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过如此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天净之沙、大明布衣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七日之后。

白雪覆盖的山坡上,一道青衣人影从静坐中醒来。少顷,他轻轻扬起双手。

一抨石屑洒落在雪地上,像是点点的沙粒。两块灵石中的灵气均被吸纳殆尽,双双变成了碎屑。或许这才是它本来的样子,淘尽菁华而返璞归真。

随着修为的提升,对于灵气的吸纳也是今非昔比。

从前的一块灵石,足以吸纳许久。如今两块灵石,也不过用了七日便已化成碎屑。而修士筑基,自当精气十足,怎奈伤势惨重,这修为也是来得不伦不类。纵然如此,在持续默念《天刑符经》之后,又接连多日吸纳灵气,此时的气海渐渐充盈,并且脏腑之间的阵痛也变得微乎其微。

此外,体内的那把火红的剑光,不再横冲直撞,并伴随着狼剑与魔剑,相互间日趋盘旋有序。而剑光环绕之中,那滴灵液也是愈发的圆润有力。就仿如包裹着一粒火种,与盈动的灵液相互交融,阴阳更替,水火相济,一呼一吸之间,自有天地脉动而煞是神异!

无咎默然良久,双袖舒展缓缓起身,却又偏着脑袋,冲着明媚的天光而若有所思。片刻之后,他抬手一指。

一黑一紫两道小巧的剑光相继现身,前后盘旋,眨眼之间化作三尺大小,随之凌厉的威势霍然而起,卷起阵阵的雪雾弥漫四周。

无咎又是抬手一指,却是没有动静。

气海中的那道火红剑光,像是失去了同伴,又无从逞强,稍显躁动不安。

他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。

九星神剑,各有口诀,若无召唤,强求不得。魔剑如此,狼剑如此。而这把火红的飞剑,亦是如此。还是顺其自然吧,只等灵光乍现的那一刻!

随着心念转动,两道剑光不再盘旋,相继慢慢停下,随即又离地三寸而并排悬立。

无咎嘴角含笑,抬脚踏上剑光,恰好一黑一紫,一左一右。他回想着御剑的法门,暗暗催动法力。

剑光暴涨,缓缓升起。直至离地十余丈,甚是稳当。

无咎人在半空,睥睨四方。

他并非一个喜好仙道的人,却不妨碍他对于御剑飞行的情有独钟。就如同没人愿意成为鸟儿,偏偏又向往着翱翔的乐趣。

试问,谁不想飞呢?

在都城的时候,曾尝试御剑,竟然一头栽进水塘里,让祁老道很是笑话了一回。而今非昔比,应该畅行无碍。御空、符阵、驱使等等御剑的法门,也早已熟谙于胸。况且别人一把剑,便能来去自如,我则是脚踏双剑,必然不同凡响。天高地阔,我飞——

无咎催动法力,脚下顿时风声隐隐。而他还没来得及有所体会,两道剑虹倏然而去,像是两匹脱缰的野马,一时之间猝不及防。

坏了,又要重蹈覆辙,只是此处没有水塘,摔一下肯定受不了啊!

无咎尚在暗暗叫苦,又是一阵慌乱。两道剑光太快了,竟是将他直接甩了下来。他人在半空,手足舞蹈,随即施展风行术,这才轻飘飘稳住身影,缓缓下落之际,很是错愕不已。

已然筑基,为何御剑的法门没有用处呢?

他抬手一招,两道剑光从数百丈外折返而回,相继光芒闪烁,又瞬间双双消失不见。而眨眼的工夫,一道三尺多长的黑色魔剑出现在他的脚下,猛然暴涨一丈,像是一叶小舟,托着他在半空之中静静漂浮。

哦,原来是魔剑与狼剑互有冲突的缘故!暂且只能循规蹈矩,以后再行尝试双剑御空也不迟!

无咎弄明白了原委,站稳身形,大袖轻拂,黑剑缓缓往前。

与此同时,魔剑的威势在四周化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,恰好将人笼罩,不仅隔绝了寒风与震荡的气机,还多了一层无形的防御。且脚下生根,仿佛与魔剑浑然一体,再不用担心被甩下来,不过……

无咎站在缓缓前行的魔剑上,前后张望,颇有几分空中泛舟的惬意,却还是忍不住连连摇头。

太慢了,即使比起寻常的御风术也是大有不如。

我要的是风驰电掣,而非悠哉闲哉的慢腾腾。想要在两个月内赶到紫定山,这样下去断然不成!

无咎依着所记的御剑手诀催动法力,丈余长的黑剑缩短了几分,去势似有加快,却还是不尽人意。他稍稍迟疑,再次掐动手诀。黑剑渐渐变化,直至回归三尺大小。与之刹那,彷如风雷骤起而光芒闪烁。只见黑剑突然“嗡嗡”颤抖,继而便如一道离弦之箭呼啸而去。

船小好调头,船小也跑得快啊!并非不知道如此浅显的道理,只因初次御剑飞行而难免要多多尝试体会!

咦,不对啊,脚下蓝天,头顶上却是积雪覆盖的山谷?

明媚的天光之下,皑皑的雪原之上,原本壮观开阔而妖娆万里,此时却出现了一桩怪异的景象。只见一道黑色的剑虹,时而呼啸阵阵,时而左右盘旋,时而激射而起,时而横飞俯冲。尤为甚者,还有一个青衣人影倒挂在剑光之下,止不住的双手乱舞,却又一时难以自已……

又过了几日。

一道黑色的剑光,从飘荡的白云中倏然现身。便如一道淡淡的星虹,从天而降。去势稍缓,一踏剑身影傲然而立。只见他负手昂胸,神态睥睨,又暗暗得意,禁不住嘿嘿一乐。

接连不断地折腾了三五日,总算是熟悉了御剑的法门。如今只须心念一动,即刻一飞冲天啊!

哎呀,人在天上,万物渺小!

那高山丛林,湖泊河流,田园村舍,人兽鸟飞,一一在目,宛然如画,却又仿佛幻觉,而给人超脱世俗的悠然。再御剑行空,穿云破雾,东西南北,来去自如。这般恣意纵情,岂不就是神仙的派头?

嗯,所谓的神仙,也不过如此!

无咎踏在飞剑之上,一阵眉飞色舞。

这五六年来,他也算是吃尽苦头而九死一生。如今否极泰来,终于成为御剑飞天的仙道高手,奈何无人分享其中的喜悦,只能独自一个人傻乐。况且他的喜怒哀愁,从来都是这么随性自然。

居高俯瞰,百里之外,依然还是大片的雪原与高山,有沟壑纵横,还有村镇坐落在山谷之间。

前方便是三界原,为三国交界之地。由此再去两万余里,便可抵达有熊国的紫定山的地界。

以往施展御风术,一个时辰能够跑出去一百多里。即使拼命,也难以达到两百里。如今御剑飞行,轻轻松松便是四、五百里。天上地下,真乃云壤之别。照此算来,一天用上五、六个时辰,便能跑出去两三千里的路程,半个月内赶到紫定山应该不在话下。

既然不用急着赶路,且去前方的小镇上买些吃食。虽说筑基之后,口腹之欲大减。而人这辈子若是没有一些嗜好用来打发闲闷,岂不扫兴?况且嘴馋亦非坏事,至少不会醉酒惹祸。

嗯,倒是想大醉一场呢,而那种久违的滋味,再也找不回来了……

无咎有了计较,踏着剑光徐徐往前。

百里外的山谷之中有个凡俗的小镇,他想着远远降落而改为步行。若是大白天的踏着飞剑呼啸直下,未免惊世骇俗。而在凡人的面前装模作样、耍威风,很无耻,要挨骂的!

无咎正在享受着御剑飞行的快意,忽而神色一动。

便于此时,远处的山谷中突然飞起两道剑虹。不消片刻,剑虹由远而近,旋即左右分开,现出两道熟悉的身影,却又双双神色不善。其中相貌俊朗的青年男子,不是玄玉又是谁?而随其同来的老者,则正是灵霞山的另一位筑基高手,玄水。

无咎看清来人,瞠目诧然。

此处远离灵霞山,只当是早已摆脱了困境,谁料并非如此,那两个家伙必然是追杀而来!

他心底发虚,扭头想跑。

与之同时,百丈外的两个筑基高手也在面面相觑而惊愕不已。其中的玄玉见到某人作势欲逃,急忙出声:“且慢——”

无咎前后张望,左右远眺,而神识所及再无异常,百里之内更无几位长老的身影。他不由得胆气稍壮,脚下的剑光悠悠一荡,不退反进,竟是缓缓逼向百丈外的两个对手。

人若是逃得久了,便有了一种知难而退的投机与侥幸。却是忘了,路在前方,非披荆斩棘,而不得逾越!

怕啥呀?想我如今也是筑基高手,不再是动辄落荒而逃的羽士小辈,只要几位长老不在此处,还有人拦得住我不成!

无咎逼近到了三、四十丈之外,这才稳住了去势。

他下巴一抬,面带冷笑:“两位道友,幸会呀!”而他打着招呼的时候,右臂一伸,一道隐约的光芒透掌而出,瞬间凝成一把三尺的紫色长剑。

玄玉摆了摆手,依然难以置信:“你……你筑基了……至少五层的境界……”

无咎嘴角一撇,轻描淡写道:“嗯,一不小心,便筑基了!所谓的五层、六层境界,亦属寻常!”

多少人为了修至筑基而耗尽了一生的光阴,而最终成功者却是寥寥无几。他倒是简单,一不小心便已筑基,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,真不知道他是炫耀,还是在嘲笑那些功亏一篑的同道先驱。

玄玉的脸色有些疲惫,此时更添几分无奈。他看向十余丈外的玄水,对方拈须自语道:“全凭神剑之功,仅此而已……”

无咎被人揭穿了老底,浑然不觉,斜斜举起手中的紫色狼剑,面带杀气道:“两位万里迢迢至此,想必不是为了寒暄叙旧。是单打独斗,还是一起上,且放马过来——”

他话音未落,整个人影突然消失。

玄玉还想多说两句,脸色微变。而他却是不作抵挡,闪身疾遁。

与之瞬间,一道凌厉的杀气呼啸而过,转眼化作一道踏着剑虹的身影,已然远在千丈之外,随即头也不回扬长而去。

玄玉在半空中稳住身形,兀自一脸的惊愕。

他余悸未消,心忖道,幸亏及时躲避,不然断难挡住方才的悍然一击。那人竟变得如此之强,已然无从揣测!

玄水则是站在原处没动,不无忧虑道:“师弟啊,今日你我放走了无咎,来日若被几位长老知晓,只怕……”

玄玉沉吟片刻,摇头道:“若非如此,又能如何?我灵霞山不过是出动了二十多位筑基高手,即便加上三位长老,也休想守住南陵国的漫长边界。而你我不眠不休守到今日,运气还算不错,怎奈那个小子已然筑基,根本阻拦不及!”他话到此处,苦笑又道:“师兄稍安勿躁,且如实禀报也就是了……”

“如实禀报?”

“那小子匆匆忙忙,必有要事在身。而由此往北,只有一个仙门,紫定山……”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