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走动走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要不要日我、o老吉o、书友小man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红霞峰的山林云雾之间,三道人影时隐时现。

上官巧儿走在前头,不时回头说笑几句。偶尔触动道旁的枝叶,顿时露水飞溅。她一惊一乍,又情不自禁呵呵直乐。

无咎看着那无忧无虑的小丫头,也是不由得露出微笑。

玄玉默默随后,心绪不明。

所经之处,奇石嶙峋,松柏掩映,芝兰芬芳,煞是赏心悦目;四周峰峦叠嶂,山岚弥漫;远处则是天蓝云海,空灵无际。恍惚之中,给人置身于仙境或是漫步云端的超然妙趣。

越过一道山岗,转过一段栈道,再穿过一片竹林,又去三、五里,四周豁然开朗。苍翠满目的山谷之中,一条飞瀑从天而降。潭水岸边,流水潺潺,雾气氤氲,人影绰绰。几道霞光从天而降,顿然间七彩闪烁而犹如幻境。

上官巧儿蹦蹦跳跳着,抬手一指:“无兄快看呀,此处便是红霞峰的红霞谷,几位师兄们都在呢,还有传功的师兄……”

无咎嘴角带笑,随声看去。

他之前没有见到紫烟,还被叶子训斥了一通,并≠,..未失落沮丧,反而心情不错。

紫烟无恙便好,来日总有相见的时候。至于玄玉那个家伙,他是因为欲求不得而生妒恨,难免出言诋毁紫烟,暂且不与他计较。

走下山坡,到了山谷之中。

云雾淡去,情景一目了然。

潭水岸边的草地上,远近坐着二三十道人影,有男有女,年纪相貌不一。而其中不乏熟悉的面孔,牧羊、上官剑,以及来自于天水镇的修士均在其列。居中的一块石头之上,坐着一位方脸的男子,留着短须,身着青衣,二十五六岁的光景,是位六层修为的羽士高手。

众人察觉动静,纷纷起身。

那青衣男子则是跳下石头迎了过来,在数丈之外举起双手:“师叔……”他虽然相貌粗犷,而言行举止却颇为谨慎,神色微微躲闪,尴尬又道:“无……无师兄,小弟古离有礼了!”

无咎放缓脚步,报以微笑。

上官巧儿跟着分说道:“这位古师兄很厉害呢,乃是我等新晋弟子的传功师兄!”

古离,乃是当年同来灵山的伙伴之一,竟然有了六层的修为,并成为了入门弟子的传功师兄,看来境遇不错!

“古兄不必多礼,请自便!”

无咎走到古离的身旁,轻声回了一句。

玄玉则是神色矜持,谁也不理,径自穿过山谷,直至踏上一条悬在水面上的栈桥,这才停下来驻足等候。

古离见无咎还是从前惫懒随意的老样子,稍稍心安,跟在身后问道:“师兄有无见到陶子与红女?陶子的修为难有长进,被派了玉井峰的差使,而红女嫌他拖累,两人已分道扬镳……”

红女,一个来自贫苦农家的女子,因为陶子的缘故,这才踏上仙道,两人本来情投意合,谁料来到灵山之后,反倒是缘分已尽!

无咎脚下一顿,回头看向古离,却欲言又止,含笑摇头继续往前。

古离本想借机叙叙旧情,只得作罢。

“无老弟,牧羊在此!”

一个高大的壮汉在摆手示意,随即又不无炫耀般地哈哈大笑。

在场的弟子们也是跟着举手致意,一个个神色讨好。其中的华如仙、孔滨,以及来自天水镇的修士则是迎上几步,显得与众不同。当然还有人低着头转过身去,显然是不愿看到某人的到来。

“牧羊大哥,别来无恙!”

无咎走到牧羊的身前,伸手便想拍拍对方的肩头以示亲近,却又发觉对方的个头太高,忙收回手来转向华如仙与孔滨等人,笑着又道:“此处没有如意坊,倒是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,嘿嘿!诸位同门,幸会啊!”他踱着方步,话语随意,神态自如,君子彬彬,与那个曾经狂妄无边的掌门弟子判若两人。

众人意外之余,钦羡有加。

怪不得人家能够成为掌门弟子,面对强权不拯,面对弱者不矫情,这才是名流风范,高人的派头!

无咎穿过人群,悠哉自在地到了潭水边,冲着一道尴尬站立的人影呲牙一乐,转而挥臂冲着一个闷头独坐的矮胖子“啪”的就是一巴掌,不容躲避,顺势伸手揪住对方的耳朵便给强行拽了起来,嘴里骂道:“小胖子,你如今躲到仙门之中,便以为万事大吉了,我见你一次、打你一回……”

“哎呦,饶命啊”

小胖子田奇以为低着头、背过身,便能来个眼不见心不烦,谁料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,他被揪住耳朵,疼痛难耐,两脚直跳,凄惨呼救。

一旁的上官剑,早已换了一身青衣长衫,成为了仙门弟子的装扮,而他心高气傲的秉性尚在,忍不住怒道:“无师兄你有言在先,缘何还不肯放过他?”

无咎又是几巴掌,将田奇的黑脸扇得紫红,接着“砰”的一脚,将圆滚的身影给踢飞出去。

“哗啦”

田奇落入潭中,连呛几口水,这才好不易趴在岸边,已是鼻涕泪水横流而狼狈不堪。他绝望喊道:“掌门弟子恃强凌弱,还让不让人活了,呜呜……”

无咎不以为然道:“小胖子少装可怜,信不信我再打你一回?”

田奇急忙噤声,两眼直转,却躲在潭水中不肯上岸,生怕某人再次撒野。

无咎这才嘴角一咧,冲着上官剑说道:“我有言在先,不会动手杀他,而想一想坡下村的数十冤魂,又实在是忍无可忍。你交友不慎,好自为之!”言罢,他在一道道诧异的目光注视下扬长而去,没走多远,又不容置疑丢下一句道:“小丫头,回去修炼!”

上官巧儿追了几步,只得停下,却又冲着远去的背影嘴巴一撅,不服不忿道:“你敢瞧不起我,哼!”

……

在红霞峰的东南一侧,有个地方叫作日照崖。

行到此处,无路可寻。

不远处那道突兀而起的山峰,据说便是常先的洞府所在。

玄玉踏着飞剑悠然腾空,转瞬间不见了踪影。既然某人怕摔死,他也懒得自作多情。

无咎则是抓着峭壁间的藤蔓攀援而去,片刻之后,跃上一块向阳的山崖,这才发觉有人早已等候多时。而除了玄玉之外,还有一位黑须青衣的男子静静坐在一间洞府的门前。

“玄玉,你要纠缠到何时才肯罢休?”

那人看了一眼无咎,似乎有些意外,而不过少顷,恍然摇头,淡淡笑道:“又见面了……”

无咎举手致意,神色好奇。

所在的山崖足有数十丈方圆,四周云雾漫卷,而极目远舒,却又天宇澄澈而空旷无际。人在此间,顿然心胸开阔而浑然忘我,真是一个远离尘嚣、避世修行的好地方!

“常先,今日我将无咎带到此处与你对质,孰真孰假,孰是孰非,理当有个交代!”

玄玉出声打断了常先,稍作沉吟又道:“那篇经文,除了你我二人,以及木申与无咎之外,再无他人知晓。此事若被门中的长老获悉,只怕你到时候悔之晚矣!而我并无恶意,只求分享经文!”

常先点了点头,颇为无奈道:“如何对质?”

玄玉哼了一声,转过身来。

无咎尚在东张西望,没事人一般,忽而察觉四道眼光同时看向自己,他这才回过神来,分说道:“我曾得到一篇经文,详略不知,途中被人抢走,就是他……”他抬手指向常先,一脸的坦然。

玄玉猛然转向常先,却见对方呵呵笑道:“呵呵,想不到三年前云岭深处的一位文弱书生,竟然成为了我灵霞山的掌门弟子,这可谓境遇非常,世事难料也!”

无咎耸耸肩头,满不在乎道:“实属侥幸……”

常先眼光一闪,拈须又道:“无咎,你既然声称经文被我夺走,我当时有无带着经文离开?”

无咎想了想,答道:“这个……倒也不曾!”

常先又问:“为何呢?”

无咎脱口而出:“被你烧了!”

常先接着问道:“真的被我烧了,还是另有缘由呢?”

无咎偏着脑袋想了想,应道:“你说……经文为兽皮炼制,稍有不慎,便将自行销毁。”

常先继续发问:“之后又是怎样?”

无咎如实道:“你御起飞剑,带我离开了云岭。”

常先不再追问,冲着玄玉微微一笑:“呵呵,我当年在云岭深处的镜湖岸边,见到一位凡俗书生盖着一张兽皮睡觉,便拿过来观看,却触动其中的禁制,结果那经文烧成了灰,于是我愧疚之下,便带着他离开云岭,权作抵偿毁坏经文之情,并声明从今往后两不相欠!”他话语一顿,转而又道:“无咎,是否如此?”

无咎苦笑了下,默默点了点头。

常先却是脸色一沉,看向玄玉道:“这便是对质后的实情,师兄是否满意,是否还要纠缠,是否还要禀报长老而无中生有?”

玄玉的眼光始终在对话的两人间来回打量,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。他狐疑不定,却又无计可施,悻悻哼了一声,径自踏着剑光飞下了山崖。

无咎也不逗留,翻身下崖,而他离去之际,口中传音道:“缺德事也干的如此滴水不漏,我真的服了你。不过,你带我前往灵山,并非为了抵偿毁坏的经文,而是借阅之情。两字之差,天壤之别!”

常先兀自端坐如旧,微微一笑:“早年间我与妙祁师伯最为亲近,不知他老人家是否安好?”

“哼!他好得很呢!”

“嗯,闲暇时分,你我之间,也不妨走动、走动!”

();|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