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仙途落寞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坐在门前,与玄玉说了会闲话,最终话不投机,各自沉默下来。8小 说`

于是他便靠在石壁上,两眼半睁半闭,似睡非睡,继续散开神识,看那风过幽谷,听那云雾翻卷,静静感受着天地的永恒与光阴的变化。当正午过后,日光偏移,所在的赤霞峰后山更加显得阴暗。他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,眺望着远处的风景,并冲着红霞峰的方向出了会儿神,这才意兴阑珊般地转身返回洞府。“砰”的一声封禁了洞门。他像是一位真正的修士,要继续躲在洞府中安逸下去,从此昼夜不分,岁月久长!

玄玉依然守在崖边的石头上,凝神入定的模样。而随着对面洞府的关闭,他睁开双眼,一时百无聊赖,禁不住微微叹息。

那个无咎人在监牢,犹不悔悟,却敢调笑自己的处境,真是天大的笑话!

不过,他又说错了吗?

记得自己来自偏远的一个小村子,有爹有娘,还有姐弟兄妹,日子虽然过得清苦,倒也知足。而那一年的庄稼遭了虫害,来年又是山洪不断。村里断了粮,亲人们一个接着一个死去。只有五六岁的自己,跟着两个姐姐出门挖掘野菜充饥。两个姐姐先后倒在途中,再也没有爬起。恰好有人路过,将无力哭泣的自己扔在马车上,并给了一块又臭又馊的肉干,这才将自己从垂死的边缘,给救了回来。随后到了一处集镇,赶车的将自己卖给了一户玉姓的人家。老夫妇俩年过半百没有孩子,对待自己视同己出,并悉心爱护。

自己也算是因祸得福,本来可以如同正常人家的孩子那般长大,并娶亲生子,成家立业,谁料好心的继父继母先后病逝。那年的自己,只有十五岁,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玉天清。而自己却是不思进取,整日里与一群狐朋狗友浪荡不羁,结果坐吃山空,卖房卖地,最终铤而走险,干起了偷抢的勾当,却被同伙出卖,被生擒活捉,关入了一个镇子的监牢。眼看着命不久长,谁料半夜有人劫狱,自己便跟着跑到了荒野之中,遇到了一位古怪的老者,也就是后来的师父,随之成为了灵霞山的一名修仙弟子!

概莫能外,每当命运生逆转的时候,或也惊喜,却又总是让人无所适从。 `

当自己熟悉了灵山,开始了修仙的生涯,并要洗心革面而踌躇满志的时候,师父耗尽了寿元,致使身陨道消。接着仙门生动荡,亲眼目睹种种状况,这才明白过来,所期望的仙道并非那么的逍遥。

得道成仙,或是永生不灭?仙门长辈之中,不乏数百岁的人物,却还是难逃天地的轮回,一个接着一个死去。

如今的自己,虽然有着筑基道人五层的修为,而想要成为真正的仙人,依然是遥不可期。既然一时修炼无望,便参与着仙门的纷争,奢求着意外的收获与机缘,梦想着一步登天的捷径。而直至此时,除了整日忙碌,还是一无所成,便是想要片刻的轻松与欢愉都无处寻觅!

那个无咎没有说错!

我笑他自投罗网,却不知自己画地为牢!

喜欢紫烟,情缘错投。修仙一途,只怕耗尽余生也难以修至人仙的境界。当诸般愿望落空,却不堪回。已然想不起原来的姓氏,以及爹娘与兄弟姐妹们的模样。尤为甚者,便是继父继母的音容笑貌也渐渐变得模糊,并随同着过往的岁月,消失在尘埃的深处!

修仙,究竟在修什么……

玄玉不由得抬头看天,忽而有了一种挣脱归去的冲动,而那漫天的云雾浑然如旧,叫人根本无处躲藏!

“师父——”

已是黄昏时分,有人从前山而来。

玄玉悻悻哼了一声。

来的是徒弟木申,好像是劫难圆满而如释重负,一脸的神色欣然。 `他悄悄走至近前,恭敬又道:“弟子三年差使已罢,今日奉命返回红霞峰,特来禀报,以免师父牵挂!”

玄玉矜持点头,嘴巴里挤出一个字:“嗯!”

仙门的修士,大都不喜欢收徒,劳心劳力之外,并无好处。而他收下的木申这个弟子,纯属别有用意。好在对方颇为识趣,如今也只得将错就错!

木申打量着四周的情景,似有猜测:“师父!那便是掌门弟子的洞府……”

他以为劳苦功高,今非昔比,说起话来也随意许多,显得师徒俩很是亲近。而他倒是忘了,他所说之人,便是他的师父都感到头痛。

玄玉懒得啰嗦,出声叱道:“从今往后你不要惹他,你也惹不起他!!”

木申忽而清醒过来,连连称是,转身往后走去,却又禁不住伸手捂着腰间,好像早已痊愈的肋骨还在隐隐作疼。

玄玉心思一动,回头问道:“木申,你是何方人氏,家里还有什么人,你修仙是为了得道长生,还是为了一时的逍遥快活?”

木申已走出几步,脚下一顿:“我……”

玄玉却是没了耐心,摆手驱赶:“去吧,安心修炼!”

木申有些糊涂,又不敢质疑,急忙躬身致意,这才继续奔着来路走去。到了前山,天色已晚,传送阵关闭,无法离开赤霞峰。他只得与值守的弟子知会了一声,便自行安歇。当他寻至一处空置的洞府,在门前坐下,看着暮色笼罩着的山峰,禁不住心生感慨。

三年之前,便踏上了灵山,谁料才将拜了师父,接连遇变,随后整日里与一群凡俗杂役为伍。如今终于离开了玉井峰,真正的仙门生涯亦将就此开始!

只是可惜了那篇经文啊!

惹不起他?

唉,谁能想到他一个凡俗书生,竟脱胎换骨成为了掌门弟子,不仅如此,还要祈求他的饶恕。而师父身为筑基高人,莫非也不敢惹他?师父的那几句话,又是何意?

木申想到此处,不由得眼光一暗,便是白净的面庞上,也多了一抹阴霾。

自己的来历,从未对任何人提起,并非隐瞒,而是无法开口。

自己出生于青楼之中,也就是说,自己的娘,是个操持皮肉营生的女子,俗语中有个称谓,婊子。而不管她是什么人,是她带着自己来到了这个世间。自己的爹是谁,娘说她也不知道。那是个善良、柔弱,且有逆来顺受的小女人,将有钱的男人视作天、视作地,视作她养活孩子的衣食父母。至于那个男人又是谁,或许她真的忘了……

自己从小被人瞧不起,被骂作小龟奴,受够了凌辱,吃够了苦头。为了生存,为了让娘亲不受欺负,便耍滑使诈,懂得了各种阴人害人的手段。

记得那是一个下雪的夜晚,青楼中来了一位邋里邋遢的老头。姑娘们嫌弃之下,不愿接客。他找到了自己的娘亲,唯恐拒绝,便施展了几手匪夷所思的法术,并炫耀所携带的仙法秘笈与丹药。而深夜降临时分,他露出了自己的怪癖。娘亲有心求饶,却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。而当时的自己,就睡在隔壁,终于忍耐不住,拔出利刃冲了过去。老头在猝不及防之下连中几刀,变得更加疯狂。娘亲惨死当场,自己也身受重伤,而自己还是杀了那个老头,并抢走了他仙法与丹药,从此四处流浪,却也因缘巧合踏上了仙途。

之后,在万魂谷遇上了师父。

而那位上官师父太过于诡异,又令人恐惧难耐。不过,他要将一部罕有的仙法传给自己,代价便是吞噬足够的精血与生魂用来修炼。于是自己便勾引残害了一个又一个修士,并暗中准备着前往灵山。而自己前往各地的青楼妓寨,玩弄着各种各样的女子,本欲泄曾经的屈辱与愤怒,谁料并无想象中的快意!

再之后,因为一个凡俗的书生,所有的一切成了泡影!值得庆幸的是,自己还是来到了灵山!

正如所问,修仙又是为了什么?

对于一个曾经的小龟奴来说,成为真正的嫖客便是最大的梦想。对于眼下的自己来说,能够不受屈辱,甚至于改变厄运,足矣!

所谓的得道长生,逍遥快活,真的存在吗?

……

有的人,在回想着痛苦的往事;

有的人,在纠结着修仙的烦恼。

有的人,从来没将仙道放在心上,反而不为迷雾所困,即便一时彷徨不解,干脆吃饱了睡觉。他相信醒来的时候,日光依然明媚!正如所言,红尘或多纷扰,灵山也不安宁,敢问逍遥何处寄,且挥袖,逐风独行!或者说他来不及闲情逸致,他很忙!

一缕清风,缓缓盘旋在山谷之中。

天上明月皎洁,四周寂静依然。

清风在原地徘徊了片刻,倏然扎入地下。

一个时辰之后,清风出现在紫霞峰后山的峭壁之下。他稍加辨别方向,悄然没入山石。而随着“土行术”与“鬼行术”的施展,瞬间现出无咎的模糊身影。他循着曾经的路径往上遁去,全力散出神识。

须臾,一道道法力的存在渐渐密集,虽然细微,却经纬有序。

那是守护各处的禁制阵法,稍有触碰便将惊动四方。而森严的禁制,并非无懈可击,其中的几条缝隙清晰可辨,各有数丈、或是十数丈的粗细。其中一条应该通往妙闵长老的洞府,不知为何,中途已被封堵,余下的几条通道则是不见异常。

无咎的周身裹着一层淡淡的光芒,慢慢穿行在坚硬的岩石之中。其情形便像是神魂与山峰融为一体,又恰似鱼儿游水般的自如。他手掐法诀轻轻挥动,整个人继续往上。当所去的禁制缝隙愈来愈窄,他急忙再次隐去了身影。与之瞬间,四周豁然开朗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