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应该不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书友21086882、痴傻愚顽、、轰炸机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向夏谷,一个地名。

向夏村,乃山谷中的一个寻常的小山村。

若是所记无误,向夏谷,位于南陵西北的边陲,与有熊、西周两国接壤,距灵霞山足有两万五千里之遥。

两万五千里?

凭借冥行术,一去四百余里,要持续不断施展五、六十次遁术,方能抵达两万五千里之外。

五六十次遁术?

要知道原来最多施展二十多次冥行术,便会渐渐耗尽修为。而如今却是这般神异,简直不可思议,浅而易见,应该都是那把火红神剑的威力所致!

一口气跑出去两万多里,是否已摆脱了几位长老的追杀?

嗯,事已至此,且顾眼前。

向夏谷距离有熊国的紫定山,尚有两三万里之遥。依照原先的设想,倘若途中顺利,三个月之内,应该可以如约赶到地方。眼下已是十月底,也就是说,务必要在年末岁初之前,养好伤势恢复修为。而想要在如此短的时日内恢复如初,又谈何容易!

为今之计,除了睡觉别无他法。谁让自己不懂修炼呢,唯有指望三把神剑自行疗伤!

而神识似有好转,却不堪为用,以至于无法内视,便也难以看到气海的情形,更无从知晓那把火红神剑的状况。稍安勿躁,且安心将养几日。

无咎蜷缩在窝棚里,闭着双眼,梳理着心绪,安慰着自己,不知不觉陷入沉睡。而他迷迷糊糊之际,心底发出一声叹息。

唉,自从误入仙途之后,所遭遇的凶险与吃过的苦头数不胜数。而曾经的梦想,却是好像愈来愈远。我真的好累……

……

房大的家,坐落于向夏村的西头,稍显偏僻,加之他脾气暴躁,性情多疑,村里的乡亲们为了避嫌,也是不愿招惹麻烦,很少与他往来。故而,小小的院落除了偶尔传出几声吵闹与女人的哭泣之外,往日里倒也清静。

不过,自从院门前的窝棚里多了一个讨饭的男子之后,原本躲在屋里养伤的房大,再也闲不住了。

清晨时分,房大拄着拐棍走出屋子,在院中大树下铺块兽皮,然后背靠树干坐下来,拿起一个酒坛子灌口老酒,待养足了精神,又将一把猎刀放在身边,便瞪圆了双眼盯着院门。他好像又找回了往日狩猎时的劲头,虽说猎物并非虎狼豺豹,却尤为可怕,因为那是一个试图勾引他婆娘的野汉子。

春秀唯恐生出意外,索性搬个凳子坐在屋门前缝补衣裳。她要看着自家的男人,以免他犯浑卖疯。不过,她也暗暗生出几分好奇。

那个自称无咎的男子,伤势惨重,落魄不堪,偏偏又谈吐不俗而举止古怪。或许,他并非讨饭的乞儿。而一个人不吃不喝,非但没死,反而酣睡如旧,如此诡异的情形着实罕见呢!

天色将晚,房大便催促春秀关门闭户,直待查看无误,他这才拄着拐棍回屋歇息。

次日,一切照旧。

于是乎,夫妇俩便这么守在院子里,虽然情形诡异,却也彼此相安无事。

转眼的工夫,十日过去。

春秀打开院门,走到窝棚前。她将所端的一个陶碗搁在棚前的石头上,这才俯身唤道:“无咎,十日已过,且醒来用些汤饭!”

院中的大树下,房大坐直了身子,两眼一霎不霎,并伸手摸向身旁的猎刀。那对狗男女若是再敢放肆,断然不可饶恕。

窝棚里的身影稍稍翻动,兀自闭着双眼,而嘴角却是露出一抹微笑,接着又酣睡如旧。看样子他并无大碍,只是他的脸上,以及裸露的双臂,显得愈发的肮脏,像是涂抹了一层黝黑的油垢,并透着隐隐的酸臭。

春秀愕然片刻,只得端起碗筷返身院中。

而她没走两步,身后传来微弱的话语声:“有劳大姐每隔十日,唤我一回……”

春秀转身回头,而窝棚里毫无动静。

“臭婆娘,将饭碗端来,我饿了!”

“你才将用罢午饭,缘何腹中饥饿?”

“哼,我即便撑死,也不能让我家的饭食便宜了你的野汉子!”

“你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臭婆娘,你敢顶嘴……”

一碗饭,让夫妇俩再次争吵起来。直至春秀赌气回屋,吵闹声这才告一段落。

院子里,只剩下了房大独自一人。他竟然跟搬来磨刀石,“呼哧、呼哧”磨起了他的猎刀。待猎刀磨得锃亮之后,他又拄着拐棍从屋里拿来了他狩猎所用的皮囊。至于他要干什么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再过十日,春秀前去查看窝棚的情形。

那个无咎依然蜷缩在褥子里,闭着双眼微微一笑,浑然不知春秋寒暑,继续沉浸在他漫长的梦里。又过十日,依然如此。

不知不觉间,到了十一月的中旬。

北风呼啸,雪花飘飘。

房大难耐风寒,只得回到了堂屋里。他裹着皮袍子,坐在榻上,守着火盆,身旁放着猎刀与皮囊,依然不忘盯着院外的动静。

春秀则是拿了一张兽皮盖在无咎的身上,又抱来柴禾树枝为窝棚遮挡风雪。她以为无咎还会继续沉睡下去,没多留意,忙乱一番,便一溜小跑返回院子。而她离去之后,有人慢慢睁开了双眼……

下雪了!

恍惚之间,回到了那年的冬天,只是漫天的风雪之中,少了军营,少了战旗,也少了悠扬的号角声。

无咎静静躺在四下漏风的窝棚里,兽皮与褥子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积雪。

他透过窝棚,默默看着外边的飘雪。久久之后,他悠悠舒了口气,慢慢抬起左手,两眼中神色闪动。

左手的拇指上,多了一截斑黄的骨环。

这是消失多日的夔骨指环,它终于重现天日。而随着夔骨指环的失而复现,便也意味着体内有了神识与法力。却不知在持续沉睡了五十余日,又恢复了几成的修为?

或者是说,出乎所料……

无咎晃动着拇指,几块灵石滚落出来。他双手抓着灵石,再次闭上双眼。

心念稍动,久违的神识瞬间内视全身。

胸口的剑伤,已然愈合,仅剩下一片淡淡的创痕尚未消失;周身上下则是裹着一层腥臭的污垢,而肌肤上的血口早已不见踪影;受损的经脉,也缓缓畅通起来,其中的灵力,犹如一条条初融的冰河而源源不息。

曾经干瘪的气海,渐渐恢复,只是如同饥饿多日而尚欠充盈,或许亟待灵气的吸纳与蕴养。

魔剑与狼剑之外,那道火红的剑气业已凝聚成形。只是它稍显冲撞,有失安稳,像是初来乍到,又或是野性难驯。黑、紫、红三道盘旋的剑光,虽然有些凌乱无序,且细微而渺小,却又牵动整个气海以及四肢百骸,隐隐多了一种沟通天地之势。

而在那三道盘旋的剑光之中,竟然多了一点拇指大小的东西。如同滴水,圆润晶莹,又似火种,莹莹闪动,且散发着三色的光芒与强大的威势,并与三道剑光、气海,乃至于周身的经脉浑然一体。它彷如混沌之源,天地之始,只待缔造阴阳,便能造化乾坤而成就万物!

筑基了?

典籍所载:炼气化精,方为筑基根本,再成丹化胎,直至羽化成仙,等等。那滴灵液,无疑便是筑基的征兆。而寻常的筑基之初,灵液不过豆粒一般的微弱,只有随着修为的提升,方能渐渐变化而最终成为雀卵大小。莫非是说,那把火红神剑使得自己一步抵达筑基五六层的境界?

不管修为几何,筑基便成!

遭受了千般罪,吃够了万般苦,大难不死,终于又挺过了一劫!

从此以后,御剑飞天,穿风破云,来去自如!再不用担心路途遥远,前往紫定山也只在等闲之间啊!

不过……

无咎遐想之余,微微皱眉。

如今总算是修为大涨,却如同重病初愈般的乏力。尤其是脏腑之间,依然隐隐作疼,仿若气机滞塞所致,又好似法力反噬与冲撞的缘故。就像是搭建了一间空荡荡的大屋子,总觉得有所欠缺而表里不一。

莫非与神剑有关?

要知道所谓的筑基,并非苦修而来。在吸纳了那把火红神剑的时候,或许筑基便已强行开始。依稀记得,当第三把神剑入体的刹那,整个人差点被强横的法力给撑得爆体炸开,便在岌岌可危之时,一段经文突如其来,暂且化解了体内的冲突,并帮着自己摆脱了困境。眼下虽然渡过难关,冲突依然存在。

而那段经文,分明来自于《天刑符经》。岂非是说,最终能否收取七把神剑,关键在于《天刑符经》?

嗯,应该不差。

神剑与经文均出自于古剑山的那位苍起前辈,二者之间必有联系啊!

怎奈自己不懂经文的含义,也不知道修炼的法门,又该如何是好呢?

看来想要恢复如初并成为真正的筑基高手,心急不得。不妨再静养调理几日,再行计较!

无咎伸了个懒腰,散去纷乱的思绪,然后继续蜷缩在低矮的窝棚里,竟是默默念起了经文。

他如同一只躲在窝里的毛毛虫,舔舐*着伤口,编织着梦想,盼望着最终破茧而出的那一刻;又似蛰伏的蛟龙,只待撕破风雪,笑傲长空……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