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看走了眼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打喷嚏的猫、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那个郑戒将他的婆娘,或是他的道侣领走了。`

所幸他除了瞪瞪眼珠子,倒也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。

而无咎却是害怕了,再无闲逛的兴致,干脆躲在房内、插上门闩,严阵以待的架势。哪怕躺在榻上,他的两眼也是半睁半闭,唯恐再出意外,以免到时候自讨苦吃。天大的事儿,都无妨,而瓜李之嫌,最窝囊!

试想,若是郑戒对外声称有人勾引他的道侣,又该怎样?

此地不比向夏谷的小山村,一走了之再无纠葛。客栈内住的均为修士,若是传扬出去,惹起群情激奋,真的要丢死了人。哪怕口才再好,也无从分辨。再不敢大意,小心为妙!

唉,或许都是相貌惹的祸,而自己的模样本来就不差,且随着修为的提升,愈清秀呢……

无咎从榻上慢慢坐起,看着窗外的夜色,又侧耳听了听四周的动静,套上靴子双脚下地。

常年出门在外的修士,多半随身带有阵法,或简或繁,至少可以封禁客房而以防不虞。而他无咎丢失了五符阵之后,又不懂得禁制之法,只能凭借一道形同虚设的门闩挡住门户,聊胜于吧。于是每日睡觉的时候,总有无数道神识扫来扫去而不胜其烦。不过,他虽然隐匿修为,而六感俱在,但有风吹草动,还是一清二楚。

无咎将上下收拾清爽,开门走了出去。

一度热闹的客栈,突然变得空空荡荡。店堂内也是冷冷清清,只有掌柜在忙着关门。

“诸位仙长早已动身赶往岳府,天明回转。公孙先生,何故迟迟……”

“眼下戌时而已,不急、不急……”

无咎与掌柜的寒暄两句,抬脚到了门外,身后“咣当”一声,厚重的门扇已被关闭。他也不在意,顺着街道踱步往前。

一轮晚月挂在天边,几点星辰微微闪烁,穿行在静谧的夜色之中,只觉得凉风扑面而别有一番情趣。`

无咎甩开大袖,步履轻盈。不经意间,抬脚丈余远,宛若乘风滑行,却又不显山不露水,只有一道青色的身影在朦胧的月光下悄然而去。

须臾,前方一大片的人影攒动。

无咎放缓脚步,慢慢凑了过去。

千丈远外,便是岳家所在的那座百丈青山。远远看去,灯火点点,彷如群星拱卫,肃穆中透着几分的神秘。

千丈之隔的界碑之前,则是聚集着不下两百多位男女老少,或是三五成群,或是窃窃私语,且修为不一,神识各异,场面稍显混乱。其中不乏羽士的高手,便是没有修为的也有好几位,而筑基的前辈人物,却没有现一个。而一个偏僻的石头城中,竟然聚集着如此众多的修士?

无咎暗暗讶然,不由得对于岳家的血琼花又多出几分好奇。

又过了片刻,许是亥时已近,有人扬声喝道:“诸位道友亮出玉牌以供查验,身份不明者严禁上山!”

人群晃动,一个个高举玉牌。

无咎也摸出那块入城的玉牌拿在手中,跟着慢慢往前。

在界碑前,站着两个中年的男子,应该是岳家的子弟,分别为羽士六七层的高手,逐一审视着走到面前的修士,并轻轻摆手示意放行。

“你,站住——”

“你、你,还有你,都给我站住——”

少顷,有两小、一中、一老四位男子被挡住了去路,急忙苦苦哀求,只道是仰慕仙道而执着不悔。

“少家主有令:没有修为者,一律不得上山。四位休得啰嗦,滚——”

岳家子弟根本不讲情面,挥手驱赶。

那四人不敢争辩,各自黯然离去。在场的修士冷眼旁观,人群中响起一阵不屑的笑声。 `

“公孙,你来此作甚?离去,莫讨无趣!”

一个挺着肚子的壮汉有所察觉,禁不住转过身来。

无咎嘴角一咧,装聋作哑。

近前的十余位修士,均来自于青山客栈,见到熟悉的公孙先生现身,各自微笑不语。其中的一个女子回头一瞥,苍白的脸色还是那么的吓人。

“要想活命,远离那个贱人!”

出声告诫的壮汉,自然便是郑戒。而他突然改作传音丢下一句话,瞪了瞪眼,转而挺着肚子继续往前。

“你……”

便于此时,无咎走到了那两个岳家子弟的身前。其中一人抬起手臂,便要阻拦。他举起玉牌晃动,两眼中寒光一闪。对方神色微怔,禁不住放下了手臂。他趁势大摇大摆而去,高高昂起了下巴。

那十几个来自于青山客栈的修士还想等着看笑话,却见某人器宇轩昂擦肩而过。众人不明就里,一个个诧异不已。

而两个岳家子弟也在面面相觑,并相互传音——

“他没有修为,缘何放他上山?”

“他传音说,他为了躲避仇家,而不得不隐藏修为,请我通融一二!”

“哦,以丹药之功隐匿修为,并不稀奇。他既然懂得神识传音,想必修为在身……”

“岂止修为在身,他的神识比起你我还要强大……”

“那又如何,还能高过少家主不成?”

“……”

一炷香的时辰之后,大群的修士来到了山脚下。

山脚下为一条数丈宽、十余里长的溪水所环绕,有月光与灯火倒映而粼粼闪烁,还有一架白玉拱桥横跨而过。

众人越过了拱桥,鱼贯穿行在一条蹒跚的石梯上。途中时而蜿蜒陡峭,时而曲径通幽,时而飞瀑湍急,时而栈桥飞渡,只道是人在山中不知处,清风徐徐渐登高。

修士们不敢放肆,一个个老老实实循道而行。

须臾,眼前豁然开朗。

不知不觉,到了山顶。

只见一块千丈方圆的巨大山坪出现在面前,四周楼台雅致树木掩映,白玉石栏环绕,数十盏灯笼高悬。随着一阵山风掠过,树枝摇摇,灯光晃晃,恰是与天上那安谧如初的弯月相映成趣而动静相宜,顿然给人一种置身于琼楼玉宇的恍惚。而顺着鼻端的一缕淡淡的异香看去,在山顶的西侧,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四角石亭,亭中隐约一株过人高的异木,枝叶碧翠,煞是不凡。而亭前的坍台之上,则是静静站立着十余道人影。

“公孙,你竟然真的混上山来,有何门道,能否分说一二?”

当众人相继抵达山顶,顿时大开眼界,忍不住东张西望,一个个赞叹不绝。而其中一位挺着肚子的壮汉还是疑惑难耐,借机靠近传音询问。

无咎循声看向郑戒,才想吹嘘两句,而眼光落在他那个道侣的苍白的面孔上,急忙耸耸肩头转身躲开。

哼,即便是戒备森严的仙门,我都能混进混出,更莫说这小小的石头城。不过,那两口子颇为古怪,少惹为妙。

他在人群中左拐右拐,渐渐走到了山顶的围栏边上,这才悄悄扭头张望,又禁不住暗暗无奈。

来时的路上,已将两百多个修士一一打量,而无论男女老少,没有一张面孔与祁散人相仿。或许是一厢情愿了,竟然自以为是地打起了字谜。可恶的老道,真的高看他了,他除了招摇撞骗,哪里懂得什么藏尾诗。而“始州岳相,青城重逢”,难道仅仅是个巧合……

“诸位同道!我岳玄再次恭候多时了——”

“拜见岳城主、拜见岳前辈——”

随着清朗的话语声,石亭前的坍台之上有位中年人拱起双手。他身着青衫,头挽道髻,三绺黑须,相貌堂堂,虽举止谦和,而整个人却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初来乍到的大群修士纷纷还礼,山顶之上一阵喧闹。

那便是岳家的少城主,岳玄?

从他身上所散出的威势看来,他应该是位筑基的道人,有着五、六层的境界。在他的身后两侧,则站着一排中年或是年轻的男子,均为羽士高手。其中还有一位女子,倒不陌生,正是日前差点撞到的那个丫头,不知在岳家又是何等身份。

无咎远远躲在人群之后,抄着双手默默张望。山顶上又是灯笼,又是月光,仿若白昼,远近清清楚楚。

只见岳玄两手虚按,四周顿然一静。他淡然一笑,拈须道:“适逢小女筑基,又当血琼花三十年一绽放,可谓天缘凑巧,实乃我岳家一大幸事。故而,我岳家将以血琼花酿成玉液与诸位分享。庆贺之余,更为回馈诸位同道对我石头城的拳拳之情!”他说到此处,挥手示意。

一个水红的身影款款往前,清脆出声:“本人岳琼,多谢诸位的捧场……”

那自称岳琼的女子话音未落,收敛的威势沛然而出,霎时裙袖飘动而神采飞扬,分明一个筑基高手的风范!

在场的众多修士钦羡不已,顿时间附和声、恭维声响成一片。

无咎微微瞠目,难以置信。

那女子不仅是城主之女,还是一位真正的筑基高手,怪不得她吹嘘她家的丹药之功,想必是借助丹药隐匿了修为。嗯,当真是看走了眼!

岳玄待四周稍静,继续说道:“亥时已至,血琼花即将绽放。或有异外,尚须诸位护法!”

随其掐动法诀抬手一指,整个山顶的四周顿时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芒,启动阵法的同时,他身后的石亭同样有光芒闪烁,却是打开了禁制。与之瞬间,亭中的那株绿树倍加娇艳。继而阵阵异香弥漫四方,浓烈的令人窒息。

坍台之上的十余位岳家子弟,竟是各自飞剑在手而神情戒备。在场的众多修士则是闭息凝神,一个个翘以待。

无咎抬手在鼻端扇了扇,而异香依然驱之不散。他摇了摇头,很是不以为然。不过是一株树花在半夜绽放而已,真是好大的阵仗。

而岳玄接下来的话,却是出乎所料,只听对方说道——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