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重返灵山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599126、木叶清茶、我有一天、缄口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越过山岗,从风中落下身形。

他回头看向身后,禁不住黯然一叹。

耗时数月,终于杀了姬魃,并将他挫骨扬灰,却并无报仇雪恨之后的痛快。

爹、娘与妹子走远了,再也回不来了!

无咎伸手捂着胸口,心头一阵隐隐的刺痛。而才将留意,那种痛楚却又微不可查,没等转念,再次悄然咀噬着神魂而叫人欲罢不能。

祁散人说,这是魔煞作祟。他的丹药虽然治标,却不治本。而相对于自己来说,或是一种难愈的心伤。与其刻意休养调理,倒不如顺其自然,由时光消磨,任岁月湮没。亦或是说,不乏疗伤的途径,只是不曾在意罢了!

不过,那个老道帮了自己的大忙,若非他设下圈套困住四位筑基的高手,自己未必就能杀得了姬魃。此时此刻,他情形如何……

无咎转而看向前方,神识尽头的山谷中似有异常。他微微一怔,不及多想,纵身跃起,随即化作一道淡淡的光影划过半空倏然而去。

这十余日来虽然独自一人郁郁寡欢,却始终没有闲着。有了祁散人的口诀,再次修炼《九星诀》果然事半功倍。尤其是冥行术,化身于虚无之间,便如鬼魅横行四方而颇为神速,而消耗的法力,只有土行术的三成。如今稍加尝试,愈发得心应手。

少顷,那片山谷到了眼前。

祁散人犹在操持着阵法,而闪烁不停的阵法依旧是轰鸣不断。他有些手忙脚乱,好像已是法力难继而疲于应付。

远处则是聚集着二十多个紫定山的修士,正在迟疑中进退不定。那伙修士若是一涌而上,只怕要给祈老道添麻烦。

无咎在半空中现出身形,随即掠地飞奔过去。

便于此时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那闪烁的阵法竟被撕裂一个豁口,顿时间变得摇摇欲倾。而紧接着又是“砰、砰、砰”三声闷响,三道豁口相继爆裂,再又一声更为沉闷的巨响在山谷中炸开,四道人影脱困而出。

无咎才将冲到十余丈外,祁散人失声惊呼:“哎呀,我的三奇阵……”

惊呼声未落,四道剑光霍然而至。

祁散人急忙抓出一张符箓拍在身上,便被强大的攻势狠狠击中。他猛然踉跄几步,转身迎向无咎,并焦急大喊:“快走……”他才将张口,一道热血喷出。

无咎骇然色变,不顾一切冲了过去:“老道——”

而紫祁散人支撑不住,“扑通”跪在地上,带着满口的鲜血怒道:“你此时不走,必死无疑……”他抬手抛出一个锦囊,急声催促:“我与紫定山方丹子有旧,他门下弟子不敢杀我,走——”

他奋力吐出最后一个字,人已被随后追来的紫全一把凌空抓起。曾经的仙门高人,圆滑世故的算命先生,看破红尘的祈老道,就这么被生擒活捉而无从挣扎,着实叫人大出所料!

而紫真、紫鉴、紫元遭到暗算,早已是憋了一肚子气,见帮凶被擒,再次催动剑光狠狠扑向罪魁祸首。

无咎去势正急,只想救出手相助,谁料闪念之间,祁散人已被生擒活捉。他急忙接住锦囊,不待应变,三道剑光已到了身前,杀气凌厉而势不可挡。眼看着就要遭殃,他身影尚在,而整个人忽而变得清风般柔软,随即顺着飞剑的攻势往后飘去。喘缓之机,再不敢迟疑,身形骤然一淡,紧接着逆天蹿起,继而带着风声疾遁而去,身后留下一声无奈的大喊:“老道……来日我踏平紫定山为你报仇……”

紫真、紫鉴与紫元稍稍诧异,急忙驱动神识搜寻,随即踏起飞剑随后紧追,三道虹光直挂天边尽头。

一声埋怨幽幽响起:“忘恩负义的小子,他在咒我死呢!”

……

半空之中,一道淡淡的人影踉跄而出,匆匆回头张望,又扯起风声消失远去。

三道御剑的人影尾随而至,依旧是不肯放弃,干脆收起脚下的剑光,各自祭出遁法继续紧追不舍。

而无咎的冥行术初次显威,不过遁出数十里,根本没有摆脱三位筑基高手的追击。再次疾行,竟达百余里。待去势稍缓,复又化归无形。下一刻,人已到了两百里外。如此接二连三,只管飞遁不停。好像又回到了逃亡时的岁月之中,虽然对手有所不同,而仓惶与狼狈的情形,却是一样一样的。

黄昏时分,一道隐约的光影从天而降。

须臾,一家农户后院的干柴禾堆轰然炸开。两只土狗摇着尾巴跑来,冲着随风飘落的草屑吠叫不止。少顷,又有一个老汉咋咋呼呼现身:“谁家孩子捣乱呢,看我不凑你!”

而后院除了散落一地的干柴禾与两只撒欢的狗儿,半个人影都不见,只有一阵微风穿过院落,又消失在黄昏深处。

老汉愣在原地,挠头道:“怪事哩……”

与之同时,数百丈外的小树林中冒出无咎的身影,他脸色有些苍白,摇晃了几步,软软瘫坐在地,随即倚在树干上,疲惫地喘着粗气。

冥行术固然好用,而一口气跑下来也是累人啊!

接连不断一个多时辰,至少遁出去数千里。不知道那三个家伙会不会追来。

无咎闭上双眼,留意着远处天上的动静。久久之后,依然不见那三位紫定山修士的身影。他放下心来,却又禁不住带着愧意暗叹了一声。

祈老道,我真的不想抛下你独自逃生。而你说的也不错,凭借着你高人的名头或许真的可以安然无恙。换成是我,只怕是开膛破肚的下场。为了九星神剑,那几个家伙绝不会心慈手软啊!

无论怎样,我又欠了你老道一个大大的人情。而我留下的那句话,也绝非妄言。只要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为你报仇。哪怕是踏平紫定山,也在所不惜!

不过,老道在危急关头扔来一个锦囊又是何意,难道是他随身携带的宝贝,为了避免丢失,这才托付于我……?

无咎想到此处,缓缓睁开双眼。

小树林僻静依然,四周夜色笼罩。透过稀疏的树枝看去,一轮明月静静悬在天边。数百丈外的山坳上坐落着小小的村落,黑暗中闪烁着几点灯火。当狗吠声传来,又是一阵带着暖意的风儿掠过。如此一方田园夜色,倒也婉约如画而别有意境。只是逃亡途中,别添几分茫然。

无咎举起手来,一个小巧的锦囊出现在眼前。

锦囊并非凡物,至少神识看不透,解开上面的绳扣翻转过来,囊中只有两样东西。

一块紫色的玉牌,一枚玉简。

玉牌巴掌大小,有些陈旧,虽纹饰精美,而看起来并不起眼,而一面刻着灵霞二字,一面刻着四句话:灵山聚气,霞光普降,仙缘从凡,主德四方。

这是祁散人的灵山令牌?

无咎放下玉牌,拿起玉简,稍稍凝神,顿时目瞪口呆。

玉简之中,竟绘着灵霞山的地理地貌。而与所知的地图不同,其中不仅详细标注了各个主峰的方位,以及门主、长老的住所,还有各处禁制的存在与开启口诀手诀。尤其是标注的藏剑阁,另外有一行注解:神剑在此,有缘自取。

灵霞山竟然真的藏有镇山神剑?

而这并非叫人诧异的地方,反倒是祁散人在玉简中留下的一段话,读起来有些颠三倒四,显然是匆匆所留。

老道的意思是说:小子,你持有灵霞山门主令牌,以掌门弟子之名返回灵霞山,设法取得神剑修炼筑基。只要你三剑在体,务必前来紫定山营救老夫。一年之约,不得有误,否则祸福难料,便等着老夫的冤魂寻你算账……

无咎怔然片刻,再次抓起玉牌。

怪不得玉牌上没有姓氏名讳,竟是一件仙门的门主信物。那莫名其妙的四句话各取首字,便是灵霞仙主。藏头诗啊,原来如此。而老道要我返回灵霞山取得神剑,待修为筑基,再去紫定山救他,并约定一年的期限,不然他凶多吉少?

无咎看着手中的玉牌,又看了看玉简,一时之间心绪莫名,不由得连连摇头。

祁散人自称老夫,分明就是师父长辈的口吻。我何曾拜你为师,这不是占便宜吗?

你老道身为门主,都不敢返回仙门,如今却要我返回灵霞山,只怕掌门弟子的身份也未必管用啊!到时候玄玉等人必然不肯罢休,莫说取得神剑,只怕活命都难,我岂不是要自投罗网?

而不管祁散人对于自己有没有大恩,都不能抛开他的生死而不顾。既然他有托付,我便要全力以赴!

更何况凡事有利有弊,倒也不用一味躲避。

只有取得神剑,方能修为筑基,而唯有成为筑基的高手,才不用畏惧紫定山的那四个家伙。如今动辄逃亡,终究还是修为低下的缘故。既然已是双剑在体,又何妨继续寻找余下的五把神剑呢。第三把神剑有了下落,理该当仁不让!

此外,返回灵霞山取得神剑,不仅仅能营救祁散人,还能见到紫烟仙子。如此一举两得,纵有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。

紫烟,想不到你我又要见面了!

无咎心潮难抑,禁不住从地上站起,若是生有双翅,巴不得即刻飞向灵霞山。而他低头看着胸口的破碎衣衫,转而举目四望,随即又慢慢镇定下来,神色中一阵疑惑。

此处何处,距灵霞山又有多远?

而祈老道他怎敢断定,那个紫全不会杀他?他又怎敢断定,自己真的能取到第三把神剑并救他性命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