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结伴同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;o老吉o、星空龙门、云中图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客栈的厅堂内,热闹的情景依然如旧。

牧羊是个善于交往的豪爽之人,趁机结识着各方道友,并询问着相关事宜,时不时发出洪亮的笑声。

青女只管跟在牧羊的身旁,虽然不善言辞,而应答寒暄,倒也落落大方。在这女子的眼里,牧羊大哥是个值得信赖的人,而那位无道友,举止轻浮,神色古怪,着实不讨人喜欢。

而无咎则是自得其乐,旁若无人般地坐在门边的桌前,伸手抓起桌上锅里的一块煮羊腿大快朵颐,还不忘笑容可掬地招呼道:“华道友、孔道友,吃好、喝好啊……”

在他的左右,分别坐着两位男子。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景,山羊胡子,吊着眼角,给人一种低眉顺目的错觉,只是此时的他却是面皮抽搐神色尴尬。另外一位,二十八九岁的年纪,身材略胖,眼皮浮肿,唇上留着短须,同样是神情僵硬而局促不安。

这两位并非旁人,正是华云村的华如仙与宏镇的孔滨。去年两人在如意坊中遭到羞辱之后,带着帮手追上仇家,本想着出口恶气,找回几分颜面,谁料敌手的强大出乎所料,最终只能落荒而逃。而数日前出现在西塘集叶家的仙长,竟然还是这两位,认出无咎之后,二话不说转身就跑。却不想今晚在天水镇的客栈中,彼此再次重逢,而仓促之下,还没来得及跑路便被一手一个抓住。所幸仇家并未发难,或许没有恶意。不过,对方自称仙门鬼见愁的无先生,应该不是一个好人!

“此地不比寻常,无先生千万放肆不得!”

华如仙压低嗓门,好心奉劝了一句,显得很是镇定,只是低垂的眼皮,还在轻轻抽搐。

“华兄所言极是!天水镇乃是上官家的地盘,当慎言慎行!”

孔滨跟着附和一句,抓起酒杯哧“溜抿”了一口,又斜过肩膀,不无讨好般地接着说道:“无……无先生,你我打过交道,好歹有过几分交情,这……这才好言相劝……”一只油腻的手掌落在他的肩头,他猛一哆嗦,顿时僵着动也不敢动,便听传音道:“两位并非大恶之人,又何必担忧,不过……”

无咎像是在安慰着老友,擦了把手上的油污,似有察觉,忙抬手轻拍,并歉意一笑,而传音的话语声却带着威慑的意味:“且说说你二人是如何结识的小胖子,以及他的下落,又是为何来到了天水镇……哦,小胖子就是田奇,我送他的雅号,嘿嘿!”

他抓起肉骨头,继续啃着。

华如仙与孔滨相互换了个眼色,迟疑了片刻,轻咳一声,叙说起来。

在南陵国一带,各地的散修都是成名的人物,彼此之间并不陌生,并常有往来,以便互通有无,或是切磋修炼心得,等等。

于是乎,华如仙与孔滨遇到了田奇。

而田奇虽然矮胖,修为寻常,却能说会道,四处乱窜。尤其听说他与上官公子的交情不错,颇受同道中人的吹捧。据传,上官家要派遣子弟前往灵山修炼。而华如仙与孔滨在屡次面对强手时的窘迫,使得他二人有了上进之心,便也想着前往灵山寻觅仙缘,提升一下修为,以免动辄落荒而逃的狼狈。田奇既然与上官家相熟,与其交好也是人之常情。不过,正当三人臭味相投之时,受到了富家子叶桥的重金邀约,便打着斩妖除魔的幌子,走了一趟西塘集,谁料才将露面,便遇到了冤家对头。三人分头跑路之后,再次聚集到了天水镇,惊魂散去,商量着灵山之行的大计。而田奇订下的客房被占,前去索要,他二人点了酒菜等着,没等来田道友,却等来了无先生……

华如仙道出了前后原委,眼皮抬了抬,带着恳求的口吻又道:“无先生,您或与田道友有仇,却与我二人无怨,何不高抬贵手,在此多谢啦……”

孔滨会意,连连点头附和:“我二人有心拜入仙门潜修,还望无先生成全一二呢!”

无咎终于啃净了骨头,伸出油腻的双手摸向左右。两人慌忙躲避,生怕沾上油污。他反手从伙计的肩头抓来手巾擦了把,和颜悦色道:“我并无恶意,只是故人重逢欣喜难耐。既然两位有志前往灵山,又何妨不妨结伴同行呢!”

华如仙微微一怔,忙道:“无先生也要前往仙门?”

孔滨跟着瞠目:“又是为何呀?”

这位无先生自称仙门鬼见愁,他去仙门干什么?与如此一位怪人结伴,岂非惹祸?

“两位可有住处?”

无咎不答反问,换来两人直摇头,他不容置疑道:“那就说定了,两位便在天字三号房将就一晚。”

天字三号?那不是田奇的预订的客房吗,不用多想,占用客房的便是无先生,而田道友胆怯之下,再次一个人跑了,留下两个同伴在客栈中傻等。而这位无先生,若是真无恶意,与他这么一个高手结伴同行,未必是件坏事。再者说了,此时此刻还有选择吗?

华如仙与孔滨只得出声道谢,却各自神色苦涩。

无咎给自己倒了杯茶端在手中,说着闲话:“不知如意坊的桃花掌柜,她现况如何呀?”

他面带笑容,话语随意,与往日那个拆楼的恶人大相径庭,也与曾经的仙道高手判若两人,更像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凡俗书生,倒也给人几分好感。

华如仙抓着酒壶对口灌了下去,吐了酒气。他见无咎真的没有刁难,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几分精神,干笑道:“我二人谨记先生教诲,早已远离烟花之地……”

孔滨也是暗暗放下心来,附和道:“听说桃花开了家糕点铺子,生意很是不错……”

三人正在叙话,牧羊带着青女走了过来。

“哈哈,这两位道友瞧着面生,还请无老弟引荐一二,本人牧羊与青女妹子,有礼了!”

“大哥大姐呀,这是小弟的两位故人,华道友与孔道友,今晚同住一室,不妨亲近、亲近!”

“既为无老弟的故人,那便不用见外,且论论修为,叙叙年齿,排排长幼,看样子我还是兄长啊,哈哈!”

“牧羊道友,你没我年岁大,且修为相当……”

“谁说的?我岁数老大了,看着显小而已,如仙老弟,这杯酒我先干为敬,孔滨老弟,你也同饮啊……”

……

夜色渐深,客房中还亮着烛火。

四张木榻,只有两张有人。一个青衣女子盘膝静坐,一个白衣男子躺直了沉沉酣睡。而余下的两张木榻,则被拼凑起来,上面坐着三人,分别是牧羊、华如仙与孔滨。

牧羊为人豪爽,喜欢谈天说地,许是修为不高的缘故,对于修炼的诸多禁忌直言不讳,如今难得遇见同道中人,他是一刻都不肯闲着。而华如仙与孔滨常年在外奔走,见多识广,乡俗轶事无所不晓,再加上想要摸清无先生一行的底细,于是双方相见恨晚,索性彻夜长谈。

不知不觉,天色拂晓。

牧羊依然是精神抖擞,舒展着懒腰跳下木榻,笑道:“与两位老弟畅谈一宿,着实受益匪浅。但愿今日共赴灵山,以后同门修炼,哈哈!”

华如仙与孔滨终于没有了昨晚的战战兢兢,各自谈笑自如。

起初两人还担心着自家的安危,后来得知并非如此。无先生途经西塘集,纯属路过。正如所说,他与田奇有过节,而对于别人,还真的看不出有何恶意。

而他与牧羊、青女并非熟悉,乃意外相遇临时成行。他本人或许想着前往灵山有番成就,这才刻意结交道友,以免到时候孤立无援,一切原来如此简单啊!

华如仙与孔滨也从榻上落地,整理着着装,拈着山羊胡子笑道:“呵呵!我兄弟二人结识兄长,也是三生有幸!前往灵山的一应首尾,交由小弟料理!”

孔滨附和道:“华兄与上官家的子弟有旧,应该不差。而开启传送阵的费用,却是短缺不得。”

牧羊很是痛快,抓起包裹从中拿出一个小巧的皮囊示意道:“这是我与青女的金子,无老弟的还须问他本人……”他将皮囊塞到华如仙的手中,扭头招呼道:“无老弟,速速醒来,这便动身前往上官家,还请拿出金银……”

青女已然收拾妥当,冲着华如仙、孔滨颔首致意,随即又默默看向牧羊,感激之色溢于言表。而当她的眼光瞥向墙角的那道白衣人影,不由得露出几分嫌弃的神情。此行结识的道友,或沉稳有度,或见识过人,或豪爽敦厚,或是风趣大度,唯独那人惫懒成性,纨绔不改,且举止古怪……

无咎依然躺在榻上,闻声睁眼,慢慢坐起,打着哈欠,两脚落地,懒洋洋走了过来,笑道:“华大哥乃是有钱人,又怎会贪图小弟的金银!”

大哥唤得亲热,而转眼间就是一锭金子的代价。

这是装傻讹人!

华如仙有心辩驳,又暗藏顾忌,佯作大度道:“呵呵,区区一锭金子不在话下!”

而牧羊却是不作多想,大手一挥:“事不宜迟,及早动身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