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人往北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用户63438714、付彦杰、萧瑟il、痴傻愚顽、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草鱼禾川、仲夏夜之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始州国,北疆。

此处,为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。虽然已是三月的下旬,依然是遍野的枯黄、满目的荒凉。

寒风吹来,野草起伏。

鸿雁南飞,人往北行。

千里之外,草原的深处,一座青色的石山突兀而起。远远看去,那便像一个巨大的石头桩子,无依无伴,孤零零地杵在旷野之上。

渐趋渐近,情景了然。

那看着颇为古怪的石山,足有数十里的方圆,四周如同刀削,悬崖峭壁百丈。山上则是草木覆盖,房舍错落,宛如悬空街市的奇异,兼具依山筑城的雄伟。而当间山壁的石阶旁,还真的竖有一块石碑,上刻二字:石头城。

数尺宽的石阶环壁而上,左右盘旋几转,直达百丈,有门户楼台高耸。

只见那陡峭山壁之间,竟巧夺天工般凿出了一道丈余宽、两丈高的石门,并有碉楼雄踞其上而颇具气势。

恰是正午时分,城门前人影稀疏。

一位青衣男子缓缓踏上台阶,回首眺望。但见原野茫茫,天地空旷,劲风扑面,使人不由得心神一荡。他咧嘴微笑,转而抬头打量。

城门之上,还有两个斑驳古朴的大字,青山。

这石头城,只因坐落于青山之上,还有个别名,青城。自从踏入始州境内,便多方打听,耗去了不少工夫,终于获悉了这么一个地方。至于究竟如何,尚待进一步揭晓。

“站住——”

“为何拦我去路?”

一个长衫男子,与一个皮袍壮汉挡在门前。一个抄着双袖鼻子冲天,一个手握手握钢刀虎视眈眈。

青衣男子有些意外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外人入城,须勘验造册,再以滞留长短,交纳金银不等。”

“入乡随俗,倒也使得!”

“姓字名谁,来自何方,所操何业,所欲何为,滞留三五日之短,或十天半月之长?”

“咦,还真是详细啊!”

“少罗嗦!”

“嗯,本人公孙……先生,来自远乡,带几个学童混口饭吃,听闻石头城颇为不凡,便大老远的前来撞撞机缘!”

“原来是位教书的先生,报上名讳。”

“嗯,公孙先生的是也!”

“问你的名讳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本人的道号,便是公孙先生!”

“你是修士?”

“这个……以文入道,自幼修习至今,经典史籍略通一二……”

“哼!如此修士,当真稀罕。且罢,请交纳黄金一锭,或是灵石一块,可在城中滞留半年之久。”

“若是教书的先生呢?”

“白银一两,半月为期……”

“我还是当教书的先生吧!”

“那就报上名讳,不然给我滚下去!”

守门的壮汉已是不胜其烦,“锵”的一声抽出了钢刀。竟然有人石头城前讨价还价,并饶舌不止,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,他真的很生气。

而长衫男子则是眼光斜睨,面带冷笑。他只管接待盘问修士,而对于这个迂腐不堪的公孙先生则是根本不屑于理会。

青衣男子虽然啰啰嗦嗦,书生习气,胆子却是不小,根本未将发怒的壮汉以及那闪亮的钢刀放在眼里,竟是翻手摸出了一块金锭递了过去,撇撇嘴道:“进个城而已,还要留下买路钱!”

守门的长衫男子接过金锭,随手抛了抛:“一个教书的先生也这么富裕,莫非世道变了?哼,随我前来造册!”

壮汉只得收起钢刀闪开去路,却又哼了一声。

青衣男子撩起衣摆,拾阶而上,不满道:“先生乃为人师,不得亵渎。何况我管教的并非只有学童,还有仙凡两道不良之徒……”他嘟嘟囔囔着踏入城门,迎面又是层层的石阶。而城门内侧摆放书案,有人执笔书录。长衫男子扔来一块玉牌,摆手道:“此乃出入凭证,不得丢失……”

还有令牌,好大的规矩!

青衣男子接过玉牌,拱手致意,抬脚踏上石阶,却又回头问道:“我有意前往城主府上拜访,不知岳玄城主他老人家在否?”

“你所说的只是少城主,真正的城主乃是岳相子前辈!”

长衫男子两眼一瞪,拂袖转过身去。

“哎呀,家有高堂,小辈又岂敢以老人家自居。如此说来,是我冒昧了!”

青衣男子歉然含笑,拾阶而上,没去几步,却又两眼一翻而神情古怪。

一路隐匿藏形而来,很是谨慎小心。本想继续隐忍下去,奈何我无咎的名头好像是愈发的响亮。如今也只能当回修士,道号公孙先生!

无咎顺着石阶又去十余丈,四周豁然开朗。

他抬眼张望,好奇之余,却又心绪难耐,禁不住暗叹了一声。

祁散人,祁老道,我为了你,从有熊,跑到西周,又从灵霞山,跑到了紫定山,接着又长途跋涉,寻至始州的北疆。短短的一年之内,行程将近十万里。其间的辛苦,倒也罢了。上当受骗,暂且不提。我只想找到你,我只想要一个交代。而倘若此番再次落空,你我的交情亦将就此终结。要知道我真的不容易,我已是忍无可忍!

不过,一路打听,一路寻来,倒也渐渐印证了此前的猜测。

祁老道假借紫全、紫真之口,留下了四句话:风华烟雨柳始青,一骑绝尘出州城;袍泽情义山岳重,战旗英魂有相逢。

那两个家伙虽然精明,却不懂诗词之道。而我无咎虽也不学无术,好歹胸有点墨。四句话的意境简单明了,叙述一位勇武将军的有情有义,嗯,应该就是本人,乍然一听,倒未在意,只当是老道的故弄玄虚。而稍加想来,又觉古怪。先有风华烟雨,说的是风华谷,而接下来为何不是“一骑绝尘出都城”,而是“出州城”?

祈老道的鬼名堂多着呢,其间必有蹊跷啊!

还记得他的门主令牌吗,灵山聚气,霞光普降,仙缘从凡,主德四方,各取头字,便是灵霞仙主。而他故意留下的这四句话,又会不会是首藏头诗呢?

不,四句话的每段的后两字连起来,则为:始州岳相,青城重逢。

藏尾诗?

若是藏尾诗,便是要我在始州国相会,地名则是岳相与青城。

而始州有没有这两个地名呢?

没有!

反复打听之后,终于得悉在始州的北疆,有个神秘的石头城,又名青城。城内竟然住着以岳家为首的修仙家族,与众多的凡人,且自成一邦,远离尘世。城主名叫岳玄,据传乃是一位修为高强的仙人,等等。

值得玩味哦!

而纵有万般猜想,不如亲临实地一探真伪。

于是乎,来到了此处。守门的是位修士,无意间透漏出石头城的老城主的道号,岳相子。

嘿嘿,始州,岳相,青城,均已得到了印证。也就是说,此前的猜测应该不差。

而本人已然置身于城中,又能不能迎来一场费劲周折的重逢呢?

可恶的祁老道,还不给我速速现身……

石头城,名符其实,无论是街道,房屋,楼阁,庭院,均为青石打造,可谓满眼都是石头。或有空隙,却也植满了树木,且不乏奇花异种,但见枯黄与青翠重叠,稀疏与婆娑辉映,恍如城在山上,山在城中,山与城一体,城与山相融,且随着地势的渐趋渐高而远近有别、高低不同,别有一番景致。再加上行人各异,服饰另类,话语晦涩,更添几分异国风情。

无咎伫立良久,理清了思绪,看够了街景,这才背着双手往前行去。

悄悄散开神识一掠而过,数十里的石头城瞬间收入眼底。

四周并无城郭,而是以峭壁为墙,房舍为垒,天然屏障,独立为城。一条平缓的青石街道环山盘旋,两侧多为房舍店铺而稍显冷清。街道盘旋着几大圈之后,便是山顶。东去二十余里,另有一座山峰,有高楼大院,形同城堡,似有禁制笼罩,或为岳家的所在。

而整个山城上下,住着千户的人家,却并无寻常集镇的热闹,反而透着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。其中看到不少修士,依然不见老道的踪影……

小半个时辰之后,人已到了山顶之上。

山顶占地十余里,大半是开垦的田地与成片的树木,并往东延续,西侧的一块山坡之上,建有房舍与店铺。其中一座两层石楼,悬挂着青山客栈的牌匾。

无咎在客栈的门前停下脚步,转而又抬眼四望。他对于那空旷的风景,以及云天的高远毫无兴致,他是来找人的。怎奈上上下下找了一遍,还是一无所获。

难道所有的猜测,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?

而此前惹出了那么大的祸端,古剑山、灵霞山、紫定山都不会轻易作罢,躲在这偏远的石头城住段时日,不失为权宜之计。

嗯,来之安之!

无咎带着无奈的神情咂巴下嘴,转身走向客栈。

青山客栈,为两层的石楼,窗扇门户颇为狭窄,全无该有的奢华,显得厚重而又结实。踏入低矮的店门,眼前一暗,柜台内有掌柜举手招呼,并询问客人的来历,见到玉牌之后,忙又点头哈腰满脸赔笑着口称仙长。

无咎摸出了几块银子扔在柜台上,要了一间客房,转而打量着店堂的情形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店堂里摆放着四五张桌子,七八个修士模样的男女围坐一起谈笑甚欢……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