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个了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小黄的爸爸、勤奋的一棵树、飘零ing、思念爱迪、下次改正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与贺卡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山谷中的溪流边,破阵营的宿营地。?`

百十来个兵汉,已是匆匆收拾妥当并聚到了一处,却又看着自家的将军而神色茫然。

之前军令无误,要在此处休整两日。

如今一日未过,四周也是毫无动静,公孙将军却要兄弟们动身启程。而将军他身着赏赐的金甲,分明得到王庭的倚重,本该意气风,缘何又神色冷峻而举止异常呢?

无咎无暇细说,挥动左手的夔骨指环,又将两个皮囊翻转倾倒,地上顿时多了一大堆金银珠宝。

众人眼前闪亮,禁不住惊嘘了一声。

地上的金锭,怕不有上万之数,再加上数千白银与珠宝,真是好大一笔财富。

“我凑了一些钱物,应该可以让破阵营的兄弟们,以及那些孤儿寡母过活半生。且将金银带回去各自分了,切勿遗漏、不均,烦请宝锋与刀旗两位大哥料理善后!”

无咎简单分说几句,又不容置疑道:“诸位即刻启程返乡,从此解甲归田远离沙场。此外……”他伸手解下金甲连同金盔扔在地上,又从头顶扯断一截黑塞到宝锋的手上,不无苦涩道:“宝锋大哥,将此连同我的盔甲埋在我爹娘的坟前,权当我陪着二老尽孝了,那座荒山,便称之为盔甲山吧!”

他的夔骨指环中,原本就存放着一堆金银珠宝,曾想着用来买大院子,过上妻妾成群的富足日子,后来返回都城的路上,也着实挥金如土阔绰了一回。如今为了抚恤破阵营的兄弟,他根本没有多想便倾囊所有,唯恐不够,又从仓位等人的手中抢了一笔。钱财事小,能给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一个身后的交代才是大事。否则绝非叫人心痛这么简单,只怕一辈子都要为之愧疚不安!

而接下来又能否返回都城,他不知道。或者说,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那些孤儿寡母。8小说w?ww.`他只能竭尽所有,以求补偿安慰;并尝试着将过去的岁月都埋葬在那座荒山之上,但愿一切有个了断。

宝锋看着手上的断,诧异道:“公子,你是要丢下兄弟们?”

断明志,乃是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。他似乎有所猜测,忍不住担心起来。

“公孙公子,你我兄弟不离不弃……”

“公孙将军……”

众人不明究竟,急忙出声挽留。

无咎摆了摆手,打断道:“兄弟们的情义,我无咎永世难忘,奈何朝不保夕,只能有缘相会了!诸位若想成全于我,还请离去!”见四周的众人还是依依不舍,他转身拉过自己所乘的坐骑,取下马鞍上的黑剑,牵着缰绳递给宝锋,沉声喝道:“宝锋大哥,收好金银上马启程!”

宝锋不敢抗命,只得将断小心收起,又将地上的金银分开装了驮在马上,并带上那套盔甲。随着一声令下,百十来号老兄弟相继骑马离去。而走出老远,他忍不住回头张望,耳边传来清晰而又愧疚的话语声:“我公孙无咎,对不住那些孤儿寡母啊……还有老吕,便让那破宅子陪着他吧……”

宝锋重重点了点头,眼圈微微红。

与其想来,公孙公子并非常人,所走的路也与常人迥然有异。而相处一场是缘分,匆匆离别见真情,对于兄弟们来说,如此足矣!愿他逢凶化吉,事事如意!

无咎目送着宝锋与破阵营的老兄弟们离去,只待那百余骑走出山谷,并渐渐消失在十余里之外,他这才拎着黑剑转过身来。

不远处的山坡上,孤零零插着一支两丈多长的旗杆。那面沾满血污的破旧战旗低垂着,即便风来,也沉沉的不为所动,好像其中的战魂已然远去,不知是在金戈铁马的战场上徘徊忘返,还是沉迷在风沙号角声中不愿醒来。

无咎将玄铁黑剑收入夔骨指环,走过去拔下旗杆,将战旗折叠一并收起,转身离开山坡直奔王帐的方向而去。他一边走着,一边打量着山谷中的风景。

恍惚觉着,扑面的凉风之中,带着几丝残留的寒意,还有大地苏醒的气息,以及草儿拔节、春虫破壳的声响,从四方缓缓而来,又浩浩荡荡充斥天地……

当再次回到王帐所在的山坡前,正午的日头已偏斜下去。?.??`c?om

无咎冲着守门的侍卫举起双手,示意身上没有佩带兵器,接着长驱直入,大步走进帐中。

“公孙无咎,缘何耽误这般许久?”

帐内依然是烛火通明,人影晃动,却多了杯觥交错的喧闹声,显然是到了酒酣兴浓的时分。姬少典与左右的几位长辈皆是脸色酡红,犹在举杯不停,回头见到无咎现身,他好像很是气恼,打了个酒嗝之后,摇摇晃晃起身离席,大声叱喝:“过来,本王要罚你三杯……哈哈……”而他挪步之际,紫鉴与紫元两位修士端着酒杯左右陪同。

无咎进了大帐。

大帐内,纵情尽欢的多为少典的部属。姬魃依然坐在席间,独自默默低头饮酒。其身旁的紫全与紫真两位修士,也是稍显沉闷。或许姬魃失势而威风不再,便是他与他的亲信,也显得与四周的喧闹格格不入。

而祁散人正在不远处拉着一个中年壮汉拼酒,并摇头晃脑行着酒令,什么“说时运,叹流年,光阴酿成酒一碗”;“走青楼,遇红颜,陌路相逢酒一坛”。对方被他一杯接着一杯灌得脸红脖子粗,他却乐此不疲。

无咎瞥了眼祁散人,抬脚往前走去。

姬少典停了下来,举杯等候,明亮的灯光中,他酡红的脸上带着笑意。而他的两眼之中,却神色莫名。

紫鉴与紫鉴突然抢步而出,相继出声叱问:“公孙将军,你缘何动手打人?”

“私人恩怨!”

“你的破阵营又为何擅自离去?”

“少典殿下有令在先,故而遣散了破阵营!”

无咎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在场的修士高手,索性坦然相告,接着从席上抓起一壶酒,冲着姬少典示意道:“殿下恕罪,容我自罚三杯!”

紫鉴与紫鉴相互换了个眼色,双双往后退去。

姬少典这才踉跄着迎了过来,笑得愈开怀:“哈哈,兄长真是痛快……”

无咎举起玉壶,张嘴猛吞,一壶酒瞬间见底,他意犹未尽,再次抓过一坛酒:“既然殿下有说和的美意,在下又岂敢不识抬举。姬魃殿下……”他竟然转身走向姬魃,带着迟疑的神情说道:“你且回我一句话,我便敬你这坛酒!”

为了一句话便与仇家敬酒,意味着冰释前嫌。他这是在示弱,或是低头认输。

姬少典喜出望外,连声催促:“哈哈,正如我愿也,还请王兄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莫要辜负了公孙无咎的苦心……”

姬魃坐着没动,慢慢抬起头来,阴沉的脸上透着错愕的神色,接着又两眼眯缝,像是要看透某人的假象。少顷,他狐疑道:“你……欲知何事?”

他身旁坐着紫全与紫真,同样是眼光凌厉而神情戒备。

无咎稍稍站定,许是巧合或也有意,他与姬少典以及姬魃之间,彼此三方均相隔一丈多远。他长长叹息一声,低沉道:“我想寻回妹子的骸骨,以便让她陪伴在爹娘的身边……”

姬魃手抚着胡须,两眼审视不停。

而无咎却是看着手中的酒坛,一脸的凄苦与无奈。

姬魃点了点头,思索片刻,沉吟道:“你那妹子……我早已忘了……哦,好像是被扔在了兽园,应该没有骸骨留下……”他举起酒杯,似有歉意:“算我有过在先,改日我送你二十个处子聊以弥补……”

无咎依旧是看着手中的酒坛,两眼有些直,牙关“嘎巴”响动了声,嘴角露出一抹惨笑。

人死了,姬魃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而扔进兽园,便是喂了豺狼虎豹。而他竟然要以二十个女子,来偿还我那妹子的性命?

“啪——”

便于此时,一记耳光响起。众人尚在关注,猛然一惊,却见当事者双方一站一坐没有动静,另一端的席尾却是有人大声叫骂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为何打我?”

“敬酒不吃、吃罚酒,本道打的就是你……”

一个醉眼迷离的壮汉捂着腮帮子,很是愤怒的模样。而与其饮酒的祁散人也是酒气熏天,摇摇晃晃起身,竟是抬腿一脚:“本道乃是仙人,你一个凡夫俗子岂敢以下犯上……”

好像是两人吃醉了酒,如此情形倒也寻常。有人酗酒烂醉,连爹娘都不认。

不过,那争执的双方并非一般人物。一位乃是将军,在王族中辈分不低。而另外一位则是修士,军营中的供奉。便是如此两人,竟然醉酒滋事。尤为甚者,一人被连打带踢,直接滚倒在地,将案几推翻一片,顿时酒肉杯盏一地狼藉。而老道却是不依不饶,瞪着一双醉眼手指四方骂道:“尔等尽为草芥,猪狗不如,下贱东西……”

这骂得也太难听了!

庆功宴上非权即贵,更有两位王族殿下,便是仙门的高人也要礼让三分,如今却被一个算命的老修士给痛骂一顿而无一幸免。更何况他并非紫定山的弟子,而是一个修为不堪的年迈散修!

“小辈放肆,将他赶出去——”

紫全拍案而起,怒声呵斥。在场的修士之中以他的修为最高,他当然要带头出声。

几个紫定山的修士不敢怠慢,动身扑向奔向祁散人。

而老道起酒疯来真是不得了,至少有过云霄楼的战绩,又是一阵跳脚怒骂:“尔等身为修士,不分青红皂白,联手对付同道,与畜生何异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抬手扔出一把纸符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大团火光炸开,却没有烧着对手,反倒是吓得在场的众人惊慌四散。

“哎呀呀,本道寡不敌众,走也——”

祁散人出手落空,似乎酒醒,转身便跑,眨眼间蹿出了帐门。

正当混乱之时,便听有人惊呼:“救我——”

...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