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张网以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599126、o老吉o、三年三年、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狭小的山洞中,黑暗,潮湿,且透着阵阵的阴寒。

而某人躺在地上,面罩丢在一边,兀自双目微闭,嘴角含笑,似乎睡得香甜。只是他一手攥着灵石,另外一只手却在掐动不停,且时不时嘟囔几句:

“……万物源自混沌,九星衍化乾坤,五行互为根本,遁法天地冥行……修得九星诀,天下任我行。既然白显那家伙都能在短短的时辰内尝试修炼土行术,且初有成效,我又为何不能呢……嗯,土乃五行之本,遁法由此而始……”

无咎爬进山洞便呼呼大睡,而只睡了三日便已醒来。还有两个多月,便到了苍龙谷开启的日子。若是睡过头,必然自讨苦吃。于是他攥着灵石吸纳之余,琢磨起了《九星诀》。

如此十余日过去,以丹药、灵石之力,再加上魔剑护体的神奇,疲惫消失,伤势痊愈,人也有了精神。而他还是躺着不愿起来,犹自沉浸在九星诀的揣摩与参悟之中。

论起仙家的诸般神通,还是遁法来得有趣。要么一遁数百里,要么穿墙过壁。想一想,都觉得神奇。若是穿过灵山的阻挡,突然出现在紫烟的洞府中。她该是怎样的错愕与惊喜呢,嘿嘿!

有人修炼,是为了杀人逞强,有人修炼,是为了得道长生。遑论怎样,无不想着仙道有成而逍遥四方。而某人修炼的初衷很简单,只为了他的紫烟仙子。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报仇雪恨,奈何仇家太过于强大……

随着又一道手诀掐动,灵力加持,有土黄色的光芒在指尖闪动,继而缓缓笼罩全身。

无咎才将察觉,半截身子已没入岩石之中。他神念顿乱,“砰”的一声又恢复了原形,随即愣怔躺着,无声失笑。

这几日来,始终一心二用。而一心二用,正是分神的手段。于是便能在歇息之余,分心琢磨《九星诀》。尤为可喜的是,看似晦涩难懂的土行术,竟在无意间初显成效,却突如其来,着实叫人吓了一跳。

而适才口诀所致,忽而神念合一,灵力奔涌,随之瞬间,整个人好像与四周的土石融为一体。

或者说,原本坚硬的土石成为了虚无……

无咎回味着方才的顿悟,再又掐动法诀。少顷,黄色的光芒徐徐笼罩全身,随即整个人猛然一沉,竟达地下丈余深。他缓缓站直了身形,惊奇四望。

目力所及,四周依然布满了土石。而神识之中,数十丈方圆内却是清清楚楚。再远处则是一片朦胧,显然是灵力不济的缘故。抬脚挪动,前后左右轻松无碍。浑如置身于水中,竟也颇为自如。

啧啧!这便是土行术!

坏蛋运气好,白显那个家伙真的捡到宝了。

《九星诀》,无疑来自于古剑山前辈的遗物。也难怪那家伙敢于算计自己,他有恃无恐啊!

且再尝试一二,若从地下穿越七寸峡,岂不省去了很多周折!

无咎手掐法诀,身形一动,瞬间横移,去势之快,比起地面上的御风术也是不遑多让。

而他尚未得意,忽而察觉方向不对,且穿行之际,体内的灵力疯狂外泄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照此下去,不消片刻便将耗尽浑身的力气。他稍稍慌乱,顿时身不由己。眨眼的工夫,人已冒出地面。

无咎摇晃着站稳,尴尬不已。

土行术,竟然极为消耗灵力,再加上不够娴熟,现出原形也是在所难免。如此情形,倒是与之前的白显如出一辙。

而此处峭壁耸立,尚能看见山洞开凿的痕迹。不用多想啊,竟然从洞内直接遁出洞外。

嗯,法术虽好,却不易修炼!

无咎悻悻摇头,直奔洞口。他掘开石头,从中寻出遗落的面罩戴在脸上,然后转身返回,奔着来路而去。

几里远的路程,转瞬及至。

但见千丈峭壁之间,一道峡谷霍然而现。虽有三五丈宽,却显得异常的狭窄而幽深异常。

无咎在峡谷前迟疑了片刻,慢慢挪动脚步。

当置身于峡谷中的那一刻,顿时觉着四周一暗。两侧的峭壁好像随时都要碾轧而来,窒息的窘迫令人无所适从。且一线天光若有若无,更添几分诡异与神秘!

无咎仰头张望着,暗暗乍舌。而他没去几步,神色一动,随即站在原地,自言自语道:“七寸峡乃苍龙谷咽喉要地,果然是阴魂遍地而寸步难行呢!”

许是被他识破了玄机,话音未落,数十丈外的角落里,缓缓现出一道盘膝而坐的人影。竟是一个面带金罩的男子,虽然被迫现身,却依然两眼微闭而浑然入定的模样。

无咎的神色中似有恍然,却又带着几分疑惑举手笑道:“此处并非静坐行功的好地方,师兄倒是闲情逸致呀!”

那人端坐如旧,全无泄露行迹的尴尬,却两眼微睁,有精芒一闪即逝。他打量着衣衫不整的无咎,慢慢昂起下巴,倨傲道:“我来自赤龙谷,唤我古师兄便可!此处百丈之内,为我所有。不管是谁,若想打此经过,还须报上身家来历……”

且不论服饰与外貌,单凭说话的腔调便该有所猜测。洗剑池外那个抢占地盘的古剑山弟子,正是此人无疑。

这真是何处不相逢,或是有缘却也无情!

一个到处占便宜的家伙,此时此地又待怎样?

无咎没有答话,两眼乱瞅。

而自称古师兄的男子忽而一怔,狐疑道:“你的口音似曾耳熟……”

废话!当面打过交道,能不熟悉吗!

“嘿嘿!”

无咎笑了笑不予多说,依旧是站在原地徘徊不前。

古师兄像是没了耐心,催促道:“何不上前说话……”

无咎还是不肯挪动脚步,伸手挠了挠头,这才答道:“我在等人……”

“谁……”

“何天成……”

“你也……”

一问一答中,古师兄突然闭嘴而神色狐疑。

“啊……正是那个家伙!”

无咎眼光一闪,忽而变得义愤填膺:“他杀我多位师兄弟,我百剑峰岂肯饶他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还煞有其事般地挽起袖子。好像他与那个何天成,真的有着不共戴天之仇!

古师兄凝神片刻,似有失望:“你既是百剑峰的弟子,倒也罢了,且联手擒贼,好处共享!”

无咎却是暗暗长舒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了口气,随即又心头一跳,佯作随意道:“尚不知有何好处?”

古师兄沉吟了片刻,带着怨气说道:“百剑峰的孟虎,早已通传四方,邀请苍龙谷内的师兄弟联手擒杀何天成,并立下五十块灵石的重赏。我本欲独自行事,哼……”

其言外之意,擒杀何天成轻而易举。而五十块灵石的好处,俨然已是囊中之物。

无咎点了点头,善解人意道:“七寸峡,乃前往龙角峰必经之地。只须扼险而守,何愁大功不成。既然古师兄志在必得,小弟暂且告辞!”

古师兄似乎有些意外:“哦……如此甚好!”

无咎拱了拱手,抬脚往前。

古师兄站起身来,也跟着举手致意,而手指却是暗暗掐动了几下。与之瞬间,一段二三十丈的峡谷顿时笼罩在白色的光芒之中。他才要得意冷笑,又蓦然一怔。原本已走到了阵法中的人影,竟消失无踪。

与之同时,有人惊讶道:“阵法……”

古师兄脸色大变,不及多想,猛往前窜,霎时冲入光芒之中。顿时便听得身后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接着惊讶声再起:“咦,躲得倒快!”

他急忙掐动法诀稳固四周,回头去看,只见某人手中青光盘旋,两眼中透着阵阵杀气。他禁不住愕然失声:“你怎能识破阵法……”

与其想来,只有识破阵法的存在,才能躲过阵法的禁锢。不过,当对方早有防备,并及时使出了闪遁术,躲过暗算虽也巧合,却并非意外。

无咎手腕抖动,一缕青光倏然闪现。

笼罩峡谷的光芒,仿若一片突如其来的雾霭,看似虚无缥缈,却透着莫名的威势而令人不敢小觑。尤其是青丝网才将触及,便被“砰”的弹开。

阵法!果然是阵法!

在灵霞山玉井峰的玉井之中,见过木申以两面小旗布下阵法暗算过自己。想不到这个古师兄也是擅长此道,且更为的阴险可怕。早知如此,方才便该一剑劈死他!

无咎往后退了几步,怒道:“且从阵中出来,给我讲个明白,彼此无冤无仇,你个小人缘何害我?”

古师兄兀自躲在光芒之中,手上紧紧扣着法诀,见安危无虞,顿时放下心来,讥讽道:“我差点遭你暗算,又该找谁说理?此处没有好人,何须自我标榜……”他虽然躲在阵中,身影朦胧,而视野话语无碍,敌我双方阵势分明。

无咎还想发作,两眼一眨,禁不住嘿嘿笑道:“你这家伙,害人害出了道理!”他又背着双手,循序善诱道:“你我既为同门的师兄弟,何妨出来说话呢……”

古师兄神色不屑,冷哼道:“哼,百剑峰的孟虎早已通传四方,黄龙谷的何天成乃外人冒名顶替,蓄意混入仙门而企图不轨。而你行迹鬼祟,修为莫测,口音陌生,且言辞闪烁,必是那人无疑。彼此绝非同门,而是死敌!”

无咎顿时一怔,意外道:“于是你便在此处设伏,专门为我而来……”

古师兄点了点头,得意道:“此行的仙门弟子,十之八*九已获悉此事,如今足有三四百人守在龙角峰张网以待,你已是在劫难逃!”

无咎没有吭声,而是咧着嘴倒抽了口寒气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