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人当有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始州国的北疆,乃是一望无际的草原。越过了草原,渐渐山岭起伏。

两道踏着剑虹的身影,一前一后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。片刻之后,相继落下。其中的老者,手扶银须,踱步悠悠,怡然含笑。而另一位身着青衣的年轻男子,则是抱着臂膀,脸色阴沉,独自默默扭头看向远处。

这是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,虽然已是四月,远近依然光秃秃的荒凉一片,且高山之巅,还覆盖着积雪,像是一个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头顶的白发,要多难看,有多难看,对了,就如同那个老头的模样,看着让人心烦!

“呵呵!风华烟雨柳始青,一骑绝尘出州城;袍泽情义山岳重,战旗英魂有相逢……”

老者的兴致不错,一边踱着步子,一边吟诵起来,得意之处,自我炫耀道:“我离去之际,曾对紫全与紫真说过,只要将如上的四句话告知某位将军,他定然不舍红尘,感念旧情,即便交出九星神剑,亦犹未可知也!果不其然,那二人即便有所猜疑,终究不免一试,却又哪里懂得其中的蹊跷,呵呵……”

老者并非别人,正是盗取血琼花,并嫁祸他人,又趁乱逃离的老头。

年轻人,则是无咎。

无咎摆脱了重围,施展冥行术甩开了岳家父女的追赶,接着又一路尾随疾行,直至穿过草原、穿过夜色、穿过黎明,终于在午后时分,来到这么一个地方落脚歇息。

不过,他没有心思歇息,也没有工夫打量四周的风景,更不想理会某人的啰里啰嗦,他只想独自静一静,让满肚子的郁郁之气稍稍缓解。

“你是谁呀,才高八斗的无先生,那首藏尾诗又岂能瞒得过你,如今再次重逢,并见到你修为筑基,真是叫人老怀大慰啊!而我又为何又选了岳家的石头城呢,说来话长……”

老者自言自语着:“我的修为,虽有恢复,而要完好如初,又谈何容易,于是便欲借助丹药之力,却又少了一味灵药,正是岳家的血琼。我当年曾经来过一次,欲求而不得,只能暗中等待,谁料横生枝节……”

从老者的话中不难猜测,他曾经前往岳家,意在血琼花,却空手而回。要知道岳家的血琼花,乃罕见的宝物,自然是禁制森严,唯有绽放之日方能一窥真容。

“岳家有个冤家对头,敖家堡,位于始州一个叫作东南里的山谷中。其堡主叫作孙舞娘,嗯,是个女子,很奇怪吧?那个女子不简单,早已是筑基圆满的高手,为了修至金丹,尝遍了各种手段,甚至以活人的心肝炼丹。啧啧,是不是很吓人?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,奈何寿元无多,依然突破无望,便想到了岳家的血琼……”

孙舞娘?那日在客房里她说话是假,想要心肝炼丹才是本意吧?吓人!

“而岳家获悉之后,放出风声,以岳家小辈筑基之名,遍邀同道前来庆贺,无非要除掉孙舞娘与她的道侣桀正。既然岳家早有防备,我又如何趁机行事呢?很难啊……”

圈套!一个圈套接着一个圈套!殊不知螳螂扑蝉,黄雀在后。不,不是灵巧的黄雀,而是一只看着让人心烦的老鸟,俗名,老家贼!

老者话到此处,两眼中闪动着精明之色: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我在孙舞娘与桀正潜伏之际,先行摘走了血琼花,并交给了你,使得她二人以为出了变故,不得不强行动手。你该懂得,杀人劫财有个颠破不变的道理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呵呵!”

他笑得很阴险,也笑得很得意。

“孙舞娘与桀正,将你当成趁火打劫的同道中人;而岳家的岳玄,将你当成了敖家堡的帮手。当老城主岳相子现身之际,便是双方真正对决之时。彼时彼刻,岳相子无暇分身,你只须摆脱岳玄父女的纠缠,便可轻易逃走!”

老者又是微微一笑,故作玄虚道:“你该问了,我如此大费周折,为何又将血琼花拱手相让,并看着孙舞娘抢走了血琼树呢?”

他两眼一眨,袍袖一翻,手中多出一块血红的、拳头大小的东西,示意道:“血琼之菁华,并非血琼花,而在于根茎,却因生长缓慢而倍加珍贵。岳家炼制的丹药,均由此而来。而这血琼之核,更为菁华之中的菁华,又名血琼果,非千百年而不可得。我在孙舞娘下手之前,便已将其收归囊中,瞒过了在场的所有人,只怕岳相子恨死了那对道侣,呵呵!”

无咎依然在默默眺望着远方,满眼的落寞。他仿佛没有听见那位老者的话语声,或者说,他懒得理会。

老者则是踱着方步,冲着手中的血琼果细细端详:“呵呵,只要寻获海龙草,便凑齐了丹方的十余位灵药。假以时日,仙丹大成。恢复人仙后期的修为,乃至于地仙的境界,指日可待啊!”他欣慰之余,眼光一瞥:“小子,快来瞧上一瞧,此物着实罕见呢……”

无咎好像是不胜其烦,长吁了口气,又摇了摇头,这才缓缓转过身来。

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举着血琼果到了近前,喜不自禁的德行。

无咎嘴角一撇,淡淡出声:“老头,我认得你是谁呀?”

他神色漠然,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,而冷幽的话语声中,又透着莫名的怨气。

老者一怔:“老夫道号妙祁,又称祁散人的是也……”

无咎鼻子一哼,两眼一翻。

虽然早已知晓对方的身份,却因相貌迥异。他也不多问,干脆来个不认识。

老者顿作恍然,急忙收起血琼果,双手催动法力,接着在脸上揉搓了片刻。转瞬之间,一个相貌清癯、须发灰白的祁散人呈现出来。便是眉眼神态,都是如假包换。他又是呵呵一乐,分说道:“丹药易容的小法门,不足道哉!”

事已至此,前后了然。

祁散人为了恢复修为,亟须丹药的相助,却少了炼丹的灵药,便早已盯上了岳家的血琼果。如今他终于得手,并嫁祸于敖家堡的孙舞娘。其内心的得意,可想而知!

无咎依旧是昂首看天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世间本多烦扰,又何故如此的折腾呢……”

石头城的遭遇很简单,就是一场趁火打劫的勾当。而回想起来,其间的凶险又是步步惊心,稍有差池,便将陷入绝境而难以自拔。且尔虞我诈,阴谋算计,更是错综盘结,令人余悸难消而感慨万分。而缘由不外乎有二,人性与贪欲!

祁散人手拈长须笑道:“呵呵,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!”

无咎喘了口粗气,慢慢低下头来,眼角微微抽搐,默然了片刻,终于忍耐不住,猛然咆哮道:“老东西,你倒是安然无事,逍遥自在,我却万里奔波,历经艰辛,死去活来……”

祁散人很是诧异的样子,瞪瞪眼转身就躲。

无咎抬脚追了过去,伸手怒叱:“你骗了紫全、紫真不说,还将我骗得好惨。而我不辞劳苦来到石头城,你又避而不见,还易容换貌,将我尽情耍弄……”

祁散人被挡住了去路,满脸的无奈:“小子,我前去客栈寻你,谁料你却与岳家的千金在卿卿我我,我老人家很是生气,便径行离去……”

“哦,原来客栈房门被你打开,我还当招了贼人。你老人家很生气?吼吼——”

无咎怒不可遏,仰天吼叫了两声,接着一手卡腰,一手指着神色躲闪的祁散人继续叱道:“来往的奔波无须多提,途中的辛苦暂且作罢,你知道我重返灵霞山的艰难吗?你知道我夺取神剑的不易吗?你知道我遭受五大长老围攻的绝望吗?你知道我惨遭重创九死一生吗……”

他这一年多来,仅仅是为了老道留在玉简的一段话,便辗转了无数万里,并担惊受怕,寝食难安,受尽折磨,吃够了苦头。说起来,都是泪啊!尤其是如约赶到了紫定山,费尽心机想要救人,而人已逍遥乘风去,只留四句神仙诗,方才发觉泪水中还包含着三分错愕、三分愤怒、三分疑惑。最后一分,则是深深的无力!

祁散人重重点了点头,满脸的感慨:“小子,老夫没有错你呀!非常人,非常事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将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……”

无咎猛一挥手:“闭嘴!”

祁散人很是善解人意:“嗯!”

无咎咄咄逼人:“你为何骗我?”

“非也!实乃用心良苦……”

“那你何不亲自返回灵霞山,偏偏要我只身赴险?”

“唉,老夫修为不再,难以面对仙门纷扰啊!而你身为掌门弟子,来日终将接手灵霞山,早经历练,有何不可呢?”

“你休想占我便宜,你差点害死我……”

“你若是真龙,便不畏险滩!”

“我不是龙,我是可怜的毛毛虫……”

“毛毛虫也有羽化飞天的那一日,老夫相信你!”

“你……你为何又在石头城内算计我?”

“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。一虚一实,阴阳玄妙。有你里应外合,老夫何愁大事不成!”

“你除了炼丹恢复修为,还有何企图?”

“帮着你抵达仙道的巅峰,成为九国的至尊!”

“哼哼,我不想——”

“难道你不想杀回灵霞山?难道你不想见到紫烟?”

“废话……我……我岂能忘了紫烟……”

“嗯,后生可教也!”

“接下来又将如何?”

“闯荡九国,寻找神剑!”

“老道啊,你为何如此的执着?”

“天道无为,人当有志啊!且歇息片刻,将你的灵霞山之行说来听听……”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