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山村人家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cpa300_4();  感谢:姑苏石、无仙粉丝、长寿秘诀、要不要日我、是神之天地魔、狗狗莫急@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求大家多多订阅支持啊!

………………

黄昏时分,小桥之上。看%书%阁%最新~更新

无咎倒了下去,像堆腐朽的烂泥。

他带着满身的血污,遍体的灰尘,垢结的乱发,丢了树枝拐杖,摇晃着瘫倒在桥边。

依稀之中,惊讶声过后,一道身影迈着碎步跑了过来,慌忙放下竹篮,伸手撩起耳边的发梢而俯身打量:“哎呀,这是要吃了多少苦,才会成了这般模样,怕是讨饭的乞儿遇到了豺狼,真是可怜呀……”

与其看来,这是一个拄着拐棍、衣不蔽体、满身伤痕、奄奄一息的年轻人,整个身子躺在桥上,只有脑袋倚着石桥的栏杆,两眼半睁半闭,仿若昏死过去,却又嘴巴蠕动,好像在诉说着一路来的苦难与艰辛。

她禁不住揪起双手,感同身受,旋即回头张望,一阵慌乱无措。

要不要回村子找个帮手?

而除了自家的院子就在桥头不远处,其他的住户都在一两里之外,倘若忘返之际出了差错,岂不是让这可怜的人儿再次遭殃!

她咬着嘴唇,迟疑片刻,轻声道:“且去我家后院暂歇可好……”

柔软的话语声,透着亲切,很温暖,很好听!

无咎的嘴巴张了张,吐出一个字:“嗯……”

她不及多想,伸手搀扶,尚未触及那遍体鳞伤的身子,又带着几分羞怯缩回手来,随即暗暗自责一声,索性不管不顾,一把扯起地上的男子的臂膀搭在肩上,口中唤道:“我扶你起来……”

手臂柔滑纤细,却不乏村妇该有的力气;瘦小的肩头,沉稳而又坚定;粗布的衣衫,白皙的脖颈,湿漉漉的秀发,无不透着淡淡的清香与迷人的气息,恍惚间使人心神宁和,很想就此沉沉睡去。

无咎没有应声,迷迷糊糊艰难站起,凭借着最后一丝意念,踉跄着迈开脚步。

她顺势拎起竹篮,轻轻喘了口气,随即又抓着搭在肩头的手臂,带着一个陌生的男子慢慢往前挪行。

下了石桥,又去十余丈,有个建在土坡上的独立院落。三间石头屋子,将小院从中隔开。前院栽着树木,似有灯光闪亮;后院则是挨着院门搭着一间柴房,四周堆满了杂物。

一高一矮两道人影挣扎着穿过了院门,来到后院的柴房门前。

她丢下竹篮,伸手打开房门,所搀扶的男子滑落肩头,直接栽进房内。她手忙脚乱,便要询问状况,而地上竟然传来鼾声,显然有人昏睡了过去。她愣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便于此时,前院响起一声叫骂:“春秀,你这该死的婆娘,洗件衣裳磨磨蹭蹭,还不滚回来烧饭,我要饿死了……”

她叫春秀,急忙应了一声,抬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,又缓了口气,回头看了一眼,轻轻掩上房门,转而拎着竹篮子走向前院。穿过屋山头的一道巷口,便已抵达前院。前院的两棵大树下,有灶房、石桌等物。她将篮子中的衣衫晾在大树间的绳索上,走入灶房,返身端着碗筷吃食,抬脚进了堂屋的大门。

石屋三间,当间便是堂屋的正门,两侧的角门乃是住所或是库房所在,四周陈设简陋,而墙壁上却是挂着各式各样的兽皮、兽骨,还有布满灰尘的弓弩刀斧等物。如此情形,应该是个猎户之家。

在堂屋挨着左侧角门的边上,摆着一方木几与一张竹榻。木几上方的墙壁,挂着一盏油灯。榻上则半倚半躺着一个壮年汉子,穿着粗布衣裳,头裹布帕,脸色黝黑,络腮胡子,满脸的戾气,正瞪着一双眼珠子。

一个女子走到近前,正是他的婆娘春秀。

借助油灯的光亮看去,春秀虽然粗布衣裙,却肤色白皙,双颊透红,秀眉杏眼,身段婀娜,端的是山村之中难得一见的美人儿。尤其她浣洗过的秀发,敞开领口,以及脸上脖颈带着的汗珠与水迹,宛如含露的花儿分外动人!

汉子心满意足般地哼了一声,挪着双腿坐起身来,伸手接过碗筷,依然两眼不停地打量着他的婆娘。

春秀去而复还,手中端着一碗饭坐在木几旁。

汉子狼吞虎咽般用罢了晚饭,就手将碗筷丢在木几上,惬意地打了个饱嗝,便想着舒服躺下,忽而又坐直身子,狐疑道:“你今日洗件衣裳,缘何迟迟不归?”

春秀兀自端着饭碗,细嚼慢咽。许是早已见惯了自家男子的疑心,她不以为然道:“我去火泉擦了把身子,故而耽误了……”

村西头的几里外,有眼泉水,常年冒着热气,被称作火泉,偶尔会有村里的山民前去洗涮身子。说白了,那就是山间常见的温泉。

“你便不怕被人瞧了身子,污了清白……”

“已是傍晚时分,野外无人……”

“那也不成!再有下回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春秀笑了笑,还想辩解几句,而男人的咆哮声已在屋内响起。她顿觉扫兴,起身走向门外,忽而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道:“我救了一个乞儿,将他留在柴房……”

汉子正在耍着威风,猛然一怔:“男的、女的,多大年纪?”

春秀随口答道:“男子,应该年纪不大……”

汉子错愕不已,抓起木几上的陶碗便砸了过去:“我就知道你整日里勾三搭四,如今竟敢勾引野汉子上门……”

春秀跳出门外,陶碗“咣当”摔得粉碎。她羞怒之下,脸色煞白,眼圈中泛着泪花,顿足道:“该死的房大,你少欺负人!那是一个讨饭的乞儿,我见他可怜,这才暂且收留,待他醒转之后,赶他离去便是!”

汉子却是不依不饶,又是一阵咆哮:“真是反了天啦!一个要饭的也敢勾搭我婆娘,我一斧子劈了他……”他挪着双脚想要下榻,而挣扎艰难,只得作罢,兀自妒火难消,扯着嗓子骂道:“臭娘们,速速将他赶出院子!”

春秀吓得后退几步,央求道:“岂能见死不救……”

“砰——”

木几被砸出门外,骂声滔滔不绝:“发骚卖俏的臭娘们,我打死你……”

春秀一溜小跑到了灶房,蹲在地上低头抽泣。

她男人房大,自从上山跌坏了双腿,脾气暴躁,喜怒无常,且疑心颇重。村里的青壮见她貌美,往日里也喜欢上门溜达。于是乎房大更是妒火中烧,不许她擅自外出,更不许与人交往,否则便是打骂不休。

而既是自家的男人,是好是坏也只得随他。

不过,那个讨饭的可怜人,伤势惨重,奄奄一息,若是给他丢在门外,叫人于心何忍。再者说了,谁能没有落难的时候呢,待他醒转离去之后,该死的房大自然也就消停了!

春秀抹干了泪水,回到院子收拾东西。待她四下里收拾妥当,再装聋作哑忍着叱骂,先是服侍房大躺下,之后自去里屋歇息。

天蒙蒙亮的时候,房大还是堂屋的竹榻上扯着响鼾。

春秀悄悄起身出了屋子,转而到了后院的柴房。

推开房门,满是杂物的地上躺着一道人影,依然昏死不醒,喘息沉重。浅而易见,人还活着。

“地上寒气湿重啊!”

春秀松了口气,又担心起来。她从杂物堆里找了块破旧的褥子,轻轻盖在半裸的身子上,忙又抬起双手后退一步,很是窘迫无措的模样。

“嗯,村里也没郎中,小病小灾,都是自去山上采摘草药了事。如今你满身是伤,却不知是被毒虫咬了,还是被野兽啃了,着实难以对症下药。况且我对于药理不通,又不便求人,房大那个死货更是要赶你出门……”

她轻声念叨了片刻,这才发觉自说自话。她抬手拍拍胸口,羞涩一笑,转身掩上房门,款款走了出去。

从即日起,春秀早晚前来查看一回。而四五日过去,柴房中讨饭的男子还是沉睡不醒。房大除了吃饭睡觉,便是骂人,稍有不慎,还要动拳头。她忍气吞声,尽力陪着小心,却又暗暗着急,最后干脆搬个凳子坐在后院,独自一个人默默冲着柴房发愁。

人毕竟是血肉之躯,不吃不喝,最多七日,便挨不下去。而那讨饭的乞儿始终不见醒转,若是有个意外,死在柴房之中,又该如何是好呢!

又是一日,午后时分。

春秀坐在后院的栅门旁,拿着针线缝补着手中的衣衫。

该死的房大,许是吃饱睡着了。没了他叫骂声,四周静悄悄的。只是随着阵阵的北风吹来,小院顿时笼罩在一片瑟瑟寒意之中。

春秀举起缝衣针在鬓角擦拭了下,忽而没了缝补的兴致,随即将衣衫放在身旁的竹篮中,转而看向不远处的柴房。

若那讨饭的男子再不醒转,只得前去村里找人帮忙,哪怕遭到打骂也是在所不惜,总不能看着一个大活人白白死去。况且房大正在睡觉,到时候瞒他一回也就是了。

她咬着嘴唇忖思片刻,双手一拍膝头站起身来,走到柴房前,伸手推开房门。

地上的男子还是六日前的老样子,趴窝在褥子下一动不动,只是没了沉重的喘息声,莫非他人已死了?

春秀被自己吓了一跳,悄悄趋前俯身,出声唤道:“喂!快快醒来呀——”

没有回应,房内的情形如旧。

春秀伸手捂住嘴巴,稍稍愕然,急忙掀开褥子,扯着胳膊便将地上的男子给翻转过来。谁料她用力太大,竟将自己闪个趔趄,猛然扑倒下去,却还是不管不顾伸手抚摸着那男子的鼻息。她的用意很简单,只想探明对方的是死是活。她不愿因为自己的过错,而送了一个无辜的性命!

恰于此时,有人撕心裂肺般吼道:“好一对狗男女,竟敢白昼宣**淫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