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天机神传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感谢:凝月儿、勤奋的一棵树、、长寿秘诀、绯色人生之祸、梦羽千幻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姬少典,少年时的玩伴,如今成为了有熊国的王储之一,可谓地位尊贵而身份不凡。【△網WwW.】

而正是这样一个人,先是不肯与自己相认,接着又在半夜时分挺身而出,将一场难以收拾的混乱消弭于无形。他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一把,却挡住了自己的复仇之路。不过,他故意擒下宝锋等人用作要挟,逼得自己不得不低头就范。其手段高明城府之深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如今他又设宴相请,所为哪般?

无咎站在一处府邸门前,抬头张望。

高大的门楼下,门匾上书少典二字,虽然简单,倒也不失庄重肃穆。四周甲士林立,火把通明。大门的两侧,停满了车马与形形色色的随从武士。门庭若市,当如是也!

“公孙公子,请!”

无咎迈上台阶,穿过大门。随行的兵士将他送到门禁森严的二院,悄悄退了出去。

二院颇为宽敞,在灯笼烛台的照耀下亮如白昼,并兽皮铺地,案几成排,人影攒动。杯觥交错的场面,煞是富丽堂皇而又热闹非常。居中的门廊下,则是高坐着一位锦衣玉冠的男子,几位修士陪坐两旁,还有婢女环绕四周小心伺候。

“呵呵,无咎来了,不必拘束,随意便是!”

此间的主人,正是姬少典,呵呵一笑,抬手招呼了一声。

无咎还想举手见礼,却见姬少典已忙着与人饮酒,他只得甩了甩袍袖,就近坐在席尾的一张案几旁。同案的是位中年男子,锦衣华服,应该是位王庭的权贵人物,却根本不理左右,只顾盯着姬少典的一举一动,并呵呵直笑而浑然忘我的模样。

婢女送来杯箸,斟满了酒。

无咎面对美酒佳肴全无兴致,默默打量着院内的情形。

在场的宾客有文有武、有老有少,再加上几位修士与服侍的婢女随从,不下近百人之多,真可谓高朋满座而济济有众。

曾几何时,早已惯常了这样的场面,且谈笑风生而不甘人后,如今却感到有些陌生,像是一个旁观的路人,与此间格格不入。

无咎坐了片刻,依然没人理会,转身站了起来,循着院子的回廊独自溜达。

须臾,一道月门出现在眼前,里面是个花园,显得甚为幽静。

无咎驻足片刻,抬脚走入月门。

花园不大,一目了然。

聚拳石为山,环斗水为池,亭台小桥错落别致,灯光疏影别有洞天。

无咎走到池边,孑然独立。不远处的喧嚣犹在耳边,眼前倒是闹中取静的一方所在。

有人说的不错:且看浮世一生无,朝闻夕死露沾衣。有人痴念不改:意气凌霄不知愁,挥袖舞天九重九。还有人不以为然:云霄寂寞锁千秋,九天御风只影游,不如笑归红尘去,看我飞花携满袖!

而如今回到红尘之中,并非所想所愿。或许正随着云圣子、田筱青的后尘而去,犹不自知罢了!

无咎一阵胡思乱想,禁不住暗吁了下,只觉得意兴阑珊,转身便要走出花园。而他才将挪步,神色微动。

便于此时,两个婢女挑着灯笼出现在花园尽头的一道角门中。接着先后冒出两位老者,与一位锦衣女子。

那走在前头的老者,粗布旧袍,大袖飘飘,举止悠闲。

只见他伸手拈着灰白的长须,高深莫测般念念有词:“宝儿姑娘天中、天庭无暇,日月隆起,乃大富大贵之相,非人臣所能比!而适才本道占得一卦,更是非同小可,乃君卦、天卦,或是帝王卦。宝儿姑娘,旺夫贵子,乃命中注定的帝王之母!当然喽,小成功靠智,大成功靠德。还须效法天道,福泽自来……”

女子相貌柔美,举止端庄,似受惊吓,急忙摆手:“承蒙散人吉言,小女子不敢当!”

老者哼道:“信与不信,来日自见分晓!天机神传,自有定数!”

随后的老者身躯高大,面相威严,却已是笑逐颜开,喜不自禁道:“散人算卦,无不准也,在都城早有盛名,本人深信不疑!些许礼金,不成敬意……”他摸出一大锭银子递了过去,犹自开怀不已。

算命的老者也不客套,伸手接过银子,转身冲着池塘边的一道人影微微点头,却欲言又止而神色莫名。

“无先生?”

“正是无先生……”

高大老者与女子,均已认出了池塘边站立的人影。

无咎也是满脸的错愕,而让他意外的并非高大的老者与柔美的女子。他慢慢迎了过去,举手道:“蛟老、蛟姑娘,幸会……”

老者与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一年多前途中遇到了蛟老与蛟宝儿。当时便知道对方要前往有熊都城投亲,不料想竟是投奔姬少典而来。

“我已改回父姓,名附宝儿,早便看出无先生来历不凡,今日重逢,果不其然……”

蛟宝儿,原来名叫附宝儿。她说起话来依旧不紧不慢,整个人透着静气端庄。与其看来,正如当初的猜测,曾经的无先生如今出现在少典的王府之中,出身与来历不言自喻。

蛟老则是稍显尴尬,举手道:“在下老眼昏花,无先生莫怪……”

无咎没有心思寒暄,而是直接走到了那个算命的老者面前,上下打量,又围着转了一圈,却欲说无言,竟是仰天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。

而算命的老者竟也颇为默契,还以“呵呵”一乐。

无咎猛然转身,嘴巴挤出两字:“老道……”

老者沉吟着,回敬一句:“先生……”

无咎哼了声:“祁老道……”

老者好整以暇“嗯”了声:“无先生……”

附宝儿与蛟老面面相觑,疑惑道:“他二人莫非相熟……”

老者急忙摆手:“一面之缘,并无深交!咳咳……”他眼光一掠,竟是踱步闪过一旁,好像与无咎真的只有一面之缘,言谈举止很是理所当然。

无咎神情一窒,眼光闪烁,片刻之后,敷衍道:“曾寻这老道算过一卦,并无深交……”他说到后半句,竟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附宝儿好奇问道:“卦象准否?而无先生缘何来到都城,一别经年,又是否安好……”

无咎尚未答话,便听有人插话道:“宝儿,你竟然认得公孙无咎?”

月门出现三道人影,说话的年轻男子正是姬少典。紫鉴与紫元两位道长,则是寸步不离陪伴左右。

蛟老与附宝儿躬身见礼,神态恭敬。算命老者,跟着拱手为礼。只有无咎转过身去,佯作欣赏园子的夜景。

姬少典走了过来,笑道:“无咎乃都城人士,他公孙一脉,也算是王族的旁支,便是我也要称呼他一声兄长……”

附宝儿稍显羞涩,低头不语。

蛟老上前一步,分说道:“来时途中遇险,幸亏无先生仗义出手……”

姬少典听说是无咎救了附宝儿一行,错愕之后,快慰道:“无咎兄长倒也没有错救外人,宝儿正是我未过门的夫人。此前族中与有蛟部落联姻,便由蛟老送她前来投亲……”

原来蛟宝儿,或是附宝儿,万里迢迢至此,竟是为了嫁人。

无咎转过身来,淡淡说道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!”

姬少典倒是善解人意,歉意又道:“适才有所慢待,兄长无须介怀!”

无咎咧咧嘴,不予是否。

姬少典像是有备而来,轻轻挥了挥手:“诸位回避,我与无咎兄长有话要说!”

众人举手告辞,各自散去。

算命的老者则是与紫鉴、紫元两位道长套着近乎,却自讨没趣,也不在意,反倒是冲着无咎微微一笑,这才大摇大摆走出了花园。

与此同时,一道淡淡的光芒笼罩四周。

姬少典走到池塘边的石桌前坐下,安慰道:“此乃两位道长施展的阵法,防人耳目罢了……”

紫鉴与紫元并未远去,而是坐在十余丈外的另外一张石桌前,好像置身事外,却又留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。

无咎看了眼不远处的那两位道长,在桌前慢慢坐了下来。

“呵呵!兄长还在为了报仇一事而耿耿于怀?”

姬少典笑问了一句,又道:“兄长离家五年之久,想必是有番机缘,竟有着一身不俗的本事,着实让小弟我刮目相看啊!而你想要报仇不难,拥我登上国主之位,如何……”

无咎对于这个曾经的玩伴颇有成见,却不料对方如此直白,不禁微微一愣,淡淡应道:“少典殿下与仙门交情不浅,且麾下人才济济,又何须一个落魄子弟碍手碍脚,言重了!”

姬少典双手扶膝端坐,眉宇间闪动着精明的神色,根本不似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,显得极为老成稳重。他嘴角含笑,盯着无咎问道:“我只求兄长一句话,若能除掉姬魃,愿不愿拥戴我成为有熊的君王?”其不待应声,又道:“姬魃之强大,你是亲眼目睹。没有我的鼎力相助,你在都城之内休想动他一根汗毛!”

无咎像是难以权衡,低头不语,久久之后,斟酌道:“你少典若是成为君主,总好过让那姬魃得意……”

姬少典神色逼人:“兄长答应了?”

他忽然站起身来,伸出拳头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无咎又迟疑了片刻,这才抬起眼光并缓缓伸出拳头:“我只想报仇而已,无意王族之争。尚不知又将怎样,只怕未必尽遂人愿!”

姬少典将两个拳头轻轻一碰,开怀笑道:“呵呵,来日分晓,定然叫你推辞不得,且去痛饮一番……”

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