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元灵心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o老吉o、烟色离妆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

三日之后,车队到了韩水渡。

韩水渡,是个不大的镇子,岸边住有百来户人家。沿着河提,建有渡口。几块青石板,搭成简陋的街道。街道两旁,则是几间商铺与一家客栈。

而小镇唯一的韩家客栈,则成为了马爷一行落脚的地方。他要与人洽谈买卖,两日之后才会带着车马返回。洪老爹、常把式等人跟着去了渡口,客房内只剩下了无先生与蛮子。无先生虽然已下地行走,却还是腿脚不方便。于是蛮子便主动留下照看,颇为周到细致。

客房阴暗闷热,只有临院的小窗户透着光亮。

无先生坐在窗前的桌边,把玩着手中的一根木杖。木杖为柳木砍削而成,七八分粗细,直挺光滑,拿着倒也趁手。

此时的他,已褪去了身上的破烂,换上了一袭月白长衫,再经洗涮了番,整个人显得白净清秀,再加上眉宇间的几分英气,称得上是一扫几年来的颓废,有旧貌换新颜的风采。至少比起当年的落魄先生,要多了几分洒脱与从容,唯有病怏怏的模样,好像还未从连番的劫难中醒过神来。

“我见先生行走不便,便自作主张……”

蛮子站在一旁,有些局促不安。

无咎将手中的木杖在地上顿了顿,道:“蛮子有心了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眼光一抬:“你本名就叫蛮子,并无姓氏?”

蛮子清瘦的脸上露出笑容:“我有姓氏哩,叫风不二,因驽钝、任性,便有了诨名……”

无咎恍然点头,示意道:“且去玩耍便是,不用陪我!”

蛮子却是站着不走,慢慢低下头:“无先生,您两日后便要搭船离去?”

无咎好奇道:“那又怎地?你若有话不妨直说啊,缘何这般扭捏……”

蛮子咬了咬嘴唇,猛然抬头:“先生,不知我能否修仙?”而话才张口,他又喘了口粗气慌忙低下头去,而眼光中的热切,却已表露无遗。

无咎很是意外:“哦……你要修仙……”

蛮子突然“扑通”跪倒,双手伏地:“蛮子恳请先生收为门徒……”他“咚咚”磕起了头,坚定而又虔诚。

无咎被吓了一跳,好在屁股下的凳子还算稳当,他微微皱眉,咧嘴说道:“你便是磕上八百个头,也是没用啊……”

蛮子带着一脑门子灰尘昂起头来,眼光中透着失落与不解。

无咎抱着木杖,事不关己般地说道:“我并非修士……唉,说了你也不信,我自己都不知如何修炼呢……”

蛮子兀自直挺挺跪着,神色中尽是委屈与倔强。

无咎淡淡笑道:“是不是我不答应你,便不起来了?这法子老套……”

蛮子没有想到自己的诚心,换来的只是取笑,他眼光怔怔,嘴角竟然咬出了血丝。

客房本来就狭小闷热,两人一坐一跪僵持着更显逼仄。

无咎摇了摇头,敷衍道:“要修仙,找仙门……嗯,仙门不好找寻呐……那你说说,为何要修仙?”

蛮子以为无先生松了口,两眼光芒闪烁:“蛮子不想这般活下去,不想面对凶险束手无策,蛮子想成为有本事的人……”

他有梦想,却不知应该如何说出口,情急之下,有些语无伦次。

无咎漫不经心道:“你想斩妖除魔,匡扶天道,你想纵横天地,笑傲万里,是不是呀?哼哼,我还想呢,如今却是九死一生,便是心爱的仙子都见不着……”

在蛮子看来,无先生是个高深莫测的仙人,无所不能,满腔的正义,却不料说出来的话,竟然如此的调侃,且好不正经。

而活了十八岁,头一回这般求人,而除了取笑,便是戏弄。

他不再强求,慢慢站了起来,擦了把夺眶而出的泪水,猛地转身走出门去。

“这孩子,怎么还哭了呢,我说的都是实话啊……”

无咎收起笑容,稍稍迟疑,木杖顿地,气急败坏道:“给我回来……”

……

一炷香之后,蛮子回来了,怀里抱着一叠纸笔,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。

而无咎则是斜坐在桌前,以手托腮,眼光斜睨,没精打采道:“我不收你为徒,也不管你有无灵根,既然你死心蛮横,我便代人传你两百年的修炼之法。而你读不得玉简,便只能誊写在纸张上。回我话来,识字吗?”

蛮子一来一去,算是领教了无先生的与众不同,忙将纸笔放在桌上,恭恭敬敬答道:“上过两年学堂,认得好几百字,却写不来……”

无咎趴倒在桌子上,无力道:“摆好纸笔,守在门外,不得让人进来,再让马爷吩咐厨子,备下最好的菜肴与茶水……我不饮酒!”

蛮子躬身一礼,欢快地跑了出去。

“元灵,你不是要找传人吗?我既然答应了你,好歹就是那小子了,只可惜我还要执笔写字,命苦啊……”

无咎坐在桌前,一脸的沮丧。

蛮子或能写得几个字,要他在两日内写出万字,怕是够呛,最终还得当先生的亲自出马。而自己虽然伤势渐渐痊愈,四肢却依然难以自如啊!

无咎放下木杖,便要抓笔,随即眼珠子一转,近在咫尺的笔杆已随着神识悠悠飞起,再蘸着墨水,竖起空悬,轻轻落在纸张上,继而笔走游蛇。偶然尝试,竟有意外收获。他转身躺在床板上,手上多了一枚玉简。而桌上的笔杆继续不停,元灵手札所载一一写在纸上。待纸张写满,一心二用,翻页移至旁边,接着落笔依然……

一连两日,无先生闭门不出。

而蛮子则是守在门前,不让任何人靠近半步。便是马爷问起缘由,也是打死不肯吐露半个字。换成宁二,他索性怒目相向。用饭的时候,也是由他送进送出。掌灯时分,他干脆坐在门前打起了瞌睡,全然不顾蚊虫的叮咬,一心一意干起了守夜的差事。

第三日的清晨,马爷等人再次来到无先生的门前。见房门大开,房中的无先生坐在桌前,而蛮子则是跪在地上伸着双手,好像托着一沓厚厚的纸张。众人不明所以,只得立于门外等候。

无咎没有理会门外的动静,自顾说道:“不要拜我,该拜的是元灵。记住了,你是元灵的传人,你手中的万字经文,乃是他一生的修炼所得。至于以后又将如何,且看造化!”

蛮子的将经文手稿抱在怀中,两手有些颤抖,清瘦的面颊上带着莫名的红晕。他重重点了点头,出声道:“弟子必将元灵师父的经文修炼传承下去,尚不知功法何名?”

无咎摆了摆手:“我也不知道,起来吧……”

蛮子低头打量着经文,踌躇满志道:“我爹在世的时候说过,凡事都要用心。元灵师父的经文,便叫元灵心经……”

元灵心经?

无咎微微一愣,没作多想。

蛮子已将经文藏入怀中,随即又是“砰砰”磕了几个响头,这才站起身来,郑重道:“从今往后,先生便是不二的师叔!”

无咎忙道:“你这孩子,我可没你这个大侄子……”

又是师父,又是师叔,门外的众人更是一阵糊涂,却对蛮子高看了一眼。那傻小子得以攀上无先生的交情,以后倒是慢待不得。

马爷适时出声:“无先生,受您所托,并未声张,如今寻了一条前往易水的大船,半个时辰后启程。而我等一行,亦将就此返回……”

无咎坐着没动,笑道:“多谢马爷的成全,敢问诸位贩卖的收获如何呀?”

常把式与大郎面面相觑,神色中有些担忧。

洪老爹倚在门边,连连摇头:“微末收益,不值一提!马爷,且给无先生送上盘缠……”

马爷会意,从怀中掏出一个备好的布袋子。而尚未等他上前,地上“砰”的多出一堆金光耀眼的东西。

惊呼声起:“娘哩,这多金子……”

洪老爹差点摔进门内,忙手扶门框,肯定道:“赤金,足色赤金!怕不有数百两之多,足以抵得上你我七人半辈子的营生……”

马爷手足无措:“无先生,这是何意……”

无咎笑道:“马爷不仅古道热肠,且颇有先见之明,此番见血进财,必将大发利市啊!我这人身无长物,只剩下金子了,本想偿还诸位十倍的收成,以报答施救之恩……”他不再多说,拄着木杖站起身来,催促道:“走啦、走啦,且看所乘的大船是何模样……”

……

韩水渡口,走来一行人。

为首的是个年轻的男子,书生的装扮。只见他身着白衫,头挽儒巾,面相清秀,神态不凡。尤其他一双剑眉下,灵动的双眼炯炯有神。只是他手里拄着木杖,走起路来一步一顿,像是肢体残疾,又像是重病在身的情形。

随后跟着七位汉子,皆精神焕然。而其中的一个红眼圈的男子却在数落同行的老者,抱怨对方不讲实话。而老者则是气得吹胡子瞪眼,教训他为人要知足……

河水的岸边,停靠着几条船。

其中一条船,长约五六丈,甲板上堆满了货物,桅杆上早已扬起船帆,俨然是启程在即。而船头一截竹棚前,则是站着四五道人影,为首的是一对中年夫妇,正在以手遮额抬头张望。

马爷抢先两步,举手示意道:“那便是船掌柜老吉两口子,为人很是不错,答应带着无先生前往易水……”

说话之间,从跳板上迎来一男一女。

男的三十多岁,络腮胡子,粗手大脚,很是壮实,哈哈笑道:“马爷,这位莫非就是无先生……”

女子二十七八岁的光景,一身布裙,素帕裹头,面色微黑,而一对大眼睛却是颇为秀气传神。她冲着面前的白衣男子上下打量,竟嘴角一撇:“哎呦呦,好好的人儿,缘何是个瘸子呢,干了什么坏事呀,老天爷最为公平,古人诚不我欺也!”

白衣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无咎。他一步一顿尚未站稳,急忙抓紧木杖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