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是仙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云中图、o老吉o的捧场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石台之上,万峰将女子往前一推。

武德满脸笑容,便要伸手相拥。而怀中女子的胸口突然穿过一道剑光,直奔自己的气海丹田扎来。其神色一僵,急忙躲闪,为时已晚,“扑”的一声,腰腹已被剑光撕裂。他惨哼了一声,掠地暴退,惊声怒道:“万峰,我待你不薄……”

那老者话没说完,“砰”的撞在石壁上,顿时满身血迹摇摇欲坠,却又惊又怒错愕不已。

与此同时,不远处的王昱抬手祭出一道剑光。显而易见,二人竟要联手对付武德。

万峰伸手一甩,半截女子的尸身飞了出去:“哼,你以主人自居,颐指气使,坐享其成,我兄弟忍你多时了!”

而王昱则是催动飞剑往前扑去,叱道:“老不死的,我送你归天……”

武德身受重伤,不敢应战,恨啐一口,手掐法诀,闪身遁入身后的石壁之中。

万峰岂肯罢休,与王昱双双隐去身形追了过去,却不忘留下一声断喝:“将老儿的走狗一一杀了,动手——”

随着一声令下,押送女子的二三十个持械汉子顿时散开扑向四方。在场饮酒作乐的七八十人之中,也有半数跳了出来,个个钢刀在手,二话不说便乱劈乱砍。余下的汉子多为赤手空拳,急忙抓起酒坛、酒碗拼命抵抗。

马彪与他的兄弟们尚自趴在地上,在柔软与坚硬之间癫狂着、鞭挞着。不料转眼之间,已是杀机四伏。他尚未醒悟过来,已有兄弟被人一刀两断。他与兄弟们顿时从云端坠入泥淖,各自赤条条爬起,又手脚发软狼狈不堪,随即在追杀中满地乱滚。

此前还是欢声笑语的聚仙宫,如今已是混乱一片。喊杀惨叫声交织着,血水刀光辉映着,残肢断臂乱飞着,生死欲念对撞着、挣扎着……

无咎已从地上站起,默默打量着眼前的一切。

花娘抱着他的一只脚不撒手,并在胸口前揉搓挤压着。她颤抖蠕动着的身子像是被欲念吞噬殆尽,已然变成了一堆糜烂腐朽的灰烬。而她还是察觉到了四周的动静,禁不住满目的惊愕。尤其是看到她的大哥在光着屁股满地乱跑,她终于挪开手,从靴子里抓出一把短刃,留着口水的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……

无咎抬脚挣脱花娘,慢步走向石台。有持刀的汉子扑来,他看都不看便一脚踢飞。他走到那群女子的身后,伸手扯断手臂上的绳索,并示意躲开。而早被吓傻的女子们僵立原地,竟然动也不敢动。他也不强求,从中穿过,踏上石台,低头看了看地上两个血肉模糊尸身,转而在案几前盘膝而坐,然后抓起酒坛子一口接着一口灌了起来。

直至此时,总算是明白了。

这红岭山,就是山贼窝。所谓的聚仙宫,不过是穷奢极欲的销魂窟。

三个修为无望的羽士高手,纠集着一帮亡命之徒,占据着两国不管之地,四下里烧杀抢掠而无恶不作。而柳河镇的马家,名为商贾大户,实则悍匪强贼,专管销赃以及货物搬运,以维持着红岭山的吃穿用度。归根究底,蛇鼠一窝。

而欲壑难填,内讧难免。万峰与王昱想要独霸红岭山,便联手除掉武德。今日的一切早有预谋,恰巧此时此刻爆发而已。只是苦了那些遭难的人家,还有一个个可怜的女子。

仙也好,凡也罢,安安稳稳活着不成吗,为何要滥杀无辜而肆意妄为呢?如此折腾,难道不怕遭到天谴吗?

厮杀仍在继续,一具又一具死尸倒下。

花娘手持短刃才将爬起来,便被一刀捅穿了腰腹。她狠狠摔在血泊之中,依然在呻吟着抽搐着挣扎着。生死、欲念,从来都是一体而不分彼此。稍加放纵,便一去不回头……

须臾,喊杀声与打斗声消停下来。

曾经旖旎无限的聚仙宫,已然成了死尸遍地血肉狼藉的屠宰场。连同马家在内的八九十个汉子,尽被砍倒在地。几个女子没能躲过无妄之灾,赤身裸体倒卧在地。而惨胜的一方同样是伤痕累累,各自东倒西歪,或坐或立,喘着粗气,神色狰狞,犹如一头头猎食中的野狼而意犹未尽。

而那才被掳来的十几个女子,依然僵在原地,各自低头抽泣,等待着即将到来而又无从躲避的厄运。

四个汉子拎着带血的钢刀走向石台,各自骂骂咧咧。

“娘的,这人怕是吓傻了……”

“马家的女婿吧……”

“什么女婿,不过是马家婆娘的玩物……”

“一刀剁了……”

无咎端坐如旧,身旁已扔了几个空酒坛子,随即又抓起了一坛酒,抓开泥封昂头痛饮。其原本铁青的脸色,变成苍白,之后涂了一层血色,像是醉了。不管四周杀戮的情景如何惨烈,他看也不看,只顾饮着酒,俨然置身度外。而当几道人影走到近前,并举起了钢刀,他突然停了下来,“啪”的一声扔了酒坛,接着眼光斜睨,脸上的血色瞬即消褪。

那四个汉子有所察觉,各自微微一怔。

无咎缓缓起身,抬手凭空一抓,五尺黑剑霍然闪现,凌厉的杀气沛然而出。

见状,四个汉子以及在场的同伴均是一惊。

众人与武德、万峰、王昱三位仙长相熟,自然有所见识。想不到那位始终低头饮酒的年轻男子,竟是一位懂得仙法的修士。

“仙长,许是误会……”

四位汉子面面相觑,急忙退后。

而无咎却是不由分说,双眉一挑,眼光一寒,猛地挥出手中的玄铁黑剑。灵力所致,一道丈余长的剑芒呼啸而去。

“砰、砰”两声,两个汉子未及躲避便被剑光拦腰斩断。余下两个汉子转身便跑,大声呼救:“饶命……”

无咎抬脚轻迈,足不沾地,身形飘逸如飞,却是下手不留情,挥臂剑气横扫。

又是“砰、砰”两声,四片血肉飞了出去。

尚在原地观望的众人大惊失色,各自亡命逃窜。

无咎加快去势,身影消失。

于此刹那,劲风掠过,剑光无情,随之血肉横飞。惨叫声中,亡魂四散。几人窜入石厅尽头的洞口,本以为逃过一劫,谁料那催命的剑光如影随形,根本叫人无处躲藏。

须臾,石厅终于安静下来。曾经在火拼中幸存的三四十个汉子均已变成死尸,追随着伙伴们的亡魂而去。

一阵旋风去而复返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形。他手持长剑,两脚缓缓落地,面对遍地的死尸残骸,不由得长舒了一口闷气。

“救我——”

一声呻吟传来,听着很熟悉。

无咎抬眼一瞥,慢慢走了过去。

花娘的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在血泊中划动着,想挣扎爬起,又无能为力。马彪与马家的人都死了,而她挨了一刀之后竟然还活着。正因为活着,才亲眼目睹着某人的大开杀戒。

无咎在一丈外停下脚步,看了看手中的黑剑,转而将剑光背到身后,这才低着头默默打量。

花娘的眼光中闪动一丝热望,乞求道:“救我……”

无咎站着没动,淡淡说道:“你以杀人为乐,也有怕死的时候?”

花娘艰难点头,满是污血的脸上竟然透着畏惧的神情。

人到了绝望的时候,才明白活着的不易。而糟践生命的人,反倒是最为怕死。

无咎默然片刻,尚未出声,神色微动,转过身来。

石台一侧的山壁前,相继冒出两个手持飞剑的中年人身影,正是追杀武德的万峰与王昱,此时双双返回应该已是大功告成。却不料整个石厅之中,除了三十多个瑟瑟发抖的女子之外,便是那伙汉子的尸首,一百多具,无论敌我,竟然死了个干干净净。

不过,还有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,手里拿着一把不俗的黑剑,或许是位修士,却又叫人看不出修为的深浅。

“你杀了所有的人?”

“道友来自何方?”

万峰与王昱现身之后,均是脸色一变。

那年轻男子本该属于马家一方,分明就是一位白脸书生或是富家子。而他若非修士,又岂能杀了在场的百多位凶狠的壮汉?

无咎神色如旧,淡淡出声:“杀人而已,何必大惊小怪。至于我是谁,说与不说又有何两样?”

他不想多做纠缠,更懒得道出自己的来历。

万峰与王昱面面相觑,勃然大怒——

“你身为修士,竟敢滥杀无辜?”

“不管道友是何来历,我二人都不能容你!”

两人很是凛然正色,随即左右分开摆出动手的架势。以二敌一,有胜无败。

无咎摇了摇头,不慌不忙道:“别跟我称呼道友,比骂人还难听;也别装模作样,只能更加卑鄙无耻。你二人与武德狼狈为奸,带着一群凡俗的山贼悍匪,假借避世归隐之名,实为穷凶极恶而为所欲为,且无不好杀、滥杀成性,早已泯灭天良,留在世上只能成为祸害,理该遭受报应……”

“哈哈,报应何在?”

“哼,不知所谓!”

无咎被恶笑与嘲讽打断,不以为然嘴角一撇,随即剑眉斜竖,抬起左手轻轻一点:“我,就是两位的报应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掌心突然飞出一道黑色的剑光。与之瞬间,其身形骤然消失。下一刻,魔剑已直接洞穿一人的气海丹田。而他现身之际,另外一人竟被直接撞飞,随即玄铁长剑怒劈而去,“砰”的一声血光迸溅。

万峰与王昱也算是羽士中的高手,才将合力斩杀了武德而乘胜而归,谁料还没来得及缓口气,转眼间变成了两具死尸。或许二人临死的时候也没弄明白,那个年轻的男子怎会如此的厉害。

“扑通”几声,血肉尸骸坠落在地。

“咯咯,你……你原来是位仙人……”

花娘还活着,在笑。

她伸出的手指摇晃着,像是在涂抹着眼前的黑暗。

而那道白衣人影,愈发的飘渺而又模糊。

她的嘴巴蠕动着,大口污血喷涌。她依然带着莫名的欢愉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含混不清道:“本姑娘……头一回对男人动了真情,他……他是一位仙人,咯……咯……”其笑声渐低,两眼微闭,随即脑袋一歪再无动静,只有丑陋不堪的脸上带着笑容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