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顺风顺水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19404481、o老吉o、草鱼禾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目睹着所发生的一切,神情愕然。

他没想到那个上官剑会突然动手,要知道船上还有其他的人,但有意外,势必要殃及无辜。而他更没想到,看似粗俗的老吉与马菜花竟然不顾生死挺身而出。

两口子是为了金钱,还是另有所图?

不,马菜花固然粗俗泼辣,且市侩精明,而当生死降临的时候,她竟然不惜豁出性命,只是为了护住她船上的客人,一位与她无亲无故的书生,或者她口中的大兄弟。

老吉看似惧内,且敦厚老实,却在危急关头爆发出他男儿血性的强悍。他不容人伤害他的婆娘,哪怕是死,他都将毫不迟疑而义无反顾!

而所谓藐视万物的修仙者,一旦与这些贩夫走卒比起来,是多么的冷酷无情,且又龌龊不堪!

无咎看着疯狂的老吉夫妇,像是被雷击了下。而他只是稍稍意外,便猛地伸出手中的木杖轻轻一拨。

老吉立足不住,直接横飞了出去。马菜花伸手要接,却阻挡不及。两口子顿时滚作一团,双双趴在船头的甲板之上。

与之同时,剑光呼啸而至。

无咎还是站着不动,却在电光石火之间偏过身子,堪堪躲过袭来的飞剑,强劲的威势,竟是将胸前长衫刺啦卷出一个口子,他好像很是震怒,转而叱道:“不得滥杀无辜!”

剑光越过大船,陡然直上,继而倏忽回转,眨眼的工夫已落在主人的手上。

上官剑昂首挺胸,盛气凌人道:“包庇窝藏者,与贼人同罪。你若不想连累船家,乖乖束手就擒,敢有侥幸,我飞剑之下不留冤魂!”

矮胖男子适时凑上一步,奉承道:“上官兄威武!还不趁那小子伤势在身,一举拿下啊!”

上官剑很是不以为然,神态矜持。

船上之人步履艰难,且飞剑临身的凶险关头,依然不敢显现修为,看来也不过尔尔!

老吉与马菜花已从甲板上爬了起来,相互搀扶,见彼此无恙,各自犹如劫后重生般的松了口气,却又急忙看向那位无先生。适才不知怎地,便躲过了飞剑。莫非是无先生的缘故,他真的不是一般的人物?

无咎则是冲着那两口子摇了摇头,示意对方靠后,接着往前一步,双手拄着木杖,带着无奈的神色哀声叹道:“天水镇,上官家,乃是远近闻名的所在。既然这位上官兄有所误会,在下不敢还手,更不敢有所辩解,只求前往天水镇一趟拜见你家前辈,是非曲直自有公断!”他好像已是走投无路,求饶过后,又左右张望,为难道:“我举止不便,如何上岸?”

“拜见我家前辈?呵呵,痴心妄想……”

上官剑见到对手服软,不出所料般地冷笑了两声。数千里方圆之内,有谁不怕上官家?而那个小子既然借口赖在船上,又岂容得逞。他神态睥睨,昂然喝道:“且待原处,我来擒你!”

其话音未落,人已凌空而起,竟在半空中带起呼啦啦的风声,煞是神武不凡!

“无先生,且三思……”

“大兄弟,不可啊……”

老吉与马菜花还是怕无咎吃亏上当,在一旁悄声提醒。

无咎却是不为所动,只管老老实实站在船头,还冲着那两口子继续摇头示意,只是眼光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。

不过瞬间,一道人影从岸上直扑船头而来,尚在一丈之外,势头已尽,忙两脚急踏了几步,堪堪接近大船。其修为五层,横越河面已是勉为其难,却又想要炫耀一番,殊不知有时候还是脚踏实地为好。尤其是面对一个才从杀戮中摔打出来的教书先生,接下来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无咎犹自站着,恭候着上官剑的到来。而当对方身形下落之际,他忽而嘴角含笑,剑眉斜挑,举起手中的木杖便当头砸了过去。

上官剑也不是个傻人,暗中自有防备,恰见对手负隅顽抗,挥动飞剑直直劈落。

而无咎只是虚晃一招,木杖瞬间返回,左手却是“啪”的一声甩开衣摆,猛然抬起右脚狠狠踢出。

修士对阵较量,还有动脚的?

上官剑猝不及防,且人在坠势而无从躲避,急忙挥剑怒劈,却为时已晚,只听得“喀喇”一声护体灵力崩溃,接着一道雄浑的力道轰然而至。他惨哼了一声,凌空倒飞了出去,连翻了几个跟头,“扑通”砸在岸边的河水中,急忙四肢扑腾:“田奇,帮我……噗……”其狼狈之中,张口喷血,头晕眼花,随即软软瘫倒在泥水之中。

矮胖的男子,原来叫田奇。他瞠目之际,猛然跳起,却并未出手救助同伴,而是一头扎进土里,瞬间没了踪影。

船上的众人,目瞪口呆。

马菜花失声惊叹:“大兄弟威武……”

那可是修仙之人,竟被无先生给一脚踢飞了。幸亏无先生腿脚不方便,否则的话还不将人踢死喽!

无咎拄着木杖,右脚落地,轻轻一抖衣摆,“嘿嘿”坏笑了两声,随即又摇头咧嘴,自言自语道:“那家伙溜得倒快,且让他多活几日!”

“你……你敢与我上官家为敌……”

上官剑挣扎着靠在岸边,浑身的泥水夹着血迹,再无之前的趾高气扬,只有惊恐、战栗、狼狈,以及难以置信。他匆匆抓起落在水中的飞剑,依然不肯示弱:“且报上字号来历,我家前辈必有理论!”

无咎双手拄杖,脚尖敲击着甲板,悠闲自在道:“我乃教书先生,莫非你上官家有不成器的子弟亟待管教?我的佣金可贵了,怕你家掏不起啊!”

教书先生若是如此厉害,还修炼作甚?干脆大伙儿都去读圣贤书,坐在学堂里便能成仙得道!

上官剑羞愤难抑,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泥水:“你……你分明就是隐匿修为的高手,却藏头露尾,令吾辈不齿……”

无咎摇头晃脑道:“我哪里是什么高手,不过是习练过几年的拳脚,虽功夫粗浅,教训修士却是绰绰有余!”

上官剑又是一口老血喷出,眼泪鼻涕都呛出来,恨恨道:“有种杀我,不然此仇难了……”

想想也是,上官家的子弟何时受到过如此的羞辱。只要回去禀明前辈,数千里内必将兴起一场腥风血雨。

无咎神色微凝,脸色慢慢沉了下来。

他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,吃点小亏,挨几句骂,也从来不放在心上。不过,他却受不得要挟。

无咎将木杖“夺”的一顿,剑眉斜挑,朗声道:“天水镇,上官家,我曾去过一回,却不想竟是藏污纳后之地。如此倒也罢了,竟滥杀无辜而肆意妄为。我将话撂在此处,你上官家若是不知悔改,倒也不用寻我,我来日必将登门拜访,到时候老账新账一起算!“

上官剑哼哼着,神色不屑。

无咎嘴角一撇,又道:“只因你方才收回飞剑,我才饶你一命。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……”

上官剑神色一窒,敢怒不敢言。

无咎没了嬉皮笑脸,也没了往日的随和,话语中透着嚣张,咄咄逼人道:“想要知道我的字号与来历,倒也容易,不妨去各大仙门打听打听,说不定我此时已是扬名万里!”

他倒也没说假话,至少他的恶名已在仙门之间流传。

上官家不明就里,暗暗惊愕。难道遇上了仙门中的高人,只怕上官家真的得罪不起……

无咎却不再啰嗦,翻眼舒了口气,瞬间已恢复常态,转而笑道:“老吉大哥,嫂子,还不扬帆启程!”

老吉两手一拍,重重点了点头,扬声喝道:“沈柱子,上桅杆拴缆绳,黄大眼掌舵,关财与罗烂嘴预备起帆,顺风顺水……”

马菜花的脸上还带着泪痕,却上前一把挽起了无咎的胳膊,乍惊乍喜道:“大兄弟啊,你原来是仙人,有没有娶房婆娘,我远房有个表妹尚未婚配呢,以后彼此就是一家人哦……”

无咎扶着木杖,脚下踉跄。

须臾,“顺风顺水”的吆喝声再次响起,载满货物的大船在耽搁之后,继续顺着河流继续往西行去。

上官剑艰难爬上河岸,忍不住心有余悸回头观望。那个白衣男子尚自站在船头,却冲着船娘连连打躬作揖……

……

次日的晌午时分,大船靠岸。

临岸住着百来户人家,街道、商铺、客栈俱全。岸边则是停泊着大小的船只,顿时多了几份嘈杂喧嚣。

这坐落于韩水与易水交汇处的小镇,便是宣桥镇,乃商贾旅人的聚散之地,也是老吉此行的终点。他交接了货物,当日便要返回。而无咎则是上了岸,要换船继续往北。

无咎站在码头的石阶上,身旁则是老吉两口子。

他衣衫破烂处已被缝补如新,乃是马菜花的针线手艺。而分别在即,对方还是挽着他臂弯不撒手,依依不舍道:“大兄弟,不管你是不是仙人,我家表妹都不嫌弃你,要不要再斟酌一二……”

老吉则是哈哈笑着,神色中透着亲切。

无咎歪着头,一脸的无奈,少顷,伸手抓出四五锭金子递了过去。

金子沉重,常人一只手根本接不住。

马菜花慌忙松开无咎,腾出双手接住金子,又恐引人瞩目,急急扯起围裙遮掩,惊喜道:“大兄弟啊,这聘礼也太贵重了……”

老吉也是微微瞠目,却见自家婆娘说的在理,随即手抚胡须,笑得愈发开心。

无咎趁机后退一步,呵呵笑道:“嫂子,这是兄弟给你买花衣裳穿的,千万藏好喽,别让老吉大哥给拿去喝酒……”

马菜花两手捂得更紧,喜不自禁:“他敢哎,大兄弟……”

无咎举起木杖,冲着老吉致意,随即转身就走,头也不回,摆了摆手:“顺风顺水,有缘再会!”

他一步一台阶,步履沉稳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