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诚惶诚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老子不要昵称、木叶清茶、柿子爱看书、思念爱迪、我有一天、o老吉o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稀里糊涂之下,又成了偷狗的贼。

无咎被一大群人推搡着走进了镇西的一个院子,他的身旁还有那位真正的偷狗贼,崔三、崔掌柜。

从一路之上的叱骂声中不难得知,崔二因为酒肆的本钱拮据,便偷鸡摸狗宰杀卖肉,以维持他惨淡的营生。谁料他昨晚偷错了人,竟将镇西马家的护院狗给杀了。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天亮不久,人家便寻上门来。灶上的肉汤,床铺下的狗皮,可谓人赃俱获,一逮一个准。依着乡俗,偷鸡摸狗不算贼,逮着就要脱层皮,也就是说挨顿胖揍,那是免不了的。

不过,镇西的马家,并非小门小院,乃是商贾大户,在柳河镇说一不二的存在。尤其那护院的黑狗,为马家的大小姐心爱之物。而马大小姐,更是让她大哥,也就是马彪都头疼的一位人物。偷了她的狗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“将崔三给我绑起来……”

一大群人才将走进院子,有清脆的话语声在发号施令。紧接着七手八脚一阵忙乱,便听得崔二在杀猪般惨叫着饶命。

下令的是位女子,便是马大小姐,花娘,她的名字便如她清脆的嗓音一般好听,而她本人的相貌,却是不敢恭维。

只见一群粗莽的汉子之中,站着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,头裹着花帕,一张圆脸稍显黝黑,却涂抹着脂粉,双眉略重,两眼眯缝,嘴巴艳红;且一身粗布红裙,前后丰腴而又不失壮硕。她正一手卡腰,一手指指点点不容置疑的蛮横模样,而她两眼的余光又时不时飞来,火辣辣的莫名所以。

与花娘站在一起的是位中年男子,四肢粗壮,黑脸环须,头顶皮帽,外罩粗布短袍,腰间束扎着皮囊褡裢,并斜插着一把带鞘的钢刀,脚上则是一双踢死牛的靴子。他整个人不苟言笑,看着有些阴沉吓人。四周的十余个汉子,与他的装束大致相仿,彪悍异常,却又言语无忌而举止粗野。

所在的大院,位于镇西的山坡上;往北是几排青石砖房,两侧各有几间厢房;院中停放着五六辆大车,还有十余匹健马。大车上装着货物,健马则是鞍辔齐全并带着行囊。

转眼之间,崔三已被捆成了一团,便是嘴里也被塞进狗皮而“呜呜”着难以出声,鼻涕泪水满脸狼藉,两眼怒睁透着绝望。

“哈哈,偷狗贼还有同伙……”

几个汉子意犹未尽,凶神恶煞般返身扑来。

无咎遭了无妄之灾,并跟随众人来到此处,始终没有辩解,而此时此刻,不由得他不出声:“且慢——”

“且慢个屁,老子捏死你这个小蟊贼!”

“人模狗样的东西,还不跪地求饶,哈哈!”

“哎呦,还是外地人,打死了更是简单……”

三五个莽汉根本不容分说,伸胳膊挽袖子便要动手。

无咎的眉梢微微斜挑,神色中透着一丝无奈。而便在他忍无可忍之际,有人娇声叱道:“谁都不许动他……”

唉,总算有个讲道理的人!

无咎暗松了口气,眼光冲着那十余匹健马打量不停,嘴里说道:“本人游学至此,并不认得崔三。或有误会,切莫伤了和气。那马儿很是不差,尚不知……”

他看上了那几匹马,想着怎样才能如愿,却不料有人看上了他,并将几个要动粗的汉子拳打脚踢赶开,大步到了近前:“原来公子游学至此,小女子花娘有礼了!尚不知怎样称呼呀,嘻嘻!”

随着动人的话语声,一个圆乎乎的脸蛋凑到近前,两眼中闪动着火热的神色,并伸出粗短的手指抚摸而来。其举动亲昵,话语暧昧。被她赶走的汉子不敢声张,却又嘻嘻哈哈而不怀好意。

无咎只觉得浓香扑鼻,顿时窒息,急忙后退一步,咧嘴应声:“区区不才,人称无先生!”

花娘的手掌落空,嘴巴一撅,顺手扯着发梢而微微低头,又眼光飞挑而噗嗤一乐:“无先生,小妹我与你有缘呢。从今往后呀,你是我的人!”

这女子的笑声中毫无羞怯,反倒是带着与生俱来的狂野与理所当然的振奋。

无咎微微一怔,禁不住摇头躲闪。

面前的花娘搔首弄姿,两眼灼灼,再加上她身上的浓香与不加掩饰的火热,简直叫人无所适从。

我是你的人?

真是笑话!紫烟也不答应啊!

“我妹子看上那小子,算他福气!时辰不早了,启程!”

随着马彪吼了一嗓子,院子里顿时忙碌起来。

而花娘则是缠着不愿离去,亲热问道:“先生,你我不妨同乘一骑?人家害羞哩,噗……”

她比无咎矮了一头,昂起的脸蛋笑成了花。只是这花儿不好看,让人不忍目睹。

而崔三已被扔上马车,犹在惨哼不已,看着倒也解恨,尚不知他最终的命运如何。

无咎看着四周的情形,禁不住抄起双手,畏畏缩缩道:“我……我这人胆小呢,骑不得马儿。不过……这又是去往何处?”他话没说完,已被人挽住手臂:“既然骑不得马儿,同乘一车也是好的。而先生游学在外,四处都该去得。”

这个花娘虽为女子,却根本没有男女之别的顾忌。

无咎有心抗拒,稍稍迟疑,硬着头皮跟着往前,不情不愿道:“话讲清楚,不然我要告辞了!”

他虽谎称游学,却不便四处游逛。祁散人的一年之约并非儿戏,灵霞山才是最终要去的地方。

花娘不耐烦了,猛一甩手:“哎呀、你少罗嗦,陪我大哥前往红岭山送趟货物,往南不过五百里,半个月便可来回……”她嚷嚷起来,顿时横眉立目,神情凶狠,浑身透出的彪悍之气与那些莽汉相比也是不遑多让。

无咎见这女子前后不一,微微错愕,借势踉跄两步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往南尚可,至少是灵霞山的方向,若是换成别处,本先生即刻走人。谁敢阻拦,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,哼哼!

而花娘以为眼前的书生吓着了,急忙换上笑脸,伸手连拉带拽,示意道:“先生啊,小妹陪你同乘大车……”车上坐着两个汉子,被她瞪眼吓得躲开。

无咎只得顺势坐在车上,而屁股未稳,一个肉墩墩的身子挤来,丝毫不见客气。他急忙避让,差点栽下车去,又被一把挽住,耳边吹着腻人的香气:“先生这般不经用,噗——”

十二匹马拉着六辆大车,带着货物、十二个人以及捆成狗样的崔三,再加上以马彪为首的十位骑马的壮汉,一行驶出院子,顺着镇西的大道往南而去。当车队穿过街道的时候,街上的行人纷纷畏惧躲避。

无咎与花娘坐在末尾的一辆大车上,五个汉子随后压阵。还有一匹无人的健马,马背上挂着利剑与行囊,应该是花娘的坐骑,一溜小跑跟随左右。

依着花娘的说法,马家干的是行脚商贩的勾当,而马家兄妹与随行的汉子们又都带着兵器,怎么看怎么透着几分怪异。还有大车上的货物,也很不寻常。

须臾,马家的车队到了镇南几里外的山谷中慢慢停下。

不远处有个荒僻的山沟,四周渺无人迹。

两个汉子跳下马背,伸手将崔三从马车上抬到了山沟旁。

花娘则是往身后丢了一个媚眼,这才跳下大车,继而扭动着稍显丰腴的肉身子跟了过去,竭力展现着妩媚风情。而崔三被架着勉强站起,她已走到近前,竟撩起花裙子,抬起一脚冲着对方的胯下狠狠踢去。

那一脚真狠!

无咎坐在车上,佯作闭目养神,而远近的动静却是一清二楚,禁不住咧嘴暗抽一口寒气。

崔三不是好人,如今也是咎由自取。而胯下被人踢上那么一脚,也着实难为了他,尤其折磨他的还是一位女子!

不过,叫人叹为观止的还在后头。

只见崔三跪在地上,疼得死去活来,而嘴里塞着狗皮又喊不出来,整个人翻着白眼浑身颤抖,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!而有句话说的不错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此情此景,诚然如是也!

花娘却是不肯罢休,伸手抽出同伴腰间的钢刀便给崔三当胸捅了过去,随即又是飞起一脚,竟是将崔掌柜踢向山沟,接着一声“砰”的闷响,之后再无动静。不用多想,人死了!

光天化日之下,挥刀肆意杀人。若非亲眼所见,真的难以置信。仅仅为了一条狗而已,何至于如此呀?

而花娘意犹未尽,顺手一甩,摔落一串血珠,随即就手还刀入鞘而显得极为娴熟。看其架势,杀人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的自然而然。

还真是头回见到那样的女子,又狠又毒啊!

随着马彪的一声吆喝,车队继续赶路。

花娘则是神色焕发大步返回,很是惬意的模样,屁股一甩“扑通”坐在车前板上,抓起鞭子“啪”的甩了一个脆响又顺势丢下,肩膀有意无意微微一斜,不无炫耀般的得意道:“那崔三偷吃我的狗,理当偿命。先生莫怕,有我疼你哩!”

无咎趔趄身子,好不易坐稳了,却是不声不吭,两眼目不斜视。

旭日高悬,春色正好,恰是踏青赏景的好时光,更有健马壮骑相伴,还有佳人偎着、疼着,本该意气风发而大呼快哉,而此时此刻却是提不起半分的兴致。

我只想弄匹马儿代步,或是搭个顺风车而已,谁料上天竟然这般的眷顾,着实叫人诚惶诚恐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