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 刑道合一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cpa300_4();  感谢:夜长流、o老吉o、醉死胜封侯、阿健宝贝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藏剑阁,地下洞穴。一秒记住【猫扑小说最新章节】¢£頂¢£点¢£小¢£说,

妙源、妙山、妙闵与妙尹,相隔不远站成了一排,挡住了石柱的洞口,也挡住了唯一的退路。

四位长老不约而至,心思各异,神情不同,却又相互默契。

三、五丈之外,一圈石柱剑鞘的另一侧,无咎独自背靠着石壁而立,脸色变幻,好像难以取舍,又很是窘迫不安。

妙山哼了一声,便要发作。他没有妙闵、妙尹的耐心,也没将所谓的掌门弟子放在眼里。

妙源却是沉稳许多,摇头制止,又带着不容置疑的神情,沉声道:“无咎,你若能打开地宫禁制,表明你与妙祁师兄尚有渊源,此前纵有过错,或可网开一面。如若不然,你假冒掌门弟子,夜闯藏剑阁,斑斑恶行,均为仙门不赦之罪。依照门规,必将遭到严惩!”

不愧为五大长老之首,话一张口,便恩威并重,无懈可击!

妙闵跟着劝道:“师侄啊,且打开地宫也就是了,不然我也救不了你……”

妙尹随声附和:“地宫封禁百余年,至今无从破解。而妙祁师兄的亲传弟子或可一试,着实叫人期待啊!”

妙山凶狠如旧,厉声喝道:“敢有不从,以贼人论处,搜魂炼魄之后,地宫禁制自有分解!”

许是惊慌所致,又或是挣扎所致,无咎背靠石壁,身子有些佝偻,脸色有些发青,额头上还冒着一层冷汗。他面度四位长老的软硬兼施,以及咄咄逼人的威势,好像已是窒息难耐,忙抬手摆了摆,喘了口粗气,这才出声说道:“诸位设下陷阱害我,便是为了灵霞山的那把神剑?”

四位长老均不作声,而各自的神情却是不言自喻。

自始至终,大伙儿都好像在刻意回避“神剑”两个字。而愈是回避,往往便是最为关切的东西。不然打开地宫要干什么?心照不宣吧!

无咎直起身来,终于慢慢恢复常态。他眼光飞掠,接着又问:“倘若诸位寻得神剑,我本人能否就此离去?”

妙山抬手一挥,咄咄逼人:“少罗嗦!打开禁制再说……”

无咎默然片刻,忽而呲牙惨惨一笑:“呵呵,灵霞山只有一把神剑,不够几位长老共享,而我的身上却有现成的两把神剑,注定了在劫难逃啊!”

他之前故意试探,还是不愿放过任何脱身的机会。而无论接下来如何,他都休想独善其身。

妙尹心有恻隐,幽幽出声安慰:“倒也未必……”

而他话说一半,左右的妙源、妙山、妙闵齐齐看来而意味莫名。他稍显尴尬,索性再不出声。

无咎却是收起笑容,扭头啐了一口:“呸,且听天由命!”

事已至此,他不得不听天由命。既然形迹败露,之前的借口都已没了用处。打开禁制,尚有转机。不然,想要活下去都难。

四位长老彼此换了个眼色,各自心绪莫测。

藏剑阁的内外,禁制森严。灵霞山的几位高手耗时百年,这才解开了外边的九道门禁,而前往地宫的禁制,始终无从破解。如今突然有人来到灵山,自称掌门弟子,并且满口的谎话,真正的用意不用多想,十之**为了盗剑而来。要知道他曾大闹古剑山,还随身携有两把神剑,竟敢只身闯入仙门,企图已是昭然若揭。果不其然,那小子在蛰伏了半年之后,终于忍耐不住而现出了原形。且看他能否破开禁制,诸多疑惑亦将随之揭晓……

无咎往前走了两步,摆开架势,尚未动作,抬手指向妙山:“你说我害了祈老道……不,家师,简直就是放屁!”

“该死的东西,你敢骂我?”

妙山猝不及防,脸上戾气一闪。而妙源却在摇头暗示,他强忍怒气叱道:“你说妙祁师兄活着,他人在何处?”

无咎叹了口气,稍显无奈道:“家师当年遭人暗害,而不得不远走他乡,如今他的仇人尚在灵霞山,我岂敢轻易道出实情。不过……”他话语一转,暗有所指道:“我相信那个仇人,就在几位长老之中。究竟是谁,他心里有数!”

妙山神色一怔,不由得看向身旁的妙源。妙源眼光一闪,拈须不语。两人似有猜疑,转而双双看向妙闵与妙尹。妙闵与妙尹则是似有顾虑,各自低头沉思。

无咎嘴角一撇,哼道:“都给我闪开——”

他挽起袖子,煞有其事。

而几位长老与他之间,隔着一圈石柱阵法,皆站着不动,只将一双双莫测的眼神看来。在场的均是仙道前辈,大风大浪见得多了,若是被一个小辈呼来唤去,那才是笑话!

无咎悻悻一耸肩头,自行退开了几步,转而面向那块石壁上的剑龛,凝神片刻之后,抬手打出一串法诀。

与之瞬间,“嗡”的一声,石壁上多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,并微微闪烁不止。少顷,竟然幻化出一个个字符,尺余大小,恰好与四十五个剑龛一一笼罩,虽然稍显模糊,却不难辨认,只是上下左右难以成句,很是凌乱而又颇显古怪。

四位长老对于石壁的变化并无意外,却又神情不同。

妙源的两眼眯缝成了一条线,默默盯着石壁上闪现的字符。

妙山的脸色有些难看,身上寒意逼人。

妙尹微微错愕,旋即幽幽一笑。

妙闵则是两手一拍:“哎呀,师侄果然得到了妙祁师兄的真传。却不知那九句剑诀如何破解,我等揣摩数年一无所获啊……”

剑龛之上浮现的四十五个字,乃是一套剑法口诀,外人看不懂,却瞒不过在场的仙道高手。几位长老先后破解了藏剑阁的九道门禁,却被此处的禁制挡住了去路。藏剑阁地宫的神秘,由此可想而知。

至于那套剑诀又是什么,无咎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他稍作迟疑,继续掐诀,法力催动,抬手轻轻一点。

只见石壁上的光芒微微扭曲,旋即发出“喀”的轻响,紧接着一道小巧的飞剑缓缓离开剑龛,随即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,继而“锵”的一声,插入地上的石柱剑鞘之中。随之瞬间,一个字符消失,分明是个“刑”字,暂且不知寓意何在。

四位长老好像失去了镇定,再不用驱赶,同时往后退了几步,各自低头查看。

九根石柱剑鞘,围成了一个两三丈大小的圆圈。其中的一个剑鞘与飞剑严丝合缝,浑若天成。而所在的四周并无异状,看来尚须八把飞剑方能开启阵法。

无咎见祁散人所传的法门终于奏效,心神稍缓,手上继续,法诀不断。

少顷,一把接着一把飞剑离开了剑龛,插入剑鞘,并相继有字符随之消失,分别是信、礼、义、兵、仁、智、德。

四位长老看着石壁上残缺的光芒,以及地上先后归鞘的八把飞剑,各自似有所悟,却又一时疑惑不解。

无咎没有闲着,抬手又是一点。

最后一把飞剑“锵”的一声插入剑鞘,随即一个“道”的字符在石壁上缓缓消散。

四位长老紧紧盯着地上,眼光一霎不霎。而九把飞剑已然归鞘,阵法还是毫无动静。四人等待片刻,纷纷抬起头来。

无咎依然是双手掐诀,蓄势待发,却又悄悄看向来时的洞口,眼角微微抽搐。

方才刹那,乃是脱身的最后时机,而他强行打消了逃命的念头,只是不想日后悔恨!

妙山有所察觉,冷冷喝道:“你想临阵脱逃?”

他挥袖一甩,几片法力凝结的禁制飞向来时的洞口。

“哼,面对千军万马,本人都不曾退缩半步!”

无咎哼了一声,抬手祭出最后一串法诀。

“嗡——”

法诀所致,石壁上的光芒崩溃殆尽。而地上的石柱剑鞘却是发出“嗡嗡”鸣响,曾经消失的字符失再次出现,并由慢至快旋转。眨眼之间,一圈两三丈大小的光芒拔地而起,并直冲穹顶,耀眼的光华将整个洞穴映照得亮如白昼。

四位长老诧然瞠目,又惊喜不已。

妙闵抬手指点,恍然大悟道:“呵呵,那九个字看似杂乱无章,却另有玄机,分别是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兵、刑,且首尾相连,旋转不止,寓意天地轮回,生生不息……”

妙尹好像有些不明白:“九字何解?”

妙源也是看出了名堂,拈须沉吟道:“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义,失义而后礼。倘若智、信俱失,则受兵刑之祸!”

妙闵的脸上带着笑容,附和道:“简而言之,天地衍化万物,是之为道;有得于心,即为德;施之于人,即为仁;使之合宜,归为义;是为饰文,即为礼;礼丧,而兵刑加。当万物崩坏,道之重生,是谓轮回。天道自然,诚然如是也!”

妙尹微微点头,幽幽笑道:“我明白了,多谢两位师兄的赐教。之所谓,天地混同,刑道合一。此理暗合诸般妙法,小弟尚须多加体悟才是啊!”

妙山似有不屑,跟着来了一句:“诸位境界高深,领教了。而在我看来,倒也简单:不作不死,死而道生也。”

四位长老,各有解读。妙闵与妙源,算是一脉相承。妙尹另有新意。妙山则是独辟蹊径。

而无咎一边打量着旋转的阵法光芒,一边想象着即将到来的凶险。至于所谓的天道,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也不曾修炼境界,或是刻意磨练心性。不过,几位长老对于那九字真言的诠释,虽然晦涩难懂,而其中的两句话却是叫人耳目一新。

譬如:天地混同,刑道合一。这句话所蕴含的意思,好像并不陌生。

再譬如:不作不死,死而道生也。虽然带着戾气,带着凶狠,而其中的道理,却让人颇为受用!

如此看来,修士的人品有好有坏,而各自的境界造诣,却是不容诋毁。怎奈这些家伙言行不一,我鄙视!

“轰——”

恰于此时,尚在旋转的光芒突然消失,阵法当间轰然塌陷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