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风华梦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599126、o老吉o、小猪乖乖猫、醉死胜封侯、缄口、凝月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灵霞山,有三座奇峰闻名四方。

其中的紫霞峰,乃是门主与各大长老的洞府所在;赤霞峰,乃是各个堂口的所在;红霞峰,则为众多弟子的居住之地。

三峰相隔数十、或是数百里,各自高达千丈,矗立于茫茫云雾之中,宛如云海仙岛,又似空天楼阁,自有一番仙家的气象。

此时,在赤霞峰的北端,一处偏僻的洞府之中,有人在独自忙碌着。

洞府不大,一室一厅,三五丈的方圆,简陋且又透着几分寒酸。尤其是所处之地,虽也四下通风,却常年笼罩在阴暗之中,不利于吐纳修炼,早已空闲荒废了多时。

相对于掌门弟子的身份与地位来说,依着仙门的规矩,应该居住在紫霞峰,再不济也应该在赤霞峰给选个上佳的洞府,谁料最后竟被安置到这么一个地方。

而无咎他一点儿都不嫌弃,甚至于颇为满足于现状。

终于来到了灵霞山,并有了落脚之地,至少比起当年玉井峰的茅草棚有着天壤之别,难道不是吗?

他布下了五符阵封死了洞府之后,摸出一块褥子扔在石厅的地上,随即一屁股坐了下来,竟虚脱般的疲惫与无力。

累啊!

说瞎话累,勾心斗角累,而想要在绝境中冲出一条生路,更累!

稍有不慎,便将死无葬身之地。于是不得不挖空心思,装疯卖傻,再耍尽手段,终于在惊心动魄的博弈中抢得一线喘缓之机。

祁散人、祈老道啊,这都要拜你所赐!

为了混入杀机四伏的仙门,对付居心叵测的妙源、妙山,还有玄玉,以及众多潜在的敌手,只有编造一个又一个谎言,简直就是骑虎难下而步步惊心,着实叫人心力交瘁!

既然一切都因你祈老道而起,那你不妨抗下所有的罪责与骂名吧!

我若道出你被人抓去的实情,并亟待解救,只怕最后要救的不是你,而是本人的卿卿小命!故而,抢夺神剑的主凶是你,即将成为天下第一人的也是你,我的那把家传的神剑也是来自于你,至于以后又将怎样,天晓得!

而我也并非信口雌黄,实在是有所顾忌啊!

须知祁老道只要我取得神剑修为筑基之后,再返回紫定山救他,却根本没有提到灵霞山的几位长老,这本身就很蹊跷,表明他不愿被人知晓实情,或者说,是另有隐瞒,难道不是吗?

遑论真假如何,还是唬住了妙源与妙山那两个老家伙!尤其是门主令牌,在关键时候有了大用!

无咎抬手摸出一块玉牌,缓缓躺了下去,看着玉牌上的灵霞二字,长舒了一口气。

门主的令牌之中,藏着几句口诀,《灵霞诀》。此诀并无大用,却能驱使令牌穿越各种禁制。只要懂得口诀,便不用担心令牌的丢失。妙源长老还以为夺走了令牌,便让自己无计可施,却不知自己见惯了尔虞我诈,早已防备了这一手。最后关头的情形逆转,逼得他不得不就此作罢。而妙闵与妙尹两位长老的暗中相助,或也至关重要。早便听说几位长老不合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嗯,再次得以返回灵山,便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而想要寻找神剑,修为筑基,救出祈老道,以后还是免不了与妙源、妙山、玄玉等人周旋。且好好睡上一觉,养精蓄锐之后,再去斗智斗勇,各路恶人尽管放马过来!我将无所畏惧,我寻找我的紫烟!

无咎想到此处,嘴角一咧,闭上双眼,鼾声响起。

……

红霞峰。

一间洞府之中,有男女在说话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男的身着青袍,留着黑须,三、四十岁光景,相貌清瘦,神色稍显虚弱。他独自站立,端详看着手中的一个玉瓶,迟疑了片刻,这才缓缓出声道:“这是我早年间重金购得的一枚夺魂丹,有凝魂三年不散的奇效,本来留着自用,幸而筑基有成,今日不妨送给你。”

女子一身白衣,黑发披肩,相貌柔美,只是苍白的脸色显得有些憔悴。她伸出手来,接过玉瓶,关切道:“常先师叔,伤势如何?”

男子便是常先,苦笑道:“玄玉借口迁怒于我,于是被迫动手,不慎被他打伤,所幸妙闵师叔主持公道,这才暂且作罢,眼下已无大碍……”

女子疑惑道:“同门相残,又为哪般?”

常先摇了摇头,随口应道:“还不是为了……”他话语一顿,转而又道:“还不是为了那个无咎,紫烟应该与他相识。”

无咎?他人已远去,而有关他的传说还在。

紫烟垂下头去,秀眸中竟然闪过一丝失落的神色。

常先无意多说,示意道:“夺魂丹,虽有假天夺命之大用,却也害处不浅,除非穷途末路,不得轻易尝试。一旦不成,神魂与形骸俱销……”

紫烟轻轻“嗯”了声:“多谢师叔!”

常先看着眼前的柔弱女子,欲言又止,却感慨良多,忍不住自语道:“仙道蹉跎,红颜易老;白骨成灰,风华梦晓!”他大袖一甩,踱步走出了洞府。

紫烟兀自静坐,一个人冲着手中的玉瓶默默出神。

师叔的感慨,又何尝不是自己的无奈。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梦醒刹那,竟是一路的凋零。而自己身为女子,固然冰清玉洁,仙念执着,却不及那山野的花儿,尚能绽放结果,纵然枯萎败落,也不枉此生……

“姐姐——”

便于此时,一个圆脸的白衣女子闯入洞府。

紫烟藏起了玉瓶,嗔道:“叶子,何事慌张?”

她倒是错怪了叶子,对方并非慌张,而是一脸的惊喜扑到近前,嚷嚷道:“哎呦,不得了,那傻小子回来啦!”

“谁呀?”

“还能有谁呀,就是对你一见钟情的那个傻小子……”

紫烟微微一怔,苍白的脸上顿时飞起两片红霞,抬手作势欲打,却又顺势抓着叶子的臂弯,急促道:“他……他闯下了好大的祸端,还敢返回仙门,便不怕……”她竟微微气喘,语不成声,额头上冒出一层虚汗,关切与担忧之情溢于言表。

叶子兀自兴奋难耐,大声道:“他不怕呢!他是掌门弟子,修为强大,辈分比肩长老,住在紫霞峰上……”

“妹子,慢些说啊……”

“哎呀,我陪你去找那小子,途中再说不迟……”

“这……不妥吧……”

“有啥不妥啊?他为你舍生忘死,你对他念念不忘,倘若再次错过,姐姐你要后悔啦!再者说了,彼此有旧,登门拜访合情合理,我还想看看那小子变得如何厉害呢,据说他与玄玉师叔动手不落下风……”

叶子不由分说,伸手搀扶。

紫烟咬着嘴唇迟疑片刻,这才半推半就站起身来,又是一阵气喘,随之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,竟是让她有些眩晕、有些期待。

他真的回来了,是为了紫烟而来吗?他还是那么的疯癫,那么的痴情吗?

姐妹俩走出洞府,循着山径往西而行。

叶子嘴上不停,将昨日灵霞山所发生的一切悉数到来。

那人是随着天水镇一行来到了灵石,泄露行踪之后,竟然全无惧色,随即当众力挫玄玉,在灵霞台上大显神威。危急关头,他突然亮出了门主令牌,自称妙祁门主的弟子,接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着又舌战妙源长老。当时的情形,可谓一波三折而动人心魄。他最终力挽狂澜,逼迫四大长老承认了他的掌门弟子的身份,等等。

紫烟只管默默跟着叶子,脚步匆匆、心慌意乱。

记得他在当年逃离灵霞山的时候,便一扫怯懦,凶悍异常,如今再次返回,更加的叫人难以想象。或者说,他真的变了。他见到紫烟,又会怎样呢……

在二、三十里外,红霞峰西侧崖边的空地上,矗立着一座八角石亭,有弟子值守,还有弟子在左近聚集徘徊。

此处,乃是一座传送阵,乃是直达灵霞山各处的必经之地,也是寻常修士离开红霞峰的唯一要道。

此时,有三个年轻人围在石亭前。从衣着打扮看来,应是三个新入门的弟子。而为首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,容貌甜美,正带着清脆可人的话语声恳求道:“两位师兄,我要前往赤霞峰,还请开启阵法,小妹巧儿这厢多谢了!”

看着阵法的弟子是两个壮年男子,一个留着短须,一个络腮胡子,均有着羽士六七层的修为。其中一位留着短须的弟子笑了笑,摇头拒绝:“仙门有规矩,新晋弟子不得擅自离开红霞峰。这位小师妹,请回吧!”

自称巧儿的女子嘴巴一撅,焦急道:“哎呀,何不通融一二呢……”

左右的两个年轻人,十七八岁,相貌稚嫩,神色畏惧,悄声劝说道:“妹子,此地不比天水镇,门规无情……”

巧儿轻轻顿足,嫌弃道:“你二人回去便是,莫要管我!”她见对方站着不动,又带着一脸的孩子气,出声教训道:“畏畏缩缩,难有担当,忘恩负义,枉为男儿!”

两个年轻人有些委屈,抱怨道:“他是掌门弟子,谁能跟他相比呀……”

巧儿伸着小手指指点点,还想教训她的两位族兄,随即秀眸一闪,展颜笑道:“两位姐姐欲往何处,能否带着小妹同行?”

恰于此时,两道白衣人影从远处走到了近前。

叶子看着花儿般的小姑娘,意外道:“小师妹长得好精致呀,如何称呼?”

巧儿踮着脚尖嘻嘻一笑,很是天真烂漫的模样,随即又拱手为礼,清脆悦耳道:“我是上官巧儿,昨日拜入仙门,今日想去赤霞峰寻找好友……”

紫烟随后而至,看着柔美纯真的巧儿,也不禁微微含笑,却又暗暗心生羡慕。当初的自己也曾这般的年轻,这般的无忧无虑!

叶子心有好奇,问道:“你的好友是谁,何故如此急着见他?”

巧儿胸脯一挺,两眼中星芒闪动:“他是无咎呀,难道两位姐姐没有听说过他的大名?”她似有炫耀,却又含羞一笑:“来时的途中,只有他对我最为和善可亲,尤其他说起笑话来,最为有趣啦!而他日前身子有伤,来到仙门又与前辈动手较量,我很是担心呢,便想着前去探望,顺便送他两瓶丹药。还请两位姐姐带我同行,哪怕看他一眼也成!”

叶子退后一步,故作惊讶:“小师妹,你人小、心不小啊,不会是喜欢上了那个无咎吧!”

她自觉有趣,回首笑道:“姐姐……”

而紫烟的脸上没有了笑容,苍白的双颊罩了一层寒意,随即低头紧紧咬着嘴唇,紧接着脚步踉跄,竟是转身便走。身后传来叶子的呼唤声,她幽幽长叹,头也不回……

……………

ps:上架啦,出阁啦,卖身啦,很紧张啦,恳请各位订阅;啊!不过请相信曳光,相信这本书值得一看,前期铺垫即将结束,接着将大乱神洲,后半部尝试着展开史前文明的画卷,并点明故事的主题与天刑纪的意义。真的希望我们一起把这本书写完,再次鞠躬拜谢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