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行船人家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无咎被搀扶着上了船,便与马爷等人道别。本想着有番依依惜别的场景,谁料岸上的人摆了摆手,便簇拥着急急往回走去。倒是蛮子还算仁义,跪下磕了几个头才走,却被老吉家的婆娘说成是孝子送终,还冲着河里连啐几口而直叫晦气。

马爷等人走得急,却也情有可原。

客栈里还存放着数百两金子呢,可不敢大意!

他带着众人返回客栈,收拾好行囊,便驾着马车匆匆踏上来路,直待远离了韩水小镇,这才放下心来,却又忍不住回头骂道:“宁二你个狗日的,便不能消停片刻……”

“我还不是为了大家伙儿发财吗,若是洪老爹说出实情,那个无先生送出的金子绝不止数百两银,或许数千两也犹未可知……”

“你这孩子,缘何就贪心不足呢?无先生孑然一身,何来那么多的金子……”

“老爹,你真的老糊涂了。那是仙人,懂得点金术,只须手指头一戳,便是一坨金子,再一戳,又是一坨……”

“你以为是拉屎呢,还一坨、一坨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众人满载而归,心情舒爽,一路之上,笑声不断。

蛮子坐在最后一辆大车上,沉默不语,两手紧紧捂着胸口,眼光中星芒闪动……

……

大船上,共计五人,除了老吉两口子之外,还有四个精壮的撑船汉子。

随着船舷离岸,风帆鼓起。大船顺风顺水,缓缓往西而去。

众人忙碌着,顾不得理会船上唯一的客人。无咎则是拄着木杖站在船头,独自吹着风,默默望向远处,神色中感慨不已。

一转眼的工夫,两年多过去。其间遭遇了太多的凶险与意外,如今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。而想要找寻的仙子,依然远在灵山。却也并非没有收获,至少胆子壮了,敢惹事了,当然,逃命的时候,跑的也更快了……

便于此时,有人叫嚷:“回你住的地方去,听话……”

无咎没有回头,依旧在若有所思。

神识之中,码头上多了一个熟悉的矮胖人影……

一只手臂挥来,接着一个妇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:“你是聋了还是哑了,给你说话呢,听见没有啊?”

无咎拄着木杖后退两步:“老吉嫂子,有何吩咐?”

老吉的婆娘,还是个大嗓门:“行船之际,你傻傻杵在船头碍事,且去船舱歇息吧,全无眼色……”她一手卡腰,一手指着船头敞开的舱板示意道:“你的住所就在舱下,每日两顿菜饭,马爷已垫付了二两银子的船资,他倒是个好人,而我马菜花却是瞧不得读书人,老辈人说得好,百无一用是书生,也不知你这般残疾模样如何游学,游手好闲还差不多,许是浪荡子也说不定呢……”

这婆娘叫作马菜花,不仅是个大嗓门,还是个急性子,说起话来更如连珠箭般没个停歇,叫人根本无所适从。

无咎长舒了口气,来了一个充耳不闻,转身低头打量着阴暗窄小的舱口,随即两眼一瞪:“让我住在潮湿闷热的舱下……”

一只褪色的绣花鞋砰的踩在舱口:“你还想怎地?这不是你家的后花园,由不得你……”

无咎抬起头来,愕然无语。

面前的婆娘挺着鼓鼓的胸,下巴抬着,一双乌黑好看的眼中透着蛮横、泼辣,以及几分不屑的神色。

他长舒了一口闷气,转而看向船篷。

丈余长的船篷贯通前后,并有两排竹榻临着舷窗,还有竹枕、矮桌、炉灶、坛罐等物,看起来很是清爽通风。

他拄着木杖抬脚走了过去,屁股尚未挨着竹榻,身后的嚷嚷声便跟了过来:“这是俺两口子睡觉的地方……”

一个壮实的汉子从船尾急匆匆走了过来,歉意道:“哎呀,慢待了先生,菜花切莫失了礼数……”

船掌柜老吉,似乎有些惧内,到了近前躬身行礼,随即又干搓着双手嘿嘿赔笑。

“你且闪开,亏他还是读书人,搭船的规矩都不懂得,且要强占床铺,主客不分……”

“菜花啊,少说两句成不成?且看先生何意……”

“一个手不能提、肩不能挑的书生,既然出门在外,就该吃点苦头,别以为高人一等,我马菜花就说了,又能怎地……”

“哎呀呀、哎呀呀……”

两口子竟然吵了起来,却一个气盛,一个式衰。船尾四个撑船的汉子却是习以为常,各自嘻嘻直笑。

无咎总算是瞅着机会坐了下来,尚自有些头晕脑胀,接着将木杖一顿:“我就住在此处,哪儿都不去……”

老吉有些不知所措,粗莽的汉子竟呐呐然毫无主张。

马菜花却是一点都不含糊,顿时挽起了袖子,而不待发作,竹榻上突然滚出一块金子。她惊咦了一声,伸手抓了过去。

无咎借机将两条腿也挪上了榻,接着盘膝而坐,眼光掠过面前的老吉夫妇,这才缓了口气,扬眉说道:“二两银子,只够我住船下舱底,一锭金子,不知能否买下这张床铺?”

老吉瞠目结舌:“足够了、足够了……”

马菜花则是拿着金子左右打量,接着放在嘴边狠狠咬了一口,随即惊喜,却又将金子捂在怀里,眼光瞟着,脸上终于露出笑意,而说出来的话依然不好听:“想不到竟是一位富家子,只怕金钱来的不干净吧……”

无咎两眼一翻,哼哼道:“老吉嫂子,你若嫌弃金子,还我就是,再将我扔下河去……”他遇上这样一位妇人,也是束手无策,既然讲不得道理,也只得刷起了强横。

而马菜花却是一反常态,忙将金子塞入怀中:“嘻嘻!嫂子怎会干缺德事呢……”她笑起来倒也颇有几分韵致,就势斜坐榻上,却又冲着老吉摆手:“夯货,自去行船,我陪我家大兄弟说说话……”

老吉哈哈一笑,趁机躲了出去。

“大兄弟啊,缘何一人外出呢,瞧你病怏怏的,不似远行的模样,是否为情伤怀,或是与家人怄气,这才四处散心,给嫂子说道说道,也好给你出个主意。你一个文弱的富家公子,不知人世险恶呢……”

马菜花愈说愈有兴致,撩起鬓角,接着又道:“暂且跟着嫂子行船,好吃好喝伺候着,待玩耍尽兴之后啊,再打道回府不迟。尚不知府上何处呀,想必是数百里有名的人家,没听说有无姓的大户,莫非来自火沙国……”

无咎苦着脸,一声不吭。而片刻之后,他实在是忍耐不住,索性缓缓躺了下去,接着打了个哈欠,随即闭上双眼假寐。

唉,男人若是摊上这么个婆娘,简直遭罪!还是紫烟好啊,冷若冰霜,艳若桃李,最是低头欲说还羞的温柔,只在秋水漫天的尽头……

马菜花说了半晌,这才发觉没人理会,嘻嘻一笑,不以为然道:“大兄弟人也俊秀,却是富贵娇气,经不得风雨,中看不中用哩……”她闪身到了对面的竹榻前,拽出一个箱子,藏好了金子,又前后张望了下,拍了拍手,心满意足地走出船篷。

无咎依旧躺着,嘴巴抽搐,旋即双手抱头,幽幽发出一声长叹。

……

行船人家,吃住都在船上。

晌午时分,船上飘起了炊烟。除了留下一位汉子守着船舵,余下的人都挤在船头用饭。

无咎是闻香识味,不待招呼,便已坐起,根本不用下榻,面前已摆放了矮桌,接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鱼汤端了上来。而马菜花则是手擦围裙,得意道:“大兄弟,嫂子疼你,多补补身子,以后成家娶了婆娘,像你这般可不成……”

“嫂子,我老吉大哥成不成啊?”

“嘿嘿,还用说吗……”

“该死的沈柱子、黄大眼,还有关财、罗烂嘴,再乱嚼舌头,晚饭没得吃……”

撑船的四个汉子,都是二三十岁,分别叫做沈柱子、黄大眼、关财与罗烂嘴,常年在船上帮闲,相互熟稔,彼此间说笑无忌。见马菜花发威,众人忙低头吃喝。

老吉则是船头的甲板上,手里拿着一个陶制的酒坛,美美喝了两口老酒,咧着大嘴呵呵直乐。他喜欢看着自家的婆娘教训人,尤其是将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给收拾的服服帖帖。女人嘛,扭扭捏捏没意思,就要泼辣,爽快,这才是行船人家的本色。

马菜花端着饭碗给掌舵的汉子送去之后,途径船篷的时候,不忘催促道:“大兄弟,你倒是尝尝嫂子的手艺啊……呦……”

无咎的面前,大碗见底,他手里正拎着鱼骨在慢慢嚼着,并透过船窗而悠然远望。但见两岸风景如画,别有一番景致。如此船行画中,使人赏心悦目!

“大兄弟啊,缘何饿成这般德行?嫂子再给你盛碗面汤去……”

无咎吐出鱼骨,摆手制止:“嫂子的鱼汤着实美味,一碗足矣……嗝……”

“瞧瞧你的小身板,弱成啥样了,喝口汤都能噎住,嫂子给你拍拍……”

无咎忙凝神僵住了身子,而马菜花的大巴掌已落在后背,惊呼声又起:“你都瘦的皮包骨头了,硌得嫂子手疼……”他只得推开面前的矮桌,稍稍闪过一旁:“我可不是老吉大哥,嫂子手下留情!”

马菜花也没多想,伸手拾起汤碗,口直心快道:“大兄弟这话我爱听,你三两个也不是他一人的价钱!”

船头吃饭的汉子趁机打趣:“嫂子,老吉大哥本钱如何,且说来听听……”

马菜花这回却不应声,而是低头嗤嗤一笑。

老吉则是放下酒坛子,伸手给左右的两个汉子一人一巴掌,笑着骂道:“休跟你家嫂子没大没小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