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白衣飞扬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老吉兄弟的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如意坊的大院子里。

数十个男男女女,在院子的南头挤成一群,有的衣衫凌乱,有的光着身子,还有的赤着双脚,无不神情狼狈而又惶措不已。

院子大门外,则是站满了围观的街坊邻居。

而无论内外,都在紧紧盯着一个白衣男子。

有人要拆楼了!

那白衣男子,才将踢死了两个活蹦乱跳的汉子,又将怒气撒在了廊柱上,竟是直接踹塌了半间楼房。亲眼所见啊,他是真的在拆楼!

不过,正当紧要关头,有人挺身而出。桃花掌柜的帮手到了,接下来或将更加的热闹!

无咎走到了不远处的又一跟廊柱前,尚未继续发狠,便听到有人出声阻拦,他脚下一顿回过头来。

两个男子走到了十余丈外,并肩停下。其中年长的举了举手,堆着笑脸说道:“我乃华云村的华如仙,与宏镇的孔滨、孔老弟,见过这位道友。彼此既为同道中人,便斗胆奉劝两句。不妨就此罢了,如何……”

他身旁的男子点了点头,洒脱附和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风戏红尘不沾身!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呀,日后也好亲近、亲近!”

桃花有人撑腰,惊慌稍定,却是无暇多想,只管带着泪眼看着那坍塌的楼房,禁不住又怒又急、又疼又恨,连连跺脚,嘴里不断诅咒:“天杀的强贼、挨千刀的悍匪……”

而无咎则是斜眼打量着自报家门的华如仙与孔滨,嘴巴挤出两字:“道友?”

竟然是两个修士,一个三层的修为,一个四层的修为,在凡俗间也算是难得的高手,小小的如意坊果然是龙蛇混杂之地。

华如仙以为对方没听清楚,呵呵一笑,张口又道:“道友虽然修为不显,却力气惊人,乃仙者无疑,又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,如此孟浪,不妥、不妥呀!”

孔滨连连点头,随声道:“身为修士,理当守着道中的规矩。于凡俗之中招摇,在这烟花之地卖弄,不该、不该……”

两人一唱一和,有理有据,说到得意处,还彼此相视一笑。

无咎却是不为所动,嘴角一咧:“我不是谁的道友……”说话之间,他再次一脚踢出。接着又是廊柱横飞,墙倒屋塌。

惊呼声中,桃花跳脚苦嚎:“我的如意坊……”

华如仙与孔滨面面相觑,随即怒道:“道友如此放肆,为吾辈所不容!”

无咎挥袖走出弥漫的灰尘,大步到了第三根廊柱前,忽而哼哼两声,回首道:“我说了我不是谁的道友,你二人也不配自称仙者!”

众目睽睽之下,一点情面也不留啊!更何况还给桃花掌柜夸下海口,如此羞辱叫人情何以堪!

华如仙脸色一僵,与孔滨双双上前一步。

谁料无咎又说:“两位流连于青楼,痴迷于红袖,残花败柳求下贱,恬不知耻当风流,自称浪荡子也就罢了,却偏偏妄称仙道中人!什么东西……”他啐了一口,撩起衣摆便要抬起脚。

哎呦,杀人不用刀,一张嘴都能骂死人!

华如仙与孔滨早已看出那个白衣男子不寻常,却也没有放在心上。若是高人,又岂能成为如意坊的家奴呢!既然如此,且摆出身份,义正言辞斥责一番,随即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到时候还能落下桃花的恩情,何乐不为呢。谁料不过三两句话的工夫,双双被骂了个狗血喷头。这若是再忍下去,以后在同道面前抬不起头啊!

既然忍无可忍,又何须再忍!

华如仙与孔滨换了眼神,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怒火熊熊,随即猛然转身,各自的手上抓着几张纸符。

华如仙更是怒吼一声:“不识抬举!今日便为天下苍生伸张正义……”

孔滨慨然响应:“涤荡乾坤,吾辈义不容辞……”

围观的众人才不管孰是孰非,只觉得热闹,顿时群情激奋,竟轰然叫好!

场面难得啊!

有道是:强贼杀人又拆楼,桃花掌柜很无助,恰逢义士挺身出,除暴安良传千古!

而便在危情一触即发之际,无咎收起了脚,转过身来,却又伸出手指轻轻一点:“两位若敢动手,即刻丧命一对。勿谓言之不预也!桃花姐姐,你该深有体会哦……”

华如仙与孔滨尚才要动手,便觉着浑身一寒。那轻轻戳点的手指,如同暗含着莫测的杀机,好像稍有不慎,便将迎来万钧雷霆。两人心头一跳,急忙看向身后。

只见桃花摇晃着身子,满脸泪痕,应该是想起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:“挨千刀的,只当你随口一说,谁料真的要拆我如意坊啊……”

此时此刻,她才明白船上那段对话的用意。而谁能想到一个当初的穷书生会变得如此强横,如今后悔也迟了!

无咎接着说道:“两位既然充好人,那就来吧……”

他举起双手握了握,“噼啪”筋骨脆响传得老远。看其架势,方才动脚,如今要动拳头了!

华如仙脸色微变,不由得收起了纸符,却又不甘示弱道:“是非有曲直,公道在人心。既然道友执意妄为,且好自为之!”

孔滨也忙藏起了符箓,跟着说道:“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!”

两人倒也干脆,说走就走。

桃花想不到最后的指望也没有了,连连呼唤:“哎……哎……别走啊……”

华如仙与孔滨头也不回,只管匆匆离去。适才还是豪情震天,转眼间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而两人没走多远,便被围观的众人挡住了去路。其也不停顿,纵身而起,双双落在临街楼房的房顶上,又是引来一阵叫好声。

华如仙大袖一甩,转身举手,朗声道:“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……”

孔滨也是飘飘欲仙的架势,哼道:“敢否留下字号……”

无咎站在原地,眼光斜挑:“仙门鬼见愁,人称无先生的是也!”他回了一句,继续专注拆楼。随着抬脚怒踢,接着廊柱倒塌。迸溅的砖石碎屑之中,一道身影在尘烟中淡定自若。

华如仙与孔滨再不言语,悄然离去。

桃花泪流不止,一张粉脸凌乱不堪。每当一声轰鸣声传来,她都跟着失魂落魄的摇晃着身子。那倒塌埋葬的并非只是如意坊,还有她的身家性命。毕生的积蓄啊,都毁了!

她心疼难耐,绝望呼喊:“街坊邻居,里保大爷,帮帮桃花,快快抓住那恶贼悍匪啊……”

搁在往日,如意坊的掌柜在铁牛镇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。而如今大难临头,她才发觉自己很委屈、很无助。四周围满了熟悉的街坊邻居,平日里见了都是点头哈腰,如今却只管瞧热闹,即便那些听话的姑娘,也摆出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这真是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啊!

挨千刀的,没良心的,那个丧心病狂的恶魔,怎会就得罪了他呢?

想我桃花识人无数,偏偏就看走了眼,如今岂止后悔终身,而是后悔了八辈子呀……

痛了,才有体会。没了,悔悟已晚!

桃花掌柜是否真的醒悟,没人知道。而她悲泣绝望的模样,却是如假包换!

不过须臾,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消停下来。

而一排廊柱只剩下了四五根,两层小楼也随之毁去了大半边。曾雕梁画栋的如意坊,已是墙倒屋塌而满目疮痍。

烟尘尚在弥漫,一道人影晃悠着出现在院子的当间。

桃花伸出双手便扑了上去,如疯似狂道:“你杀我了吧,我不活了……”

她是真的不想活了,要找人拼命!

无咎却是转身躲开,很是大方道:“留下几间房,供你与你的姑娘们安身。不用谢我……”

他又奔着库房而去,到了门前,一脚踢开,抬脚进去,转眼出来。所到之处,无人敢阻,只有桃花拖着裙摆随后追赶,奈何又怎是落后一步而追不上。

无咎捡起了地上的两个包裹,才要离去,眼光一瞥,顺道奔向马厩。他选了一匹枣红的骏马,放好包裹,抬腿跃上马鞍,两脚一夹马腹,猛地跃了出去。

有人喊道:“我的马……”

无咎摸出一锭金子丢下,直奔院门。围观众人惊慌躲避,而院门依然紧闭。他挥臂虚抓,不远处的木杖腾空飞到手中,顺势举起,直指前方,接着猛然掷出。

半空中划过一道虚影,便如离弦之箭去势惊人。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五尺长的柳木杖炸得粉碎。而两扇紧闭的院门,也随之轰然倒塌。

桃花追赶不及,扑倒在地,披头撒发,兀自伸手嚎哭怒骂:“抓强贼呀、抓悍匪啊……呜呜……老天无眼啊,老娘的如意坊啊……”

桃花掌柜很悲凉,也很绝望!只因得罪了一位落魄的教书先生,使得数十年的基业毁于一旦,正所谓世事难料,心存一分善念才是为人之道!

无咎冲出院门,猛然收势。

刹那铁蹄腾空,嘶鸣阵阵;人马竖起,白衣飞扬。

他回首淡淡一瞥,两脚一夹马腹。铁蹄咆哮,黄昏的街道上一骑绝尘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