大都苦闷不堪。如此仙道,根本就是在折磨人!

元灵争辩道:“师弟此言差矣!仙道修己度人……”

无咎有些不耐烦,从地上站起身来:“度己不成,何来度人?”

元灵微怔:“此话怎讲?”

无咎坦诚道:“一味苦修求摆脱,捆缚终生不逍遥!说白了就是四个字,知足常乐!”

知足常乐,世人皆懂的道理。而仙道乃逆天修行,讲究苦修不辍而执着无悔!

元灵不以为然道:“师弟所言,与道旨无关呀!”

无咎再也忍耐不住,转身就走,往后拱拱手,丢下一句话:“仙凡一个样,万物皆有道。倘若执迷过头,便是愚人之道!”

元灵若有所思,急忙起身,禁不住踉跄了下,却顾不得许多,招手唤道:“师弟愿否结伴同行,以便途中多加请教……”

无咎再次走到了两块石头前,他看着那古怪的石阵,回首一瞥,苦笑道:“有师兄带路,何乐而不为呢!”

元灵跟到近前,兀自摇头晃脑念叨着:“如此说来,境界或有偏差。道生于无,而丧于形……”

走入石阵刹那,四周景物变换。浩渺的星空霍然袭来,四周顿时茫茫无涯。

无咎不再莽撞,与元灵并肩而行。

元灵却是低着头,自顾看着脚尖往前行走,嘴里还默念有词,并拿出一枚玉简在指指点点。

无咎跟着看去,恍然大悟。

任是四周的景物如何变幻莫测,脚下的通道却是情形如旧。只要不为幻象所动而低头留意,不难在石阵中寻到一条去路。

无咎明白过来,急忙收敛心神,却还是忍不住眼光乱瞅,并暗暗好奇不已。

那漫天的星光,如真似幻。置身于此,给人恍惚觉着,彷如漫步云端,又好像是穿行在虚无飘渺的星域之间。

不知不觉中,星光黯淡而四方如墨。一如天地坠入沉沦,万物混沌。

无咎惊异于石阵的变化,不由得看向近旁的元灵。

那位老者的手里依然拿着一枚玉简在低头前行,脚步有些匆忙,便如一位疲倦的旅者,在默默踏向既定的归途。只是他的嘴里还在低声念叨着不停,像是困惑中的自言自语,又或是源自于神魂深处的一种祷告。而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天地的变化,身影微微一顿,竟冲着前方慢慢跪了下去,接着双手扬起而俯首叩拜。其举止虔诚,形状惶恐,全无修士的超然与淡定,更像是一个卑微的生灵,在祭拜他敬仰已久的图腾!

无咎静静站着,神色微愕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