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且做自己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&  感谢:天净之沙、无仙壮我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来了两位男子。◇↓,

或者说,来了两位紫定山仙门的弟子。

代鸿与柳成急忙迎上几步,口称拜见师兄。崔莹也是扭扭捏捏随后见礼,款款婷婷神色振奋。

无咎则是站在原地,抄着袖筒,嘴角含笑,畏畏缩缩的样子。

两人由远而近,带着一阵旋风飘然落地。据称三十多岁的叫作周师兄,二十多岁的叫作黄师兄,皆神态倨傲,且长衫道髻而举止不凡。

周师兄落地之后,踱了两步,眼光凌厉,叱道:“孟掌柜举荐的修士,便是尔等四人?”

黄师兄抬着下巴,随声提醒:“诸位由我师兄弟带入仙门,免不了上下打点。一人十块灵石,四人就是四十块灵石!”

代鸿连连称是,转身走到无咎的身前,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分说道:“多亏了孟掌柜的引荐,两位师兄这才答应全力相助,而我许下的好处,断然不能食言。还请公孙老弟拿出灵石,机不可失啊!”

无咎愣怔了片刻,犯难道:“哎呀,我倒是不缺灵石,奈何尽数掩埋而没有带在身边,这可如何是好呢……”

他虽然信誓旦旦,而脸上却是露出吝啬的模样。

哼,兜了个大圈子,只是为了赚取自己的灵石,如此运气,着实差强人意!

代鸿看不得某人的小气窝囊,急道:“且将所埋的灵石取出便是,我陪你去……”

无咎两手一摊:“我忘了啊……”

灵石并非寻常的宝物,有所戒备也是人之常情,而竟然忘了所埋的地方,简直就是不可理喻!

代鸿顿时恼怒起来,伸手抓着无咎皮袍的领口:“公孙,此事万万说笑不得。两位师兄怪责下来,你我担待不起!”他瞪着双眼,神情严厉,若非有所顾忌,只怕早已翻脸。

无咎好像很是恐惧,错愕道:“代兄……”

紫定山的两位弟子面面相觑,似有不快。

其中的黄师兄脸色一沉,出声叱问:“诸位真的好大胆子,竟敢戏耍我师兄弟二人。我再问一句,有没有灵石?”

无咎抢先道:“有……”

“多少?”

“五六十块……”

“埋在何处?”

“我忘了……”

“放开他!”

一问一答之中,代鸿慌忙松手。

而周师兄却是身形一闪,瞬间即至,一手抓着无咎的臂膀,一手强行从无咎的怀中掏出两块亮晶晶的小石头。他稍稍打量了片刻,确认灵石无误,顺势收为己有,随即又带着贪婪的口吻,低沉问道:“灵石埋在何处?”他有意催动法力,咄咄逼人的威势霍然倍增。

无咎只觉得狂风扑面,皮帽子被掀飞老远,像是被吓坏了,又不敢挣扎抗拒,慌忙举起双手:“我的灵石……我想起来了,灵石埋在……哎呦,我要憋死了,饶命……”

周师兄还是威严如旧,只是他的眼光中却是闪过一抹嘲讽之色。他收起了威势,松开手掌退后了两步,不容置疑道:“灵石埋在何处,速速讲来!”

无咎猛咳了几声,大口喘着粗气,又转过身去捡回了皮袍子捂在头上,接着原地兜了个圈子,失魂落魄般地伸手指道:“我记得灵石埋在……那儿……那儿……那儿……”

在场的两位紫定山的弟子,以及代鸿三人,皆随着他的手指看去,却发觉他随手乱点,眨眼之间,东、南、西、北被他指了一遍。

黄师兄怒道:“究竟何方?”

无咎猛然缩回手来,咬着指头,两眼闪烁,惶惶无措。而不待黄师兄再次发怒,他的脸上忽而洋溢出难以抑制的喜色,并颇为庆幸般地举起指头,直指正南方的一道山岗: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我的灵石就埋在山后的一株老树下……”

黄师兄看向周师兄,神色征询。

周师兄稍稍迟疑,又微微点头。

师兄弟二人的心思,不言自喻。数十块灵石呢,着实无法拒绝,遑论真假如何,就近查看一二料也无妨。

黄师兄不再耽搁,抬手一挥:“休得啰嗦,头前带路!”

无咎“嗯”了一声,抬脚往前跑去。只是他穿着皮袍子,摇摇晃晃颇为笨拙。而没跑两步,已被人抓着臂膀离地带起。他一惊一乍道:“哎呦,我要飞啦——”

周师兄抓着无咎疾驰而去,黄师兄紧随其后。

代鸿与柳成虽然修为不济,却也懂得御风术的身形步法,一步两三丈,随后紧追不舍。而崔莹则是由柳成挽着腰肢,两人倒是形影不离。

所在的山谷只有十余里方圆,为山林所环绕。而正南方的山岗,则是光秃秃一片,即便相距甚远,也是颇为醒目。

须臾,一行六人相继穿过山谷。

待翻过了山岗,到了一处陡峭的峡谷之中。四周群山林立,当间则是一块数十丈大小的空地,并有老树横斜,枯草蔓延,寒风嗖嗖,更为的偏僻荒凉。

周师兄在一株老树前落下身形,二话不说,便将所抓的无咎给扔了出去,随即催动神识四处查看,转而狐疑道:“灵石何在……你……?”

他眼中的无咎,只是一个凡人,被自己远远扔了出去,定会摔得不轻。谁让他不识抬举呢,权当稍事惩戒。好在枯草遍地,倒不虞伤残致命。

不过,神识之中并无灵石的气机。

而说瞎话的那人,也没有摔得满嘴啃泥,反倒是稳稳落在一截树干上,兀自抄着袖筒而左右张望。其皮袍、皮帽,以及惫懒猥琐的模样,分明就是一个落魄的浪荡子弟。而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淡然随意,却又此前迥然有异。

周师兄暗暗一怔,看向黄师兄。

此处群山阻隔,若有意外,来往难以察觉,只怕处境不妙。

黄师兄同样是神色微变,转而看向来处。三道身影随后而至,行迹匆忙。他不及多想,抬手抓出一把短剑厉声喝道:“尔等竟敢设下圈套害我师兄弟,呵呵——”

也难怪他怒极生笑,两个凡人加上两个初入仙道的修士,竟敢合伙算计两个仙门中的羽士高手,着实让他忍无可忍而又难以置信。

代鸿与柳成带着崔莹急急赶来,只想着目睹灵石出土的盛况。谁料转眼之间,已是剑拔弩张而杀气腾腾。

不是要挖掘灵石吗,哪来的圈套?

柳成带着崔莹,猝不及防,差点摔倒,两人搂着一团,双双不知所措。

代鸿止住身形,气喘吁吁道:“两位师兄,此话怎讲?”他惊愕难耐,禁不住从背后抓出了弓箭。而才有动作,周师兄也是飞剑在手。他何时见过如此阵仗,后退两步,慌忙又道:“此前约定镇外碰头,乃是两位师兄的主张,却又无故发难,这……”

他话到此处,猛一激灵:“公孙,你还不快快拿出灵石!”

不管今日是福是祸,起因只有一个,灵石。而灵石的主人,却袖手旁观瞧着热闹。

黄师兄与周师兄换了个眼色,齐声喝道:“小子,你敢耍诈?”

这对师兄弟羞怒之后,渐渐明白过来。东升客栈的男女四人并非合伙,而是各怀鬼胎。那个看似最为怯懦无能的小子,或许将所有的人都给骗了!

柳成总算站稳脚跟,摇头埋怨:“公孙兄弟,灵石乃身外之物,又何妨破财消灾……”

他话语未落,怀中的崔莹附和道:“那人不仅耍诈,还好色无赖呢!”

一阵寒风掠过,山谷中安静下来。

无咎站在树干上,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,他咧嘴一笑,自嘲道:“我耍诈,我无赖,我好色,我吝财,诸般骂名于一身,天下恶人我最坏,呵呵!”

话说,某人也真够可怜的,自从误入仙道以来,纵有悲怆凄凉,权且一路癫狂,重重劫难数不尽,含泪苦笑狗屎运,只道善心不泯天良常在,却又总是背着骂名遭嫌弃!

而这世间有雷霆冰雹,也有和风细雨;有道德君子,也有坏蛋小人。罢了,且做自己!

无咎甩开双袖抄在背后,抬脚跳下了树干,踱着方步,感慨又道:“我与诸位素昧平生,无冤无仇,只因不肯拿出身上的灵石,便要遭到诋毁与要挟。试问,究竟是谁设下的圈套,又是谁欲壑难填而卑鄙无耻?”

他脚下一顿,扶了把有些厚重的皮帽子,转而看向不远处的众人,两道剑眉微微斜挑,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,呲牙又道:“紫定山的弟子真是了不得呀,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我灵石……”

这已不再是那个蠢笨愚昧的凡俗小子,而是嬉笑怒骂皆自如的洒脱之士。尤其他话锋凌厉,句句如刀,更是直言斥责紫定山仙门,已然违背了仙道的规矩,绝非等闲之辈所为。他究竟是谁,好大的胆子、好大的口气!

周师兄脸色一寒,怒哼了一声,随即与黄师兄不约而同扬起了手中的短剑,显然是要为了仙门的名声而不惜一战。谁料他才有动作,胸口便已遭到了重重的一击,根本猝不及防,整个人“砰”的一声倒飞了出去。与之同时,短剑易手。变化之快,目不暇给。而隐约之中,有人金鸡独立,还有一只脚慢慢收起,随之话语声幽幽响起:“这就是抢我灵石的下场……”

周师兄“扑通”落地,打了两个滚,口吐热血,一头昏死过去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