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牧羊青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无咎没有直接离开西塘集,而是在十余里外又歇息了两日,没有发现叶家的那三位仙长再次返回,这才骑着马儿一路往南。

他有四匹马,轮换着骑,一个白天跑出去数百里很是轻松,到了晚间就地露宿,清晨时分继续赶路。

第三日的晌午时分,前方的山林之间有河水潺潺,房舍错落,还有炊烟在山坡上袅袅淡淡。

天水镇到了。

记得三年前的傍晚时分,顺水乘船由东而至;今日则是盯着日头,骑着马儿从西方而来。方向不同,眼中的小镇也稍有不同。而神识所及,那小镇上的天水客栈与上官家的宅院却是看着熟悉。

无咎骑马到了山坡下,收住缰绳,放缓了去势,不由得神色感慨。

当年稀里糊涂来到此地,同行的还有木申、古离、陶子与红女。自己是个啥也不懂的凡俗书生,那四人却是正儿八经的修士。为了抵达灵霞山,只能打肿脸充胖子,途中免不了凶险多多,且又不得不忍气吞声。而如今故地重游,再走灵山路,已是今非昔比,忍不住叫人浮想联翩啊!

古离、陶子与红女都是心高气傲之人,却非歹毒之辈。而往事已往,彼此各不相干也就是了。

木申,十足的坏人。他逼得自己无处躲藏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了。再次见面的时候,他该怎样?是害怕呢,还是很害怕呢?呵呵!不对,他有个师父玄玉,而玄玉的背后还有灵霞山长老……

唉,祁散人啊,若是你送的掌门弟子的身份不好用,别说取得神剑返回紫定山救你,只怕连我都是自身难保!

不过,事在人为。不经历风雨,怎见得彩虹。之所谓,飞马却红尘,挥袖拥紫烟……

无咎骑在马上回首远眺,一时心绪激荡。他如今大仇已报,凡俗恩怨已了,无牵无挂,一个人很是轻松,不由得恢复了当年的随性不羁,更何况两把神剑在体,更添几分胆气与豪情。既然误入仙途,那就一条路走到底。看看最终能否走出一个柳暗花明,走出一片逍遥天地!

他拍马就要往前,却听有人唤道:“这位兄长如何称呼?是否求仙至此,不妨结伴同行……”

只见山坡下出现两道人影,一男一女。男的二十多岁,五大三粗,布衣短衫,乡下人的装扮,颌下留着短须,方脸环眼,咧嘴带笑,肩头背着包裹,行色匆匆的模样;女的也是二十多岁,青衣素裙,形体瘦弱,面色苍白,同样背着青布包裹,显得很是朴素腼腆;一双细眉下的双眼倒也秀气,只是整个人显得有些幽冷。

两个修士,分别有着羽士四成与三层的修为。而男子并无异状,女子的修为却带着一丝莫名的阴气。

天水镇乃是修士聚集的所在,见到求仙问仙者再也寻常不过。

无咎跳下马背,扔了缰绳:“本人无咎,见过两位道友!”

“呵呵,我见兄台器宇不凡,便知道不是一般人物,果然是位同道中人,幸会、幸会!”

男子走上山坡,笑着又道:“在下牧羊,来自穷山僻壤。这位乃是青女道友,乃途中相识……”

女子跟着到了近前,微微欠身,轻声道:“有礼了!”

无咎举手见礼,眼光打量。

这个自称牧羊的个子很高,比自己至少高出大半头,且胳膊腿老粗,很是威武健壮。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看来,他应该是个生性豪爽而又不拘小节的人。

而被称作青女的女子,则是显得小巧瘦弱。穷苦出身的女儿家,名字简单。原来有个红女,眼前又多了一位青女。只是这后者比起前者来,要显得内敛沉稳许多。

“哎呀,我竟看不出道友的修为?”

牧羊也在端详着无咎,突然惊讶一声,又一拍胸脯:“实不相瞒,我已修至羽士四层的圆满境界,一般人的深浅根本逃不过我的法眼,而兄台却是古怪,能否如实告知?”

“我……我的修为,不值一提!”

无咎支吾了一声,伸手示意道:“切莫挡道,请——”

三个人、四匹马在山坡上卡在山坡上,挡住了来往的去路。

牧羊与青女会意,继续往前。

一行三人边走边说,片刻之后出现在天水客栈的门前。

小小的院落,简陋的酒铺,四周环绕的古木,以及树木掩映下的十余间平房,都还是从前的老样子。

无咎带头走进客栈,将四匹马交给了伙计料理。他随后寻了掌柜讨要客房,竟被告知客满,任是如何求情或是加价,最终还是没有地方住。而牧羊与青女也没了去处,三人只得坐在客栈的酒铺里用饭歇息。

从牧羊的口中得知,他与青女想要拜入灵山,却无路可寻,恰好听说天水镇的上官家要招揽弟子选送仙门修炼,于是便慕名而来。至于真假如何,眼下不得而知。

而无咎只是为了借道上官家的传送阵,这才专门来到天水镇。他与牧羊、青女结伴,纯属临时起意。

酒铺之中,客人不多,除了掌柜伙计之外,便只有两桌人在吃喝。除了无咎三人之外,另一桌坐着两个中年修士。

无咎点了一盆炖鸡,吃的痛快。野鸡用草药炖煮,昧道鲜美。半只鸡下肚,又喝了几口汤,他拍了拍肚子,饱了。

牧羊要了几斤羊肉,十斤酒,独自风卷残云,大快朵颐。

青女却是捧着一小碗白饭,默默低头吃着。

无咎打量着铺子里的情形,有些不甘心道:“掌柜的,能不能再通融一二?”

柜台背后站着一位老者,赔笑道:“回仙长的话,小店无能为力。”

无咎抱怨道:“天水镇只有一家客栈,我三人总不能露宿街头吧?”

掌柜的笑容如旧,却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无咎抬起手指敲着桌子,不依不饶道:“你后院分明有间客房空闲无人,何不让出来卖个好价钱?”

掌柜的依然是和颜悦色:“仙长所说的天字三号房,早已被人订下。”

无咎哼哼了声,有点没可奈何。

青女放下碗筷,拿出一块布帕擦拭着嘴角,低头轻声道:“修仙之人,随遇而安。无兄又何必焦虑,不妨顺其自然!”

无咎眼光一瞥,继续敲着桌子。

牧羊吃饱喝足了,抓着酒坛子走到隔壁桌前。他大笑着自报家门,随即与那两个修士称兄道弟,接着推杯换盏,却不忘趁机询问相关事宜。

无咎呆坐片刻,拂袖起身,冲着掌柜的示意道:“将我的马儿寄卖于此,权当抵偿吃喝费用。且出门上街游逛一圈,回头再行计较。”

掌柜的点头答应,笑脸相送。那四匹健马都是膘肥体壮,应该不愁买家。

无咎径自走出客栈,抬眼四望。

恰是午后,天光正好。树木掩映下的小镇,显得格外葱郁清新,而陈旧斑驳的房舍与店铺,看上去又多了几分光阴的痕迹与岁月的韵致。

无咎背着双手信步闲走,而没走几步又脚下一顿。

青女跟了过来,肩头还背着她的青布包裹。见无咎神色询问,她低头回道:“牧羊兄留在客栈打探消息,我随无兄四处查看。”

无咎没有吭声,转身继续前行。

青女碎步相随,落足无声。

午后的街道,行人稀少,且镇子上的奇人怪事多了,根本没谁留意走在街上的一男一女。

无咎在一家铺子前停下脚步,扭头张望。

青女则是有些好奇,却默默跟随一声不响。

那是一家脂粉铺子,卖的都是女儿家的物品。而那位无道友竟然走进铺子,买了一堆脂粉花红等物,然后大袖子一挥收取不见,转而在掌柜的惊讶中转身而出,竟是满脸的坦荡而又自然而然。

一位修士,买来凡俗的脂粉何用?莫非他有独特的隐癖……

而无咎买了脂粉之后,遇到店铺便要逗留一番,不管是好吃的还是有趣的,他都要来上几样。

天水镇只有一条街道,不消半个时辰便已逛了一圈。

无咎兴致索然,转而奔着镇子的高处走去。

青女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儿玩耍的风车,乃是无道友所送。她有心扔了风车,又怕失礼,只是她原本淡漠的神情中,显得更加的郁郁冷幽。

天水镇所在的半山腰上,有座高宅大院。当间的一段山坡上,见不到行人。

无咎走到此处,好像是有所察觉,忽而放慢脚步,抬眼凝神四望。少顷,一无所获。他看着山上那座大门紧闭的院落,转而问道:“你是鬼修?”

青女有些猝不及防,愕然应声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……”

无咎有所不解,问道:“你修为有成,缘何不知所修的功法呢?”

青女的脸色忽而闪过一丝红晕,却又瞬间变得愈发苍白。她低头呐然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无咎颇为意外:“哎呀,我不过是随口一问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青女好像很是窘迫,身子微微颤抖,低头咬着嘴唇,即便是手中的风车掉在地上也浑然不觉。

无咎无暇多想,忙道:“罢了、罢了,原本想去上官家拜访,如今贸然前去怕是不妥,且返回客栈计较……”

恰于此时,一个高大的壮汉跑来:“两位道友,我已打探清楚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