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敢撒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书友15951092、书友19404481、痴傻愚顽、勤奋的一棵树、用户53805071、木叶清茶、草鱼禾川、百里渡、海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新的一年开始了,希望我们都顺利!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当人漂泊已久,无处可去的时候,只会想到一个地方,家。

家在何方?

有熊国的都城。

家还在吗?

不知道。

而无论是否,都挡不住游子回家的脚步!

秋日里,正是西泠湖风光最美的时节。

数十里宽阔的湖面上,波光荡漾,垂柳倒映,几只游船点缀其中,恰如水墨丹青画卷。远处则是城廓半斜,丛林霜染,天高云淡,好一个秋色醉人!

在湖边的林荫道上,有人倚马驻足观望。

马上的男子身着白丝长袍,头挽儒巾,相貌清秀,眉宇间透着英气,十足富家公子的装扮。而本该纵马驰骋的他,如今却是神色郁郁而久久徘徊不前。

自从离开南陵,踏上有熊国的那一刻起,他便像是换了个人,再没了之前的轻松随意,便是曾经的惫懒与嘴角不经意间露出的坏笑,也是荡然无存。取而代之的只有满脸的冷峻,以及浑身透出来的一种莫名的萧瑟。

如今看着那熟悉的西泠湖,他竟是有些恍惚。尤其是越过湖面,眺望远处那高大的城垣,他的眼角微微抽搐,神色中闪过一抹苦涩。

湖,依然是从前的西泠湖。

城,依然还是那个巍峨雄伟的有熊都城。

即便是四周的湖光山色,也是一如往昔。却有一种岁月的沧桑与陌生扑面而来,一时之间叫人无所适从!

五年了!

从逃出有熊国都城至今,已过去了五年多。想不到还有回来的这一日,而在茫然与迟疑过后,无咎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程。即将等待着他的是什么,他不愿意多想。而一旦临近有熊都城,曾刻意忘却的种种突如其来而再难摆脱。

或许,那一切从未离开。只不过是潜伏在某个角落里,等待着再次张牙舞爪汹涌而来。

无咎默然良久,伸手拍了拍马背。枣红马打了个响鼻,“沓沓”慢慢前行。

须臾,绕过西泠湖。

城垣临近,一座高大的城门出现在前方。挑角飞檐的城楼上,站着顶盔披甲的兵士,还有烈焰大旗飘扬,上述黑色大字,熊。两丈宽、三丈高的城门的两边,同样守着持械的甲士,个个挺胸凹肚,杀气腾腾的架势。而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倒也从容,有赶车的、骑马的,也有步行的、扶老携幼的,从城门中往来不息而络绎不绝。

无咎驱马到了城门前,昂首打量。其剑眉下的两眼中,阴郁的神色又浓重了几分。

有熊国的都城,又名熊城。其占地广阔,不下数百里,且城郭分明,门禁森严。此处,乃是外城四门之一的东门。踏入此门,便可进入城中。而城内更是鱼龙混杂,情形莫测,若是论及凶险重重,只怕比起灵山仙门来也是不遑多让。

而不管它是哺育生机,还是吞噬万物;是承载了岁月,或是毁灭了记忆,都让人无从逃避,而不得不去面对。因为这是家之所在,命中注定的一道情结!

无咎暗舒了口气,策马往前。

“下马!报上姓氏来历……”

一支长枪拦住了马头,一个凶狠的甲士狰狞出声。

无咎跳下马来,目不斜视,摸出一锭金子扔了过去,就手推开长枪,背着双手昂首而行。

身后笑声响起:“哈哈,果然是位富家子,出手阔绰……”

穿过城门,青石板路直通前方,并无常见的街景与喧嚣,而是远处的房舍成群,四周树林成片,只有各个路口摆放着货卖的摊子,或是几间铺子,所在显得极为宽阔而又安静。若非那耸立的城垣,几如置身于山野田园的悠然。

无咎没有上马,背着双手继续步行。马儿像是认得主人,低头随后跟着。

小半个时辰过后,房舍密集起来。

渐渐的商铺林立,街道纵横,旗牌招展,行人如织。叫买的喧闹声随之渐起,都城繁华的景象瞬间铺陈开来。

十余里外,在那繁华簇拥之间,则有高墙环绕,殿宇重叠,楼台错落,远远看去,富贵堂皇而气象森严。

此前经过的地方,乃都城的外城。而那殿宇楼台的所在,则为都城的内城。内外有别,尊卑有序,闹中有静,而静中又好像散发出一种笼罩四方的威势。叫人敬畏,也叫人憎恨!

无咎站在街口,冲着那高墙楼宇投去淡淡一瞥,鼻子里轻哼了声,接着继续往前。

便于此时,一个女子的身影晃动了下,旋即又回过头来,悄声惊呼:“公子……”

无咎脚下一顿,神色疑惑。

那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子,布衣素面,裹着围裙,手里挽着竹篮,里面盛放着浆洗干净的衣衫。她上下端详着无咎,确认无误,急忙凑近,伸手就拉:“果然是公子本人,我乃青花坊的小桃啊,你不认得了,快快来我院中说话……”

无咎似乎想起了什么,没有抗拒,随着女子来到街边的小院,并一前一后走了进去。枣红马也没栓,直接丢在门外。

小院不大,简朴干净。花藤下摆着桌凳,上面还有一个盛着针线的小小绣篮。

女子放下竹篮,伸手相请,欣喜道:“公子且坐,我给您沏杯热茶……”

无咎撩起衣摆,坐在桌前,摆手道:“不必了!原来你是小桃,缘何住在此处,这是……”他打量着小院,神色中依然有些疑惑。

自称小桃的女子也不见外,抓起围裙擦了擦手,其虽布衣素面,犹带几分姿色,随声道:“我在青花坊苦了数年,稍有积蓄,恰逢我家男人怜惜,便赎下身契,如今他经商在外,小日子清淡,倒也过得……”她简短分说几句,兀自庆幸不已:“还当是认错了人,想不到公子还活着,竟还记得小桃……”

这小桃曾为烟花女子,如今从良,清淡度日,倒也不易!

无咎的嘴角露出微笑,默默点了点头。

“想当初,都城的各家姑娘,有几人不知公子的大名,而公子的在西泠湖留下的佳作名句,更是传诵至今呢!”

小桃说到此处,崇拜之情油然而然,情绪难耐,竟清了清嗓子,吟道:“清风不为白云留,红颜寂寞几时休,只道是恨也悠悠,情也悠悠……还有:倚马看柳,满眼韶华一片春……还有:西泠水暖,燕影翩跹,举杯独醉,饮罢飞雪又一年……还有……”

无咎慢慢低下头,抬起了手:“小桃,莫提往事……”

小桃的记性不错,她吟的诗句,全都出自某位公子,曾在都城的烟花之地广为流传而名动一时。而这位公子全无得意,反倒像是被人揭了短处,神色发窘,且有些痛苦:“且说说我家的情形……”

小桃倒也善解人意,适时收住话头,随即幽幽一叹,道:“公子问的是将军府?”她整理下思绪,接着说道:“当年将军府的一百余口尽遭腰斩弃市,我还曾为公子的不幸彻夜流泪,所幸后来听说,公子只身逃出了都城。如今时过五年有余,此事不再有人提起。据说府上早已荒废……”

而她话没说完,桌子上“啪”的一声多出两锭金子。一道人影起身离去,竟是有些踉跄。她呆呆看着桌上的金子,失声自语:“公子还是那般的大方……”

无咎几步走出院门,仰天吐出一口浊气,待纷乱的心绪稍稍趋缓,这才循着街道继续往前。而除了跟随的枣红马之外,不远处好像还多了几道人影。他却没有心思理会,只管沉着脸默默踱步而行。

接连穿过几道街口,街道上渐渐变得冷清起来。

恰于此时,马儿突然发出一声嘶鸣,接着有人惨叫,还有人伸胳膊挽袖子直嚷嚷。

无咎只得停下脚步,轻轻皱起了眉头。

枣红马还在躁动不安,而两丈多远的地上则是躺着一个汉子,胸口带着马蹄印子,大声惨嚎着,痛不欲生的模样。三个同样粗壮的汉子则是拦住去路,咋咋呼呼道:“这位公子,你的坐骑踢伤人了,看病养伤在所难免,只怕数百银子跑不了的……”

而那躺在地上的汉子趁机惨哼哼:“哎呦……骨头断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家中尚有老母幼儿……诸位乡邻切莫放走那厮……”

与此同时,远近行人驻足观望,指指点点,又唯恐惹上麻烦而匆匆离去。

无咎伸手拍了拍枣红马,抬脚走了过去。

余下的三位汉子跟在左右,你一言我一语:“公子还是破财消灾吧,此处乃是都城,若有意外,后悔晚矣……”

无咎走到那躺在地上的汉子身前,淡淡说道:“跟着我连过几道街口,又暗中扯我坐骑的马尾,即使被踢伤在地,也是咎由自取!”

地上的汉子微微错愕,随即捂着胸口一阵“啊啊”惨叫,接着又打了个滚,竟一把抱住无咎的双腿:“富家公子纵马踢人,出人命啦……”

左右的三个汉子也不肯闲着,一个个帮声:“哎呀,这要是被抓紧都城衙门,不死也要脱层皮啊!”

无咎任凭自己的双腿被晃悠着,兀自站立不动:“想要多少银子?”

地上的汉子急忙伸出一只巴掌:“五百两……”

无咎剑眉一挑,冷冷道:“五百两太少了,我给你五锭金子!”他话音未落,手上抓出五锭金子,竟是带着隐隐的呼啸声,一一往下掷去。顿然间骨骼断裂,血光迸溅。

地上汉子惊喜过望,才要张开怀抱,谁料双腿双脚竟被落下的金锭直接砸出了四个血窟窿,俨然已是四肢全废。他惊骇片刻,杀猪般的嚎叫起来。

左右的三个汉子目瞪口呆,随即各自面露凶相。

无咎的手中还剩下一锭金子,不以为然道:“谁还要金子……”

恰于此时,几道人影从街口冒了出来。其中一人步履稳健,厉声喝道:“都城重地,谁敢撒野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