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龙角峰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长寿秘诀、o老吉o、小黄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峰顶之上。

数百个古剑山的弟子环绕四周,将当间的一座阵法给围得水泄不通。

而所谓的阵法,只剩下一团四、五丈的光芒在徒劳挣扎。数百道飞剑依旧是疾如骤雨,杀机狂虐。

随着喀喇一声碎响,尚在闪动的阵法光芒突然塌陷一角。

古师兄在人群中跳脚大喊:“阵法已破,玉石俱焚……”

他与人交往从不吃亏,如今非但吃了大亏,还差点丢掉性命,又怎能不愤恨交加。而除去贼人,祖传的阵法也将就此毁去。他无奈之下,只能将一腔怒火化作咆哮。

众人振奋,全力以赴,便要将阵法彻底摧毁,将阵法中的贼人碾成齑粉。

恰于此时,阵法崩溃的豁口中,突然飞出一连串诱人的晶光,闪现刹那,便已被呼啸而至的杀气给绞得粉碎。与之瞬间,浓郁的灵气四处飘荡。

灵石?那闪动的晶光,分明来自于一块块灵石!

众人惊讶不已。

便是古师兄也是忘了怒吼,一时瞠目错愕。我家的五符阵,还有生出灵石的本事?

不过是转念之间,阵法中再次飞出灵石,一块接着一块,或远或近,或左或右,或是落在地上滚动着,无不晶光闪烁而灵气横溢。

众人眼花缭乱,各自的飞剑顿时慢了下来。

古师兄伸手虚抓,手上多了一物。亮晶晶的,正儿八经的灵石!

黄奇与柳儿没有参与围攻,而是躲在远处幸灾乐祸。人太多了,根本插不上手,且袖手旁观,如此猛烈的攻势着实难得一见!

不过,当阵法中飞出灵石,黄奇顿时两眼闪亮,忍不住便要往前。已有人伸手捡拾,如此好事儿岂能落后。身旁有人伸手阻拦,嗔道:“男人就是好色重利!”他很是不以为然,柳儿接着自言自语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且静观其变不迟!”

有一个人去捡拾灵石,便有第二个随后效仿。转眼之间,凶猛的攻势没了,只有纷乱的人影在相互抢夺。灵石触手可得,不捡白不捡。

孟虎正在强攻不止,眼看着便要得手,四周的攻势忽而减弱,接着便是一片混乱。便是百剑峰的师兄弟们也是按捺不住,竞相参与灵石的抢夺之中。他暗觉不妙,急忙大喊:“擒敌在即,我百剑峰自有重赏……”

他不提重赏还好,提了之后四周更乱。百剑峰的赏金也不过五十块灵石,而眼下到处乱飞的灵石已不下近百。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至于贼人已是身陷重围,他还能逃得掉吗?

便于此时,那即将崩溃的阵法光芒突然消失了,紧接着冒出一个青衣人影,左右张望,肉疼般地念叨着:“我的灵石……”

孟虎瞧得真切,厉声大吼:“贼人要逃,杀了他……”

其吼声未落,在场的众人已然明白过来,匆匆忙忙发起攻势,却是稍稍晚了一步。

只见那青衣人影的两眼中寒光一闪,像是压抑已久的血性爆发出来。他冲着四方冷冷一瞥,身形猛然消失。

下一刻,人群中突然血光迸溅而惨叫声大作。

那是一道黑色的锋芒,便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,趁着攻势的间隙,狠狠扎入密集的人群中。古剑山的弟子们才将察觉,那道诡异而又凶猛的黑剑便已到了面前,连冲带劈之下,根本无从抵挡,瞬间残肢横飞,竟是被直接碾出一条血路。五个倒霉的弟子,瞬间死了两个伤了三个。

状况再起,始料不及。

那道黑色的光芒余威已尽,随之一把丈余长的黑剑霍然闪现,嗡嗡嘶鸣,杀气阵阵。紧接着一道若有若无的人影尚未凝实,便随着黑色的长剑呼啸而去。刹那之间,又一道闪电狠狠劈向人群。血路狼藉,亡魂惶惶,惨嚎声不绝于耳,峰顶之上一片混乱。

古剑山的弟子们仓促应变,后悔不迭。

原来贼人有意抛撒灵石,便是要躲过那密不透风的攻势。但有间隙,趁虚而入。众人必然投鼠忌器,首尾难顾。再加上贼人的身形、身法颇为诡异,以及黑剑所向披靡。混战之中,人多的一方反而吃亏。

只见一道黑色的闪电倏然而来、倏忽而去,全无章法,只管在人群中横冲直撞。而每一道闪电,便在人群中留下一条血路。不过喘息的工夫,已死伤十数人。而混乱还在继续,杀戮愈发血腥。剑光、血光交相辉映,惨嚎声与法力的轰鸣声此起彼伏!

孟虎带着百剑峰的师兄弟们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追赶,急欲拦住对手,总是落后一步而难以得逞,气得他暴跳如雷。

古师兄虽然伤势未愈,却不甘示弱,在人群中上蹿下跳,随即看出了蹊跷,急声提醒道:“只须稳住阵脚,贼人便无机可乘!”

孟虎随声吼道:“结阵自守,不得慌乱!百剑峰弟子随我堵住下山要道……”

众人随即三五成群摆开阵势,混乱的情形顿时有所收敛。

即便如此,黑色的剑光依然神出鬼没,随着“扑”的一声血肉飞溅,再又一人横尸当场。而无数道神识之下,偷袭者难以遁形。大呼小叫之中,纷乱的剑光呼啸而去。“砰、砰”连声闷响,一道人影踉跄显形。

古师兄适时大喊:“各自小心,勿让贼人逃脱……”

无咎的两脚踉跄,身形盘旋,手中的魔剑在四周划过一道黑色的弧光,兀自杀气森森,凶悍不减,却禁不住气喘如牛而神色焦虑。

自从抛出了灵石引来混乱,再以闪遁术冲入人群,终于摆脱了惨遭围攻的窘境,怎奈尚未冲下山峰,便被识破了用意,并渐渐难以支撑。闪遁术固然好用,却极为消耗灵力,倘若再次被困,断无回天之力。且古剑山的弟子为数众多,简直就是杀不胜杀。以一己之力独对数百人,分明就是以卵击石啊!

“噗——”

无咎只觉得心头发堵,一口淤血喷了出去。而便是这稍稍的耽搁,十余道剑光呼啸而至。四周的古剑山弟子各自成群,蓄势以待。他强行抖擞,身形一闪冲了出去。

百忙之中,根本来不及辨清方向。而有人倒是指明了下山要道……

在龙角峰的右侧,有个不显眼的豁口。而豁口的下方,却有条盘山的石径。孟虎带着数十个百剑峰的弟子已抢先一步堵在此处,用意不言自喻。只要断绝去路,任凭对手天大的本事也难逃一死。他正虎视眈眈,忽见十数道剑光追逐着一青衣人影扑了过来,不敢怠慢,急忙随同左右祭起飞剑。

无咎去势正急,便要强行突围,谁料前方数十道剑光耀眼,浑如铜墙铁壁般杀机森然。他有心掉头躲避,而身后的追击瞬息即至。

便在这前后夹击的生死关头,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鸣,使得巨大的龙角峰都跟着震抖了一下,犹如天地开启的大动静。

峰顶上的数百修士为之一怔,情不自禁循声看去。

果不其然,有人惊呼:“时辰已到,龙首开启……”

而惊呼才起,又有人怒声大喊:“御敌……”

等候至今,苍龙谷开启的时辰到了。而强敌犹在,还远远没到放松的时刻。

无咎人在疾行,腾空跃起,整个人突然化作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倏然冲向前方,“砰”的一声穿过耀眼的剑光,再“轰”的撞向一位百剑峰的弟子,竟是将对方给直接撞飞了出去。他趁势穿过围堵,冲向峰顶的豁口,忽而发觉去势太猛,已然远离了盘山石径,竟直接悬空千丈而无所凭借。他惊得顿时现出身影,两脚连蹬,腰身拧转,还是收势不住,恰见一道手舞足蹈的人影就在前方,想都不想便狠狠一脚踏去。

那个被撞飞的古剑山弟子是祸不单行,惨叫一声往下坠去。

无咎却是借机蹿回,斜斜坠落,峭壁临近,一块大石迎面而来。他挥剑便劈,“砰”的一声力道反噬,身形弹开,再倏然直下,接着“砰”的砸在石径上,翻了两跟头,继续滚落,又是“砰”的一下,总算是两脚触地,却已摔得头晕眼花。他惨哼着奋力跳起,撒脚狂奔。

峰顶之上,便像是蜂窝炸群,一道道人影争先恐后,闪耀的剑光乱如飞蝗。

无咎只管狂奔而下,一步十余丈,石径转弯,顺势折返疾落,再又直去数十丈,虽也匆忙狼狈,却不失灵巧轻盈。其闪动的身影,便如一头猿猴援壁而下。而他的心头全无半分的得意,只有满腔的焦急与深深的无奈。

被人追杀的滋味,不好受。被数百个羽士高手追杀,更是苦不堪言。从繁华的都城,逃到僻静的风华谷,从神秘的灵霞山,逃到荒芜的大漠。时至今日,辗转数万里,还是要不停的奔逃,根本没有个尽头。我没招谁、也没惹谁,而命运就是这般的格外眷顾,却又充满着恶趣味。哼哼,我还偏不信邪,倒是要看看最终又将怎样,苍龙谷开启的正是时候,且接着逃呗……

不消片刻,一方山谷就在眼前。

无咎离地尚有数十丈,便已迫不及待冲出了盘山石径。他人在半空,脚下连连虚踏,竟是踏出一连串风裂的“砰砰”声,像是一只大鸟在疾掠滑翔。而其才将触地,“扑通”栽倒,溅起了一溜的草屑碎石,再又急急蹿起而亡命狂奔。

他记得苍龙谷开启的动静,就在数十里外的正前方。

与此同时,千丈孤峰之上,道道人影追逐而下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