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兄弟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大船顺流而去,每日六七十里、或百里不等。临到晚间,则收起风帆靠岸歇息。

用饭的时候,无咎是浅尝辄止。马菜花见他饭量有限,又是一通嘲笑。说他不是富家公子,而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。他从不与女人斗气,更不会与一个船娘一般见识,充耳不闻,伸直了呼呼大睡。

马爷与几个汉子说罢闲话,各自睡在船头船尾图个凉快。马菜花则是在船篷下扯了一道布帘遮挡,便在另外一张竹榻上就寝。船上人家不讲究,纵有儿女情怯,早被风吹浪打洗尽纤尘,只留下两肩风霜,满天的坦荡。

当深夜来临的时候,河水轻轻拍击着船舷,船头的灯笼随风摇晃,远近的扯鼾声此起彼伏。便是一帘之隔,也有呼噜声传来,船娘的梦乡,同样深沉而又香甜。

无咎仰躺着,默默睁着双眼。

随着心念驱使,一道灵力缓缓涌出气海,继而充斥浑身的经脉,与之瞬间,四肢百骸传来隐隐的阵痛。

他收起灵力,微微轻叹了一声。

看来想要恢复如初,至少还须将养一个月的工夫。之前追杀那一高一矮两个修士,虽故作轻松,却使得伤势加重,而形势所迫,不得已而为之……

无咎缓了缓神,轻轻闭上双眼。而他的右手,却在悄悄张开。

气海之中,一黑一紫两把小剑盘旋如旧。

未几,魔剑倏然消失,转眼间化作一道微弱的黑光在掌心吞吐不定,不过刹那,又瞬即返回到了气海之中。而紫色的小剑,却是依然故我,任凭如何驱使,始终不为所动。

无咎只得放弃,眉头轻轻锁起。

且不论紫剑是否与九星剑有关,它既然跑进了自己的肚子里,却又根本不听使唤,倒是与当初魔剑的任性有得一比。

犹还记得,当初自己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句口诀突如其来,而正是那句口诀,使得魔剑与自己真正的融为一体。莫非是说,要想驱使这把紫剑,或是将其炼化融合而为己所用,也离不开口诀?

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……

无咎默念着口诀,随即又无奈作罢。

气海之中只有魔剑在光芒闪烁,紫色的小剑还是无动于衷的模样。剑与剑不同,或许口诀也是迥异。至于其中有何玄妙,且待来日慢慢琢磨。

神识透出体外,掠过大船,漫过河面,瞬间笼罩方圆二十里。月光融融,野草萋萋,风声微微,虫鸟唧唧,天地悠然,好一片迷人、而又生动的夜色!

无咎浑然忘我,渐渐入梦……

……

半个月过去,大船继续前行。

正当午后,日光明媚,船行水中,阵阵风儿送爽。

老吉守在船尾掌舵,敞怀露胸,一边享受着河面上的清凉,一边在大声说笑。余下的四个汉子则是手持竹篙游走两侧,照看着行船。而马菜花则于船头晾晒衣裳,嘴里还哼着莫名的歌谣。

“谁家的妹子儿俏,谁家的哥儿壮哩,河边人一双呦,月上柳梢头呀……”

无咎盘膝坐在竹榻,斜倚着矮桌,神态悠闲,嘴角含笑。

几年来奔波不定,生死无数回,难得有此安逸的光景,着实叫人不胜唏嘘啊!曾几何时,这一切并不陌生。眼下此刻,却恍如隔世!

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!

而他虽然如此感慨,手里却不知不觉多出一块金色的面罩。此乃身上仅剩一块金晶面罩,乃白显所留。改日不妨送给紫烟,她一定会喜欢!而那个家伙,还留下了一篇来自于苍龙谷的《九星诀》,其中不仅有土行术,还有水行术、火行术、冥行术与风行术。来日有暇,不妨一一尝试……

他忽而又暗暗摇头,神色自嘲。

自从混入仙道,总是身不由己。纵使远离了仙门与尔虞我诈的生死拼杀,却还是忘不了曾经的一切。之所谓,一朝入红尘,只闻市井歌,追寻紫烟上灵山,不想仙凡两蹉跎……

“呦,定情之物?金子的?该有多重啊?不知大兄弟的意中人又是那家的小姐啊,能否借嫂子开开眼界……”

马菜花擦着双手走了过来,一脸的好奇。

无咎挥袖遮掩,面罩消失。

马菜花嘴巴一撇,就势坐在榻上,伸手拍了下矮桌,嚷嚷道:“大兄弟真是小气,你嫂子我又不是外人……”

无咎斜倚着船窗,笑道:“嫂子如此强势,老吉大哥定要受委屈了!”

马菜花顿时忘了不快,瞪眼道:“他受委屈?你别看他老实巴交的像个好人,恼怒起来不是个东西,上月还揍我呢,拿着老粗的棒子,下手可狠了,一点不讲情面……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还挥动双手比划着。

无咎有些意外,坐直身子,颇为同情道:“老吉大哥怎会打女人呢,我要说说他……”

而马菜花的脸上并无痛苦,反倒是扑哧一乐:“嘻嘻,你这人真是迂腐透顶。敢打女人,才叫汉子哩。我就是喜欢老吉那股狠劲,像是当家的男人……”

无咎翻着双眼,耸耸肩头。

虽说经历过风花雪月,见识过儿女情长,而今日忽而发觉,他并不懂得男欢女爱的真谛。

“明日便到了易水的宣桥镇,尚不知大兄弟去往何处。你独自一人,嫂子很是不放心。何妨随着跑船,管吃管喝还有人伺候着。而一趟来回也就一锭金子,真是天下难找的便宜哩!”

马菜花见某人不吭声,大度道:“兄弟且斟酌一番,嫂子为你着想哦!”

她抓着围裙擦了把桌子,转身走向船头继续忙碌。

无咎伸着懒腰躺了下去,默然失神。

有个嫂子也不错,至少她会为了金子而惦记着你。

本人却是孑然一身,萍踪无寄……

活着就好,何必伤怀呢!虽然没人惦记,不是还有紫烟可以想念吗!

此外,又过去了半个月,体内的伤势好了七八成,待返回风华谷的祁家祠堂之后,与祁散人结伴好好过上一段时日。要让老道吐出实话来,再讨几张剑符、遁符用来防身。咱不偷鸡了,改邪归正,修心养性……

“咦,船怎么停了下来,老吉你个该死的……”

马菜花叫嚷声才起,便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船帆竟然顺着桅杆“哗啦”落下,正在行驶的大船随之缓缓停了下来。她站在船头,两手捂嘴,满眼惊骇,竟是吓得不敢出声。

与之瞬间,前方有人喝道:“交出船上的那个贼人,不然莫怪我剑下无情!”

四个撑船的汉子不知所措,老吉则是“咚咚”跑过船篷到了船头,高举双手道:“两位仙长,有话好说……”

无咎却是神色如旧,不慌不忙慢慢坐起。

透过船窗,可见岸边站着两个男子。其中一个是黑脸的矮胖子,一个是相貌俊朗的年轻人,而后者的身前,还盘旋着一道剑光,分明是他斩断了船帆的绳索,这才逼停了行驶中的大船。此时他面带威严,正色凛然道:“我乃天水镇上官家,上官剑是也。听闻有人残害同道,着实忍无可忍。请船家交出贼人,切莫自误……”

无咎打量着岸上的情景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天水镇?上官家?很熟悉的所在,绕了一大圈子终于回来了。不过,那个小胖子竟然是上官家的弟子?且寻来了一个五层修为的羽士高手……

老吉连连摆手:“仙长许是误会了,在下的船上并无贼人!”

大船距岸边不远,五六丈的间隔。双方的情形,可谓一目了然。

只见矮胖的男子悄声说了几句,自称上官剑的男子抬手抓住飞剑,顺势一指:“躲在船篷下的小子,还不给我滚出来……”

船上的众人均是一怔,怎么也想不到对方要寻的仇家竟是那个无先生。

老吉错愕,不知如何应对。

马菜花却突然毫无畏惧,并伸开双臂,扯着嗓子叫嚷道:“那是我家兄弟,重病在身,行走艰难,莫说伤害仙长,便是让他杀只鸡都办不到。仙长必然是认错了人,还请就此放过。不然我马菜花纵是弱女子一个,也绝不答应……”

上官剑勃然大怒:“你一个船娘,真是好大胆子……”

马菜花还想张口骂回去,眼光一瞥,顿足叫道:“大兄弟啊,你别出来,那两位仙长你惹不起,凡事有嫂子担待……”

无咎拄着木杖,一步一挪出了船篷。

岸上的矮胖男子急忙大喊:“上官兄,就是那贼人害了坡下村数十性命,又杀了我师兄……”

上官剑冷哼了一声,飞剑脱手而出。

马菜花顾不得埋怨无咎,失声大喊:“哎呀呀,仙人的飞剑,可了不得,大兄弟快躲……”她挥舞双手,便要阻拦。

老吉骇然色变,猛吼了一声:“臭婆娘,给老子闪开!”他狠狠撞向马菜花,挺胸迎向飞剑,须发怒张,吼声未止:“要杀人,冲我来……”

马菜花跌倒在地,才将还是义无反顾,转眼间嚎啕大哭,连滚带爬扑向老吉:“该死的,你不能舍下我啊!”

一道剑光呼啸而来,凛冽的杀机冰寒无情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