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计较一番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铁手有情、萧瑟xsir、o老吉o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团数丈大小的阵法光芒,出现在池塘边的空地上。像是寒夜中的雾霭,隐隐淡淡毫不起眼,却是将其中的一老一少,与四位筑基修士隔绝开来。

紧接着剑光呼啸,轰鸣大作。而阵法的光芒,淡定如旧,只是随着剑光的落下,而在四周绽开点点的涟漪,随即又似清风拂过而消弭于无痕。

阵法之外,紫真、紫全、紫鉴、紫元四人催动飞剑狂攻不停。

阵法之内,一老一少神情迥异。

祁散人盘膝而坐,依然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:“哼哼,便是紫定山的方丹子也不敢骂我,气煞人也!”

无咎怔怔看着诡异的阵法,以及数十丈外那清晰可见的四位筑基高手,这才发觉阵法的高深与玄妙,却还是颇感意外而大为失落:“老道啊!我还等着你愤而出手,大显神威,再不济也要教训、教训那几个家伙,总不能坠了一方高人的威名,谁料你却结阵自守,你……”

“我什么我?”

祁散人伸手祭出一个法诀,瞪眼道:“若非我来得及时,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此处吗?与紫真拼了一回,便不知天高地厚。他只是筑基一层而已,紫鉴、紫元却是四层的修为,后来的紫全更是九层的高手,想要杀你轻而易举!”

无咎看着自己破碎的锦袍,不忿道:“我当然不成,而你老道厉害呀……”

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你少说风凉话!我若是厉害,又何至于毁了祁家祠堂?想当年修为尽失,如今总算恢复几成,难不成要拿着一把老骨头与几个小辈拼命?”

祁散人连声训斥之后,手扶长须,气定神闲道:“有我三奇阵法,纵是人仙高手也休想撼动半分。如此安危无虞,又不泄露身家底细。正所谓盛怒于雷霆,御敌于无形。小子,跟我老人家学着点儿!”

老道在倚老卖老!

无咎没了脾气:“好吧,你老人家不愧为前辈高人,即使挨打不还手,也能说出大道理!”他忍着耳畔的阵阵轰鸣,看向那犹在催动飞剑狂轰乱炸的四位筑基修士,无奈道:“而如此困守阵中,终非长久之计啊!”

祁散人伸手掐动手指,点了点头:“震上艮下,飞鸟以凶,小事无碍……嗯,即刻云散风消!”

这老道又算上了卦,不服都不成!

既被困在此处,且随遇而安吧!不妨歇息片刻,反正有人陪着!

无咎只觉着后背一阵疼痛,便想着坐下歇息,而便于此时,轰鸣不断的攻击突然消停下来。他顾不得惊讶,而是低着头看向祁散人。对方却是端坐如旧,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“祁散人!你一个算命的修士,缘何会有如此强大的阵法?”

话语声透过阵法传来,那个叫作紫全的老者已与紫真凑到了一起。而紫鉴与紫元则是站在数十丈外,彼此好像在窃窃私语。

无咎不等祁散人出声,抢先道:“有个仙门的门主,乃是祈老道的本族兄弟,送他一套阵法,再也正常不过。尔等为何停下,接着破阵啊,要杀本人,尽管放马过来!”

紫全竟是不屑地哼了一声,转身踏剑腾空而去。不过少顷,余下三人也是相继离开。

无咎稍稍意外,提高嗓门:“我话没说完呢,怎么走了呢……

祁散人从地上站起,抬手一挥,三道光芒回归袖中,笼罩四方的顿时消失无踪。他走到无咎的面前,气急败坏道:“你小子信口开河,我何时有过门主兄弟?不让人走,你还酒肉款待怎地,嗯?”

无咎转身躲开,走到土堆上抬眼眺望。

月色清寂,寒夜依然。远处街道上的灯火又多了几点,狗儿的叫声已响成了一片。不过,许是阵法难破的缘故,又或是不想惹来太大的动静,那四个筑基修士真的走了,一走不回头!

无咎从土堆上下来,又踏入芦苇丛中,直奔三个修士的遗骸而去。待他寻觅了一番而稍有收获,便听祁散人在不远处感叹道:“啧啧,斩杀无情,劫掠娴熟,哪里还像一个斯文胆小、爱慕美色的教书先生,可见红尘劫乱,害人不浅呐!”

老道摇了摇头,催促道:“趁着天还未亮,赶紧走人了事!”他穿过芦苇,踏上来路,而没走几步,猛然回头。

只见芦苇丛中蹿起火苗,眨眼烧成一片,随即火借风势,竟是顺着池塘四周迅即蔓延。而某人则是在烈火中左躲右闪,很是狼狈不堪。

祁散人微微瞠目,怒道:“你小子折腾了一宿还不够啊,这又闹的哪一出?”

无咎抬脚蹿到了祁散人的身旁,落地时牵动伤势,一阵呲牙咧嘴,而回头去看,四周已成了火海,他忙无辜摇头:“我本想烧了尸骸,谁料御火术不听使唤……”

“哎呦,真是受够了!”

祁散人一跺脚转身便走,摆手嚷嚷道:“你人也杀,火也放了,还愣着作甚,唯恐没人知晓是吧?我的老脸可是承受不起……”

无咎脸色尴尬,心里发虚,再不罗嗦,跟着一阵疾跑。

而池塘四周的火光愈发猛烈,已然将数里之内照得一片通明。当锣鼓敲响,城内的居民结群而出的时候,一老一少已躲到了黑暗中,并鬼鬼祟祟回到了后院。

静悄悄的院子里,夜色清寒如旧。而曾经吃肉聊天的两人,却是你看看我、我瞧瞧你,欲说无言、神情莫名,少顷,各自拂袖回屋。

不过,祁散人走到门前,却突然出声道:“紫全乃是姬魃身边的又一筑基高手,记得他早已离开都城,如今再次返回,分明来意不善。而少典将你留下的用意,或许也不简单。你小子惹麻烦了……”

话语声还在院里回响,紧接着“咣当”一声门扇紧闭。

无咎回头看了眼,抬脚走进了屋子。

曾破旧的居所,稍稍有所改观。挨着门边摆放着铜盆、手巾等物,窗上蒙了油纸,窗下的木案上摆着笔墨、铜镜、烛台,以及一个水晶的沙漏,木榻上则是多了一床铺盖。两三丈大小的地方虽还显得简陋,胜在清爽干净。

无咎关上门扇,褪下碎裂的锦袍,蹬掉了靴子,只留着一身亵衣,带着疯狂之后的疲惫,慢慢爬上木榻,顺手扯过被子躺了下去。而后背的伤势依然青肿不堪,阵阵疼痛难耐。他有些烦躁,翻身坐起,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接着一个人在黑暗中默默发呆。

惹麻烦了?

神识之中,几里外池塘的大火还在燃烧,所幸地处偏僻,远离民居,应该不会殃及无辜。只是围观的人影愈来愈多,且狗吠声、锣鼓声还在响个不停,使得原本清冷的夜晚,竟然变得如此喧闹!

祈老道所指的麻烦,肯定不是那场意外的大火!

正如所说,御剑飞行离不开修为与神识的支撑。勉强尝试的后果,可想而知。而扎进池塘倒也罢了,却又一头钻入陷阱之中。那个紫真早已是居心不良,只因住所设有阵法才让他有所顾忌,谁料他一直在暗中窥伺,自己难免有些疏忽大意了!

而紫真虽然阴险狡诈,却并非真正的麻烦!或许他的三位师兄,更为让人忌惮。尤其是那个叫作紫全的老者,一位筑基九层的高手,他既然被姬魃重新请回都城,显然是别有用意。

不过,能让分属姬魃与少典两家的四位修士为了对付本人而同仇敌忾,应该才是祁散人所指的最大麻烦!而一切并非来自今日,或许早在杀入姬魃府邸的那个夜晚便已埋下祸根!

而祸根只有一个,自己身上的魔剑与狼剑,或者说,九星神剑。

爹爹当初为了那把魔剑得罪了姬魃,以至于招来灭门之祸。而姬魃身为凡人,要魔剑何用?如今想来,只怕是紫定山的修士在背后作祟!

而自己初回都城悲愤难耐,只顾着报仇。不仅显露了魔剑,还被迫使出了狼剑。在场的几位紫定山修士看在眼里,定然会联想到神剑的存在。于是乎,紫真暗中算计,紫全重返都城,便是紫鉴、紫元也与两位师兄弟尽弃前嫌,无非为了九星神剑,而自己的麻烦也终于来了!

无咎想到此处,抓起被子裹在身上,犹自觉着寒冷,禁不住打了个哆嗦!

今夜幸亏有了祈散人,否则下场难料。而老道又说,姬少典的用意也不简单?

那位少年的玩伴今非昔比,倒也不是坏人。他若真有宏图壮志,或为天下幸事。至少要比姬魃多了几分君王的气度,但愿附宝儿没有看错人!

而王庭与仙门纠葛甚深,难说不受左右。

若是姬少典为了王位而不择手段,讨好紫定山在所难免。到时候他会不会翻脸无情,还真的无从预料。况且人都会变……

无咎摇了摇头,慢慢歪倒躺下。

极少揣测人心,竟是这般累人。而大仇未报,还须事事谨慎。有备方能无患,接下来的日子要好好计较一番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