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真假不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、要不要日我、轰炸机2o、多情的话语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在外溜达了两日,回到了他赤霞峰的洞府。﹍雅﹏文吧w-w·w`.-y=.

他虽然没能前往紫霞峰,却也在乱逛的时候,摸清了紫霞峰所在的方位,以及远近四周的地形地貌。

玄玉并未离去,而是就近住下,看守着那条铁链栈桥,继续着他的陪伴守护的职责。图谋已久的《天刑符经》,最终还是一无所获,好像那篇经文只是一段诱人的传说,从来不曾存在过。他颇为郁闷,却也没有声张。至于他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而无咎返回之后,一连数日都没有露头。

他没有闲着,独自躲在洞府之中,一手攥着灵石养精蓄锐,一手拿着祁散人的那枚玉简凝神查看。

祁散人的图简之中,甚为详细,不仅标注了紫霞峰的大小楼阁殿宇、诸位长老的洞府所在,以及各处禁制的出入关口,还有开启禁制的手诀与法诀。尤其是藏剑阁的内外上下,更是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阵,显得极为错综复杂,看不了片刻,便叫人头晕眼花。

所谓的藏剑阁,倒也名不虚传。

依着祁散人的说法,在藏剑阁下方的地宫之中,真的藏着一把神剑。试图寻到神剑的下落,务必要潜入藏剑阁中。而熟悉并牢记出入的途径,乃是关键的一个步骤。至于能否如愿,还要看最后的运气如何!

不过,想要在灵霞山的几位长老的眼皮子底下,闯过重重的关卡,再寻获神剑,又是何其难也!

而无论怎样,都要竭尽全力去尝试一回。

老道也不容易啊,还在眼巴巴等着自己去救他呢。<>曾经的仙门门主,落魄在外不敢回家,着实够可怜的,却不知又是谁在暗中害他。

此外,那个常先在三年前坑了自己一回,而如今自己并未揭穿他的诡计,改日不妨与他走动走动,趁机询问一下《天刑符经》的用处。倘若他没有诚意,自己也没有闲工夫陪着他周旋下去。

再一个,但愿紫烟闭关有成,来日双宿双栖、比翼齐飞,嘿嘿!

嗯,又乱了,再这般这下,要耽误大事儿。

我要心无杂念,我要凝神贯注……

无咎继续埋头用功,如此又过了两日。雅文8.=·n=8`.com当他终于熟记了玉简中的禁制阵法,却对于诸多的手诀、法诀感到头痛的时候,有人来访,竟是妙源长老。

他只得打开洞门,摆出迎客的架势。

而妙源长老踏入洞府之后,淡淡问了两句,忖思片刻,竟是转身就走。

妙源长老问道:“妙祁师兄有没有说过他离开灵山的缘由?”

无咎答道:“不曾听说!”

妙源又问:“能否将两把神剑借来观摩一二?”

无咎拒绝:“不能!”

在妙源走后的第二日,妙山长老来访,同样是问了两句话,接着丢下一声冷哼扬长而去。

妙山长老问道:“据悉,妙祁门主被人暗害,那人是谁?”

无咎答道:“家师不曾提起!”

妙山又问:“妙祁门主离开灵霞山的时候,真的带走了那把神剑?”

无咎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在妙源与妙山两位长老相继到访之后,妙闵与妙尹两位长老又结伴而来。<>

妙闵是个脸色红润的和气老头,未曾开口便已是笑容满面。他同样问了妙祁师兄有无提起仙门的旧事,譬如对于几位长老的看法,等等。

无咎则以事关前辈的名声为借口,用了一句“不便非议”挡了回去。

妙尹是个病怏怏的书生模样,说起话来断断续续且又用意不明。他问道:“得到神剑,固然是好,而凡事祸福相依,你可知晓其中的害处?”不待回应,他接着又问:“你没有想过得到七把神剑的下场又是怎样,妙祁师兄有无交代……?”

无咎很干脆地摇了摇头。

妙尹与妙闵相视苦笑,彼此带着玩味的神色告辞离开。

无咎则是在用功之余,默默想着心事。

记得祁散人说过,只要得到七把神剑,自己的修为将会抵达一个很高的境界,至于以后又将这样,老道他总是闪烁其词。倘若下场不妙,无非是得罪神洲仙门,惹来天下修士的妒忌,不然还能怎地?

而几位长老,都是老滑头,一个个心机深沉,叫人捉摸不透!

无咎无暇多想,接着琢磨开启禁制阵法的手诀与法诀。﹏雅文8w=w=w`.而一个半道儿踏入仙途的凡俗书生,不事修炼,如今强行研修来自于人仙前辈的繁杂手诀与法诀,着实勉为其难。好在他虽然装疯卖傻,却非真笨,横下心来,渐渐有所收获。

不知不觉,又是几日过去。<>

无咎依然坐在洞府石厅的褥子上,低头看着膝头的玉简,有些精疲力尽的模样,两眼中却是闪动着几分喜悦的神色。

少顷,他抬手一挥,被吸纳殆尽的灵石碎屑洒落在地,接着十指掐动,一串串加持法力的符文接踵飞出,片片光芒凝聚成形,又相继旋转着而缓缓消散无踪。

嗯,有志者事竟成。

连日来的不眠不休,终于记下了数十道晦涩的法诀。不仅于此,对于禁制阵法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。只是想要潜入紫霞峰的藏剑阁,眼下为时尚早啊!

无咎还没来得及缓口气,洞口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他急忙收起玉简,一脸的不耐烦。

又是谁啊,还让不让人消停了?

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出现在洞府之中。

无咎还想开启阵法,却被人破阵而入,他怒道:“你不告而入,全无礼数规矩!”

来者脸色黄瘦,一身青衣,并非旁人,乃是常先。他四下张望,不以为然笑道:“自从上月一别,再不见你人影,我此番回访,正是全了礼数。怎奈你的阵法破败不堪,权且好心提醒一二!”

此人干起缺德事儿,滴水不漏,强闯洞府,同样是有着冠冕堂皇的借口!

无咎意外道:“你怎能看出我阵法的破绽?”

他的五符阵,早在古剑山苍龙谷的时候,便已破损,好在有着五面阵旗,尚可勉强使用。谁料今日遇到了阵法高手,竟被一眼看出了其中的破绽。

常先也不见外,像是到了自己的洞府,在石厅中踱着步子,还不忘伸头查看隔壁的洞室:“我虽修为不济,却擅长于丹道、阵法的修行,不敢说造诣多高,至少在灵霞山还没有对手!”他说到此处,摇头又道:“哎呀,你好歹也是掌门弟子,怎能居住在如此简陋的地方……”

废话!我想住在紫霞峰呢,没人答应啊!

无咎依旧坐在原地,两眼盯着常先的一举一动,疑惑道:“你莫非为了修补阵法而来,费用几何?”

常先转悠了一圈,在不远处施施然盘膝而坐,不换不忙抚平了衣摆,呵呵笑道:“修补阵法不难,只要你如实回我几句话便可!”

无咎手掌一翻,面前多了一包干果,他捡起一枚丢入口中,边吃边说道:“有话便问,不必拐弯抹角。”

他辛苦多日,腹中饥饿,如今外人当面,只顾着吃着痛快而全无顾忌。

“你还是当年的德行,本色不改啊!”

常先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躺在云岭湖边睡觉的凡俗书生,禁不住摇了摇头,随即抹了把胡须,沉吟又道:“我知道你经历不凡,也知道几位长老分别来过,在此不必赘言,我只想问你,妙祁师伯的伤势如何?”

无咎吃着干果,好像没听见。

常先不以为意,随手布下一道禁制封住了四周,自言自语道:“当年师伯在闭关之际,遭人暗害,伤势之重,可想而知。而他老人家要在百年间恢复如初,已属不易,又如何修至地仙后期,或是飞仙境界呢?要知道修至飞仙境界,必有天劫雷霆降下,根本瞒不过神洲仙门,你却是张口就来……”

“咳咳——”

无咎像是被果核噎住了,勾着头猛咳两声。

修至飞仙境界,竟然还有天劫?此前没听说过,便是典籍之中也不见记载?

哦,或许境界太高的缘由,故而少有论及!

这个家伙是在吓唬自己,还是有意提醒自己?倘若瞒不过他,又如何瞒过几位长老?

常先对于某人的窘态视若未见,继续说道:“你如今带着一块令牌,两把神剑,以及一身匪夷所思的修为,并顶着掌门弟子的身份闯入仙门,究竟想干什么?”

他话到此处,笑容渐收,清瘦的面庞稍显冷峻,微微眯缝的两眼中精芒一闪:“而你若是妙祁师伯的弟子,师伯他应该深知其中的厉害,又怎会让你只身冒险,能否给我说个明白?”

妙源等四位长老分别到访,用意各有不同。而不管是谁,都显得高深莫测,便是问起话来,也是点到为止。本以为常先也会含糊其辞,或是旁敲侧击,谁料他语出惊人,竟然直至要害。

无咎丢下干果,神色微愕,念头急转,轻声说道:“哦……原来你以为我掌门弟子的身份有假……”

常先依然是神色逼人,话语冷彻:“你的身份暂且不论,而你来到仙门的企图却是不得不令人猜疑?”

无咎眼光一闪,反问道:“你以为我的企图又是什么?”

常先的身子微微前趋:“这正是我的疑惑所在,也是几位长老的关切所在!”

噫,我只想寻找神剑而已,难道已被人识破了用意?这是在吓唬我呢,还是在套我话呢?

无咎的眼光不躲不避:“我若是说,我此行意在查清暗害家师的仇人,你是否相信?”

常先摇头:“不信!”

无咎嘴角一咧,轻描淡写道:“信不信由你!”他抓起一枚干果丢在嘴里,不容常先出声,接着反问道:“《天刑符经》是何来历,有何用处?还有妙严长老,他人在哪里?”

常先没有急着答话,而是眼光审视,直至片刻之后,这才淡然一笑,出声道:“《天刑符经》,乃是一篇经文,或与神剑有关,我至今也是懵懂不明。至于妙严长老,在两年多前,也就是你逃离灵霞山的那个时候,被妙山长老打伤,如今正在闭关修养。不过……”

他站起身来,带着捉摸不定的神情又道:“不过,妙严长老与妙祁师伯最为交好,你来日若是有难,不妨求他帮衬一二!”

无咎默默吃着干果,忖思不语。

常先挥袖撤去禁制,抬脚走向洞口,忽而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示意道:“将你的阵法交给我,三日后还你!”

无咎稍作迟疑,掐动法诀。与之瞬间,从洞府四周的石壁中飞出了五道光芒,旋即化作五面阵旗,又一一落在了常先的手中。却见对方低头端详,好奇道:“这套阵法来自何处?”

“家师所传!”

“当真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又说瞎话!这阵旗年代久远,并非仙门之物……”

“哼,我自从被人骗走了《天刑符经》之后,便再也真假不分!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ps:推荐一本天刑纪书友写的小说《弥天神珠》,是新书,大家可以试试,本站搜索即可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