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防贼防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感谢:书友24720339、墨竹赤莲、付彦杰、叶秋蓝、书友2297290、醉死胜封侯、南部项目、浪子邀鱼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该死的房大,他不是在睡觉吗?

春秀大惊失色,便要爬起来,谁料愈是慌乱,愈是手足无力。【△網WwW.】忽而身下传来一声呻吟,她又被吓了一跳,随即滚倒在地,顿时又羞又臊而又不知所措。

房大竟然拄着拐棍走到了后院。

总觉着那婆娘几日来鬼鬼祟祟,很是形迹可疑,于是午后假寐,只为暗中盯梢而查看虚实。果不其然呐,那对狗男女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苟且好事。

他呲目欲裂,怒不可遏,作势便要扑过去,怎奈腿脚不利索,竟“扑通”摔倒,犹不作罢,竟是一边爬着,一边挥舞着拐棍咒骂道:“臭婆娘,我还活着呢,你便在后院偷汉子,我打死你……”

春秀坐在门边,鬓发凌乱,神色怔怔,欲哭无泪。

我只想救人而已,怎会就成了偷汉子?

而方才的情形却被撞个正着,百口莫辩啊!

这可如何是好,以后的日子咋过呢……

“我的腿——”

有呻吟声从身后传来,他没死呢,终于醒啦?

春秀猛一激灵,这才发觉自己歪倒在一条腿上,急忙起身,回头一瞥。

无咎醒了。

或者说,他似醒非醒。

他好像挣扎在漫长的黑夜之中,翻越了无数的险峰,穿过了无数的狂风暴雨,经历过了无数的生死磨难,终于来到了一片青草茵茵的山坡上。风和日丽,花香怡人。他拖着蹒跚的脚步,带着疲惫的笑容,一头躺倒在草地上,随即拥着清风缓缓入眠。

梦中,彩虹闪烁。

不,那是三道飞剑的光芒,一紫,一黑,还有一红,在虚无之中追逐盘旋,却又纠缠混沌而阴阳不明。便在这乾坤莫测之际,隐约有片片字符闪烁而来: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……天人合发,万化定基……

那闪烁的字符,便如一盏盏的灯火,照亮了寂寞徘徊的旅途,又似点点的星光,开启了天地的轮回。

三道剑芒继续盘旋,丝丝缕缕的气机随之渐渐汇聚而生,再又化作阵阵的春风横卷四方,直至冲破黑暗。与之刹那,曙光乍现,冰雪消融,溪流涓涓,高山披翠,生机萌发,万物欣欣。继而奔流浩荡,天地朗然!

恰逢此际,一声轻轻的呼唤在远方响起,随即盎然的春意扑面而来,霎时间柔软旖旎,气息香醇,直叫人沉醉而欲罢不能。

哦……彷如风华谷的那个雨夜过后,有佳人相伴……

无咎从沉睡中慢慢睁开双眼,一间低矮的柴房映入眼帘,还有一个慌张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腿上,恰如紫烟一般的柔软,却少了几分青涩的内敛,而多了几分躁动的火热与诱人的不安。

她……她不是紫烟……

无咎的双眼微微睁开,又疲惫闭上:“此处何处,此时何时……”

春秀看着地上的男子,才发觉那满脸污垢的面孔竟然透着些许清秀,尤其他虚弱而又失落的眼神,竟是叫人心头一软,并为之黯然伤怀。

她伸手捂着胸口,不无庆幸地松了口气,却忍不住脸色发红,一阵心慌意乱。

只想救人,便也没了顾忌。而那讨饭的毕竟是个成年的男子,且赤身露体,彼此肌肤相接,着实叫人难为情!

“此处乃是南陵的向夏谷,眼下十月将尽。”

“哦……才过去半个月而已,真是侥幸……”

春秀匆匆丢下一句话,抬脚走到门外,随即又后退两步,满脸的胆怯与无奈。至于某人的自言自语,她已无暇理会。

“砰——”

房大已爬到了柴房的门前,挥舞拐棍便砸了过来。

春秀岂肯等着挨打,闪身躲开。

房大的拐棍落空,愈发恼羞交加,直奔柴房爬去,疯狂吼道:“我打死这个讨饭的畜生,回头再收拾你这个臭婆娘!”

那人才将醒转,虚弱不堪,倘若遭致殴打,岂有命在!

春秀连连顿足,又急又气,却又不敢阻拦,顿时泪如雨下:“你要杀人,也由你,我这便离开村子,出门讨饭去……”

这女子的娘家没人了,离开村子便无处可去,她情急之下,索性也是豁出去了,随即一咬牙,扭动腰身便走。【△網WwW.】

房大以头抢地,痛不欲生:“哎呀,气死我了,臭娘们真是贱性不改啊,竟要陪着野汉子讨饭去?”而吼声未绝,眼前的人影没了,他再顾不得柴房中的野汉子,急忙从地上爬起想要去追,却又力不从心,气急败坏喊道:“臭娘们,你敢迈出家门半步,我打断你的双腿……”

春秀脚下不停,直奔前院而去。

房大错愕不已,又追赶不及,猛地扔出了手中的棍子,仰天咆哮道:“你走了我咋办呢,嗯,我咋办呢?臭娘们回来,我且饶那野汉子一回!”

春秀走到屋山头,忍不住脚下迟疑。她咬了咬嘴唇,带着泪痕委屈道:“你胡说哩,他不是我的野汉子!”

房大抹了把鼻涕,挥拳捶地,顿时又是气势汹汹:“饶他不难,将他赶出院子!我不能让向夏村的父老乡亲笑话我,说我帮着婆娘养汉子!”

春秀正在左右为难,柴房中有人出声:“不用驱赶,我离去便是……”

无咎很想接着沉睡,而院里的吵闹声让他忍无可忍。他慢慢爬出房门,恰好与不远处的房大四目相对。两人本来天各一方,互无交集,如今却都是行动不便,并为了同一个女人而牵扯不清。他冲着房大哼了一声,扶着门框慢慢站起,然后一步一挪,奔着院外走去。

房大坐在地上,不甘示弱地瞪着双眼,随即又凶狠恶煞般地啐了一口,颇有几分当家男人的荣耀与威风。与其看来,要想保住家园,与自家的婆娘,一定要扎紧篱笆守住院门。而野兽与野汉子,则同为天敌!

“扑通——”

无咎没走两步,踉跄跪地。

他的伤势有所好转,奈何经脉尚未畅通,想要行动自如,绝非三五日之功。

“哎呀——”

春秀这女子心软,尚自进退不定,忽见房大松口,且讨饭的男子又要自行离去,她随即忘了离家出走的气话,转身一溜小跑过来,才要搀扶,却见不远处的房大摆出要吃人的嘴脸。她顿足甩手,埋怨道:“此人大病未愈,亟待静养,如今没吃没喝将他赶出门外,与杀人何异呀……”

房大将脖颈一横:“我管不得许多,总之院子里不能有两个男人,哼——”

春秀握着双手蹙眉片刻,秀眸一亮:“前院门外有个向阳的窝棚,虽然堆放柴草,却也干燥避风,不妨暂借他几日用以养伤。此举救了人,还能免去村里的闲话。不然被人知晓我家赶走了一个讨饭的乞儿,你房大的脸面也不好看!”

房大脾气暴躁,而脑筋转的有些慢。他翻着双眼,迟疑不决。

春秀则是颇为干脆果断,扭头跑进了柴房,返回之后,手中多了块褥子。她将褥子披在无咎的身上稍加遮掩,这才伸手搀扶,悄声示意:“且安顿几日,吃餐饱饭,伤好之后离去不迟!切记,莫要招惹我家男子!他叫房大,我叫春秀,怎么称呼你呀?”

“我乃无咎……多谢大姐搭救之恩!”

无咎很听话,或者说,穷途末路的他,难以拒绝春秀的善意。而他对于这个女子,更是心存感激。

萍水相逢,临危解困,不求报答,一切源自于本性自然。若是人们都如春秀这般的善良,岂非四方和睦而天下大同!

无咎被春秀架着到了前院,又搀扶着出了院门。

院门外的东侧,有个堆满干草的小窝棚,几丈外便是流淌的河水,河边还搭着几块青石。岸边长满了枯草,门前的坡地却是清清爽爽。

春秀搀扶着无咎站稳了,这才走向窝棚。她手脚麻利,稍事收拾,转眼的工夫,已在窝棚里腾出来数尺大小的地方,歉然道:“且将就一二,我给你熬碗热汤……”

无咎报以微笑,挪动两步,慢慢倒在窝棚里,扯着褥子盖在身上,如释重负道:“大姐,烦请十日后唤我一声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缓缓闭上双眼。

春秀“嗯”了一声,又忍不住摇头自语:“他不吃不喝,只管昏睡,多可怜呀,唉!”

这好心的女子叹息了一声,也是无计可施,找了块竹席挡在窝棚前,又四下打量一番,这才转身返回院子。

而她立足未稳,房大拄着拐棍来到了前院,兀自带着满身的灰尘,“扑通”一屁股坐在院中的石凳上,“砰、砰”顿着手中的拐棍,凶狠狠地叱道:“关上院门,防贼防盗!”

什么防贼防盗,他分明在防着自己的婆娘偷汉子!

春秀伸手“咣当”一声关上院门,撩起鬓角的乱发,从怀中扯出一块布帕擦拭着脸上的泪痕,又抽打着身上的灰尘,然后低着头不声不响穿过院子,径自走进屋子,一个人生闷气去了。

房大则是冲着春秀那扭动的腰肢投去深深一瞥,愈发有些不安。他又顿了顿手中的拐棍,转而虎视眈眈盯着院门外的窝棚,“吭哧”一口浓痰啐出老远,随即带着隐隐的杀气哼哼道:“一个讨饭的也敢占我婆娘的便宜,天理不容……”

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