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东升小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圈圈无垢、一台春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请大家多多订阅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紫定山,位于有熊国以北的崇山峻岭之中。¤八¤八¤读¤书,.☆.←o

所谓的灵山,大都地处偏僻,且人迹罕至,乃传说中神秘的存在。

故而,紫定山也不例外。

只是在紫定山正南的百里远处,有个小小的镇子,东升镇。

小镇原本只是一个几户人家的小村子,只因靠近灵山,难免有寻仙访道者慕名而来,或是寻幽览胜,或是停留歇脚,无不出手阔绰,使得山民们受惠不浅。日久天长,此处聚集了数十户人家,相继开了客栈、酒肆等铺子,渐渐有了村镇的模样。

这也算是一种靠山吃山的道理吧!

恰是正月,天寒地冻。

小镇笼罩在一片萧杀之中,简陋的街道上看不见几个人影。

随着一阵寒风卷来,东升客栈门前的酒旗布幡被吹得“啪啪”作响。

便于此时,一个裹着皮袍子、戴着皮帽子的年轻男子出现在街道上。他看着身上的装扮,甚为满意。曾经在红岭山的库房中搜刮不少衣物,用来改头换面倒也简单。而他抬手摸了摸白皙的面庞,又摇了摇头。

山里的汉子多为粗莽之辈,哪有自己这般清秀的模样?

而事已至此,且收敛心神,只要隐去修为,料也无妨!

男子走到客栈的门前,稍稍抬头打量,随即伸手去拍紧闭的大门,却是纹丝不动。他才要出声,大门已开,紧接着有人咋呼道:“风大,关门——”他顺势穿门而入,身后“咣当”门响,眼前一暗,四周的情形却是清清楚楚。

这是东升客栈临街的铺子,或是店堂,为三间贯通的屋子。一间摆放着柜台、酒坛等物,并在柜台外侧留有通道,为门帘阻隔;另外两间则是摆放着几张桌子,还有一个火炉子在“噼啪”燃烧。而火炉的旁边,有四人围在一起烤火取暖。

站着的老者,满脸皱纹,抄着双手,点头赔笑,乃是掌柜的架势;坐着的则是一对年轻的男女,与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。年轻男女锦衣裘服,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。壮汉身着单衣,袒胸露怀,像个山里的农夫,很是粗鲁不堪,却又不畏寒冷,倒也让人刮目相看。

而除了以上的四人,还有个十五、六岁的伙计,裹着一身棉袍,个头不高,很是利索,他关闭了店门之后,凑到近前招呼道:“不知大哥如何称呼呀,又是否住店?”

男子扭头看向伙计,随声应道:“本人公孙……”他抬手抛出一块金锭,又道:“给我收拾一间干净的上房,我要常住于此!”

伙计慌忙伸出两手去接,谁料金锭子尚未落下,便被身旁的掌柜一把抓走,并推搡着呵斥道:“铜锁,别愣着,有点眼色,快将客人领到丁字号上房!呵呵,原来这位是公孙仙长,请——”

铜锁,便是伙计的名字,他点头嗯了一声,掀开门帘跑向后院。

男子却是微微一怔,慢慢看过在场的四人:“谁说我是仙长?”

那对年轻的男女兀自挤在一起烤火,闻声抬头,双双无语,显得有些淡漠。

壮汉则是眼光斜睨,神色不屑。

掌柜的将金锭揣入怀中,笑着分说:“呵呵,但凡来到东升镇的客人,十之**都是寻仙慕道之人。而这位公孙小哥不畏苦寒,跋涉至此,想必也是为了灵山而来,理当尊称一声仙长,以表敬意……”

哦,原来是客套话!

方才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露馅了呢!

这个小镇子,就在紫定山的山脚下,不能不谨慎小心,否则后悔晚矣。我真的不想才出火坑,便又再次身陷绝境,哪怕是救人,也不能有所莽撞啊!

男子恍然点头,咧嘴微笑,抬脚奔向后院,伸手挑起门帘,却听身后的壮汉哼道:“仙门虽好,却非人人有缘。世道蒙昧,鼠辈焉敢妄想……”

那坐着的三人同时看来,又好像神色各异。

男子回头一瞥,没作多想,顺手放下门帘,人已到了后院。而他打量着小院的情形,忽有察觉,猛然转过身来,一阵呲牙咧嘴。

那个家伙在骂我?

我只报上公孙的姓氏,却没有道出名讳,却被那个家伙发现破绽,于是便讥笑我是鼠辈无名。

我还不是怕“无咎”的名头太过于响亮,这才有所顾忌?

哼,岂有此理!

这位裹着皮袍、带着皮袍的男子,便是无咎。

他在三界原遇到了玄玉与玄水,本想着有番苦战,谁料却是畅通无阻,让他颇为意外。难道玄玉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?他无暇多想,继续赶路。正月中旬,终于抵达紫定山的地界。他不敢莽撞,换了装束,只想打探虚实之后再行计较。

“大哥,这边请——”

叫作铜锁的伙计在抬手示意。

后院的地方不大,被几株老树占去了半边。除了几间向阳的正屋,两侧各有一排厢房,以及灶房、井栏等等。而所谓的丁字号上房,则是正屋西头的一间屋子,两三丈的方圆,没有窗户,黑暗湿冷,其中的陈设很是寒酸简陋,一榻一几而已。

无咎走入客房,微微皱眉。

铜锁的年纪虽小,却也懂得琢磨客人的心思,不以为然道:“每岁秋冬时节,来往客人稀少,而一旦出了正月,奇人异士络绎不绝,到时候我东升客栈一房难求啊!幸亏大哥早来了几日……”

无咎转身走出客房,伸手拍了拍铜锁的肩头,和颜悦色道:“嗯,我住下了!且将客栈内外的规矩说来听听,或许有赏呢!”

铜锁挺了挺胸脯,有问必答,便是那烤火取暖的三人,他也没有隐瞒……

片刻之后,铜锁的手心攥着一粒金豆子咧嘴跑开。

而无咎则是信步穿过小院,再次返回到客栈的店堂之中。那两男一女,依旧是围在火炉旁。他冲着对方点头致意,却是无人理会。他也不介意,就近寻了一张桌子坐下,扬声道:“孟掌柜,我欲拜入仙门,有无门路举荐一二……”

话语声未落,几道眼光同时看来。

无咎昂首端坐,翻手拍在桌上。

一锭金子,与两块亮晶晶的小石头呈现出来。

他伸手示意,满不在乎道:“不管成与不成,事后必有重谢!这金子与宝石权当定金,孟掌柜——”

有钱人,就是阔绰!

孟掌柜尚未答话,火炉旁站起两人。

从铜锁的口中得知,掌柜的五十多岁,姓孟,常年在此开店的缘故,结识过几位仙门的仙长。而那年轻的男女,一个叫作柳成,一个叫作崔莹,于去岁入冬时分结伴而来,奈何迟迟不得拜入仙门,只得继续困守等待。壮汉名作代鸿,据说修为在身,乃是传说中奇人异士,于半月前至此并入住客栈。

而这站起的两人,便是柳成与代鸿。其中的代鸿更是大步走到近前,上下打量着无咎,伸手抓过金锭扔给了孟掌柜,顺势扯过凳子坐在一旁,转而冲着桌上凝神端详。柳成随后而至,淡漠的脸上同样是有些兴奋。

孟掌柜接过金锭,呵呵笑道:“小哥有心拜入仙门,倒也不难。只待惊蛰与春分之时,灵山自有仙长驾临小镇,或是采买、或是巡查,不妨帮你结识一二!”

古籍有云,万物出乎震,震为雷,故曰惊蛰,是谓蛰虫惊而出走之意。具体所指,也就是每年二月初的时候。春分,则是二月中旬,此时寒冬过后,阳气上升,阴阳相伴,昼夜均而寒暑平。故此,二月又称仲春之月。

孟掌柜的意思很明了,下个月将有紫定山的弟子来到东升镇,他或能帮着指条明路,至于仙缘如何,全凭个人的造化!

无咎面带喜色,一拍胸脯:“孟掌柜真是好人,日后我必定顾你周全!”

他好像已经成为了仙门弟子,吹嘘起来煞有其事。而他并未忘了面前的两人,抬手一挥:“两位——”

代鸿坐在一旁,两眼盯着桌子一霎不霎,忍不住才要伸手,而桌上的石头已然消失不见。他尴尬抬头,失声道:“这位兄弟,那宝石价值几何,能否转让给我代鸿,黄金白银不在话下!”

柳成则是拱了拱手,出声道:“在下柳成,有礼了!”

他见机落座,神态洒脱:“我素来喜好稀罕之物,价钱好商量……”

这两人起初还是倨傲淡漠,转眼之间带着好友般的温暖扑面而来。

无咎却是毫不领情,眼光狐疑:“我记得家中的老仆说过,那数十块石头并非俗物,乃是先祖留下的灵石,价值不菲,两位莫要骗我,想我也曾出身富贵……”

柳成讪讪一笑,却又难以置信:“数十块之多……”

代鸿则是两眼闪亮,神色好奇:“这位兄弟,你竟然随身带有数十灵石,为何神识之下不见踪影呢?”

“神识又是个什么东西?哦,家祖乃修仙之人,攒下数十灵石亦属寻常。而既为宝物,又岂能随身携带!”

无咎面带得意,又抬手竖在嘴前:“嘘!祸从口出,还请两位慎言!”

便于此时,伙计铜锁端着一个陶盆走了过来,讨好道:“公孙大哥,你要的肉汤来啦!”

无咎接过陶盆,眉开眼笑:“野山羊的肉汤,最是鲜美!”他看也不看同桌的柳成与代鸿,自顾吃喝起来。须臾,一盆汤见了底。他抹着嘴巴,拍着肚子,抓起皮帽子,又拱了拱手,转身掀开门帘扬长而去。

柳成与代鸿坐着没动,心绪不明。而片刻之后,两人还是忍不住凑在一起窃窃私语——

“代兄,以我羽士两层的修为,竟然看不出那人的深浅……”

“老弟不必自谦,我也不过才将踏入四层的门槛而已。你我应该没有看错,那就是一个落魄的世家子弟。而他一个不通仙道的凡人,偏偏拥有数十灵石,真是暴殄天物……”

“代兄的言外之意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