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好友好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大桥伢子、姑苏石、草鱼禾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虽然踏上了灵霞山的地界,而真正的仙门尚在千里之外。

千里不算远,施展御风术,即使昼行夜宿,也不过三五日的路程。而这群天水镇的修士,各自的修为不同,脚力也不同,更何况多为羽士三层的境界,赶起路来要慢了许多。再加上山岭纵横,路途莫测。上官义唯恐出现意外,索性吩咐众人放弃御风术,而改作结伴步行,以便前后兼顾而首尾照应。

于是乎,十五人排成一线,拉开了数十丈,在深山密林之中慢慢穿行。

而上官义身为此行的长辈人物,并未走在前头,反倒是让上官剑与田奇带路,他本人则陪着某位先生落在最后。

不知不觉,日上头顶。

无咎抬脚踏着厚厚的落叶,又迈过了一截拦路的枯枝,遇到一片碎石堆,顺势找了块石头坐下,带着疲惫的神情摆了摆手:“诸位自便,我累了!”

他好像真的累了,挥手扇着凉风,张着嘴大口喘息,并抬眼看向四周。

这是一片丛林密布的山谷,随处可见合抱粗细的古木与牵扯不断的藤蔓。穿行其中,好像是不见天日。而斑斓的天光,透过树冠的缝隙洒下点点的明亮,又给人几分神往与几分期待。

上官义停了下来,扬声道:“在此歇息片刻!”

在头前带路的上官剑被迫止步,似乎不情不愿,抬脚踢飞了一堆腐败的落叶,这才恨恨坐在一截倒伏的树干上生着闷气。田奇颇为体贴,陪同左右而寸步不离。

余下的众人倒是神色轻松,各自就地歇息。

“上官道友,这又是何苦呢?”

无咎抱怨了一声,冲着上官义又道:“诸位赶路要紧,不必为我耽误行程!”

上官义径自寻了一块石头坐下,温和说道:“无兄伤势在身,我理当陪护左右!”

他一身灰袍片尘不染,三绺黑须整洁有序,清癯的面庞带着笑容,话里话外透着真诚。

无咎却是不领情,自嘲道:“难得上官道友一片好意,在下诚惶诚恐。若不见外,唤我无咎便可!”

牧羊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块肉脯:“无……无老弟,我一直当你是自家的兄弟……”他也想跟着称呼兄长,却有些难为情,而才一张口,还是道出了心中的不安。

华如仙与孔滨坐在不远处,举着手中的水囊讨好示意。几个天水镇的修士也在频频点头,借机打着招呼。

无咎接过肉脯,自然而然道:“多谢牧羊大哥的厚爱!”他看向众人,一一报以微笑。

牧羊放下心来,咧开大嘴哈哈一乐,转身走到华如仙与孔滨的身旁扑通坐下,欣慰道:“无老弟真乃性情中人!”

无咎的眼光落在远处的四道人影身上,其中的田奇正在东张西望而鬼鬼祟祟。

上官义则是在一旁神色端详,暗暗摇了摇头。眼前的年轻男子,相貌清秀,举止儒雅,言辞谦和,与地宫的那个疯狂之徒判若两人。他许是有感而发,叹道:“无咎,或许我上官家真的错怪了你!”

无咎品尝着肉脯,随声答道:“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”

他说的是大实话。

他没有野心,没有抱负,随遇而安,与人为善,得过且过,很像是一位好好先生,甚至于遐想散漫,并藏着一肚子的春梦。而一旦有人招惹了他,他便成了那个无法无天的浪荡子,血性张狂的杀戮将军!

一个俏丽的女孩子雀跃而来,脆声道:“叔父,且用些清水!”

她拿着一个水囊递给了上官义,乖巧坐在一旁,忍不住偷偷一瞥,随即又畏惧躲闪。

那是上官巧儿,十四五岁,如花的年纪,纯真而无暇,却已有着羽士三层的修为,堪称仙道之中万里挑一的美玉良材。而某位先生在这个岁数,还整日里在学堂中打架呢!

上官义饮着清水,怜惜道:“巧儿,上了灵山之后,要勤勉苦修,莫要负了大好年华!”

巧儿连连点头,嗯了一声,抬手揪着发梢,咬了下嘴唇,不无憧憬道:“但愿三五年后,修至羽士九层的圆满。十年之后筑基,便可返回天水镇!”

上官义摇头笑道:“修炼讲究水到渠成,欲速则不达!”

巧儿又是眼光偷瞥,轻声道:“他才多大啊,便已是九层的修为……”

上官义这才明白他侄女的用意,安慰道:“无咎道友根骨绝佳,乃是世间罕有的奇才,比不得!”

巧儿还是有些不服气:“巧儿不比他差……”

无咎没有想到还有人与自己攀比,得意之余,却又暗暗心虚,冲着上官巧儿呲牙一乐。

那女子的畏惧渐消,觉着有趣,嘴巴一撅,随即又低头窃笑。

上官义见到某人逗弄女子的手段颇为娴熟,忍不住轻咳一声,说道:“无咎,巧儿年幼……”

无咎对于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有着天生的宽容,因为他曾经有个妹子。他察觉上官义的话中有话,眉头微微一皱,有心驳斥,又觉无味,念头一转,问道:“青女拜入上官前辈的门下,本该庆幸才是,为何她神色哀绝且极为恐惧,着实叫人心生不解呢!”

上官义迟疑了片刻,出声答道:“想不到你观察入微,不为外相所惑。而事过之后,倒也无需隐瞒。青女为夺舍之躯,却神魂迷失而难以自我,若是前往灵山泄露身份,必然难逃一死。家祖早已察觉,便想着救她一命,却因你之故,而有所变化!”

不远处的牧羊大手一拍:“哎呀,怪不得青女妹子非同常人!”

上官义道:“真正的青女,早已不在人世。”

无咎恍然所悟。

当初见到青女的时候,便觉着那女子阴气太甚,以为她是鬼修。如今看来,真正的青女早已在产子的时候便已死亡,被外魂夺舍,又因修为不够而难以融合。却不知夺舍之魂又是谁,算得上一桩奇闻!

上官义将水囊还给身旁的上官巧儿,佯作随意道:“无咎、无道友,你并非筑基高手,却藏剑入体,神异非常,不知能否就此分享一二,亦好有所借鉴!”

无咎眼光一闪,站起身来:“师承所传,不为外人道哉!”

上官义不肯作罢,继续问道:“你……你难道真是灵霞山门主之徒?”

无咎点了点头,正儿八经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上官义忍耐不住,索性一言点破:“灵霞山的妙祁门主早已下落不明,却不知你师从何来?”

无咎抬手拍了下脑袋,尴尬笑道:“我总觉着什么地方出了差错,却又回想不起,原来言多必失,呵呵!”他站起身来,抬脚往前走去:“诸位安心歇息,本人先行一步!”

他被人揪住了破绽,却并不认错,脸皮很厚的样子,竟要独自离去。

上官义也是含笑摇头,劝说道:“不管你师承何人,切磋切磋道法,料也无妨……”而他话音未落,身前没了人影,顿时愕然:“手下留情——”

一道白衣人影快如清风,去若闪电,瞬间已到数十丈外,却又骤然一顿。

田奇正在陪伴着上官剑,兄弟俩窃窃私语。谁料祸从天降,他根本不及躲避,随即摁倒在地,竟是被人掐住了脖颈而动弹不得,惊得他大声惨叫:“救命——”

上官剑同样是吓了一跳,急忙闪身躲开:“住手——”

与此同时,远近众人均已动身追了过来。

只见无咎揪着田奇的耳朵一把扯了起来,任凭对方杀猪般的惨嚎,根本不撒手,转而冲着围过来的众人咧嘴一笑:“呵呵!我与田道友亲近、亲近!”不容上官剑阻拦以及上官义的求情,他揪着人往前走去,并低着头附耳说道:“小胖子,有本事你再逃一个!”

田奇嚎叫无用,已是六神无主,耳朵几近撕裂,更加疼痛难耐,别说施展土行术逃命,简直是生死不由己。他绝望之下,哭喊道:“饶命啊——”

无咎只管揪着耳朵大步而行,矮胖的田奇被他扯得连蹦地跳,踉踉跄跄,便如一个肉球在草丛中上下滚动。他对于哭喊声无动于衷,笑道:“小胖子呀,且说说土行术的诀窍,以及鬼修夺舍的秘诀,我便饶你一命又有何妨呢!”

上官剑有心阻拦,却又心怀畏惧,急得转身求救:“族叔,快快救下田兄弟!”

“无道友,你答应过祖伯……”

“呵呵,贱人有天收,我便是那替天行道的……”

上官义随着众人走到近前,才将出声求情,那一高一矮、一瘦一胖两道人影已顺着林间往前行去。他愕然半晌,忽而发觉那个年轻人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。你要是当他傻,注定吃亏上当。你要是当他性情多变而喜怒无常,他随即摆出一个人畜无害的模样。你要跟询问他的修为来历,他给你装糊涂。而转眼之间,他又亲昵唤着小胖子,以切磋道法之名,尽其折磨摧残之能事。

唉,那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!

“族叔——”

上官义回过神来,摆了摆手:“他与祖伯早有约定,应该不会轻易伤人性命!而你交友不慎,很是不该啊!”

他阅人无数,早已看出田奇的品行不佳,至少与那个同样顶着坏人名声的无咎比较起来,要更为的不堪。他既然身为长辈,不免顺口劝说了一句。

上官剑获悉田奇性命无忧,放下心来,随即又委屈道:“我与田兄弟,已相交数年,他从来不曾负我,实乃好人一个!”

上官义摇了摇头,语重心长道:“好友,未必就是好人!”他不再多说,扬声吩咐道:“启程!”

众人动身赶路。

上官巧儿已率先跑了出去,嘴里还发出笑声:“嘻嘻,小胖子,有本事你再逃一个,有趣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替天行道的那句话来自于老吉的书评,觉着过瘾便借用了,呵呵,至于杀不杀小胖子,要看他的造化了。对了,大家有红票别浪费,顺手来张,谢谢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