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雪霁天晴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全能户花、多情的话语、路虎极光霸道、、社保、失业专干、书友23022144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求大家多多订阅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大雪连着下了几日。√∟,

当长夜过后,霞光吐艳,一度混沌的天地,霎时间焕然明媚。

雪停了,天晴了。

皑皑的白雪笼罩之下,偌大的山谷一片银装素裹。

而山谷中的向夏村,好像还未从冬夜中醒来,只有淡淡的雾霭弥漫在冰封的河面上,还有一座小桥静静矗立在晨风之中。

不过,有人醒了。

或者说,从下雪的那日起,他便不再沉睡,一直在体悟着修为的变化,琢磨着那篇《天刑符经》。如今雪霁天晴,到了舒展筋骨的时候。

无咎慢慢钻出了窝棚,站在厚厚的积雪之中,轻轻舒开双臂挺直了身躯,周身上下一阵筋骨脆响。只是他赤着双脚,亵裤残破,光胸露背,长发凌乱,满身的污垢,浑如一个野人的模样。而他却是怡然自得,眺望着山谷,打量着不远处寂静的小院,又回头看了看旁边狗窝一般的窝棚,呲着白牙咧嘴一笑,转而奔着小河走去。

《天刑符经》虽然晦涩难懂,而随着一遍又一遍的默念,体内那把火红剑光安稳了许多,且脏腑间的滞塞也好像有所缓解,便是心口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。嗯,不求甚解的笨法子,但求有用,且经不离口便也是了。

踏着积雪,走到河边,“喀嚓”踏破薄冰,“哗啦”淌入河水。

无咎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,将整个身子埋了下去。彻骨的寒意汹涌而来,他浑然不觉,反而颇为享受,直至久久之后,这才猛然起身,顿时水花四溅而雾气氤氲。他甩动乱发,昂起脑袋,张开嘴巴,长长吐出一口浊气。

自从耗尽修为而惨遭磨难,至今已近两个月。在持续不断的沉睡与静养之后,内外伤势痊愈,神识与修为,以及法力也在渐渐恢复。或有不济,至少抵达筑基的境界。只须再有一段时日的调养,必然情形大好。

所知的典籍之中,有着许多筑基的说法,相关玄虚不必理会,有句话倒是不差:大气畅通,百病不生。没病没灾,就好。再活上数百岁,更是捡了大便宜。之后便陪着紫烟双栖双飞,看够天下美景,足矣!

也算是苦尽甘来,不容易啊!

无咎感慨之余,动手搓洗起来,竟从脸上揭起一层血痂般的污垢,像是蛇蜕,看着恶心。他嫌弃般地咧咧嘴,继续上下其手……

便于此时,小院的屋门“吱呀”打开,现出一高一矮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。

院内白雪覆盖,远近浑然一色。

春秀穿了一身粗布丝绵的杂色长裙,依然不失窈窕的身段,她目睹雪景,神色欣然,抬脚出了屋门,捡起扫帚便要忙碌,又是讶然失声:“哎呀,岂不冻坏了身子……”

越过低矮的院墙看去,十余丈外的小河中,有人站在冰水里,看他稍显单薄的身子,不是那个无咎又是谁?

房大裹着厚重的皮袍子,睡眼朦胧的样子。他的腿伤好了**成,却兀自拄着拐棍,摇晃着迈出门外,稍稍打量,“吭哧”一口浓痰吐在雪地上:“呸!冻死那野汉子才好呢……”

春秀已撒腿跑向院子,身后留下一窜脚印。待她吃力推开被积雪封堵的栅门,几步冲到河边,又急又怒道:“你大病初愈,岂能这般莽撞……”而她话未说完,忍不住抬手掩口而脸色一红。

只见河水的那人慢慢转过身来,却不见了黝黑污垢,而是肤色白皙,四肢匀称。尤其他黑发披肩,面容英俊,剑眉斜挑,双眸如星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。整个人与四周蒸腾的水雾相映成辉,堪称难得一见的如玉男儿!

“大姐勿忧,我稍加洗漱便好!”

无咎回头一笑,继续搓洗着身上的污垢。

“嗯……别冻着便成,大姐给你熬碗热汤……”

春秀有些语无伦次,抬手拍了拍胸口。

山里人不讲究,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。而有生以来,还是头一回见到相貌年轻,斯文有礼,且又举止古怪的男子。房大那个死货与人家比起来,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呢!

她冲着河水中的那道背影稍稍失神,随即藏起羞涩与不着边际的遐想而转身返回,直奔灶房点燃柴火、煮起了肉汤,又捡起扫帚、木铲,清理着院里的积雪。

房大则搬来凳子,与狩猎所用的皮囊,然后独自坐在屋门前,默默打量着自家婆娘的举动。

瞧见没有,女人家双腮含羞,眼光闪烁,举止勤快,无非心虚所致而试图遮掩,其中必有蹊跷啊,哼哼……

猎户人家,有的是现成的腌肉,加水炖煮,便是一锅有滋有味的肉汤。

春秀忙完了灶房的活计,又将院内的积雪清理出一条尺余宽的小道,之后从屋里拿着几件旧衣裳直奔院外,却见河水中没了人影。

而转眼之间,窝棚背后走出一人,足踏软靴,衣袍随风,一边梳理着头上的乱发,一边含笑道:“大姐——”

只见他神态温和,举止洒脱,与曾经的那个要饭的乞儿判若两人。只是冰天雪地里,他那身薄薄的青色丝袍,太过于惊世骇俗了!还有啊,他哪来的衣物?

春秀又是脸色一红,脱口道:“你衣衫单薄,不怕冻着……”

无咎拿起一根木簪,就手插在胡乱盘起的发髻中,大袖一展,随声应道:“我不畏寒暑……”

春秀只当说笑,嗔道:“瞎说哩,你之前弱不禁风,倒在桥上,幸亏遇上了我,那一番搀扶着实累人……”

亲手所救的要饭乞儿,如今成了翩翩公子,一场辛苦没有白费,也好像真的多了一位自家的兄弟。她兴奋之余,话语间随意许多。而她责怪了一声之后,又觉不妥,回想起柴房中的情景,更是低头含羞:“大兄弟,我给你端碗热汤来!”

无咎含笑道谢,转而踏着积雪踱了几步。

近处寒雾氤氲,石桥孤悬,小院静谧,炊烟袅袅;远处冰雪皑皑,万里一色。恰是旭日高照,顿然流光溢彩而万里如画。

如此一方所在,难得田园景致。若能居住此间,再有个春秀这般貌美贤惠的女子陪伴厮守,即使成为猎户,或是平庸的山民,也是无怨无悔啊!而那看似简单的一切,却得来不易。便如这熟悉的红尘就在眼前,而曾经的梦想却是愈来愈远!

罢了,且喝碗热汤,也该动身赶路了……

春秀将怀抱的旧衣裳放回屋里,接着又去灶房盛了两碗热汤。她先给房大一碗,然后端着另一碗走向院外。而她没走几步,身后传来嚷嚷声:“秀儿,你这个偏心的娘们,我这碗里为何没肉呢?”

只见房大坐在门前的凳子上,“夺”的一声放下汤碗,并吊着眼角,不依不饶的架势。

春秀对于自己的男人很是无奈,却又不敢顶撞,只得返回将手中的汤碗换了,再转身走向院门。谁料她走得急了,积雪湿滑,身子一歪,竟将一碗热汤撒了个干净,便是汤碗也被扔出去老远。

房大两眼一瞪,猛然站起,拄着拐棍越过房檐下的台阶,竟是气急败坏到了院中。

春秀歪倒在雪堆里,还以为她男人要来搀扶,谁料拐棍劈头盖脸砸下,还有房大在暴跳如雷:“没用的东西,我打死你这个贱婆娘——”

她左右翻滚躲避不及,连忙双手抱头哭喊求饶。而沉重的拐棍毫无不留情,“啪啪”的抽打声与凄厉的惨叫声在小小的院落中回荡不绝。

无咎始终站在院外,没有靠近院门半步。

在沉睡静养的这段日子,他早已领教了房大的为人。那是一个心胸狭窄,善妒多疑的家伙。且性情暴躁,动辄打骂女人,简直就是一个卑劣恶俗的无耻之徒!而如此恶棍,偏偏找了一个貌美如花、贤惠善良的婆娘,却又不知珍惜而每日肆意蹂躏,着实叫人愤愤不平!只是念在春秀的情分上,权当视而不见,即便是守着礼数而刻意避嫌,也同样是为了顾及那个可怜的女子!

不过,那个家伙竟敢再次放肆。他打的并非自家的婆娘,而是我无咎的恩人!

无咎目睹着院中的惨状,再也忍无可忍,清冷出声:“住手——”

房大正抡着拐棍打得痛快,不由得手上一停,稍稍意外,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把猎刀,恶狠狠道:“讨饭的小子,莫要以为长得白净,便敢勾引我家婆娘,我宰了你——”

春秀趁机躲过殴打,已是披头撒发而泪流满面,兀自趴在雪地上,连连摆手:“无咎兄弟,你既然伤病痊愈,不如速速离去,莫要与他一般见识!”

唉,多好的一个女子,为何就找个一个猪狗不如的男人呢!

无咎撩起衣摆,缓步越过院门。他冲着春秀微微摇头,满脸的惋惜与不忍,转而看向房大,沉声道:“这位大哥,只要你发誓痛改前非,并善待春秀大姐,我今日便饶了你!”

房大的腿伤,应该没有大碍,他突然撒手扔了拐棍,高高举起猎刀,凶狠狞笑:“呵呵,你的春秀大姐,只是一个不会下崽的贱货而已。而你也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无咎踏入院中,尚未站稳,剑眉微微斜竖,“啪”的一甩衣摆,抬脚往前离地而起。

房大只觉得眼前一花,人已往后飞去,“砰”的撞向墙壁,又“扑通”落在屋檐下的台阶上。猎刀更是脱手而去,瞬间没了踪影。

他“哎呦”一声,便要爬起,却见一道青衣人影离地三尺横飞而至,并隔空抓起地上的汤碗,转瞬之间到了眼前,“喀嚓”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腿上。不待他再次惨叫,怒喝声当头响起:“房大,给我将这碗中的残汤喝下去——”

();|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