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 天地有容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发现一家非常好吃的手工曲奇店铺,可搜索淘宝:”妙蕾手工曲奇”或者“妙蕾“。有一款10多种口味的什锦曲奇,超级美味!很适合边看书边吃哦!

感谢:o老吉o、小猪乖乖猫、轰炸机20、长寿秘诀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月光下,一方宽阔的山崖出现在眼前。●⌒,

山崖的一侧,为石栏所环绕,并蜿蜒而去,通向一道石拱门。而拱门下方的石梯看起来很是熟悉,正是日前遇阻的地方。

山崖的另一侧,则矗立着一座圆顶木塔,在溶溶的月色下,极为斑驳古朴而又庄严肃穆。正中的一道洞开的门户之上,高悬着匾额以及“藏剑”二字,令人仰止!

这便是藏剑阁!

从地下穿行,竟然越过了第一道禁制,石拱门,并直接来到了藏剑阁的门前!

无咎所化的清风继续盘旋,转而看向脚下。

崖石光滑平坦,见不到丝毫的异常。唯有凝聚神识,方能发现石下三尺布满了层层的禁制。其中一条微弱的缝隙,便是来时的路径。而崖边的石栏之上,似乎也是禁制重重。所在的四周,浑如雷池森严而令人心生敬畏。

由此居高望远,目力所及,但见月华笼罩,群峰苍茫,雾霭缓缓,夜色静谧。或许是禁制的阻隔,竟然察觉不到窥视的神识。沉寂深处,一丝风儿都没有。

无咎在原地迟疑了片刻,缓缓奔着藏剑阁的阁门而去,却又在一丈之外停下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藏剑阁的阁门,丈五宽,两丈高,没有门扇,只有门洞幽暗莫测。

他稍稍定神,双手掐动几式法诀。

兀自盘旋的清风之中,悄然飞出一串微弱的法力光芒,才将触及洞开的阁门,原本幽深晦暗的门洞突然多了一层近乎于透明的光芒,随即扭曲起来,接着又倏然消失而无影无踪。

手诀与法诀无误,看来妙闵长老没有骗我!

无咎暗暗松了口气,继续带着小心踏入阁门。而他才将抬脚,心头忽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他微微诧异,继续往前。

转瞬之间,景物一变。

藏剑阁的外观,不过数丈高,而置身其中,才发觉迥然有别。

眼前的所在,足有百丈的方圆。白玉铺地,一尘不染;紫木为墙,厚实庄重;圆形的穹顶光华闪动,竟是嵌满了明珠,犹如漫天星辰,将偌大的剑阁照得亮如白昼。而如此宽阔的所在,竟显得空空荡荡。只有一根丈余粗细的石柱子竖立当间,如同石塔,撑起了整个穹顶,颇有擎天之势。

不过,那石柱的基座之上,竟被凿空凹进去一块,有三丈高、四五尺宽,像是一座石龛。而远远看着,分明就是一把利剑的形状,却又黝黑莫测,浑如一道诡异的门户,叫人辨不清端倪。

无咎站在门前,不敢挪步,回头一瞥,又是暗暗一惊。

自己的身后拖曳着淡淡的身影,显然是隐身术失去了效用。而来时的阁门也是消失不见,只有透过神识才能发觉禁制的存在。

这藏剑阁,太过于古怪。此时后退,为时未晚。而既然来了,岂有后退之理!

无咎壮了壮胆子,抬脚往前走去。

与之瞬间,四周一阵珠光耀眼。

不,那并非珠光,而是禁制启动的变化,以及法力的光芒!

无咎急忙止步,微微瞠目。

只见面前的不远处,出现一位老者的虚幻身影,其大袖飘飘,须发飞扬,很是仙风道骨的模样,却又恰好挡住了去路。只见随着他抬手一挥,字符闪烁:藏剑于阁,天地有容。

眨眼之间,字符消失。

老者的身影犹在,并高高在上而神态睥睨,莫测的威势充斥四周,好像是稍有不慎便会遭到他的雷霆之怒。而他虽然身形恍惚,而从眉目五官看去,不是祁散人,又是哪一位?

可恶的祈老道,不仅在自己住的地方布下禁制,而还用法力凝结出自己的身影来故作玄虚,我恨你!

不过,这是除了前面两道门禁之外的第三重禁制,并且与祁老道留下的开启法门有所变化,万万大意不得!

而为何不是天地有道,反倒是天地有容呢?哦,有容乃大的意思啊!哼,所谓的道义妙旨,无不是玄而又玄的东西,不将人给绕糊涂了,不显得它高深莫测。我才不管呢,只要开启禁制便成!

无咎屏息凝神,双手挥动,手诀、法诀接踵而出,并幻化出一行字符:剑道之道,全凭乎神。神足而道成。练精化气,练气化神,神练成道。剑神合一。

法力所致,片片字符清晰可辨,并相继飞向老道的身影,并随之一同缓缓崩溃消失。

无咎摇了摇头,抬脚继续往前。

记得要想深入藏剑阁,那道石龛乃是必经之路。

而他没走多远,消失的老道再次突如其来,故技重施,字符闪现:剑修之始,以剑式、剑情、剑理,剑势为先。

无咎不再慌乱,如法应对:动作为式;有感而动,动必有由,无所不通。

须臾,四周回归寂静。

而不消片刻,老道的幻影像是不甘寂寞一般,反反复复出现,并以剑修之道加以刁难。

何为剑德?何为剑志?何为剑法?何为剑用?

无咎则是分别加以应对,之所谓:谦敬有加,敏惠兼具,进退有法,善恶有报,曰剑德:知己知彼,相敌而动,曰剑意;能避人险,动必伤人,曰剑志;唯快不破,一变万变,曰剑法;尺矩不失,因物而施,曰剑用。

从阁门,至当间的擎天石柱,不过四、五十丈远,而走走停停,竟然耗去了半个多时辰。

无咎终于走到了石柱前,禁不住仰天喘了口粗气。

老道啊、老道,真会折腾人!

而你不愧为仙门的门主,所设的禁制煞费苦心。只要踏入藏剑阁,便等于将剑修的入门功法尽数修炼一遍。哪怕是已被几位长老更改了手诀、法诀,而真正的用意却是没有改变。像我这样一个懒得修炼的人,如今对于剑修之道也是不再陌生。

石柱的四周,乃是一圈丈余高的石基。相隔如此之近,已能隐约看见石龛内的情形。当间中空,似有石梯盘旋而下。

无咎忍不住回头四顾,静寂空旷的剑阁让人有些心慌。

而照此情形看来,应该没有惊动紫霞峰上的几位长老。等待了半年之久,终于潜入藏剑阁之中。我真的不容易啊,但愿此行有所收获!

他靠近石基,便要跃上石龛。

而不待动作,一道熟悉的幻影又一次出现,并堵死了石龛通道,接着大袖挥舞,字符闪动:境界有高低,道法有三乘……

无咎吓了一跳,抬手拍向脑门。

该死的老道,你还有完没完啊?

不过,倒是自己忘了。记得妙闵长老的玉简之中,有九道门禁。石拱门、阁门,加上先后的剑道要诀,算是闯过了八道门禁。而想要进入藏剑阁的下一层,尚有最后一道门禁等待破解。

无咎缓了缓神,抬手挥动。

一串法诀飞去,字符一闪即逝:内执丹道,外显金锋。下乘御剑,中乘御法,上乘御空……

随着老道的幻影消失,藏剑阁一层的内外禁制已全数解除。

无咎又挠着下巴想了想,确认无误,这才跳上石基,慢慢踏入石龛。

石龛之中,有石梯盘旋,颇为狭窄,仅供一人穿行。

无咎顺着石梯逐级而下,不知不觉没了去路。恰见洞口,顺势迈出。他抬眼观望,微微愕然。

藏剑阁的二层,应该位于山峰之中,乃是一个封闭的洞穴,数十丈的方圆,四周的石壁上嵌着明珠照亮,所在的情形一目了然。

在洞穴的左侧,开凿出了几间石室,还有石亭、石龛、石桌、石几等等,很是幽静而又雅致,应该是祁散人当年居住的地方。在洞穴的右侧,有片平坦的空地,并凸起九根石柱般的东西,手臂长短,环绕两三丈大小的一个圆形的阵势,看着很是古怪。而空地尽头的一面石壁上,则是凿出了一个个尺余见方的洞口,如同博古架,或是多宝槅子,各自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无鞘短剑,足有数十之多。

嗯,想不到祁散人竟然藏着如此众多的飞剑。藏剑阁,倒也名符其实。而其中另有名堂,不妨稍后计较。

无咎站在原地张望了片刻,奔着左侧的石室而去。

虽说祁散人不在此处,而借机游览一番他的洞府也是有趣。仙门门主的住所呢,难得一见!

他带着几分偷窥的好奇,挨个石室查看,便是其中的石榻、褥子、蒲团等等也不错过,指望着有所发现。而一个百多年前荒弃的地方,却好像主人才将离开一般,所到之处不仅清爽干净,且条理不乱。

嗯,祁散人在风华谷的时候,便洗衣烧饭无所不精,那是个勤快的人!

无咎一无所获,走出石室,途经门前不远处的一座石龛,又回头停了下来。石龛之中,摆放着一块紫木的牌子,上面刻着先考祁氏与先妣雷氏的字样。

祁散人爹娘的灵牌?

祈老道啊,想不到你也有俗人俗念的时候,不过念你是位孝子,我不妨敬重你几分!只是眼下不知你生死如何,倒不如帮着将你爹娘的令牌带走!

无咎稍稍迟疑,将灵牌拿在手上打量,随即收入指环,抬脚走向洞穴的另一侧。他围着那圈石柱子细细端详,似有所悟,转而看向石壁上的那排石龛,又默默点了点头。

藏剑阁的地下一层,为祁散人的洞府所在。此处的四周同样布满了禁制,应该完好无损。既然妙闵长老的玉简没了用处,接下来便该依照祈老道所传的法门来寻幽探奇。

无咎走到石壁前的三丈之外,再次凝神端详。

石壁上的石龛,上下五层,排列整齐,并有阵法封禁。稍加留意,还能隐隐察觉到浓郁的灵气来自地下深处,并丝丝缕缕融入到阵法之中,使得整块石壁,变得更加的稳固而坚不可破。

无咎回想着几个月来所熟记的手诀、法诀,竟迟迟不敢尝试。

祁散人有交代,神剑就在藏剑阁的地下深处。而四周并无去路,唯有开启禁制方能继续寻觅。

不过,一旦有所失误,必然陷身于藏剑阁之中而难以脱困,即便再有妙闵长老的相助,都难免泄露行踪。而此时此刻,又岂容瞻前顾后?

他暗暗啐了一口,便欲动手。

十余丈外,一道人影悄悄出现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