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将军威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wgj192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外边冰天雪地,营帐内却是温暖如春。

无咎蜷在软榻上的兽皮褥子里,睡得正香,嘴巴里还在嘟囔着——

天地有阴阳,混沌化五行,神通本自然,万法归一宗……嗯,正所谓土行、火行、水行、冥行与风行诸般遁术,同出一源。触类旁通,倒也不难……

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。此乃狼剑与魔剑的口诀,余下五剑的口诀又是什么?倘若七剑齐聚,或将怎样?既为七剑,九星何来……

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;天人合发,万化定基……这……

这不是《天刑符经》吗,为何忘不掉,并时常想起?如此经文,有何用处?两国交兵而生灵涂炭,算不算是人发杀机?而妄念纷飞,难免杀机重重,由此可见,人心才是祸乱根源。物极必反,杀机之中未必没有生机……咦?经文有些道理。加以参悟,倒也境界顿开……

“啪——”

火盆中的木炭轻轻炸开一声,灰烬中绽开一丝火红。

无咎的眼皮动了动,微微开启,神色一闪,慢慢坐起身来,缓缓摊开手掌。少顷,一点微不可查的光芒落入掌心,又轻轻飞起,旋即没入眉心而消失无踪。

这一缕神识,便是分神的手段。

《仙道辑录》中有云,修士以练气为始,以精、气、神为三宝,各居丹田,乃性命之根本。又称三宫,上元泥丸识海;中元绛宫,神之舍宇;下元丹田气海,藏命之所。

修士的神识,来自于识海。将其一分为二,睡觉的时候留在体外而以防不虞。便如另外一个自己彻夜守候,并时刻留意远近的动静。而它却是闲不住,始终都在参悟、研修各种功法。

如今喝酒打架,混入军营,过着凡俗的日子,好像与凡人没有分别。实则却与仙道密不可分,便是睡觉的时候都在神不由己……

无咎默默出了会儿神,轻轻皱起了眉头。少顷,他掀开褥子,套上靴子,才将两脚着地,有话语声传音而来。

“小子,仇家上门了!”

祈老道的帐篷就在十丈之外,彼此相隔不远,他应该有所察觉,适时透过帐篷传音提醒。而他称呼自己,有时先生、公子,有时将军、小子,全凭一时的随意。正如他自称本道、或是老朽、老夫,从来没有规矩。

不过,也正因如此,老道这个人才易于相处。端起架子,高深莫测;游戏风尘,轻松自然。他或有隐瞒企图,至少很真实!

无咎轻轻舒了个懒腰,走到一旁挽起袖子。他抓起铜盆中的手巾擦了把脸,接着不紧不慢梳理了下发髻,扶正了头顶的镶金玉冠,抬眼看向一旁。

营帐的角落里,挂着姬少典送的那套盔甲,起初没有在意,也根本用不着,如今既然来到兵营,只得摆摆样子。

盔甲由镔铁打造,透着银光,胄、甲齐全。头盔,又称胄,顶端插着黑羽而彰显不凡。

“那家伙出身王族,根基深厚,绝非你一个落魄的公子可以相提并论,如今带着数十铁骑与随营的供奉,来意不善呐,倘若应对不当,只怕难以收场,呵呵……”

老道的传音再次传来,有些危言耸听,而最后的笑声,分明在幸灾乐祸。

无咎稍稍定神,徐徐开口,却无声响,言语凝成一线传去:“哼,本公子虽曾浪荡颓废,却也并非欺软怕硬之辈。竟敢上门挑衅,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你老道也休想置身事外,随我出去……”

“咦!你的神识传音倒还使得……”

“何人聒噪?”

无咎不再理会祁散人,冲着帐外呵斥一声,随即抬脚往外走去,“啪”一声掀开门帘。

帐外的雪地上,数十铁骑已摆开了冲杀的阵势。居中一骑正是仓卫,身着铁甲,鼻贴膏药,虽面目全非,却还能认出本人的模样。破阵营的兵士聚在四周,一个个挥舞刀枪而大声叫嚷,还有光着膀子的汉子冲着胸口直拍巴掌,浑天不怕的劲头。而宝锋等人则被挡在数十丈外,各自横眉立目神色愤怒。

与此同时,祁散人从营帐后面冒了出来。他对于四周的情形浑然不顾,只将眼光投向对方骑阵中的那位修士并微微摇头。

仓卫见无咎现身,驱马往前:“公孙无咎……”

无咎踏着积雪站稳了身形,随即背抄双手下巴一抬:“哦……有何指教?”

仓卫坐下战马摇头摆尾,铁蹄踢踏,他轻轻一拉缰绳,在二十丈外站定,居高临下道:“今日拜营,只为一事而来,交出云霄楼撒野的恶徒则罢,胆敢包庇军法不容!”

无咎不以为然问道:“谁是恶徒?”

仓卫稍稍迟疑,抬起马鞭一指:“便是那四位部将……”

他的意图不言自喻,只要能抓走宝锋四兄弟,便也暂时出口恶气,余下的旧账,且留待来日再行计较。

无咎摇了摇头,坦诚道:“当时我也在场,不若将我一并抓去!”

祁散人凑了过来,轻咳一声:“咳咳,还有本道……”

仓卫微微一怔,眼光中厉色闪动:“你倒是胆量不小,也罢,我便将带回去,交由姬魃殿下发落!至于那位供奉……”他以为对方认输服软,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马鞭。

数十铁骑顿时汹汹而动,紧接着有人傲然道:“祁散人,我乃紫定山石标,劝你莫要插手军营纷争,不然叫你好看!”

那个骑阵中的修士自称石标,意思是让祁散人不要多管闲事。

而祁散人只是嘴巴张了张,随即笑而不语。

不过瞬间,原本傲慢的石标忽而脸色微变,稍稍忖思,随即打消了动手拿人的念头。

无咎眼光一瞥,见老道神色得意。他无暇深究,眼光掠向四方:“本人胆量寻常,倒不及你仓卫有种……”其说到此处,神色微凝,嘴里默念有词,踏着积雪慢慢往前:“你仓卫竟敢带着兵马毁我辕门,闯我兵营,与叛乱无异,本将军今日岂能饶你!”

仓卫见随营的供奉袖手旁观,又见无咎话语异常,不及多想,猛然挥动马鞭而厉声喝道:“铁骑营,给本将军拿人!胆敢忤逆者,打伤勿论!”他也怕闹出人命,只想凭借铁骑之威报仇雪恨!

不过,随着一声令下,数十铁骑竟在原地踢踏,即便马上兵士挥鞭抽打,阵阵嘶鸣之中还是无一往前。

仓卫瞪大双眼,错愕难耐。

铁骑营全凭横冲直撞,方能摧枯拉朽,如此裹足不前,威力十不存一。

无咎却是脚下不停,凛然喝道:“犯我破阵营者,严惩不贷!”其说话之间,突然紧走几步拔地而起,直直横空掠了过去,伸手便将仓卫从马上扯了下来,随即“砰”地一声按在雪地上,再踏上一只脚,任凭对方如何惨叫挣扎都不予理会,转而扬声又道:“兄弟们,操家伙……”

哎呦呦,自家的将军竟然如此厉害,伸手便将仓卫生擒活捉,真他娘的痛快!

兄弟们,操家伙吧!

犯我破阵营者,严惩不贷!

兵营内便如炸开了锅,早已忍耐多时的七八百个汉子“嗡”的一声跳了起来,拿刀的、拿枪的,挥拳的,舞棒的,还有在雪地里光着膀子的,嗷嗷叫着从四面八方扑向那数十个尚在原地转圈的骑兵。

宝锋与几位老兄弟更是冲在前头,却不忘大声提醒:“断腿断脚无妨,莫要打死了……”

这群铁骑营的兵士乃是仓卫麾下的精锐,均为骁勇善战之辈,又岂肯坐以待毙,急忙挥动兵器奋力抵抗。怎奈破阵营的老兵不仅人多势众,且更加凶悍,转眼之间便将数十骑兵给团团围住,随即分割开来加以群殴,不消片刻,马上再无一人,只有人群乱窜,惨叫连连。而插不上手的兵士则是急得直跳,还不忘大喊着:给老子留条腿啊,胳膊也成……

狼群围攻羔羊的情形,在破阵营中真实再现。

那位叫作石标的中年修士许是心有不忍,干脆远远躲到一旁。

而祁散人站在原地拈须望天,神色中似有疑惑。那小子动了什么手脚,竟然让数十匹战马不听使唤?

须臾,四周的混乱稍稍平静下来。

忙碌的人群缓缓散开,当间留下满地的狼藉。数十铁骑营的兵士横七竖八躺着,却不是腿断就是臂折,各自呻吟不绝,情景极为惨烈。而四周的破阵营的老兵们,则是一个个意犹未尽而杀气不减。幸亏宝锋及时提醒,否则还真的难留活口。

无咎咧嘴微微一笑,随即伸手将埋在雪地里的仓卫抓了起来。

仓卫摇晃着满头满脸的积雪才要挣扎,忽而觉着肩胛骨疼痛欲裂,随即惨哼了一声,再也不敢动弹。

无咎将仓卫抓近身前,附耳说道:“饮酒打架,无伤大雅。登门撒野,实属不该。再有下回,便是姬魃也救不了你!”他伸手轻轻一推,抚了抚衣袖:“仓将军慢走,恕不远送!”

仓卫鼻贴的膏药没了,满脸的血水淋淋,再加上积雪冰寒,又添几分痛楚。他踉跄了几步,回头一瞥,忙又匆匆转身,暗暗打了个哆嗦。

据说那人大闹王府,谁料并非谣传,若非他手下留情,只怕前晚云霄楼都难以保全……

无咎抖了抖披风,轻描淡写道:“战马留下,人扔出去!我破阵营既遭登门之辱,总要找回几分脸面!”

众人又是一哄而上,七手八脚扯起地上的残兵败将便给扔出了辕门。而修士石标唯恐再出意外,急忙带着仓卫抽身离去。

片刻之后,七八百老兵围到主帐前,兴高采烈,齐声高呼:“将军威武——”

在别人眼里,破阵营的老弱病残不值一提,如今却将精锐铁骑狠狠教训了一通,着实扬眉吐气!

无咎昂然而立,笑容满面,“啪”的一声甩开披风,挥臂应声:“破阵营威武!兄弟们威武!嘿嘿……”

不远处有人撮着牙花,一脸的嫌弃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