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自投罗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叶秋蓝、用户5380507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龙角峰,乃苍龙谷中的最后一层地界。

比起之前各地的广袤无边,与诸般的变幻莫测,此处占地不过百里,更像是一处寻常的山谷。而这不大的山谷,却被一座孤立的山峰给占去了半边。且峰高千丈,突兀陡峭,寸草不生,俨如一柱擎天,又似龙角峥嵘,倍显诡异而又巍峨肃穆。

这座孤峰,便是龙角峰。而峰顶却是平坦,像是一截天台耸立在云雾之间。

此时,十余里方圆的峰顶之上,聚集着数百道人影,多半带着面罩,三五成群而远近坐落。众人或是窃窃私语,或是低声说笑,或是闭目养神,或是抬头仰望,各自神态举止不一,心事境界迥异。

一连两个多月过去,龙角峰上并无异常发生。眼看着苍龙谷开启在即,此番历练亦将就此完结。

为此,古剑山的弟子们渐渐放松下来。想想也是不易,足有数十位同伴永远留在了苍龙谷之中。而幸存者,无疑便是仙门的菁英。愿仙道有成,来日可待!

于是乎,有的人已迫不及待离开了峰顶,自去下方的山谷中寻觅最后的机缘。而更多的弟子,依旧在耐心等待,等待着苍龙谷的开启,等待着传说中的某人,或也等待着五十块灵石从天上掉下来……

在人群的最前方,坐着四、五十位百剑峰的弟子。为首的壮汉早已揭开面罩,满是胡须的脸上透着阴沉。他始终紧紧盯着前方,两眼中杀气隐隐。

十余丈远处,独自坐着另外一人,同样是摘去了面罩,露出一张清瘦的中年人的面庞。只是他遭创太重,足足歇息了两个多月,伤势依然没能痊愈,整个人显得神色晦暗而萎靡不振。

再远处的地方,十来个黄龙谷的弟子挤在一起。其中的黄裙女子颇为醒目,犹如众星拱月,却神色戚戚而倍显无助,更添几分楚楚动人的妩媚。在她身旁守着一位黑脸的男子,趁机悄声安慰而呵护备至。

“师妹啊,无须伤怀!何天成死于贼人之手,那也是天命始然。正如你我,谁说又不是前世的姻缘呢!”

“何师兄可怜呀……”

“嗯、嗯,他若来世投个好人家,倒也死得其所!”

“唉……就怕黄师兄你始乱终弃……”

“师妹放心便是!不负红颜,乃我此生一贯的秉持!”

“哼,说得好听,无非一色中恶鬼也……”

师兄、师妹好歹也算是患难一场,禁不住传音私话、暗送风情。而这边正在挤眉弄眼忙碌的时候,那边也没消停。

数十丈外有人愤愤道:“古师兄!倘若贼人不肯现身,你难逃其咎!”而他话音才落,便有人反驳:“孟虎、孟师兄此言差矣!若非你百剑峰纵敌逃脱,缘何惹此大祸?”

“你好大喜功,打草惊蛇……”

“你处事不当,莽撞无能……”

“你敢辱我百剑峰……”

“我乃权文重长老的族亲,怕你怎地,咳咳……”

百剑峰的孟虎许是焦虑难耐,竟然与赤龙谷的古师兄争吵起来。而对方虽然独自一人,且伤势在身,却是寸步不让,适时搬出长老当做靠山。他倒也不敢放肆,只得哼哼着暂且作罢。

有人劝慰道:“师兄勿忧!只要那人现身,必将束手就擒!”

“我并非担心此事,而是怕出谷之后长辈们怪责!”

“那人无论生死,都已插翅难逃,且如实禀报也就是了,想必长辈们自有公断!”

“此乃我百剑峰奇耻大辱,着实叫人忍无可忍!”

“岂止百剑峰乎?此乃我古剑山奇耻大辱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山顶上的众人在旁观之余,各自也是暗暗疑惑不已。

据说古师兄只身擒贼,结果落败而回。此前的百剑峰的众多弟子,同样是吃了大亏。可想而知,那个混入苍龙谷的贼人是相当的凶悍!而苍龙谷开启在即,依然不见人影。或许贼人已深陷谷中而难以自拔,不然为何还不出来?

数百个古剑山的弟子,在峰顶上隐隐围成一圈。当间则是千丈大小的一块空地,如同一方偌大的祭台,或也上达天宇,或也直通渊底。而究竟是潜龙亢扬,还是蛇虫显形遭殃,一切都还是未知,恰如那莫名其妙的开始……

便于此时,当间的空地上有光芒闪过。像是晴空霹雳,却又无声无息。随之一道青衣人影凭空浮现,面带金罩,双袖挥展,身形飘逸,倒也颇有几分超然出尘的气势。而突然面对数百之众,他不禁两眼圆睁而神色惊愕!数百的修士挤在山顶上,且均为羽士高手,各自无形的威势汇聚弥漫开来,着实非同小可。即便是有所防备,还是不免叫人吓了一跳!

而在场的众人等候已久,忽见动静,一个个凝神观望,却又疑惑不已。

那面带金罩的青衣男子,便是传说中的贼人?却并无出奇之处,反倒像是一位匆匆赶来的师兄弟!

人群中的黄师兄诧异道:“服饰不对呀,究竟是不是那小子?”他身旁的柳师妹却是颇有见地,恨恨道:“他换了衣衫,身形尚在,尤其那贼兮兮的两眼,定然错不了!”

古师兄早已是按耐不住,霍然起身,飞剑在手,怒不可遏:“还我五符阵旗……”

孟虎更是厉声怒吼:“贼人在此,当合力擒杀!抢得首功者,重赏五十块灵石……”

在场的众人再不迟疑,“哗啦”一下都跟着雀跃而起,无不神情振奋、争先恐后,霎时剑光纷飞而杀气狂虐!

而能让苍龙谷中的数百弟子为之期待、愤怒,并骚动振奋的没有别人。

无咎来了。

不过,他现身刹那,便已置身于众目睽睽之下。

好几百人呢,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大阵仗!

依照事先的设想,应该来几句临场感言、或是打个招呼,若能换来片刻的喘缓之机,到时候便能见缝插针而有所作为。

而他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,更来不及张口出声,双脚都没落地呢,便已被人识破了身份。

眨眼之间,数百道剑光已如疾风骤雨袭来。

无咎不敢硬抗,身影一闪没了。而下一刻,竟现出原形并“扑通”跌坐地上。

他顾不得摔疼的屁股,诧然四望。

这便是龙角峰?

缘何与寻常的山峰不一样?

岩石坚硬如铁,施展土行术根本无法穿透。而失去这最大的倚仗,又该如何面对数百羽士高手?

只见一道道剑光已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,密密匝匝而层层叠叠,威势之猛烈,杀机之疯狂,即便神识之中也难寻缝隙。就如怒江崩岸,惊浪滔天;又似万箭齐发,狂飙横卷。莫说抵挡,怕是前辈高人也要落荒而逃。而自己却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精心筹备了两个月的闯关之行,才将亮相,顿遭毁灭,简直叫人心底冰凉而绝望透顶!

生死旦夕,不容迟疑!

无咎稍稍愣怔,只觉得后脊背的冷汗都被吓出来了,急忙双手挥舞,法诀催动。五面小旗疾飞而出,霎时光芒闪动。他才将躲入阵法之中,数百道剑光霍然而至。

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龙角峰上电闪雷鸣,一道道剑光肆虐不停。当间一团十丈方圆的白色光芒在闪烁变幻,仓促而成的五符阵摇摇欲倾。

古师兄在人群前来回踱步,又是愤怒又是不舍,伸手怒叱:“那是我的五符阵、我的五符阵,我祖传七代的阵法……”他脚下一顿,咬牙切齿道:“贼人不通阵法,速速攻其生门!玉石俱焚、玉石俱焚……”

孟虎带着师兄弟、以及在场的数百古剑山弟子,已将当间的阵法给死死围住。一道道剑光去如闪电,快似萤火,凌厉的杀机沸腾了,只要将那团尚在闪动挣扎的光芒给撕裂碾碎。

阵法之外,惊涛骇浪。

阵法之中,同样是风雨飘摇而险象环生。

无咎退守之际,没有闲着。体内的灵力,随着他手上的一串串法诀源源不断飞出。而纵然如此,灵力加持的五面阵旗还是难以支撑。只见云光扭曲,四周“喀喀”作响,仓促布设的十丈阵法,正在缓缓收缩而随时都将崩溃坍塌。再加上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以及渐渐难以掌控的阵法,叫人绝望之余,多了痛不欲生的疯狂。

记得古师兄操纵阵法的时候,进退自如而攻守兼备。怎么换成自己,竟然如此的不堪呢?

如何是好、如何是好……

遭到数百人的群殴,莫说还手,想要逃跑都不能够,只能抱着头挨揍,谁比我更为凄惨?明明有备而来,却还是自寻死路。只怕几个喘息的时辰过后,就要阵破人亡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返回九重渊去寻那头黑蛟作伴呢!

而眼下说啥都晚了,我该如何是好……

无咎站在阵法之中,竭力而又徒劳地挣扎着。随着阵法的收缩,所在之地只剩下的四五丈。他便像是躲在笼中的困兽,眼睁睁看着天塌地陷,等着宿命的降临,而又惶惶然没可奈何。

看来此处便是自己的葬身之地,狗屎运也就此到头。之所谓千算万算不中用,冥冥之中由天定。祁散人,能否再来一卦?我不求富贵姻缘,只问生死!

“喀——”

又一声巨响撕心裂肺,摇摇欲倾的五符阵终于崩塌了一角。

无咎惊得头皮发炸,两眼中黑气一闪。

从来机缘生死路,且将热血铸魔剑,不求鬼神不问天,拼了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