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扰我清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

朦胧的夜色下,从村里的方向走来三道人影。

诡异的是,那三人都低着头,分辨不出男女老少,且未见挪步,反倒好像是脚下悬空,鱼贯着缓缓往前移动。乍然看去,俨然就是夜鬼出行的架势,再加上远处传来几声夜枭的戾鸣,真是要多吓人,有多吓人。

棚子下的众人都被那诡异的场景给吓住了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马爷攥着腰间的短刃,慢慢站起身来。

洪老爹则是揪着胡须不撒手,暗暗有些后悔。唉,莫非真是老糊涂了,怎么能信口乱说话呢。瞧瞧,说啥来啥……

而不过片刻,那三道鬼魅般的身影已走到了土坡下,却突然停住了,距草棚子也就十余丈远,火把的亮光中,一个个身上的泥水淋漓看得清楚。接着阴风盘旋,棚下的马儿一阵嘶鸣躁动。

宁二“啊”了一声,连忙后退几步。

马爷却是往前一步,满是胡须的脸上透着异样的凝重。

大郎、牛夯急忙摘下火把在手,常把式则是顺手操起了一根门闩。

蛮子站在洪老爹的身旁,稍显惊惧的神色中透着一丝疑惑。

那真是僵尸不成?缘何看着却像是村里的庄户……

便于此时,又是两道人影从远处飘然而来,转眼之间各自停下,却又彼此面面相觑。与之前不同,来的竟是两个男子,二三十岁的光景,灰布长衫,头挽道髻,只是一个瘦高,一个看起来矮胖。

少顷,其中一人意外道:“此处竟有行脚商贩,不妨查看、查看……”其话音才落,同伴抬脚一迈,竟脚不沾地,转眼间便已落在草棚前的空地上,出声问道:“尔等从何而来,去往何处……”

问话的是矮胖子人,脸色黝黑,小眼睛肉鼻头,眉梢拧巴着,很是盛气凌人的模样。

马爷急忙迎出棚子,躬身一礼:“不劳仙长动问,在下一行来自火沙国,恰逢大雨泥泞,便于此处等候天晴……”

许是仙长的尊称听着入耳,来人下巴一甩:“呦呵,你这人倒有眼色!”

马爷欠着身子,赔笑道:“在下常年奔波在外,略有几分见识,尚不知仙长从何而来,又有何吩咐,在下一行甘愿效劳……”

矮胖的男子点了点头,随意道:“恰见此处尸煞现身,瞧见没……”他伸手指向土坡下那三道僵立不动的人影,高深莫测道:“村后地势低洼,多水背风,且阴气聚集,易出邪祟之物……”其眼光一掠,见在场的众人神色畏惧,得意笑道:“我兄弟修炼仙道,干的就是斩妖除魔的勾当!”

马爷拱拱手,不无敬意道:“仙长德沛八方,乃我等小民之福分!些许碎银,不成敬意,权当供奉神灵,求四方太平!”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,双手奉上。

“呵呵,我兄弟乃方外之人,要金银何用……”

矮胖男子嗤笑了一声,却还是故作大度道:“既然尔等礼敬有加,又何妨成全一回呢!”他一甩大袖,隔空抓过银子,随手掂了掂,便要离去,却眼光一闪,直接抬脚走进棚子:“咦?此处还有个死人……”

马爷等人始料不及,只得闪到一旁,尚未分说,角落地上的雨布如同风吹般霍然掀开,露出一个直挺挺的身躯。

蛮子迟疑了下,悄声道:“他没死……”

矮胖男子摇晃着大袖子,径自走到地上之人的身前而稍稍凝神,猛然回头瞪着蛮子,凶狠狠叱道:“怎会没死?此人不仅死了,还有了大麻烦,师兄……”

他喊声才起,一阵阴风袭来,顿时火把摇曳,四周明暗不定。只见一道瘦长的身影幽幽而来,眨眼间出现在草棚子里。

马爷与众人往后退避,一个个不知所措。洪老爹则是扳着蛮子的肩膀,生怕他再说出不合时宜的言语。

来的瘦高男子乃是师兄,脸色惨白,神色漠然,冲着地上之人稍稍打量,尖声细语道:“此人生机断绝,魂魄已无,却阴气缠体,分明就是尸变起煞之兆。若是不加处置,必将成为尸煞而为祸四方。师弟,将其带走一并处置!”言罢,他身形晃动,缓缓飘出棚子,自去十余丈外等候。

矮胖男子点头道:“果然不出所料,我要带走此人!”

他话语一顿,斜睨四周,小眼睛中透着乖戾之色,叱问道:“诸位可有疑问……?”

众人突遭异变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原来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位男子,竟然是个将要尸变的死人。既然仙长神通广大,谁敢质疑呢!

马爷沉默片刻,小心道:“仙长……请便!”

他很想说明地上之人的古怪来历,却还是没能说出口。远行在外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若是真有尸变僵煞,一行人也着实担待不起。

矮胖男子哼了声,伸出手拿出一张纸符来,嘴里念念有词,就势冲着地上一丢。那张看似寻常的纸符忽而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,瞬间贴在地上之人的脑门中间。

众人见到仙长施法,惊奇之余,悄悄后退,唯恐再出意外。

矮胖男子祭出纸符之后,手上掐诀凌空一指:“阴气沉降,邪祟横生,借我天地正法,强驱鬼魅妖灵!起……”

随着他一声呵斥,在地上躺了半个月的男子竟然直直竖立起来,兀自顶着脑门子上的符纸,在明暗闪烁的火把亮光中显得颇为阴森诡异!

“娘哩,真是鬼物哦……”

宁二吓得一把抱住大郎,浑身瑟瑟发抖。众人也随着他倒抽一口寒气,各自战战兢兢。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马爷与洪老爹,也是暗暗动容。

行脚商贩,走南闯北,难免遇见仙道中人,听闻过诸多鬼怪陆离的轶事。故而,众人都有几分胆量。而亲眼见到仙长施法,或是所谓的僵尸起煞,今儿还真算是头一回。

矮胖男子的神色有些得意,又晃着身子哼了一声,大摇大摆走出棚子,于几丈之外挥手叱道:“神通在即,诸邪回避,兀那小小的鬼物,还不乖乖跟来……”

僵立的人影缓缓飘起,脑门上的符纸在夜风微微起伏。少顷,他竟然脚不沾地直直往前。

见状,众人禁不住又发出一阵惊嘘声。

蛮子则是暗暗舒了口气,神色中有些失落。而不过刹那,他再次屏住了喘息。

“砰——”

双脚落地的动静,很沉闷,在夜色中很突兀,也很惊人。

众人跟着心头一跳,继续瞪大双眼。

便是那矮胖的男子也是扭过头来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只见那人影再将移出棚子,忽而双脚落地,兀自僵立不倒,而脑门上的符纸却自行飘落下来。

矮胖男子没有察觉异常,只当意外,返身走回,叫嚷道:“呦呵,有点道行,幸亏遇上本仙长,今日便叫你神魂俱销!”

他伸手抓起符纸,便要再次作法,却不料一个陌生的话语声突然低沉响起:“小胖子,你竟敢扰我清梦……”

“谁唤我乳名……”

矮胖男子随声回了一句,身子猛然震动。

只见那近在咫尺的“僵尸”忽然缓缓睁开双眼,森然的冷芒一闪即逝,随之莫名的威势霍然而出,竟是叫人胆战心惊!

矮胖的男子顿时大张嘴巴,惊愕道:“鬼修前辈……”而不待回应,他小眼睛一眨巴,竟抽身暴退,还不忘挥手大喊:“师兄!速走……”

瘦高男子不明所以,却是极为相信他的师弟。见机不妙,二话不说,接连祭出几个手诀,转身便逃。而原本僵立三道人影,也随着他二人飘然远去。

四周的火把依然在摇曳个不停,而草棚子内外却是一片寂静。

众人涌出棚子。

那位死了许久的男子,终于还魂了?却还是直挺挺僵立着,与之前的情形大致相仿,只有剑眉下的一双眸子在夜色中微微闪烁,白皙瘦刮的面颊上带着一抹虚弱,而又捉摸不定的笑容。

马爷拱手欠身:“仙长……此前有所冒昧……”

“我并非仙长,马爷不必见外,唤我……无先生便可!”

那自称无先生的男子,二十出头的年纪,凌乱的青衫裂开一个破洞,而曾经血肉模糊的胸口,只留下一片淡淡的血迹。他的突然醒来,虽然让人害怕,而说出的话语声却是颇为随和,随即又自言自语道:“鬼修的前辈……”其稍稍沉吟,转而直截了当道:“蛮子、牛夯,你二人背我去追那两个家伙……”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从天上掉下来栽进土里,吓得宁二一屁股坐在自己拉的屎上,接着不吃不喝昏死至今,并对众人的名讳以及四周的动静了如指掌,如此一个人,若非仙长还能是啥?

而他依然僵立难行,或是虚弱难支,却偏偏要人背着,好像是不愿放过那一高一矮两位修士。对方跑得快啊,便是骑马也未必追得上。这个古怪的人,他究竟要干什么……

牛夯傻傻站着。

蛮子已抢步而出,带着隐隐的振奋响亮答道:“无先生,蛮子背你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