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乐于效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老子不要昵称、大桥伢子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二、三十里远,盏茶的时辰便到。

而此处并无古剑山弟子的身影,峡谷继续往前延展,左侧的峭壁间则是多出一道豁口,丈余宽,三五丈高,幽深不明。

除此之外,四周并无异常。好像之前的动静,只是一时的错觉。

无咎在豁口的几丈外停下脚步,神色疑惑。

自己还没到人老昏聩的地步,又何来的幻听幻觉。此前的轰鸣声,必然来自于那豁口无疑。

是就此查看一二,还是置之不理?

哼,我这人最大的长处,就是不喜欢凑热闹!

无咎耸耸肩头,便要离去。

“砰——”

而他尚未动身,又一声闷响从峭壁中传来。听得清晰,似乎还有人在喊叫说笑。

噫,莫非那缝隙之中另有去处?

若真如此,倒是不宜错过。只须稍加查探,立见分晓。

他脚下停转,慢慢靠近峭壁豁口,又是缩头缩脑而左顾右盼,这才壮着胆子踏了进去。而动身之际,他又自我安慰着。

谁又能没有个好奇心呢!

豁口往前,去路狭窄,且曲曲弯弯,更添几分幽深莫测。而数百丈之后,逼仄的尽头豁然开朗。

无咎停下脚步,微微愕然。

大山腹中,还真的另有一处峡谷,却只有里许方圆,并为峭壁所环绕。其中虽然晦暗、阴冷,情形倒也一目了然。而百余丈外的角落里,竟有三位修士围在一个石坑前。那石坑与山脚下的一个低矮狭小的洞口相连,四周尽是崩碎的石头,以及飞剑劈砍的痕迹。

浅而易见,那三位修士、或古剑山的弟子,已然忙碌了好一阵子,应该有所收获,正在说笑不停。而此时此刻,说笑声戛然而止,三人不约而同转过身来,虽金罩遮面,却各自戒备而神色谨慎。

无咎忙道:“无意相扰,诸位自便,告辞!”

他抬手打了个招呼,便要离去。

原来是古剑山弟子在此寻幽探奇,真是闹出了好大的动静。既然此路不通,还是继续前行要紧。

而他才将挪步,身后传来呼唤声——

“师兄且慢……”

“哼,为何要便宜他……”

“若是引来更多同门,岂不更糟?代师弟稍安勿躁,且听白师兄主张!”

“啊……广师兄所言极是。那位师兄留步,不然就是瞧不起我师兄弟!”

怎么着,还不让走了?

无咎慢慢止步,转过身来。

一个身材矮壮的男子已匆匆赶了过来,倒拎着手中的飞剑举手说道:“这位师兄不必见外,且移步一观!”他语气倒也诚恳,只是面罩上的两个小眼睛在闪烁不停,又道:“银龙谷的代岳,与广慕师兄、白显师兄,诚意相邀!”

无咎打量着说话之人,又看了看石坑旁的另外两人,迟疑着答道:“我乃……黄龙谷的何天成,既然有缘,倒也不妨开开眼界!”

自称代岳的男子呵呵一笑,伸手示意。

无咎咧咧嘴,抬脚往前。

代岳带路之际,分说道:“我等耗时数月,寻得一头玄铁牝兽,又用了三日,才将其困杀……”

玄铁牝兽?

《百灵经》记载,有兽如牛,体如磐石,性情温顺,以金铁为食,名为玄铁兽。传说其体内生有罕见的玄金,坚硬锐利。而牝兽,就是雌兽、母兽。不过,此兽长年躲在地下,极难找寻。

代岳的两位师兄见无咎走了过来,寒暄道:“原来是黄龙谷的何师兄,失敬了……”

无咎拱手致意,径自走到石坑的近前伸头观看。

石坑足有四五丈的长宽,七八丈深浅,并且与不远处的洞口相连,分明就是从大山地下一路挖掘至此。尤为惊人的是,坑底静静躺着一头两丈大小的怪兽,形体粗壮,黝黑的鳞甲上布满了剑伤与血迹,很是惨不忍睹。而它的腰腹尚在微微起伏,且透着虚弱的喘息,竟然还活着,却已是奄奄待毙的模样。

自称白显的男子始终在暗暗关注,见无咎只是好奇旁观而并无僭越之举,他似乎放下心来,与两位师弟换了个眼神,转而示意道:“此兽皮坚肉厚,堪比铁石,再行一击,必然大功告成!”

三道剑光出现在石坑的上方,稍加盘旋,呼啸落下,随即闷响阵阵。

“砰——”

玄铁兽的头颅终被剑光斩下,却没有哀嚎,没有挣扎,只有鲜红的血水在迸溅。

“砰、砰——”

玄铁兽的腰腹被剑光从中劈开,顿时肚肠横流,却有一个数尺大小的东西在血泊中蠕动,接着嘶鸣声起。

无咎看得清楚,目瞪口呆。

那是一头即将分娩的玄铁兽,腹中带着胎儿呢!

“哈哈!我有言在先,只要这头幼兽!”

“师兄!我并未答应……”

“我也没答应……”

“休得啰嗦!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三人竟然为了一头幼兽争执起来,吵闹声未落,各自抢先动手,顿时剑光纷飞。那头卧在血泊中的幼兽才将昂起头来,尚未睁眼看一看陌生的天地,便已在剑光下绞得粉碎。

无咎正在打量着坑底的情形,突然微微皱眉而往后退了一步。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文弱书生,而亲眼目睹一头母兽遭到虐杀,尤其是幼兽的惨死,他只觉得胸口发闷,心头发冷。

而三人犹不作罢,抬手虚抓,血肉、筋骨、毛皮系数飞起,并被各自分个干净。眨眼之间,坑底只剩下一汪血泊,却依然有黑色之物缓缓浮起,尚未悬空,又“扑通”坠下。

“玄金,那是玄金!”

“玄金沉重,法力隔空难继,非亲手捞取而不可得!”

“代岳师弟,劳烦你下到坑底!”

“呵呵,还请广慕师兄出手!”

“啊……坑底血煞浓重,倒不如让何师兄代劳!”

“所言极是!我三人已忙绿多日,何师兄却是初来乍到……”

三人的意图,不言自喻。猎杀玄铁兽,便是为了玄金。怎奈玄金沉重,凭借法力难以隔空摄取。故而,还须有人下到坑底亲手打捞。而不管是谁,都不愿舍身冒险,唯恐遭到同伴的暗算,黄龙谷的何师兄自然便成了最佳的人选。

无咎站在坑边,背着双手,低着脑袋,默默盯着坑底。有幽暗的血光,在他两眼中微微闪烁。

片刻之后,他才恍然惊觉般地抬起头来,冲着不远处的三位古剑山弟子呲牙一笑:“嘿嘿,乐于效劳……”而他的眼光中却没有笑意,反倒是透着一丝揶揄的神色。

白显与两位师弟换了个眼神,信誓旦旦道:“只要何师兄取得玄金,可分得三成!”

代岳与广慕急忙随声附和,言而有信的样子。

无咎很是痛快,答应之后,抬脚跃下石坑,身形飘然而落。转眼之间,人已到了坑底。他在血泊中寻了一块落脚之地,堪堪站稳,神色微凝,伸手虚抓。随着污血翻涌,一根手臂粗细的黑色玄金缓缓浮现,竟有四、五尺长,散发着浓重的血腥与阴寒之气。

白显与两位师弟瞧得真切,各自神色一振。

“好大一块玄金!”

“至少两三千斤重,炼制飞剑,堪比法宝般的存在呢……”

“哈哈!何师兄,多加小心……”

无咎抬眼一瞥,掌心灵力吞吐。乌黑的玄金霍然而起,旋即已被他挥手抓住。而玄金入手的刹那,他只觉得双臂一沉,猛然趔趄,急忙身子摇晃了几下,这才勉力站稳,却又禁不住一阵错愕。

玄金之重,足有两三千斤?

只知道自己的力气很大,却从未有过计较。竟然抓得起两三千斤,真的难以想象!

无咎稍稍缓了口气,脚下用力,身形纵起,未及三两丈,又陡然下沉。他忙而不乱,以灵力加持双手,依旧是紧紧抓着玄金,再次强行急蹿而起。

白显三人等待多时,各自往后避让。

无咎抓着沉重的玄金蹿出了石坑,双脚“砰”的落地。而立足未稳,三道剑光急袭而至。他好像吓傻了,动也不动,而两眼之中却是寒芒闪闪,杀气隐隐。

白显三人围在四周,看似守候相迎,实为摆开阵势合力绞杀,可谓是用意歹毒而志在必得。眼看着猎物已是在劫难逃,谁料异变横起。

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没有出声,没有招架,却在三道剑光到来的刹那,突然随同他手中的玄金失去了踪影。

白显与两位师弟出手落空,顿觉不妙,不及多想,急忙抽身躲避。而与之瞬间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尚自后退的广慕竟被撞飞出去,继而黑光闪现,人首异处,血肉残骸坠向石坑。

而失去踪影的无咎,却突然现身,趁势欺向代岳,尚不待对方惊骇喊叫,一道青光脱腕而去,霎时将其当头笼罩,再又“喀喇”一声猛然甩出。

原本一个大活人,瞬间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跌落尘埃。

无咎杀性不减,转身举起手中的魔剑便要扑向最后一个对手。而他才将跃起,又蓦然一怔。

远近不见人影,便是神识之中也难寻端倪。

咦,分明还有一个叫作白显的家伙,他人呢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