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嘴馋惹祸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达布油米特、大明布衣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天上无月,夜色黑沉。

一缕清风平地而起,瞬间掠过草丛,攀上山岗,继续盘旋不止。

此处应该位于赤霞峰的三四十里之外,再往北去,则是茂盛的山林,与绵延无际的崇山峻岭。倘若离开灵霞山,或是一条去路,至于有无修士值守,暂且不得而知。

片刻之后,四周不见异常。

清风悠悠升起,划过夜空往西飘去,不过少顷,竟是化作白光微微闪动,去势骤然加快,便像是一道风影,又似夜空下的一片游弋的雾气。转瞬之间,再又尽数失去了影踪。

须臾,三百里外的山谷之中,一缕清风失而复现,就近循着一株古树倏然而上,继而盘旋在茂密的树冠之间。

正前方的数里之外,一座占地百余里的山峰横亘而起,四壁悬崖,高耸千丈,浑如天地间的一道墙壁,肃穆神秘而又凛然不可侵犯。

若是方向无误,这便是紫霞峰!

清风好像在凝神观望,依然不见异状。少顷,清风落下树梢,悄悄往前飞去,而尚未临近,又在百丈远处迟疑起来,随即循着山脚缓缓绕行。他很是谨慎,不慌不忙围绕着紫霞峰转了一圈。

正如祁散人在玉简中的交代,紫霞峰的四周并无阵法的护持。而小心无大错,总要亲临实地查看一番。

果不其然,一路畅通无阻。

而接下来是由峭壁攀援而上,还是从地下潜入呢?

记得藏剑阁位于紫霞峰的主峰之巅,前后左右遍布着楼阁殿阁以及各大长老的洞府。稍有差池,必将惊动四方……

清风静静越过丛林、石岗,在山峰正北的一面峭壁前缓缓停下。他似乎有了计较,不再耽搁,直接扑向峭壁,而才将没入山石之际,随即现出一道裹着光芒的淡淡身影,正是无咎的模样。他在山石之中原地旋转,察觉行动无碍,这才放下心来,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所懂得的遁法之中,只有冥行术与风行术尚算娴熟。冥行术固然神异,却更加擅长于疾驰。8  w-w`w-.=要在地下穿行自如,还须借助土行术与鬼行术。而土行术与鬼行术尚未精通,很是差强人意。如今只能将所有的遁法混杂使用,权当一锅烩。这便是误入仙途的尴尬,总是不伦不类而又没可奈何。

无咎稍作歇息,往前遁去,渐渐临近山峰的腹地,察觉神识中有所异样。

而山石的阻隔,神识仅剩下往常的三成威力,若是土遁疾行,有时只能看出去千丈远,且前后左右不同,稍加不慎便会遗漏错过。

他急忙停下,再次凝神查看而若有所思。

数十丈外,似有法力存在。不用多想,那是阵法禁制。

而人在此间,稍显闷热,即使灵力护体,也能察觉到无形的炙热伴随着浓郁的灵气缓缓涌来,使人为之精神一振,却又隐隐畏惧不安。

无咎不敢往前,掐动法诀直奔地下深处遁去。

祁散人的玉简中有过简略的记载,紫霞峰的地下设有阵法,为禁锢灵脉之用。除此之外,老道并未多作提示。而更多的阵法设于山峰之上,同样也是更为凶险的存在。

片刻之后,无咎不得不停了下来。

愈往地下,愈炙热难耐,而那禁锢灵脉的阵法,依然无穷无尽且不见破绽。凭借着自己的修为,难以寻出端倪。既然此路不通,只能另寻去处。

无咎返身往回遁去,谨慎起见,没有直上,而是悄然穿出石壁来到原地,复又化作一缕清风,循着峭壁直奔峰顶。

没过多久,眼前豁然开朗。

与此同时,一道晨曦撕开黑夜的笼罩,朦胧之中,赤霞峰上的殿宇楼阁依稀可见。

天亮了!

无咎蓦然一惊,骤然飘离山崖直奔地下扎去,直至百里之外,才跃出地面疾行而去。

忙活了半宿,竟然忘了时辰。

虽然不曾看清紫霞峰的全貌,却也并非一无所获。至少尝试了各种遁法的融合,并确认了潜入紫霞峰的途径。待晚间再来……

赤霞峰下,一缕清风飞驰而至,稍稍辨别方向,直接没入山石峭壁,再又一路往上,瞬间穿过山脚而抵达峰巅的洞府之中,随即现出无咎疲惫的身影,却来不及缓口气,急忙打开洞府的阵法,紧接着便听有人好奇道:“你这是去了何处呀?”

“我哪儿也没去——”

无咎随声敷衍,抬脚往外走去。>吧>_﹏﹎w-w-w=.-y`a-w-e·n·8·.·c-om

玄玉人在门前,适时往后退了几步,随着栈道摇晃,他整个人也在随着飘忽,却又带着莫名的微笑,两眼中诡异不定:“呵呵!我在此处等候多时,谁料洞中无人回应……”

无咎走出洞府,抬眼望向四方。

近前还是山岚弥漫,颇显晦暗莫测;远处则是霞光万道,天色焕然。

“你若在洞内静修,不该没有察觉呀?莫非夜游去了,呵呵……”

玄玉依然不依不饶,笑得暧昧。

无咎这才收回眼光,嘴角一撇:“我在拉屎呢,总不能光着屁股见你吧?”

他话语粗俗,满脸的不在乎。

玄玉神情一僵,挥袖摆手,好像面前臭不可闻,很是厌恶的模样。

身为仙者,乃餐风饮露的雅士,有人却是如此的粗鄙不堪,着实让他无言以对。

而无咎对付自命清高之人很有一套,张口便堵住了玄玉的质疑,随即又是神色一凝,上下打量道:“咦,天色尚早,你缘何扰我清净?”

玄玉摇了摇头,竭力散去不快:“我没日没夜陪你在此静修,偶有所悟,自当分享,谁料你却是叫门不开,着实令人扫兴!”他轻描淡写说着,转而逼视道:“灵霞山秋色甚美,何不外出赏玩一番呢……”

无咎哼了一声,便欲拒绝,却又心思一动,随口答道:“嗯,闲着也是闲着,尚不知何处的风景最为赏心悦目?”

玄玉却是微微一怔,眼光闪烁,抬手摸着下巴,沉吟道:“由此往南数百里,有片白雾林,尽为千年的古木与数不胜数的奇花异草,很是不差……”

“太远了!”

“出了山门往西,百里外有个彩云谷,谷内果树众多,均为世间罕有……”

“嗯、嗯,我喜欢吃果子,且去瞧瞧,烦请带路!”

无咎双手一拍,喜不自禁。

玄玉不再多说,转身就走。

无咎眉梢一挑,眼珠转动,抬手封住了洞府,这才歪着脑袋摆出沉思状慢慢跟了过去。而他动身之际,又回头看向脚下而神色疑惑。

曾经的一对冤家,如今彷如成了好友,彼此结伴穿过传送阵,再由灵霞台前往山门。

玄玉也好像真的忘记了前嫌,途中指点着灵霞山各处的风景。不过,离开灵霞台的时候,他与两位看守阵法的修士交代了几句,意思是说,某人烦闷难耐,出门逛逛,倘若长老追究,有他担待,等等。

阵法打开,通往山外的门户呈现出来。

一会儿的工夫,到了山门之外。

玄玉指明方向,头前带路,应该是为了顾及某人,故意舍弃飞剑而改作步行。

无咎则是不紧不慢,一步七八丈随后而去,手里却是暗中扣着一块灵石,不忘借机恢复体力。

一个时辰之后。

当越过几道狭窄的山峡,前方出现一座不大的山谷,四周群峰耸立,当间林木茂盛而霜染斑斓。远远看着,恰如彩云片片。行得近了,但见林间树枝上果实累累,色泽夺目,煞是清香怡人。稍有惊动,鸟飞兽走。明媚的天光之下,别有一番景致。

“呵呵!这便是彩云谷,虽然不过十数里,却有野生果树无数,且罕有人至,如今成为了鸟兽欢聚之地!”

玄玉的去势不停,很是轻松随意。

无咎随后左右张望,满眼的好奇。

山谷的草地上,铺了一层熟透烂掉的果子与落叶,随处可见鸟兽的足痕,颇显狼藉不堪,而枝头上依然挂满了果子,那黄的、红的、黑的、紫的,斑驳点点颇为诱人。只是那些果子都没见过,或许典籍之中有得记载。

“此乃刺梨,又名清气丹……此乃红丹果,甚是酸甜可口……此乃药杏,实则野枣……此乃赤汤,香甜非常……此乃……”

玄玉一边分说,一边往前行去。

无咎已是忍耐不住,脚尖一点纵身入林,信手乱抓,摘得果子品尝起来。

既然大老远的来,总要饱饱口福才是。

这些野果天生地长,难得一见,不管是酸的甜的,无不鲜美异常。

便在他吃得满口生香之际,玄玉在前方讥笑道:“那些烂果子俗不可耐,真是好没见识!这逍遥果,方为仙品灵物……”

无咎自顾抓着五颜六色的果子,忙不过来,展开袖子兜着,边吃边走,渐渐到了山谷的深处。

却见玄玉站在一片草地上,四周清清爽爽,而不远处则长有一株过人高的树木,枝干虬生,枝叶翠绿,看起来很是不凡。尤其是枝杈间还结着数十颗红果子,鸡卵大小,无不晶莹圆润,且散着浓郁的异香,使人闻了便不由得心醉神迷而垂涎三尺。

“嗯,好东西!”

无咎走到近前点了点头,很识货的样子,又忙着抓起一个果子扔进嘴里,“扑哧”一声,果浆迸溅,这才带着意犹未尽的神情,含混不清问道:“这逍遥果……有何说法呀……”

玄玉不愧为筑基修士,很是博览强记,朗声又笑:“呵呵!此果不仅味道甘美,有益气养神之用,还能强身健体,提升修为。古籍为证:啖得逍遥果,一步可登仙!”

人坏与不坏,在乎品行,却不耽误他长得英俊,口才好,修为高。此时的玄玉,正是这么一个人。

而某人嘴馋,也是一种嗜好。不过,有的时候嘴馋惹祸。

“哦……当真?”

“当真!”

“我要尝尝!”

“悉听尊便!”

无咎的嘴里吃着,眼光瞅着,抬脚踢向果树,随即“噼里啪啦”落了十余颗果子。他弯腰俯身去捡,袖子里的果子又掉了一地。他不管不顾,两手乱抓着塞入口中,接着“扑哧、扑哧”几颗果子下了肚。他捧着一堆果子转过身来,擦拭着嘴角的果浆,嘿嘿乐道:“嗯,又香又甜……好吃……咦……”

而他话没说完,神情怪异,笑容僵硬,腿脚一软,竟是缓缓瘫倒在地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