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又见面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云中图、路虎极光霸道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感谢各位的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天水客栈,三人围着一张木桌。

厅堂内已没人用饭,只有老掌柜在柜台后面打着瞌睡,而伙计送来一壶热茶之后,也跑到门外歇息去了。

牧羊倒了杯茶水,“咕嘟嘟”一饮而尽,抹了一下嘴巴,身子倚在桌上,两眼看着左右的无咎与青女,压低嗓门道:“此前上官家招揽弟子一说,纯属谣传。而上官家将要派遣子弟前往灵山拜师学艺,却是绝无虚假。三日之后,但凡志同道合者,只须交纳一锭金子,便可同赴仙门而以求仙缘!”

他说到此处,忍不住一拍桌子,振奋道:“据说以往使用传送阵,要十锭金子呢,此番真乃运气也,哈哈!”

青女早已恢复常态,只是脸色依然苍白,她抿着嘴唇忖思了片刻,羞怯道:“如此这般,着实幸运。而我一锭金子都没有……”

牧羊抓起水杯,不以为然道:“我倒是凑得两锭金子,不妨事!”

青女慌忙道谢:“多谢牧羊大哥!”

牧羊又喝了杯水,哎呀道:“钱财乃是身外之物,何必多提!”他放下水杯,低头又问:“无道友,你莫非手上拮据,不妨说出来,一起想想法子……”

无咎坐着没吭声,神色中似有所思。

他本想直接闯入上官家,交钱借道走人,又怕节外生枝,故而迟疑不决。毕竟不知上官家的深浅与规矩,况且赶路也不急于一时。如今从牧羊口中有所获悉,倒也是个意外之喜。不过,上官家好像并不简单吧!

无咎沉吟了片刻,抬头看向牧羊与青女:“我在想着,你我如何度过这三日……”

牧羊哈哈一笑:“何必多虑,且去野外山上打坐便是……”

青女迟疑着说道:“我与掌柜的商量一二,且于店中歇息,亦好顺便打听消息,以免有误而错过行程。”

牧羊倒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想了想道:“嗯,此处来往混杂,一个女子外出多有不便。且人心难测,若有意外反而不美。”

无咎起而转身走向柜台,唤道:“掌柜的,我的四匹健马寄卖的银两全数归于客栈,且将那间空闲的客房容我三人暂歇两日,主人返回,再奉还不迟!”

掌柜的从瞌睡中醒来,怔怔了片刻,两眼转动着,点头答应道:“如此……倒也使得,仙长说话算话……”

无咎扬声吆喝道:“伙计,打开天字三号房!”他还不忘加了一句:“两日的房钱,与吃喝花销一并算账!”

伙计跑进来,得到掌柜的神色示意,这才点头哈腰,转身一溜小跑头前带路。

无咎冲着牧羊咧嘴一笑,那壮汉也是欣然响应。只有青女神色回避,显然是对于无道友有了成见与戒心。

三人到了后院,穿过古木参天的树荫,前方一排客房,东首的一间,便是所谓的天字三号房。

伙计拿着一块玉牌划动了下,伸手推开房门,转而又将玉牌举起:“此乃禁制令牌,有屏蔽内外之用,三位仙长如有需要,房价加倍!”

牧羊回头看向无咎,便听道:“房价加倍又如何,一并算入卖马的价钱!”他哈哈一乐,伸手抓过玉牌走进房内。青女背着包裹,紧随其后。

伙计嘟囔道:“这位仙长,你的四匹马卖不了多少钱!”

无咎犹在树荫了踱着步子,故地重游般的悠闲自在。他走到伙计身旁,冲着不远处的两株古树遮掩下的一间客房抬起下巴示意道:“我三年前就住在此处,还能短你房钱不成?啰嗦!”

伙计一甩袖子扭头就走,不忿道:“本客栈一住三年的客人都常见,你三年住一回有何稀罕,哼……”

无咎咦了一声,身后没人了,他耸耸肩头,抬脚走进房门。

房内摆着四张木榻,当间则是桌、椅、案、几等物,后墙开着窗户,虽也简陋,胜在清爽、明亮。

青女背着包裹,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而牧羊却在把玩着禁制令牌,愕然道:“无道友,这间客房设有禁制,你是如何得知房内无人?”

无咎耸耸肩头,坦然道:“嘿嘿,瞎猜的。之所谓无商不奸,掌柜的说话不能轻信!”

“哈哈,真让你给猜着了!”

牧羊大笑,理所当然收起了令牌,就势坐在冲门的榻上,抬手招呼道:“你我三人同去灵山,颇为投缘,且亲近一二,以后有个照应。尚不知无道友来自哪里,又是何时踏入仙道?”

无咎在天水镇外遇到了牧羊与青女之后,对于自己的来历闭口不提,却架不住牧羊的豪爽,挠着头敷衍道:“我啊……算是南陵人氏,误入仙途,为时尚短……”

牧羊一拍大腿,乐道:“那我也不见外了,称呼你一声老弟吧,要知道我已修炼十余载,即便序齿也要长你两岁。”他又转向青女,不容置疑道:“你便是妹子,无老弟居后……”

他在给三人排序,并以兄长自居。

青女兀自背着包裹站在原地,温顺的低着头。

无咎则是举了举手,咧嘴笑道:“小弟见过大哥大姐,以后多多关照!”他从来不在意称谓,或是尊卑排序,直接走到角落里的床榻上,仰面朝天躺下,舒服地缓了口气,接着两眼一闭扯起鼾声。

牧羊的兴致正浓,却无人搭腔,只得冲着青女交代道:“你我修仙之人,不讲凡俗禁忌,安歇打坐就好,只待三日后再行计较。”那女子应了一声,径自寻了木榻放下包裹。而他又忍不住看着酣睡中的某人,摇头感慨道:“怎能将大好时光用来睡觉呢……”

接连两日,客栈内一切如常。

无咎除了用饭,便是睡觉,即便大白天的,也是躲在房里扯鼾。牧羊与青女则是出入客栈内外,趁机结识着各方的道友。此乃增长阅历与见识,以及修炼的一种途径。天水客栈之所以修士聚集,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。

第三日的晚饭时分,牧羊、青女匆匆返回客房。一个收拾包裹背在肩上,一个直奔房屋角落里唤道:“老弟,此间主人回来了,你我还是另寻去处……”

无咎趴在榻上睡得正熟,闻得动静,眼光开启,犹自睡意朦胧。而不过少顷,他两眼中神色闪动。

与此同时,有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:“伙计,点亮烛火!掌柜的竟敢将本仙长的客房擅自转让,回头叫他好看,哼哼……”

一个黑矮胖子来到房中,很是神气活现。随后跟着的伙计急忙点亮油灯,又不住的赔罪。他眼光在青女的身上稍稍凝视,似有玩味的模样,转而又看向角落里的另外两道人影,不耐烦地摆手道:“请三位道友出去……”而他话没说完,脖子一伸两眼一瞪。

无咎已翻身坐起,抬手抚平了衣摆。一旁的牧羊才要出声道歉,他已含笑问道:“这位道友,你便是此间的主人?”

客房内突然刮起一阵阴风,随即一道矮胖的人影消失不见。

伙计不明究竟,四下张望。而摇曳的烛光下,那位仙长早已无影无踪。

牧羊倒是有眼光,赞道:“啧啧,好高明的遁法!”

青女似有不解:“那位师兄逼着退房,又缘何离去?”

牧羊回头看向无咎,却见对方已抬脚下地,也是带着满脸的茫然,又一身轻松道:“既然主人不告而别,你我安心住下便是!”

伙计不敢应声,转身跑了出去。

无咎摇晃着走向门外,招呼道:“用罢晚饭再睡觉,呵呵!”

牧羊不再多想,哈哈大笑:“老弟的为人倒也实在,却时刻不忘吃饭睡觉……”

青女稍稍迟疑,放下包裹默默跟随。

一行三人到了院中,牧羊挥动玉牌封住房门,继续摇头笑道:“老弟全然不懂修炼的艰苦,且如此懒惰,又何必前往灵山,倒不如留在凡俗享受富贵!”

无咎背着双手,踱着方步,像是调侃一般随声道:“灵山有仙子,总是叫人欲罢不能啊!”

牧羊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也不放在心上。仰慕仙道者,比比皆是。而仙缘深浅,则因人而异。他眼中的无咎便是一位富家子,只将憧憬当仙途,最终难以持久,注定一事无成。好在为人爽快,倒也不必刻意相求。

青女依旧是低着头不吭声,只是她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。

须臾,到了用饭的地方。

客栈的厅堂内点燃着粗大的烛火,四下里一片通亮。几张桌子都坐了人,或是推杯换盏,或是窃窃私语,或是大声说笑,显得很是热闹。而挨着大门的一张桌子旁却有两人呆坐着不吃也不喝,各自神色张望。

“今晚人多,且挤挤坐下,又能结识几位道友,哈哈!”

牧羊的个子高,块头大,才一现身便引来注目,在座的多半相熟,纷纷举手打着招呼,倒是忽略了他身后的一男一女。

而门边桌前的两人却是看得清楚,慌忙起身,尚未离席而去,却又愣在原地。

只见无咎闪身上前,一手抓着一人:“两位道友,又见面了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