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族后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贴吧有免费月票,书页作品与作者的评选也有免费票,我每日一更不敢相求,大家随意吧!

…………

姬少典带着随从走了,走的时候脸色依然不好看。

附宝儿与蛟老留了下来,陪同的还有两个身裹皮袍腰插钢刀的部落汉子。

宝锋则是寻来了几张破凳子摆在帐内,总算有个歇息、或是会客的地方。之后,他与老哥几个拉着那两个部落汉子退到帐外。

军帐之内,宾主落座。

帐内没有灯光,显得阴暗寒冷,还有阵阵冷风打着旋儿从帐门吹进来,所卷起的灰尘草屑有些呛人。

无咎左右摇晃着,一时难以安稳,这才发觉屁股底下的凳子只有三条腿儿,其中一条还短了一截。他站起身来,尴尬一笑,原地踱步,把玩着手中的虎符,出声道:“宝儿姑娘,此番有何见教?”

附宝儿与蛟老静静坐在一旁,颇为淡定自若。

无咎继续踱着步子,牢骚不断:“破阵营的这群老兵,多半有家有小。固然立功心切,却赤手空拳,肚子也吃不饱,上了战场只能白白送死。试问,遗下的孤儿寡母谁来养活?”他话语一顿,无奈又道:“我也想帮着少典成就王业,奈何力不从心啊!”

附宝儿双足并拢,双手抄在胸前,柔美乖巧的的模样,便像是个寻常的女孩儿家,只是她沉凝的眸子闪动着睿智的光泽,说出来的话语声也是颇为悦耳动听:“我既然答应少典殿下,自有计较。我有蛟一族前来助战,不仅有上万的壮士,还有四五万牲口,战马、兵器、粮草更是不计其数。只须从中稍加调剂,应付数千人行军打仗不在话下。尚不知你破阵营人员几何?”

无咎停下脚步,伸出一个巴掌:“破阵营兵多将广,至少五六百……不,五六千……”

附宝儿含笑道:“破阵营尽为老兵,凑够八百已属不易。我还要兼顾其他,不妨让族中给你一千之数的粮草兵械。若有富余,再行调剂!”

无咎的手掌还在翻动着,适时变成一根手指:“一千之数,再不能少了!”他见附宝儿颔首认定,暗暗松了口气,又疑惑丛生,好奇问道:“我记得你有蛟部落,远在万里之外,长途跋涉极为不易,如今却兴师动众,难道只是为了帮着少典登上王位……?”

“我有蛟一族游牧天下,聚众迁徙原本平常,且筹谋在前,如今一切顺理成章。何况我有蛟一族,却因凤翔一族逼迫太甚,而不得不另寻栖息之地,于是便与少典一拍即合。只须助他成就王位,我族人便可继续繁衍生息!”

附宝儿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姬少典胆略过人,兼有天下大同之宏图壮志。将我万千族人的前途与命运托付与他,合乎天意、神旨!”她身材娇小,性情温和,而说到此处,整个人竟然透着异样的坚定!

天意、神旨?

那不过是强权联姻的借口罢了,为的是彼此的相互依存!

无咎不以为然笑了笑,忽而又心头一动,接着问道:“有蛟与凤翔,均为凡俗部落,缘何会有《万兽诀》那样的法门,着实叫人奇怪……”

《万兽诀》,有驱使天下万兽之称,虽不尽然,却也颇为神奇。而其中的许多法门,离不开修为神识。说白了,寻常的凡人根本施展不了《万兽诀》。

而他问话的本意并非如此,而是那张大弓与夔骨指环的来历,却又怕附宝儿借口讨要,索性避而不提。

附宝儿稍作沉吟,反问道:“天下仙人,谁又无不出自凡俗呢?”她抬手抚摸着发梢上的珠子,秀眸中闪动着一抹神采,轻声又道:“何况你我均为神族的后裔,开创驱使万兽的法门并不奇怪……”

“神族后人?”

无咎愕然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附宝儿面带笑意,自问自答:“你我若非神族的后人,如何在洪荒丛林的血腥拼杀中延续传承至今?如何开种五谷,钟鼎有序?如何驱虎擒蛟,飞天遁地?又如何仙凡有别,阴阳轮回?有人说了,一切出自混沌而物竞天择,而我又问了,你我的祖先究竟来自何方……”

无咎有些发懵,无言以对。

“你我的祖先,早已不在了,而你我身为神族的后裔,体内流淌着神的血脉与魂魄。甘于红尘者,乐于苦乐之中;立志探索者,便以机缘而成就仙人神通,踏上逆天征程,寻往祖先曾经走过的那条路径。不管是天翻地覆,还是光阴轮转,你我都不会因挫折而沉沦,因劫难而止步。但有一丝光明,必将传承永继!”

……

傍晚时分,一人一马回到了公孙府的门前。

宝锋等人又要接收粮草军械,又要忙着募兵操练的重任,老兄弟几个着实无暇分身,于是便留在了军营。而身为将军的某人,竟是抛下了数百兵士打道回府了。

虽说也曾熟读兵书战策,而真要带兵打仗并不容易。尤其是待在那阴风嗖嗖的军营里,诸般事物毫无头绪,倒不如回到家中的后院,陪着某个老道品茶聊天来得惬意。

无咎跳下枣红马,慢慢走上台阶。军营人手短缺,两个守门的兵士也走了。冷冷清清的情景,依稀仿佛从前。推开院门,马儿跟着走进了院子。他顺手拍了拍马屁股,自言自语道:“到家了,尽管随意啊!”

穿过前院,来到后院。

落叶遍地,满院的萧瑟。而石桌前有人独对秋色,正怡然自得。

“听说你小子成为将军,缘何又回来了呢,随身侍卫哪里去了,既然贵为将军,也该有几分将军的威仪才是,呵呵!”

无咎手里拎着从灶房取来的半扇羊肉,“砰”的一声扔在石桌上,震得茶盏一阵脆响,转身说道:“我有自知自明,还轮不着你老道取笑!”

祁散人慌忙收起茶盏,无辜道:“怎会是取笑呢?老朽我诚心祝贺……”

无咎去而复回,抱着一堆劈柴随手放在院中的空地上,又搬来木架支在两端,接着将羊肉横放其上,拍了拍手示意道:“废话少说,点火!”

“本道不是你家的厨子!”

“谁让你懂得祭火之术呢,当物尽其用而人尽其才!”

四目相瞪,争吵声又起。

“本道修炼法术,便是为你烧柴点火之用?”

“有何不可?你还是那个祁家祠堂整日烧火煮饭的老道吗,怎会变得如此懒惰呢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老道从来都是本色不改,倒是你出城一趟故态萌生不说,还带着一身兵痞的习气!哦……莫非心事已罢,想要随我重返仙途?”

“报仇之后,便看你能否找个借口说服我!”

无咎将石凳挪到柴堆前,抬手摸出一个食盒放在旁边。他从中抓去盐粒、香料散在羊肉上,嫌弃道:“我说老道啊,你还要磨蹭到何时?”

祁散人不以为忤,反倒是抚须微笑,点头说道:“这才是曾经的无先生,不屈不挠的落难公子!说句实话,老朽真怕你陷入仇恨而难以自拔。有道是心障不除,天地永隔啊!”

老道察觉到无咎出城之后的前后变化,也如同放下一桩心事,随即凑到近前坐下,伸手屈指轻弹。一缕火光凭空而出,柴堆顿时燃烧起来。他呵呵一乐,掐动几个法诀示意道:“御火术倒也简单,只须筑基而真火自成……”

无咎翻动着羊肉,不忘关注着祁散人的举动,趁着烧烤之际,他跟着掐动手指一阵乱弹。

一对风华谷祁家祠堂的老邻居,如今再次聚首并成为了同伴,虽然彼此身份有别,却是多了几分难得的和谐与随意。

祁散人见无咎徒劳无功,摇头微笑道:“你法力不济,无须急于一时。我不妨教你几招别的法术……”

他深知对方的一身修为均来自于两把神剑,而对于仙道的境界感悟,或是诸般法术的修炼,与真正的修士还相差甚远!

而他话音才落,一线微弱的火光突如其来。近在咫尺,令人防不胜防!

这小子怎会御火术,他要成心暗算本道?

祁散人微微瞠目,却不及多想,急忙起身拂袖扑打,那一线火光顿时消弭于无形。而他才要发怒,却见一张欣欣然的笑脸沉浸在意外的喜悦之中:“御火术倒也简单……”

“一点儿都不简单!”

祁散人忍不住打断道:“你并无筑基的修为,缘何使出御火术?”

无咎依旧是神色遐思,悠悠说道:“你问我,我又该问谁?不过……离开灵霞山之后,曾有尝试神通法门,或也陌生,却又仿佛似曾相识。如今想来,诸般神通一直都在,只因门径难寻,始终无从施展罢了!”

祁散人还是躲在一旁,眼光上下打量。他见无咎不似作伪,且不再有偷袭的迹象,忖思片刻,随即恍然:“哦……原来如此!”

无咎忽而使出御火术,惊喜之余,心痒难禁,忍不住便想继续尝试,却见祁散人神色戒备,急忙就此作罢,“嘿嘿”笑道:“原来老道也如此胆小,不妨就此分说一二!”

“我并非胆小,而是架不住你手指乱戳!”

祁散人极为不屑地哼了一声,撩起衣摆坐下,而他尚未分说,又嚷嚷道:“哎呀、羊肉烤糊啦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