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乡野小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_8998、书友22764969、书友22972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傍晚时分,一行人马出现在西塘集的街道上。

为首的白衣男子,相貌清秀。随行的老者,黑瘦精干。左右还有两个持械的壮汉,各自满脸的凶悍。

如此一行,像是富家公子带着随从踏青归来。

只是那白衣男子骑在马上,左右张望眼光好奇。随行三人,则是举止鬼祟而神色戒备。

这是一片临水的山坳,远近散落着百来户人家,有十字街横贯东西南北,而街道两旁的商铺多半已是关门闭户。几个灯笼挂在街头巷尾,在暮色中点亮着寂静的街道。偶尔三五行人,步履不紧不慢。一两只狗儿卧在道边,没精打采地摇着尾巴。

这就是西塘集,一个乡野小镇,虽在神识之中观望了无数遍,而此时此刻置身其中,世俗的喧嚣,乡野的安逸,皆随着淡淡的炊烟与暮霭缓缓飘来,顿然使人平添几分悠然的情趣。

马蹄声叩响青石街道,一行人马继续往前。

在镇子西头,有个偏僻的小院。

老者跳下马背,跑到院门前抬手敲打。少顷,院门打开,三个钢刀在手的壮汉稍稍现身又悄悄躲入阴暗之中。白衣男子与两位汉子,以及余下的三匹健马直接穿过大门到了院中。而老者却是不敢大意,随后关上院门。

“朱老大,缘何带着生人到此?”

“我已有言在先,那并非外人。无先生,此乃小老儿的一处闲宅,虽也简陋,却掩人耳目,暂且将就一二!”

“台虎、石生两位大哥,且给我兄弟说个明白。”

“苟三、刘四、牛五,这位是无先生,万峰仙长的师兄,仙道中的高人,还不前来拜见!”

压低嗓门的惊讶声、抱怨声、叱呵声、窃窃私语声,以及急促的马蹄声与脚步声,还有一个个惶措迥异的神情,在小院的阴暗中交杂纷乱不已。

一排石屋,两间厢房,三株老树,四周围墙,便是小院的情形,却是黑灯瞎火,显得阴森诡异。尤其是多了三个行迹诡异的汉子,分明就是一处贼窝所在。

须臾,四下里一静。

台虎带着四位壮汉站成一排,躬身抱拳:“无先生但有令下,我兄弟们甘愿效命!”

无先生站在院中,背着双手,昂首挺胸,嘴角含笑,很是受用的模样,而他的两眼中却是闪过几分讥诮的神色。

以台虎为首的这五人,乃红岭山最后的余孽,却均为悍匪强贼,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,一个个疑心颇重。好在及时拿出了红岭山的那块玉佩,并施加法术,当场震住了台虎与石生,这才相信了自己仙长的身份。强势压人,比任何说词都有分量。更何况一般修士又怎会与红岭山有牵扯,这几个家伙只能俯首听命。

不过,本人昨日还是征战边关的将军,今日便成了贼首,着实有些始料不及。

无咎点点头,笑道:“诸位,不必多礼。且说说叶家的情形,以免动手的时候有所意外。”

台虎说道:“叶家今日娶妻,午宴已过,而晚间还将摆下宴席款待宾朋,说是要通宵达旦,到时候人多混杂,正是动手的好时机。不过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苟三争先恐后道:“嗯,无先生有所不知啊,据我兄弟多日查探获悉,叶家人多势众,只怕不好对付!”

刘四、牛五摩拳擦掌道:“无先生理当多带一些兄弟来,方能血洗了叶家与西塘集!”

石生附和道:“叶家乃此地首富,金银美姬无数啊!”

台虎打断四位兄弟,接着说道:“不过,万一行事不密,则必然有所殃及。当初万峰仙长便是担心西塘集与红岭山相距太近,而迟迟不愿动手!”

无咎不以为然道:“兔子还有不吃窝边草的道理,那便放过叶家也就是了!”

“不成!”

朱老大凑了过来,连连摆手:“倘若任由叶家势大,终有危及红岭山的那一日。要知道叶家交游广阔,难免察觉风吹草动。到那时候,悔之晚矣。今晚你我虽然人数不多,却有无先生坐镇,只须趁其不备暗中偷袭,一举擒杀叶家的家主,叶家必将大乱而不战自溃。机不可失、失不再来,还请诸位当机立断!”

他说到此处,一拍干瘪的胸脯:“来日由我当家的西塘集,便是红岭山的属地。兄弟们来往无阻,又该是怎样的盛况啊!国中之国,不外如此;世外仙境,莫不如是!”

其唾沫四溅,话语极具蛊惑。台虎五人也是颇为动心,暗暗振奋不已。

无咎摇了摇头,不以为然道:“行啦,那就今晚动手!一个小小的叶家而已,灰飞烟灭只在挥袖之间!”他说起大话来,倒也驾轻就熟,很有红岭山仙长的派头,打量着面前的一圈人影又道:“只是本人初来乍到,诸般不明,还望诸位及时提醒,以免误了大事!”

朱老大松了口气,又将胸脯拍的“啪啪”响:“先生放心!你与五位好汉乃是随我前去贺喜赴宴的客人,到时候见机行事,定然要杀叶家一个措手不及!”

他又矮又黑又瘦,原本一个精明沉稳的老者,此时却是满脸的戾气,且两眼中闪动着凶光。

这个朱老大真狠!他若是不毁了叶家,是注定不肯罢休!

计较已定,事不宜迟。

有了无先生的话语在前,朱老大俨然成了发号施令之人。他挥动手臂,昂首挺胸出了院门。而台虎与几位兄弟不用吩咐,早已收起长刀而藏好了短刃。

一行七人步行穿过街道,直奔镇南而去。

在镇南两里外的山坡上,有座占地颇广的青砖宅院,四周竹林环绕而依山傍水,很是招财聚气的一方所在。而那便是西塘集的首富,叶家的府邸。

还没走出街口,远远便见叶家的院门前张灯结彩,并停放着一溜车马,还有人影往来而欢声笑语不绝。也怪不得西塘集的街道显得有些冷清,只怕是镇子上的男女老少都已聚到此处,或是捧个人场凑个热闹,或是讨杯喜酒沾些喜气。

“叶家主名叫叶金锁,是个贪财怕死的老东西。他有两个儿子,长子叶桢,三十多岁,为人精明,心狠手辣;幼子叶桥,喜好舞刀弄棒不学无术。今日娶妻的正是叶桥,听说新娘很是美貌呢!”

朱老大一边带路,一边低声分说着叶家的详情。察觉台虎几人低声荡笑,他趁机拾掇道:“只要杀了叶家主,金银财宝与女人是要有尽有啊!且听我号令……”

说话之间,叶府到了眼前。

朱老大带头穿过花花绿绿的人群,推开几个玩耍的孩童,并顺手从怀中掏出锦帕包裹递了过去。有知客从台阶上迎来接过包裹,随即尖着嗓门高叫道:“朱掌柜随喜,白银一百两——”

一位三十多岁的锦衣男子从门内迎出,留着两撇胡子,鼻直口方,相貌堂堂,拱手有礼:“原来是朱叔父,让您老人家破费了!”

朱老大堆起满脸的皱纹,摆手笑道:“呵呵,叶贤侄不必客套。我行商在外,今日方归,欣闻叶府喜事临门,又岂能错过,便带着几位道上的掌柜前来道贺!”他走上台阶,一一引荐。

锦衣男子便是叶府的大公子叶桢,而无咎与台虎等人则成了行脚的商人。一方诚意相邀,一方假意寒暄几句顺势走进了院门。

院内颇为宽敞,到处都是彩灯绸缎与拥挤的身影。而院子的空地与四周的回廊之中,则是摆放着二十多张桌席。

一行七人,被引到了东侧北边的回廊下独占了一桌,通明的灯火下,桌上杯箸与酒水、果品齐备。无咎独自背墙而坐,朱老大与台虎等人则是分守左右下手。而回廊往东的不远处,有个偏门通向院外。许是开席的时辰未到,院内人来人往很是喧闹。

无咎看着桌上的糕点不错,取了一盘放在面前。

台虎五人按耐不住,各自在桌上乱抓。

朱老大则是没有心思吃喝,悄悄四下张望。

无咎品尝着糕点,眼光一瞥,轻声问道:“朱老大,看来你与叶家的交情不错,何故如此这般呢?”

朱老大微微一怔,急忙摇了摇头,凑近了低声道:“先生有所不知,小老儿在七八岁的时候便屡屡遭受叶金锁的欺负,说来话长,不提也罢……”

无咎似有恍然,善解人意道:“幼时的怨恨记到今日,倒也不容易。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,叶家合该有此一劫呢!”

朱老大神情尴尬,随即不再言语。

须臾之后,几声炮仗炸响。

无咎丢下糕点随声看去,禁不住眉梢一挑。少顷,他抓起一只酒杯把玩着而神色玩味。

只见从后院走来几道人影,有老有少神态各异。

为首的是位半百年纪的老者,须发灰白,锦袍华服,稍显富态,应是叶家的主人,叶金锁。随后乃是叶家的大公子叶桢,与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,并头戴珠花,身披喜服,显然便是叶家的小公子叶桥。而父子三人的身后,还跟着另外三位男子,分别是一个趾高气扬的矮胖子,与一个留着山羊胡子、吊着眼角的男子,以及一个圆脸短须的男子。

“适逢叶家大喜之日,多谢诸位宾朋前来捧场,鄙人携小儿在此拜谢,且略备薄酒聊表心意!”

老者、或是叶家主,当庭站定,嗓门洪亮,带着两位公子举手行礼。宾客齐声道贺,院内欢笑不断。叶家主又是哈哈大乐,举手示意:“还请诸位就座,今夜不醉不归!”

知客大声吆喝:“吉时已到,开席!”

叶家主却是没有忙着入席,反倒是带着恭敬的神情看向随后而来的三人。小公子叶桥迎上一步,含笑抱拳:“三位仙长莅临寒舍,蓬荜生辉……”

与此同时,五六丈外的角落里有人听得清楚。

朱老大与台虎等人,均是脸色微变。

叶家竟然来了仙长……

…………

ps:快六十万字了,下周可能要上架了,还请到时候各位书友订阅支持,以便让本书顺利写至完本。如果成绩差,会被强制腰斩而被迫太监,这就是资本的无情,虽也鄙视却又无奈。我是文字的奴隶,只想用笨拙的文笔堆砌一片梦中的风景,希望我们一起完成这个故事,在茶余饭后的扯淡中感受一段虚幻而又真实的人生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