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 此言大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书友837920、凝月儿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三日后,两道御剑的人影落在一座山峰之上。

其中的祁散人,已然恢复了往日的五官模样,只是举动之间多了几分的飘逸与自如,与风华谷的那个寒酸的老者判若两人。据他所说,他历经了百年的隐忍,百年的疗伤,如今终于有了筑基八、九层的修为,怎奈距他往日的境界,依然相差甚远。

故而,他要前往神洲北边的大海之中,寻找一种叫作海龙草的宝物用来炼制灵丹,以期最终恢复他真正的修为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去处:牛黎国的岳华山。

岳华山仙门,或许藏着一把传说中的九星神剑。真假如何,暂且无从知晓。

而无咎在获悉了前后的原委,还是忍不住一通咆哮。当他咆哮之后,气也出了,火也消了,随即便将心头的怨恨给抛在脑后。他从来不是一个小肚鸡肠之人,况且他也很想得到余下的四把神剑。他并不在乎什么仙道至尊,他只是不想被人追得落荒而逃。再者说了,重返灵山,见到紫烟,着实叫人期待呢!

于是乎,这对来自于风华谷的老邻居,辗转数年而又纠缠不断的老冤家,如今再次重逢,尽弃前嫌,又成了闯荡九国的好伙伴!而仙途莫测,但愿有志者事竟成!

无咎站在山峰之上,举首眺望。

四周尽为荒山丘陵,莫说树林,便是青草也见不到几根,且冷风瑟瑟,浑如寒冬腊月的时节。

他见不远处的祁散人正在若有所思,凑了过去。

“老道,此处是何地界?”

“牛黎国啊,你该知晓……”

“我是说,你何时炼丹,我身上还有大把的血琼花呢,不妨炼成丹药啊!”

“在寻到海龙草之前,我不会开炉炼丹。你的血琼花酿酒的功效最好,炼丹反而落了下乘!”

“我就要炼丹,紫烟亟待筑基呢!”

“你倒是个有情人,来日帮你便是!”

“嘿嘿,你能否帮我炼制一套阵法呢?”

“老夫没有闲工夫。前方的二十里外,有个村子,且去打尖歇脚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道身影直接跃下了山崖。许是不愿招摇,祁散人舍弃飞剑而改为御风前行。

这个老道,有了修为之后,便张口老夫、闭口老夫,尽情的倚老卖老,哼!

无咎暗自腹诽了两句,抬脚踏出了山崖,身形在半空中稍稍一顿,接着微微一闪,随即化作一团风影倏然直下。山崖足有百丈高,飘忽而落。他双足又是凌空疾点,转瞬之间越过了前方的一道人影,这才改为大步而行,不忘回首咧嘴一乐。

“卖弄!”

祁散人赶了上来,两人并肩往前。一步踏出去十余丈,去势极快而又不失挥洒随意。

“老道,这门主令牌应该还你,我倒是给忘了……”

无咎的手上多出一样东西,正是那块灵霞仙主的令牌。

祁散人大袖飘飘,去势不停,摇头道:“门主令牌非比寻常,岂有回传之理?你若是不想要了,改日传给他人便是!”

这话说得轻巧,好像令牌不值钱的样子。不过,此物在手,至少让灵霞山的几位长老有所顾忌。

无咎只觉得有便宜可占,没作多想,顺势收起令牌,又道: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我被那个妙闵给害惨了!却不知当年又是谁人害你……?”

祁散人的面色稍显黑黄,眼角带着细细的皱纹,三绺灰白的胡须迎风飘扬,一身灰色的布袍干净利落,整个人看起来虽然颇为普通,而他的两眼之中却是神色深邃,颇有几分饱尝风霜的沧桑。他闻声淡淡一笑,说道:“谁又能害得了我?还不都是我自酿的苦果……”

无咎听不明白:“灵霞山五位长老,除了妙严与妙尹之外,余下的三人均有嫌疑。尤其是哪个妙闵,笑里藏刀啊,改日我定然饶不了他!”

此前的灵霞山之行,见识到了人心的叵测,领教了五位长老的手段,他可谓是感触颇深!

祁散人摇了摇头:“亲眼所见,未必当真;道听途说,未必是假。不妨等你重返灵山那时,一切自然水落石出。”他忽而想起了什么,转而又道:“我曾听你提起过一篇经文,拿来给我瞧瞧!”

这个老道啊,不愿重提往事,想必当年吃的亏不小,至今依然耿耿于怀。也罢,待重返灵山,再寻那个几个长老算账!

无咎暗忖之际,稍稍迟疑,手上多了一枚空白的玉简,分说道:“经文早已被毁,幸而记下……”

此时的他,对于祁散人再无丝毫的防备。哪怕是被玄玉、常先逼迫多次而不得的《天刑符经》,他也不再隐瞒。片刻之后,他将拓有经文的玉简抛了过去。

祁散人接过玉简,顺手查看,自言自语:“吸纳了三把神剑,竟然没有爆体而亡,莫非都是这篇经文的功劳,叫人难以置信啊!”

“老道,你早知如此,还让我去灵霞山?”

“啊……这个……与老夫所料不差啊!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,你果然有惊无险。而我虽为门主,却从未见到过那把神剑,你何时让我开开眼界呢……”

“哼——”

两道人影穿行在荒山丘陵之间,却没了并肩说笑的和谐,反而相隔老远,显然是话不投机。

须臾,一个小小的山村出现在前方。

两人不再施展身形身法,而是改为了步行。

一片山坡上,坐落着十余间石头房子,无不低矮、破旧,且见不到人影。

“哎呀呀,这般的破败……”

祁散人有些大失所望,径自走向一间石屋,并不忘轻咳了一声,随即大袖一甩缓缓站定。

少顷,石屋内走出一个老者,裹着破旧的袍子,手里拄着拐杖,佝偻着腰,昂起满脸的皱纹与浑浊的眼光,意外道:“娃儿,你回来啦?”其口音浓重,却尚能分辨,显然是将站在门前的祁散人,当成了他家的孩子。

无咎独自一个人站在空地上,咧嘴微笑。

小小的村子里,除了几个老弱病残之外,再见不到别的人影,显得颇为的偏僻荒凉。

祁散人回头冲着幸灾乐祸的某人瞪了一眼,转而大着嗓门又道:“我乃途径此处的路人,敢问此处是何所在呀?”

他见此处难以歇脚,便想顺道问个路。

老者的神色稍稍茫然,随即顿了顿手中的拐杖,埋怨道:“娃儿,你为何又要回来呢?走吧、走吧,走得远远的,活下去……”

祁散人尴尬无语。

原来遇上了一位耳聋眼花的老人,再问下去也是瞎耽误工夫。

只见老者哆哆嗦嗦摸索了片刻,在门前的石头上坐下,搂着怀中的拐杖,满是皱纹与污垢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一抹笑容,咧着豁牙的嘴,自言自语道:“人的年岁大了,只能等死,再糟践了吃食,便是作孽!没有用处的人,还理他作甚?娃儿,带着你的婆娘,离开穆罗山,去那有草有水的地方,莫要等着年迈的时候,这般等死……”

祁散人皱了皱眉头,竟是转身踏起剑光腾空而起。

而那老者浑然不觉,兀自一个念叨着不停。

“老道,等等我啊——”

无咎唤了一声,急忙踏起剑光追了过去。转眼之间,两人成为并驾齐驱之势。

祁散人的足尖合拢,轻轻踏在一把三尺剑光的剑柄之上,并背抄双手,目视前方,长须飘飘,神态气势颇为洒脱不俗。只是他的脸色有些难看,好像是心里不痛快。

老道方才还是好好的,这又是怎么了?

无咎疑惑之际,耳边传音响起:“这穆罗山的风俗,我曾有过耳闻,一旦人的岁数大了,便扔在山中等死,哼……”

两人御剑同行,去势太快,唯有借助传音,彼此方能交谈无碍。

只听得祁散人哼了一声,继续痛斥:“试问,谁能没有老的时候呢,难道都要等死?那些为人子女的小辈,真不是东西!”

原来是老道动了恻隐之心,难怪他有所感慨!

无咎恍然大悟,苦笑道:“如此贫瘠之地,着实难以过活,山民为了传宗接代,也是迫不得已。既然你老道于心不忍,又何不施展法术扶危解困呢?至少帮着那老者祛除耳聋眼花之疾,你是仙人啊,无所不能的仙人!”

祁散人眼光一斜,恼怒道:“你敢教训我?”

无咎却来了一个视而不见,摇头自语:“各人有各人的活法,谁又比谁高贵不成?飞在天上,是很拉风,而摔下来,也很疼……”

祁散人还想发作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不伦不类的一段话。他眼光一闪,佯作愕然:“你言下之意,又该如何帮那老者?”

无咎嘴角一咧,自嘲道:“帮得一时,帮不了一世。除非将那山谷改变成鱼米之乡,或是帮着山民迁徙他地,不然的话,老者的子子孙孙还将受苦受累。而我却没有那个本事……”

祁散人突然怒容全无,还连连点头:“嗯,所言有理!之所谓大道自然,物竞天择。而我辈修士,当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无咎啊无咎,我真的没有看错你。那我再问你……”他话语一顿,神色关切:“倘若有人荼毒天道,欺凌苍生,以私欲凌驾于万物之上,又该如何?”

无咎没作多想,信口答道:“还能如何?揍他呗!我有利剑破长风,敢以热血染碧天……”

祁散人抚须大笑:“呵呵!此言大善!”

无咎这才发觉老道有些异样,随即默然不语。

不知为何,他再次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后知后觉。个中缘由,一时无从揣测……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