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听我道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小黄的爸爸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没有饮酒的兴致。

他回到院中,枯坐乏味,趁着舞姬献艺的混乱时分,心不在焉地走出了少典的府邸。

夜色已深,府邸四周还是灯火通明。而神识之中,唯独不见了那个算命的老道。

无咎徘徊片刻,只得悻悻而回。

不过,当他穿行在清冷的街道上,总觉得身后的黑暗之中,有一双眼在远处偷窥。而回头寻觅,只有寒风在夜空中盘旋。

回到破败的府前,那个傻儿竟然不在,或许他贪玩而忘了夜归,又或是在别的地方睡着了。至于究竟如何,谁又知道呢!

无咎推门进院,给枣红马丢下一堆糕点,径自回到后院的住所,默默躺在榻上,却依然心绪不宁且烦躁不安。直至天明时分,将睡未睡之际,依稀听到院中有落叶扑地的声响,他猛然惊醒,顺势掐动手诀。

与此瞬间,住所四周光芒笼罩。随即有人惊咦了一声,接着便再无动静。

无咎却是闪身到了院中,再又跃上屋顶而眼光冷峻。其斜伸着的右手,黑色的剑芒若隐若无。

十余里外的半空中,一道御剑的人影悄然远去。

他在屋顶静候了片刻,飘然落到院中。五符阵的阵法光芒,业已消失不见。而他手中的魔剑依然蓄势以待,便像是蛰伏的锋利爪牙,随时都将给予窥觊或是入侵者,发出最为凌厉的致命一击!

虽说府邸破败,且四下漏风,而这毕竟还是自己的家,又怎么能毫无防备。还敢偷袭暗算,真的不知所谓!

无咎回到房中,再次躺下,抬起手中的魔剑,依然觉着郁郁难消而杀气难平。

少顷,剑光隐入体内。

他忽又心头一动,轻声自语: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……

与之瞬间,灵力奔涌,一道紫色的剑气直接循着经脉透出掌心,并倏然化作一把小巧的紫色短剑在房内悠悠盘旋。其形状与魔剑相仿,显得极为别致而锋锐逼人,却散发出紫色的光芒,莫名的威势充斥四周。

不消片刻,消隐的魔剑再次出现,并与紫剑相互旋绕而如影随形,森然的杀气顿时为之倍增。

无咎躺在榻上,默默注视着那盘旋的两道剑光,悠悠长舒了口气,嘴角终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在姬魃的府中,面对那个紫真道长,根本无计可施,眼看着便要落败,却有一句口诀突如其来。随即紫剑透体而出,并双剑合一威力大增,虽然还不足以战胜筑基高手,至少有了较量周旋的本钱。

而这把来自于古剑山的紫剑,显然与魔剑同出一源,尤其口诀,竟如此的相仿或是一致。前者是: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后者是: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。由此想来,已是毋容置疑。前后两者均为九星剑,并集于自己一身。着实难以想象,而又叫人庆幸不已。

倘若凑齐了九把神剑,又将是番怎样的情景?

不过,凑齐九把神剑又谈何容易。还是设法报仇要紧,不然愧对爹娘与妹子的在天之灵啊!

无咎收起两道剑光,疲惫地闭上双眼。

自从回到都城之后,有种身不由己的无奈。倒不如在外漂泊的日子,风云随意而无拘无束!

不知不觉中,天色渐渐大白……

依稀之中,有人叩击门环,出声埋怨:“又睡懒觉……”

无咎似有察觉,忙从榻上翻身坐起,稍稍愣神,随即冲出房门而直奔前院,这才发觉已是秋阳高照。他伸手打开院门,脸色一阵古怪。

只见门前站着一位老者,背着小小的包裹,正拈着胡须撅着下巴抬头张望。闻得开门的动静,他缓缓后退一步,轻咳一声,好整以暇,举手致意:“本散人无处可去,还望无先生……无公子收留则个!”其话语一顿,歉然又道:“该称呼公孙公子才是啊……”

无咎也不应声,抬眼掠过四周,上前几步,伸手抓向老者便一把给推搡到了院里,接着“砰”的关上大门。

老者没有躲闪,却踉跄着嚷嚷道:“大白日的拉拉扯扯成何体统,我一把老骨头承受不起……”

无咎则是轻甩袍袖背起双手,“嘿嘿”怪笑了声。

五年之后重返都城,不免要陷于往日的恩怨之中而难以自拔。只有见到了这位老者,他才总算是恢复了几分轻松与从容。

老者却是打量着院子的情形,自言自语:“我早便猜到你姓氏有诈,果然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摇头叹道:“如此破败不堪,与马厩何异,不是人住的地方,我且返回王府……”

无咎不予理会,抬手指向后院。

老者好像是无从选择,无奈地摇摇头,背着包裹继续往前,嘴里嘟囔不停:“我听说少典殿下招纳了一位富家公子,便要前来享受供奉,谁料入了寒窑,此番苦也!”

少顷,两人到了后院。

当老者走进那间四处漏风的破屋子,伸手将肩头的包裹扔在榻上,不满道:“便让我老人家住在此处,好没道理……”

无咎手上掐诀,所在的陋室顿时被一层无形的法力笼罩。他冲着老者哼哼了两声,伸手挽起袖子,摆出算账的架势,咬牙启齿道:“祁散人,祈老道,我看你还能装模作样到几时?枉我返回风华谷寻你,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你倒是快活啊,竟混入王府之中招摇撞骗!”

这老者还能有谁,正是风华谷祁家祠堂的祁散人。昨夜意外重逢,便让无咎诧异不已,谁料对方装神弄鬼,他也只能隐忍而不予点破。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对方竟然亲自送上门来。

“咦,懂得阵法了?却门户不严,威力一般……”

祁散人被道破了身份,并无惊诧,反而像是到了家一般的毫不见外。他环顾左右,盘膝坐在榻上,顿时判若两人,抬眼打量着无咎,老神在在拈着胡须,悠悠问道:“寻我作甚?”

“我想你了呗……”

无咎理直气壮还了一句。

祁散人则是眼光端详,“嗯”了声:“你倒有良心,老朽甚慰!不过,你本该困厄难逃,却龙出潜渊而逢凶化吉,果然正如卦象所测,来日的前程无可估量!而你命数已定,缘何有异呢,且容再算一卦……”

“老道,你我不是外人,休要装模作样!”

无咎摆了摆手,一屁股坐在榻上,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精神,咄咄逼问道:“不知我该称呼你妙前辈,抑或是妙门主呢?”

祁散人微微一怔,恍然道:“看来你的灵霞山之行,获益匪浅。而我记得你根骨平庸,缘何便有了一身的修为呢?不仅如此,还大闹姬魃王府,杀人近百,啧啧,真是叫人难以置信啊……”他眼皮一耷拉,摆着手指头又道:“据悉,公孙无咎,年少浪荡,纨绔颓废,常常流连于青楼勾栏,每每酗酒于街头巷尾,尤其是数月风流在外,乃至于家门遭难而浑然不晓,虽苟且偷生,倒也落下骂名……”

无咎突然被人揭了老底,脸色一僵。少顷,他垂下头去重重叹息一声。

“而正是这样一个浪荡子,却在五年之后大变模样。他不仅只身杀入姬魃的王府,逼退筑基高手,还让姬少典颇为惊羡,竟有了招揽之意!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当如是也!”

祁散人说到此处,稍作沉吟,脸上绽开笑意,转而又道:“你方才的那句话,甚合我意。既然彼此不是外人,能否就你的一番奇遇,或是机缘,给老朽解惑一二?”

与其说这个祈老道送上门来,倒不如说他是有备而来。

无咎又长吁了下,眼光瞥向祁散人。他沉默了片刻,收起纷乱的心绪:“你先回我话来,你是不是灵霞山那位下落不明的门主?”

祈老道还是从前的模样,粗布旧衫,且透着苍老与寒酸,分明一个装神弄鬼的凡俗老头,只是他深邃有神的眼光,以及突然现身于姬少典府中的诡异举止,表明他并非如所想象的那样简单。

祁散人似有迟疑,点了点头:“老朽道号妙祁,不当门主好多年……”

“老道、老道,是你便好!”

无咎顿时来了精神,盘膝端坐:“且将你如何离开灵霞山,如何离开风华谷,又是如何来到都城,一一如实讲来……”

记得在灵霞山的时候便有所知晓,灵霞山的修士按字排辈,分别是:天地玄妙无尽藏,灵霞仙缘渡八方。门中的筑基修士,都是玄字辈的。长老高人们,便是妙字辈。由此论断,灵霞山门主的道号中也应该有个妙字。

而灵霞山的门主早已下落不明,当时并未在意,后来有了猜测,于是便要返回风华谷而加以求证。一个看守祠堂的寻常老者,怎会拥有威力强大的人仙符箓?只须稍加联想,便不难猜出端倪。不出所料,眼前的祁散人果然来历不凡。恰逢困境,若是有了这么一位前辈高人相助,或是指点一二,必将峰回路转。

不过,这个老道放着仙门不归,却先是躲在风华谷,如今又厮混于都城之中,不能不叫人感到好奇。

祁散人却不乐意了,连忙摇头:“你尚未应答,缘何总是发问……”

无咎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只要你老道全无隐瞒,我自当知无不言而言无不尽!”

祁散人面带疑惑,试探道:“哪怕我想知道你修为的来历,以及你那把短剑的下落,你也肯实说……”

无咎想都不想,脱口而出:“你有十分的诚意,我便有十二分的回报!除了你老道之外,我还能信谁?”

这话说得坦诚直爽,且真情实意溢于言表!

祁散人眼光深邃,手拈胡须自言自语:“嗯,你小子如今不仅四面树敌,还敢自称仙门鬼见愁,除了老朽之外,你又能信谁呢……”

无咎愕然:“你……”

祁散人微微一笑,如同他以往给人算命时的高深莫测:“且罢,听我道来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