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 再闯一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湖北雷哥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正要尝试着寻找去路,尚未动手,僵在原地,猛然瞪大了双眼。?火然?文????w?w?w?.?

整个洞穴,为石柱所支撑。其中的洞口,便是来时的通道。而恰于此时,一位老者的身影悄然走出洞口,四处打量,又手扶长须而连连点头。

无咎讶然失声:“妙闵长老——”

来人正是妙闵长老,好像对于此情此景早有预料。

他摆了摆手,红润的脸上堆满了笑容:“不必惊慌,我早便等着这一日……”

无咎依旧是惊愕难耐,后退了两步,便要抽身逃走,忽而又觉无路可逃。他看着禁制遍布的洞穴,以及堵住了唯一退路的妙闵,顿时心头冰冷而面露苦涩。

他说什么,他早便等着这一日?

此前藏剑阁遇险,被妙闵长老搭救。当时还一味胡思乱想,实则简单明了。那枚拓有禁制法诀的玉简,果然是妙闵故意所为。他或许早已猜出自己夜闯紫霞峰的用意,并料定途中受阻,便以玉简相赠,无非是抛出一枚诱饵罢了。自己便是那鱼儿,如今终于上钩。而他帮着自己潜入藏剑阁,究竟有何企图?还以为他是个和善的长者,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人?

“我没有恶意,只想帮你!”

妙闵很是善解人意,话语温和。他走到石柱排成的阵法前,低头打量,笑着又道:“想当年,我与妙祁师兄最为亲近。我若是不肯帮你这个师侄,只怕你在灵霞山寸步难行啊!”

无咎强作镇定,举手致意:“长老既然帮我,当时为何又避而不见?”

上回夜闯紫霞峰受阻,忽被传音召唤,随后跑到了妙闵的洞府中躲避,谁料妙闵却是隐身回避,使他至今疑惑不解。此时异变再起,他不得不借机问个清楚。

“嗯,这并非寻常之物,乃是剑鞘!”

妙闵冲着地上的石柱打量片刻,拈须自语,抬眼一瞥,转而面向石壁:“当时危急关头,恐你惶措失当,故而隐身不见,否则你这般问东问西,岂不坏事?”

他像是分说缘由,又似长辈的教训,随即呵呵一笑,伸手指点:“此乃剑龛,藏着四十五把飞剑。唯有飞剑入鞘,方能打开藏剑阁地宫的禁制!不过,剑鞘只有九个,想要从中寻出对应的飞剑并不容易。稍有差池,则前功尽弃呀!”

无咎站着没动,稍稍失神。

妙闵长老隐身回避的缘故,竟然是怕我惊慌失措?

如此一个体察入微的长辈,着实令人钦佩有加!只是他对于藏剑阁的诸多隐秘如数家珍,分明又透着一些不寻常。

而地上一圈斜插的九根石柱,伸出尺余长,均被镂空,着实如同剑鞘的形状,却粗细稍显不同,显然各有差异。石壁上的石洞,并非石龛,乃是剑龛,其中所藏的飞剑,与地上的剑鞘遥遥相对。两者之间,暗含玄机。

“师侄啊,还愣着作甚,让我见识一下妙祁师兄的解禁妙法……”

这一声师侄唤得很亲切,也很紧迫!

无咎犹自默默盯着地上的石柱剑鞘,仿佛还未从错愕中醒来,嘴巴半张,神情恍惚。

“呵呵,我之前尚有疑心,今夜此时,方才确信无误!”

妙闵笑得很宽容,笑得很欣慰,依然还是那个和气的老头,却又善于察言观色而一言中的。他站在四五丈外,拈须又道:“你若非妙祁师兄的亲传弟子,绝然不会冒险闯入藏剑阁!”

无咎禁不住再次后退一步,恍然道:“长老试图借我之手,打开藏剑阁地宫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笑声又起:“呵呵,只要你我叔侄联手,大事可成!”

无咎眼角抽搐,难以置信道:“长老莫非是为了藏剑阁地宫的神剑而来,而那把神剑就在我的身上?”

妙闵摇了摇头,似有埋怨:“你身上的两把神剑各有出处,却与灵霞山无关!”

无咎心头生寒:“此话怎讲……”

他话说一半,又是脸色一僵。

妙闵也是微微一怔,随即无奈叹息:“唉……”

与之同时,一个病怏怏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石柱的洞口中。

“妙尹长老——”

来人正是妙尹长老,他冲着目瞪口呆的无咎微微一笑,转向与妙闵拱了拱手,很是随意道:“夜半时分,心绪不宁,忽而察觉藏剑阁有了动静,故而前来凑个热闹!”

妙闵点了点头,神色敷衍。

妙尹径自步出洞口,低头打量着地上的石柱剑鞘,笑着又道:“师侄心有疑惑,且由我分说一二?”

无咎愣在原地。

本以为潜入藏剑阁,人不知鬼不觉。谁料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,均在人家的监视之下,莫说藏形匿迹,只怕放个屁都藏不住。至于那个玄玉,无非一个幌子罢了。

瞧见没有,一个师叔尚且令人无所适从,眨眼的工夫,又来了一个师叔!

妙尹抬头看向石壁上的剑龛,轻声细语道:“灵霞山藏剑阁地宫的神剑,只存在于传说之中,便是妙祁师兄也没见过,他又是如何带着神剑离去,并传授给他的弟子呢?”他眼光掠过无咎,又是幽幽一笑:“呵呵,于是便有人来到了灵霞山,拿着门主令牌,以掌门弟子自居,并声称得到了神剑的传承。如此大费周折,不外乎用意有二。”

妙闵已然恢复了常态,笑而不语。

无咎则是看向妙尹,面无表情。

此时的他,就像是在大街上行窃的小蟊贼,被人抓了现行,接着被剥光衣裳,一件又是一件。而他惊慌之余,又不禁暗暗好奇,很想知道最后的自己,是不是真的光着屁股而任人羞辱。

妙尹在原地踱了两步,伸出一根手指说道:“其一,妙祁师兄已死,你假冒掌门弟子蓄意作乱;其二,妙祁师兄依然活着,却受制于人。你混入仙门,只为坏我灵山的根本。”他说起话来不紧不慢,条理分明:“而不管妙祁师兄的死活,也遑论你掌门弟子身份的真假。你最终只有一个企图,便是盗取藏剑阁地宫中的那把镇山神剑!”

无咎还是一声不吭,或者说无言以对。

修士是干啥的?除了修炼,便是苦思冥想,琢磨起人性来,无不驾轻就熟。倘若比较才智,只怕自己都不是小胖子田奇的对手。好在自己尚有几分狗屎运,这才屡次涉险过关。而如今面对修为强大的长老,再要投机取巧,难,很难!

唉,整日里躲在赤霞峰的洞府内自以为是,如今也只能自讨苦吃!

妙闵适时出声:“他持有门主令牌,熟知藏剑阁地下的禁制,想必得到了妙祁师兄的真传,掌门弟子的身份应该不假。既然他是你我二人的师侄,不妨帮他一回。尹师弟,你看如何呀?”

两人眼光一碰,心领神会。

妙尹抄起双手,含笑附和:“闵师兄所言不差!”他脚下一转,示意道:“无咎师侄,且放手施为!有我二人助阵,必然马到功成!”

无咎被逼无奈,有些慌乱:“两位前辈、两位长老,如此相逼又为哪般?”

两位长老倒是颇有耐心,便要循序善诱,而不待张口,话语声已在洞穴内响起——

“打开地宫禁制!”

无咎神色一变,脚下后退,“砰”的撞在石壁上,已是退无可退。

只见随着话语声,支撑洞穴的石柱中一前一后走出两位老者的身影。一个鹰钩鼻子,眼光深沉;一个神情凶狠,满脸的戾气。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妙源与妙山。

妙闵与妙尹也是颇感意外,随即又相视无语,却应变极快,双双举手致意:“两位师兄,真是巧啊……”

“呵呵,闲逛至此,两位师弟不必拘礼!”

“打开地宫禁制则罢,不然老夫翻脸无情!”

妙源虽然一样的虚伪,尚算讲点脸面。而妙山则大步往前,分明就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架势。

妙闵急忙阻拦,劝解道:“他是妙祁师兄的弟子,不便动粗!”

妙山脚下一顿,两眼一瞪:“我外出查探数月,全无师兄的踪迹,定是被那小子害死了,今日断然不能饶他!”

妙源则是踱步而立,不慌不忙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!依我之见,不妨让他戴罪立功!”

妙尹连连点头,附和道:“若能打开地宫禁制,再酌情计较不迟!”

妙山只得停下,依旧是威势逼人:“小子,还不动手……”

四位长老先后到来,齐聚一处,随即你唱我和,各有主张。而难得的一致,便是打开地宫禁制。至于某人夜闯藏剑阁的罪行,却没谁过问。彷如彼此心照不宣,倒是省却了装腔作势的麻烦!

无咎则是背靠着石壁,好不易站稳了,却两眼黑,心神一阵眩晕。

昨日玄玉急着讨要经文的时候,他嘲讽之余,便有所提醒,那就是他早已知道这个陷阱,并料定自己在劫难逃!

果不其然,所有的不祥预感,在这一刻终于轰塌而下,像是一块块大石头砸在头上,沉重冰冷,且又残酷无情。自己却如一头自投罗网的困兽,除了绝望还是绝望。眼下不仅泄露行踪,还被揭穿了计谋。尤为甚者,更是被当场堵在禁制遍布的洞穴之中。面对四位长老,莫说逃走,稍有挣扎,都不能够。

这并非祸不单行,纯属作死啊!

是自己莽撞,还是自己愚蠢?

不!

自己或也莽撞,或也愚蠢,而重返灵山,却早已有了最坏的打算!

此情此景,不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吗?

既然如此,何必慌张呢!

嗯,沧海横流为本色,人到绝境显不凡!

这一路的磕磕绊绊,凶险万种,不也都硬挺了过来,那就再闯一关,又有何妨呢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