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红岭山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醉死胜封侯、大明布衣甲、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o老吉o、、老子不要昵称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与贺卡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马家车队,继续穿行在丛林山野之间。或许所去偏僻而人迹罕至,途中再无意外发生。

一路之上,花娘规矩了许多,除了讨几句嘴上的便宜,不再动手动脚。

而夜里露宿的时候,无咎却依然睡不踏实,索性琢磨功法打发时光,并暗中抓着一块灵石吸纳灵力。他并非担心安危,而是不愿泄露身份。倘若有人扑来而触动了自己的护体灵力,随后的情形可想而知。而此前的体力消耗太多,恰好借机养精蓄锐。

花娘却是颇有耐心,只管守着她的无先生寸步不离,即便睡觉也要睁只眼盯着,唯恐她锅里的嫩肉在半夜里跑了。

五百里的山路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骑马驾车也就七八天的脚程。

不知不觉,成片的荒野被抛在身后,四周渐渐多了重叠的群山与纵横的峡谷,虽也郁郁葱葱,却显得更为荒芜而幽静。

当又一日的正午来临,前方出现一片茂密的山林。

车队没有停歇,顺着崎岖不平的山道一头扎入密林。

随即浓荫蔽日,一株株合抱粗的古树扯地连天。偶尔林鸟飞过,虫兽游走,再又雾气袅袅,幽静之中更添几分神秘莫测。好在林间倒还通畅,车轮压过枯枝的响声,伴随着马蹄与马铃声撞破沉寂,一行继续奔着晦暗深处而去。

半个时辰过后,四周豁然开朗。

只见林间多了一大片空地,足有里许方圆。而空地的尽头,则是一座石山高耸,左右绵延峭立,浑如一道墙壁突兀而起。尤其那暗红的山石彷如霜染,看上去颇为诡异。

红岭山?

若那便是红岭山,却无门无户,且不见去路,尚不知马家的货物,又要送往何处。

咦,想不到啊……

无咎坐在车上猜测之际,前后的车马已相继停下。他暗中诧异,凝神内敛,法力收归丹田气海,全身上下再不散出一丝一毫的气机。这是从古剑山的典籍中学得的一种内息法门,据说便于隐匿藏形。至于能不能隐去真实的修为,眼下不得而已。而自己的修为迥异,一般人看不出深浅,只是置身异地,小心无大错。

花娘肩头一歪,按捺不住兴奋道:“红岭山到了,咯咯!”她还伸出舌尖舔舐**着嘴唇,垂涎三尺的模样。

无咎偏转身子躲开,疑惑道:“这荒山野岭的,货卖谁家啊?”

花娘又是得意一笑,随声道:“红岭山位于西周与南陵交界的大山之中,两国不管之地,荒僻隐秘,一般人根本寻不到此处。无先生,你莫非真的以为,我马家是寻常的行脚商贩?”

无咎眼光一斜,脸色好奇。

而花娘却是撅起红嘴唇,飞了个媚态,故作神秘道:“稍安勿躁,待会儿自见分晓!”

马彪带着几个汉子直奔峭壁之前,手指塞入口中猛吹了一声。

随着唿哨响起,那原本光滑的峭壁突然漫过一层淡淡的光芒。片刻之后,光芒消失,“喀喇”震动,一道丈余高、两丈多宽的石门缓缓打开。接着一位中年人的身影踱步而出,稍稍站定,神色矜持,眼光凌厉。少顷,那人拈须点头:“马大郎辛苦!”言罢,人已消失在门洞之中。

而马彪则是神态恭谨,连连赔笑抱拳致意,随即又大松了口气,冲着身后一摆手,带头骑马走向石门。

八辆大车与十余匹健马,鱼贯往前。

一行才将穿过狭长而又幽暗的门洞,石门“喀喇”紧闭。而不过转眼之间,天地豁然一变。

峭壁石门的背后,竟是一片偌大的山谷。

只见四周翠峰壁立,形同一圈高大的墙壁锁住了山谷。而群山环抱之中,还有一汪数里方圆的碧绿湖水。青天白云之下,水光如镜,山色倒映,美不胜收。尤为甚者,山谷间荡漾着淡淡的灵气,以及花草的馨香,顿时叫人精神一振而心旷神怡。

好地方啊!

想不到这荒山野岭之间,竟然隐藏着如此一方远离尘嚣的仙境所在……

无咎尚在惊讶,又是微微一怔。

车马在山谷中汇集一处,一大群人影围了过来。足有七八十人,均为壮年的汉子,个个带着兵器,凶神恶煞般的模样。而与此同时,有人扬声道:“马大郎辛苦,老夫要为你接风洗尘。而你与你的兄弟,不妨在红岭仙谷尽情玩耍两日。”

马彪跳下马背,转身昂头抱起双拳,欣喜道:“多谢武仙长!”与他随行的汉子们也是喜出望外,各自举手致谢。而花娘好像是心愿得逞,伸手捂嘴“咯咯”窃笑不停。

无咎跟着跳下马车,转身抬头看去。

只见石门所在的峭壁之上,竟是离地百丈凿出了一排洞穴,还有悬空楼阁三面临风,日光松柏掩映之下,浑然一处仙家的洞府。而楼阁之上,还真的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。其须发灰白,慈眉善目,丝袍飘逸,随和有声:“呵呵,你我自家人,不说两家话。且卸了货物,安置住所,稍事歇息之后,再来聚仙宫赴宴不迟。”

修士?

错不了,那仙风道骨的老者,还真的是一位羽士八层修为的修士。他话语中加持法力,远近听得清清楚楚。

一位羽士高手隐居在此倒也罢了,却与马彪之辈成为了一家人?

不管是马彪、还是花娘,都不曾透露半点口风。若非车队行径诡异,且运送的货物引人猜疑,只怕自己早已独自离去,如今果不其然,事出反常必有妖……

“不过,你缘何带着生人来此?”

无咎错愕之际,楼阁之上的老者看向自己,随即一道神识笼罩而来,竟是透着森然的杀意。他佯作不觉,一声不吭。

马彪似乎有些无奈,分说道:“回禀仙长,那是……那是我妹婿!”其话音未落,随行的汉子们一阵哄笑。花娘的秉性已是周所周知,况且那书生早晚都是个死人,即便跟着来到红岭山,也不用担心泄露行踪。

而花娘则是连连点头,全无半点儿羞耻。

无咎对于四周的喧闹充耳不闻,抬眼默默关注着那老者的一举一动。而对方不再多问,转身没了影。他回头看着众人搬卸货物,猜测之余似有恍然。

马彪一伙人长途跋涉而来,马车上的东西并不值钱,无非是衣物、粮油、盐巴,以及腌肉、老酒等物。也就是说马家的车队并非货运贩卖,而是专门运送粮草给养来了。那七八十个壮汉均为凡人,少不了吃穿用度。

这红岭山的红岭谷,不仅风景优美,并且远离尘世,称之为仙境一点都不为过,却又住有羽士高手,并窝藏着七八十个凶神恶煞般的莽汉,更有柳河镇的马家帮着沟通内外。

谁来告诉我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方所在?

须臾,货物搬卸完毕。山脚下另有大小洞穴,或为库房之用。

马彪一伙与那群莽汉颇为熟稔,彼此勾肩搭背说笑不断,却话语恶俗,喊爹骂娘肆无忌惮。随后一行顺着石梯上山,而花娘则是寸步不离她的无先生。

无咎跟着踏上石梯,左右回转,渐渐到了半山腰,四周的情景为之一变。

这通体暗红的石山,便为红岭山的主峰。其百丈高处嵌有天然洞穴,再经人工开凿,构建修缮,形成上下三层,再有悬空角楼虚实内外,回廊阶梯牵连上下,端的一处山中楼阁而别具洞天。

由此居高远望,清风拂面,灵气怡人,再有那群峰如黛,湖光山色天水如画,不由得让人为之胸怀大开而悠然忘我。

“无先生,红岭山如何?”

许是见到某人的脸上露出笑意,好像是陶醉于山色美景之中,花娘早有预料般地咯咯一乐,禁不住出声问了一句。

马彪一伙与那群莽汉加在一起,不下近百人之众,喧闹着行至此处,随即散开,却也各有去处。

无咎站在石梯上,远眺之际,伸手拍了下旁边的石栏,由衷赞道:“仙境啊……”

此处比起灵霞山还要静谧优美,他真的有点喜欢上了这个地方。

花娘的肩头背着行囊,手里拎着一把三尺长剑,却没有英姿飒爽的神态,反倒是浑身透着莫名的兴奋笑道:“先生莫急,今晚就做活神仙!随我来,住所就在前方……”她一扭屁股,犹如一只发情的母狼在石阶上跳跃,只是稍显肥硕,使人不堪遐想。

无咎是来之安之,随后拾级而上。

穿过一道洞口,又去不远,回廊的一侧有个木门,应该便是所谓的住所。

“仙宫四通八达,上下三层。顶层为几位仙长的洞府,中层住有百多位好汉子,底层则为客房等居所。我与大哥常来常往而各有住处,此处便是本姑娘的闺房!”

花娘“咣铛”一声推开木门,主人一般:“无先生,请吧!”

无咎停下脚步,看向前后。

所在的回廊横穿山体而去,各处居所依次排列,却因山体阻隔,一时看不清端倪。

“我也该有间客房,何不另行安置?”

“你是我夫婿,自然要同居一室。胆敢离开半步,只怕没人救得你!”

花娘抱着膀子,眼神挑逗。

无咎哼了一声,抬脚走进门内。

洞室不大,两丈方圆,一侧铺着石榻,另外一侧凿空了石壁,便如同一个带着石栏的大窗口,无遮无掩直对山谷,倒也风光满室景色入怀。

又是“咣当”一声,木门关闭。花娘扔下行囊,匆匆铺开褥子,两手一拍巴掌,昂起头来咯咯一笑,急不可耐道:“乖乖的,我来疼你……”她人在榻上,竟是转身作势欲扑。

而无咎站在石栏边,冷眼叱道:“你敢放肆,我便由此跳下去!”见花娘有些气急败坏,他又话题一转:“初来乍到,甚是好奇,你倒是说说此间的详情,譬如,那几位仙长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